第二百三十五章 群殴老板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人生不是梦,若是梦,就怕梦醒了,才发现所有美好的事物原来只不过是一场镜花水月。雁过无痕,水过无声,时间滴滴答答的走,等青丝熬成了白雪,才真的什么是最宝贵的,再想要去珍惜,但是已经为时晚矣。人的不幸有千万种,而幸福的人只有一种,以一颗纯净的人和一双通透的眼来看待这芸芸众生,三千浮华。既不矫揉造作,又不虚伪处世,完全是一种真实自我的流露,有的时候,简单就是美好。

  “不要这么想,人生就像一杯茶,不会苦一辈子,但总会苦一阵子。没有开始的苦,就没有后来的甜。苦苦甜甜就像一部交响曲,汇成大家的一生。有些人,来是偶然的,走是必然的,因为心中所想不同,就算勉强的凑在一起,也只是会加重悲剧罢了。倒不如敞开心胸,以一颗平常的心来看待这些浮浮沉沉,悲伤告别。生活提醒大家,恨是生活的负担,不要把人生活成一腔幽怨。”

  “真看不出来啊,你竟然会有这么高的觉悟啊,最近又在看什么书啊,说起话来一套一套的。”

  “也没什么,近段时间发生了这么多不美好的事情,弄得我的心情也是糟糕透了,然后就会忍不住的抱怨。然后妈就让我去看看禅语,净化一下有些歪曲的心灵。妈也真是的,说话这么狠,我不就是抱怨了几次嘛,她竟然说我心里扭曲了。亲爱的,你说我到底是不是妈亲生的啊,我总觉得我是捡来的!”

  许安忍不住笑了,忍不住调侃道:“你是不是妈的亲闺女,我不知道;但我知道,我是她的亲儿子。”许安拉起贺茜的手,朗声说道:“你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有这么疼爱你的爸爸妈妈,他们一心一意的为你着想,毫无保留,没有私心。这些,是我一辈子都得不到的!”

  “世间哪有那么多完美的事儿啊,你啊,现在有了大家,就偷着乐吧。不过我想问你,你真的不让你妈出现在咱们婚礼上么,这样不好吧。就算你们的关系再怎么的恶劣,她也是你妈啊,要是咱们真的这么做,岂不是主动给机会让那些爱嚼舌根子的人在咱们身后戳咱们脊梁骨啊,这样对你对许氏都不好吧。”

  许安轻轻的捏了捏贺茜的鼻子,“你呀你呀,现在还没有嫁过来,就已经开始为许氏考虑形象问题了,可还别说,你现在还真的有点总裁夫人的既视感,怎么样,要不要考虑来企业上班啊?”

  “什么叫我还没有嫁过来啊,”贺茜忍不住的抗议,她从包里拿出来结婚证,笑嘻嘻的说道:“看到这个没有,可是盖过章的,具有法律效力的。我可给你说啊,我是你媳妇这身份,国家可是承认的了,所以,这辈子你都别想逃过我的手掌心了。嘿嘿嘿。”

  贺茜笑的阴险极了,许安却还是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他淡淡的说道:“是么,那是不是也代表了,你这辈子也休想逃出我的五指山啊。”

  “讨厌,你就不会让让我。真是一句话的亏都不肯吃啊。”

  “茜茜,今天我真的很开心。”

  “我也是。”贺茜窝在许安的怀里,笑靥如花。

  两个人是郎情妾意,不对,是浓情蜜意,小小的空间弥漫着浓浓的幸福。为了防止一言不合就开枪走火,两个人还真的是纯聊天,不做一点令人臆想非非的主动。

  贺茜眼尖的看到许家二老走出来了,立马从许安的怀里拱出来,理了理有些微乱的头发,坐的直挺挺的。

  “你这是在做什么呢?”

  “嘘,”贺茜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你爸妈回来了,咱们还是低调点吧。毕竟他们才刚刚离婚。”

  许安自嘲的笑了笑,下了车。贺茜紧随其后,待会儿许夫人一定又会说些乱七八糟的话来,她可不能放任许安一个人跟她战斗。

  她要告诉许安,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人。只要他需要,她会一直站在她的身后,陪他,支撑他的。

  “给,这就是你想要的东西。”许夫人二话不说直接把离婚证扔在了许安身上。

  许安没有接,任凭它掉落在地上,也没有捡的意思。他只是站在那里,冷淡的看着难掩愤懑之情的许夫人,没有说话。

  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有些憋在心里很久,一直想要对她说的话,忽然间没有了说的必要,因为已经没有了任何的意义。那些伤人的话语,他也不想多说,因为也没有意义了。

  “房子给我,钱打到我的卡上。一分都不能少!”许夫人说完,扭着屁股走了!

  许安沉默的捡起地上的离婚证,把它递到许文博的手里,淡淡的说了一句,“我已经给你安排好房子了,这会儿送你过去。”

  “儿子。”许文博欲言又止。

  “什么都不用说,我一切都好。”

  安排好了许文博,许安回到了企业,叫了苏陌北和卢景阁,三人坐在办公室里,都是眉头紧蹙。

  “这次叫你们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和你们商量。”

  “什么事情,你只管说就行了。”他们是什么关系啊,不用这么的寒暄。“只要是我能做的,我一定会去做的。只是许安,我有一件事情需要你给我解解惑。”

  “我知道你想要问什么,现在还不是告诉你的时候,时间到了,自然有人会告诉你的。”

  “别啊,你知道的,我最讨厌这种神秘莫测的感觉,”其实他已经猜到一点了,只是想核实一下而已。“这件事情我已经想了很久了,如果不得到答案,太折磨我了。”

  “是啊,许安,这事儿陌北早晚要知道,你先告诉他,让他有个心理准备也行啊。”

  许安想了想,最终决定诚实相告。

  “你的身世可能另有玄机。”他说的比较委婉。

  “我不是苏家的孩子?”

  许安点点头。

  “车家的?”

  许安犹豫了一下,又点点头。随后又说道:“这件事情车彦翎已经去查了,相信很快就有结果了。陌北,这件事情我也是才知道的,没告诉你,还请你见谅。”

  “你这是道的哪门子的歉啊,你又没做错什么,不用对我道歉。”

  许安笑了笑,不置可否。

  “陌北,你没事吧?”卢景阁有些担忧的问道,这货听到这重磅消息,怎么一点反应都没有啊。

  “嗨,兄弟,我说你把我想象的也太脆弱了一点吧,我是谁家的人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苏陌北,你们知道这一点就够了。”

  许安毫不犹豫的给他捶了他一拳,“好样的!”

  “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呢,害得我紧张兮兮的,这件事情给我没啥关系,我已经是个成年人了,还有了自己的老婆孩子,还有你们这帮好兄弟,我还有什么可计较的。所以啊,我最想做的就是自立门户,跟他们都没有什么牵扯,这样是最好的了。”

  “既然你说到自立门户,那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说一下。”

  “什么事?”

  “我想聘请你担任许氏的总经理。”

  “就这事啊,没问题啊,只要有景阁陪着我,你让我干啥都行。”两两搭配,干活不累。

  苏陌北搭着卢景阁的肩膀,一副哥俩儿好的调调。

  “这恐怕就要让你失望了,你负责许氏,景阁负责这里。”

  “那你呢?”两人异口同声的问道。

  “我啊,甩手掌柜呗。”

  两人一头黑线,有没有搞错,让他们在这累死累活的给他卖命,他倒好,悠哉悠哉的做一个甩手掌柜。真不愧是好兄弟啊!

  “有这么对付兄弟的么?”

  “兄弟是用来干什么的,当然是用来压榨的啊。”

  这理由,够无耻!

  苏陌北一脸苦相,这会儿他把刚才说过的话收回来,晚不晚?

  “别这么垂头丧气么,等过一段时间,我就给你配个助手。”

  “谁啊?”

  “你认识的人。”

  “谁啊,别给我卖关子了。”

  真的是太讨厌了。

  “安覃!”

  “我的天呐,怎么是那个小鬼。我说许安,我跟你是什么仇什么恨,用得着你这么狠的整我么。”

  许安一脸懵逼,“我哪里整你了。”

  “你不知道我和那小子不合么,意见从来都没有统一过。”

  “然后呢?”

  “什么然后,没有然后了。”

  “你放心吧,现在的安覃和原来绝对不一样了。”

  确实是不一样了,经历了人生的起起伏伏之后,原先那个稚嫩,眼神里面充满了惊慌的小伙子,已经彻底的不见了。

  “华澜要完了?”

  “差不多已经到了收尾的阶段了。”

  苏陌北讪讪的笑了,原来许安带着安覃来找他帮忙的时候,他只是看中了他眼中的恨意和坚决,心里想着帮助他除掉华音最大的对手,绝对是一件美事。

  谁曾想到命运竟然会这么的捉弄人,本来的合作伙伴竟然变成了好兄弟。

  意志坚定的人从来都不是懦弱的人,他做到了,他完成了当日所说的诺言。

  “陌北有安覃帮忙,那我呢?”

  “你呀,我得好好想想。”

  “喂,许安,这可是你的企业,你的你的你的!”重要的话得说三遍啊。

  许安掏了掏耳朵,“景阁,别激动,我会给你安排人手的,只是现在还不确定用谁。你总得给我点时间,让我找找人啊。”

  “好吧,那你可尽快啊。”

  “不对啊,大家都来上班了,你要干什么去啊。”还真的打算当甩手掌柜啊。

  “没事啊,我每天最大的事情就是看着你们工作啊。”

  苏陌北和卢景阁对视一笑,两人不约而同的扑向许安,怒吼:“揍他!”

  真的是太欺负人了,不给他点颜色看看,这无良的家伙还真把他们当免费劳动力了。自己在一旁玩,却逼着他们努力工作,这不是欠揍么。

  “我说你们这是要早饭啊,竟然敢群殴老板,小心我扣你们薪水啊。”

  然后,许安悲催的感觉,落在身上的拳头好像又密集了一些。

娇妻太磨人 /html/book/48/4891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