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们离婚吧

第二百三十三章 你们离婚吧

手机阅读

许夫人冷笑,“许文博,你现在说这个问题是不是有点可笑,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意义。我生了许安,就是你许家最大的功臣,我告诉你,如果你真的不让我好过,那我也绝对不会让你过的舒心。我水性杨花,你有什么资格这样说我?我走到今天这个地步,还不是因为你造成的,是你毁了我一辈子,是你这个负心汉毁了我一生。你这个贱男人,我恨你恨不得你去死,都怪你,都怪你!”

看了半天的好戏,听了半天毫无营养的废话的许安,终于不耐烦了,“你们到底要站在门口吵到什么时候,如果你们还没吵完,那请继续,等吵完了给我电话,我再回来。”这两人烦不烦,一言不合就开吵,真的是大吵三六九,小吵天天有。他们没吵够,他已经听够了,耳朵都起茧子了。

许文博看到许安,非常兴奋,他直接把许夫人扔在门口,兴致冲冲的往客厅走去。天知道,他早就想把企业交给许安了,可是他也知道许安的心里对他有隔阂,他们父子之间的心结还是很严重的,尤其是后来又发生了那件事情,让他们之间的关系越发的糟糕。他也曾经去求和过,可是许安的态度不冷不热,让他有一种热脸贴冷屁股的感觉。

他还以为,他这辈子和许安都达不成和解,他还要等到白发苍苍了才能摆脱。可是幸好,事情有了转机,就在他还在思考怎么说服许安,让他忘掉过往那些不愉快,愿意继承他的衣钵的时候,他竟然给他打电话了。当他听到许安说他愿意继承企业的时候,天知道,他高兴的快要疯了。

这几年,他是看淡了世间万物,一心只想退休,在家里想想天伦之乐。现在终于有机会了,他的喜悦真的是溢于言表。当然,如果不是许夫人急匆匆的奔到企业,当着众人的面就和他一顿吵,他的好心情应该可以延续到明天。哎,这女人啊,真是管不得,有自知之明的还好,像这种没有自知之明的,你越是惯着她,她就越是蹬鼻子上脸,连自己几斤几两都忘了。

“明天你就可以去企业上任了,我今天已经召开了董事会了,该签的文件都已经签好了。”他可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办交接啊,“现在企业上下都知道这次变动,所以你明天去可以直接上班。”

“好。”许安淡淡的笑了笑,“我知道了。只是父亲,我有件事情需要和你商量一下。”

“什么事情你说。”不管是什么事情,只要他不反悔,他什么事情都答应他。

许安递给许文博一份名单,幽幽的说道:“我明天正式上班之前,不希翼看到这些人还出现在企业。我是一个温和的人,没有才到企业就大开杀戒。您杀伐果断,所以这件事情交给您来办,是最好不过的了。”

“可是,如果你来办的话,不是会起到杀鸡儆猴的效果么。”

许安笑了,“我想父亲可能不太了解我,对于某些人呢,不是我怕了他们,而是我不想因为他们而脏了我的手。”

“好,我知道了。”他能不能说一句,这小子,真的是太不要脸了。

其实刚看到这份名单的时候,许文博真的是触目惊心。这些年,她到底往他身边安插了多少奸细啊,怪不得能这么的有恃无恐,原来他们早就铺了一张天罗地网。

许夫人走过来,一把抢走了许文博手中的名单,看完之后将它撕的粉碎,破口大骂道:“许安,你这个孽子,原来这一切都是你在身后捣的鬼。”

“这世界上哪有什么鬼怪啊,古人都说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母亲,如若我真的下了狠手,只怕这会儿你的下场和陈雅欣是差不多的。”

许文博听到陈雅欣的名字,眉毛动了动,也仅仅是动了动而已。

那么一个功于心计的贱女人,落到如今这个下场,也只能说是她自找的。

“孽子,”许夫人转过头对着贺茜大骂,“贱人,是不是你挑拨许安和我反目成仇的。”

贺茜被骂的一脸懵逼,有没有搞错啊,这真的是人在家里坐,锅从天降啊!她有些自嘲的笑了笑,这都已经数不清是多少次了,她不争不抢不说话,可是总是莫名其妙的受到一些伤害和怒火。

“许夫人,”贺茜深吸一口气,“讲真的,以我的脾气,如果您不是许安的母亲,相信我此时应该不能这么心平气和的和你讲话了。但是我必须要说,这是最后一次,最后一次我对您的容忍。如果,您下次再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冤枉我,相信我,接下来您的处境一定不是您想看到的。”

这贱人知不知道自己是在和谁说话呢,这么的趾高气扬。“贱人,你是在威胁我?”

贺茜冷着一张脸,淡淡的说道:“谈不上什么威胁不威胁,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滚出去!我这里不欢迎你,永远都不欢迎你!”

贺茜站起来,真的准备走,却被许安一把拉住,一个使劲儿,她又坐了回去。

许安没有搭理已经陷入疯狂的许夫人,而是笑着看着许文博,“父亲,我想知道这是您的家还是我母亲的家,这里是您说的算,还是我母亲说的算。”

“当然是我说的算。”

“那么,这个家里是否还是您做主?”

“必须还是我做主!”这一点毋庸置疑。

“那么好,我现在还有一件事情要告诉你。”

许文博的心开始嘭嘭嘭的直跳,脆弱的心脏忍不住的哀嚎,可千万别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事情啊,他的承受能力有限,再多久吸取不了了。

“这事儿呢,对我来说比什么事情都重要。我思前想后,觉得把这件事情交给您来办,我最放心了。”

“哎呦,你就别再卖关子了,快点说吧。”越是卖关子,他就越紧张。

“是这样的,”许安坐的笔直,一脸的严肃。“我和茜茜已经结婚了,但是婚礼还没举行。我想把婚礼交给您来办。”

“就这事?”哎呦我的天呐,他还当是什么不得了的事情,把他急的一头冷汗。

“对啊,婚姻大事,一辈子就这一回。所以父亲,你可得给我办好了啊。”

“好,没问题!”

“父亲,我不想委屈茜茜,你知道,嫁进大家这样的家庭,让茜茜受了不少的委屈!”

许文博老脸一红,有些羞愧的说道:“我知道了,绝对不会委屈了茜茜的。”

“那我就先谢谢父亲了。”

“客气什么,这是我应该做的。”从没和许安相谈甚欢过,许文博有些拘谨。

商场诡谲,那么多的大风大浪他都挺过来了,可是在许安的面前,他总是有一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我不同意!”

许安的目光依旧放在许文博的身上,“还有,我上任之后,高层上要有所变动,这您没意见吧。”

“我知道,现在企业是你的,一切都是你做主,做的决策无需过问我!”

“谢谢父亲的支撑。”

“我不同意!”

许夫人恶毒的看着许安和贺茜始终交握的手,恨意滔天。她连续说了两次,可是没有人搭理她。

“那么大家就先走了,哦对了,父亲,大家茜茜已经领证了,她现在已经是您的儿媳了。还有,您在大家的面前不需要这么的小心翼翼,我是您的儿子,茜茜是您的儿媳,大家是一家人。过去的事情呢,我已经忘记了,希翼您也不要多挂怀。”

一席话说的许文博老泪纵横,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在他有生之年,可以和独子友好的相处。这真是他做梦都没有想到的事情啊。

“儿子,爸爸过去做了很多错事,伤害到了你,爸爸真的很对不起你。”

“没事,事情已经过去了,忘记吧。”许安主动的拥抱了一下许文博,“如果,真的不想在一起过了,别再勉强自己了。不用为我考虑,我已经百毒不侵!”

“我知道了。茜茜,”许文博有些歉然的说道:“过去如果爸爸说了什么伤害你的话,请你原谅爸爸的口不择言。”

“嗨,那都是八百年前的事情了,我早就忘了,您也别放在心里去了。”

“好好。”

许夫人再也受不了了,对于许安的顾此失彼,不公平的对待,她感到十分的愤怒。“许安,我是你妈!”

“然后呢?”

“要知道,当初辛辛苦苦生下你的人是我。”

“所以?”

“你必须要孝敬我。”

“没问题!”赡养父母,天经地义。

很好,许夫人得意的看着许文博,理所当然的问道:“你准备怎么孝敬我?”

“你想要什么?”

“这个房子,还有企业的股份!”

许安摇了摇头,“房子可以给你,股份不行。不过你答应我一个条件,我可以给你五千万。”

“什么条件?”

“和我爸离婚!”

许文博诧异的看着许安,许夫人则是出奇的愤怒,“孽子,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只要你答应,我就给你五千万,如果嫌少,那就六千万。不能再多了。”这些年对许氏来说,只是小钱。

“你这个孽子!”

贺茜拉了拉许安的手,许安回头给他一个温暖的笑容。

“反正在您的心里,我的形象怎么都没有好过。如果您骂了我您心情会好一些,那您尽管骂,反正我不痛不痒。”

“混账东西,早知道你这个孽子心这么狠,我当初生下来的时候,就应该把你掐死!”

“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虎毒尚不食子,你怎么能这么恶毒。”

许夫人恨恨的看着许文博,“你闭嘴!”

“我凭什么要闭嘴,要闭嘴也是你闭嘴。恶毒的女人,我真是瞎了眼才会看上你。”

“呵,这句话应该是我对你才对。”

得得得,又吵起来了,许安头大无比。

“爸,我现在问你,你愿不愿意离婚啊?”

“愿意,我怎么不愿意啊,我早就不想和这个恶毒的女人过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