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第二百三十二章 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手机阅读

车彦翎说完也不给车父说明的机会,头也不回的走了。对于车父的犹豫,他感到十二万分的不满和愤怒,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之间的亲情变得这么的单薄了?又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他们的观念变成企业的利益凌驾于亲情之上?呵,如果父亲真的要通过陌北来为车家谋取更多的利益,不惜牺牲陌北的一切,那么陌北倒不如不知道这件事情。这么冷漠无情的家人,和苏家的那位有什么区别。

车父的嘴巴动了动,犹豫了一下,最终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这孩子的性子怎么这么急躁啊,他只不过是问了一个小问题而已,干啥要这么火大。这个臭小子,把他老子想成什么人了,他现在家大业大,至于牺牲孩子的幸福?不过,有些事情一定是要弄明白了,他不能就这么的糊里糊涂的。

“爸,我先问你借样东西?”刚走到门口,车彦翎才想起来他找车父的目的,转回头就看见自家老爸哭笑不得摇头晃脑的样子,有些搞笑,也有些可爱。不过现在并不是微笑的时候,作为一个老戏骨,他轻而易举的控制自己的表情。只见他面容清冷,神情冷峻,依旧是一副不讨喜的一本正经的模样。

“什么东西?”车父有些惊奇,从车彦翎成年之后,就没有问他借过一样东西。包括进军娱乐圈,也没有来找过他。对于这个自力更生意识超强的儿子,第一次被他需要的感觉,真的是棒极了!

车彦翎终于肯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他走到车父的身边,哥俩儿好的搂着肩,然后在两人谈笑间,猛不丁的从车父的头上拽下来一根头发。车父疼的皱了皱眉,然而车彦翎傲娇的扬了扬手中的头发,笑呵呵的说道:“委屈老爸了。老爸,我只想说一句,如果陌北真的是我的弟弟,那么我是坚决不会便宜了苏氏的。如果让我查出来,这是苏夫人一手操作的,那么您别怪我到时候不给他们留情面。”

偷孩子这件事情,绝对是只有心思歹毒的人才会这样做。想要狸猫换太子,呵呵,是谁给他们的胆子。破坏别人的家庭稳定,这种恶心人的操作,绝对会受到世人的唾骂。

“彦翎,怎么样,你拿到了么?”本来他是不想插手的,但无奈一个是自家表哥,一个是好兄弟,既然已经知道了,就不能视而不见,只有将事情查出个水落石出,才能还陌北清净。

“有我办不成的事情么,再说了,这鸡毛蒜皮的事情,你自己都能搞定,还需要我出手?韶扬,你现在是越来越差劲儿了啊。”

我呸的,这张贱嘴什么时候见到他不呲呱他两句,才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呢。

“我差劲儿的话,那你自己去查吧,刚好啊,我最近想度假,不想掺和这些是是非非的。拜拜,我走了,你不用送。”陆韶扬这话可不假,这种出力不讨好的事情,如果车彦翎肯大发慈悲,不让他来办,那他还真的是轻松的多啊。

“好啊,我今天见了许安,发现大家之间竟然可以平心静气的聊天,还有一点一见如故的感觉。要不要我建议建议他,多给你指派点任务啊?”

陆韶扬恨不能喷出一口老血,他横眉怒目,咬牙切齿的说道:“车彦翎,算你狠!”竟然拿许安来压他,真的是越来越出息了。“话说,你真的会厚着脸皮找许安,呦呦呦,你们不是情敌么。都说情敌见面,那是分外眼红的喂。情敌哟,情敌哟。”

没好气的接过车彦翎手中的头发,小心翼翼的装到一个小袋子里面,陆韶扬笑的非常的鸡贼。

“什么情敌啊,谁和彦翎是情敌啊?”第一次听到有关于自家儿子感情状态的问题,车父有些好奇。他这儿子什么都好,就是六根太过清净了,长这么大了,愣是没从他嘴里听过女生的名字。

他这么优秀的儿子,要是只是洁身自好的话,他是欢喜的。但如果,他是真的不近女色的话,那他就要哭了。

“咳咳,”陆韶扬轻咳两声,却得到车彦霖一个幽深的眼神。“姨夫啊,这件事情嘛,说来话长。就是流水有意,落花无情咯。”

在车彦翎踹他之前,陆韶扬一溜烟的跑了。

“彦翎啊,刚才韶扬说的是什么意思?”不会真的是他理解的那样吧。“你喜欢一个姑娘,但是那个姑娘不喜欢你?”

他儿子这么帅,竟然有姑娘看不上他!有没有搞错啊,这是哪家的姑娘啊,眼神竟然这么不好!

“别提韶扬瞎说,根本没有的事情。好了,我还有事先走了。”车彦翎头也不回的走了,颇有些落荒而逃的味道。

“彦翎彦翎!”这孩子,怎么一提感情上的事情,他就总是有事。

许安带着方雅恬来到了许家,此时的许夫人没有在家,不知道去了哪里。当然,他也不关系她在哪里,在干什么,对他来说,他们只不过是一个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亲爱的,家里都没人,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欣赏豪宅么?可是她不感兴趣啊。

许安慵懒的靠在沙发上,揉了揉有些酸痛的太阳穴,贺茜见状,自动了开启了按摩师的技能。

“没事,一会儿他们都回来了,大家先休息休息。茜茜,一会儿不管听到什么,都不要开口,把这多有的事情都交给我,好吗?”不用想象,都能猜的出来,一会儿那歇斯底里的疯子会说出什么恶毒的话语来。

贺茜停下了手中的动作,将许安的身子搬正,义正言辞的说道:“亲爱的,我不是一个小孩子!”

“我当然知道你不是小孩子啊。”

“你不听懂我的意思,许安,我是一个成年人,是你的老婆,”贺茜亮了亮手上的戒指,“我不可能一直躲在你的身后。不用把我想的这么没用,我知道我的心太软了些,但是关键的时候,我绝对不会拖你后腿的,相信我,好不好?”

许安笑着拥着她,幽幽的说道:“茜茜,我从来没有觉得你没用过,你不知道,我最喜欢的就是你的单纯善良,只是豪门大户之间,有太多见不得人的东西,我不希翼污染了你的纯洁,那样就有点得不偿失了。你在,就是我最大的支撑了。”

“可是我不想你那么辛苦,让大家在暴风雨来临之前,并肩战斗,好吗?”

许安不说话。

“好吗好吗?”贺茜撒娇,一副小女儿家娇憨的模样。

被磨得没办法的许安,只好无奈的笑了笑,举手投降道:“遵命,夫人!”

一声夫人,让贺茜的俏脸烧的通红。这男人真是的,总是时不时说出一些让人面红耳赤的词语,真的是要命。

果然不出许安所料,不多时,门口就传来凌乱的脚步声。高跟鞋与地面摩擦的声音,清晰可见。还没见到人,愤怒的指责声就已经传进了他们的耳朵里面。

“许文博,你什么意思,我还没死呢,这件事情你有跟我商量过么?”

“许氏现在还轮不到你做主,我是许氏的当家人,我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许是被许夫人纠缠的厌烦了,许文博的声音充满了不耐烦。

话音还没落,大门应声而开。保姆站在门口,恭恭敬敬的喊道:“老爷,夫人。”

许文博淡淡的点点头,许夫人则十分火大的吼道:“滚到一边去,别站在这里碍眼!”

保姆有些委屈,但还是强忍着眼泪默默的退了出去。

“你还真的是越来越有能耐了,人家保姆惹你了,有事你冲着我来,别伤着无辜。”是他们之间有问题,干嘛要拿别人出气。

许夫人冷笑,“怎么着,这是我的家,我想说谁就说谁,你这是怜香惜玉了?不愧是风流浪子,一天到晚都不忘勾搭女人!”

两人站在门口,又吵开了。

“有事说事,别提那些乱七八糟的。”许文博越说越火大,“自从上次我给你说要回归家庭,我天天不是在家就是在企业,你哪只眼睛见我勾搭别的女人了。说话要有证据,无凭无据的胡乱指责,那是污蔑。你呢,你一天天都在干什么,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和那野男人还有联系!”

“你胡说!”

“我胡说?”这家注定是过不好了,许文博决定破罐子破摔,“你这么着急上火,不就是因为我让那人滚蛋了么?还有,你们之间做的那些破事我都知道,你拿着我赚的钱却养小狼狗这事就算了,还妄图转移企业财产,我告诉你,想都不要想。要不是顾及许安,我早就让你身败名裂了。”

许夫人目眦尽裂的看着许文博,“你你你什么时候知道的。”她做的天衣无缝,而他对她虽然多有怨言,但是一直也都不设防,怎么会突然间就发现了呢。

“我没必要告诉你!”许文博看她的眼神充满了厌恶,说他江山易改本性难移,那她好到哪里去了?还不是狗改不了吃屎!

“许文博!”许夫人崩溃的大叫,“你是不是真的一条活路都不给我留!”

“我没给你留活路?”许文博挑眉,“要是真的不给你留活路,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趾高气扬?”

这女人,就像是一只养不熟的白眼狼,就算他对她再好,她记住的永远都是他对她的伤害。她却没有意识到,她做的某些事情,对他而言,也是一种伤害。

“这里本来就是我的家。”

“如果,大家离婚了,这里就不是你的家了。”

“我可以请求法院分隔你的财产。”

“好啊,”许文博做出一个你请的姿势,“正巧,就让法院来判定一下,是我对你的伤害大,还是你对我的伤害更大!”

呵,他已经退休了,现在许氏已经不属于他了,他怕什么!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厚颜无耻!

“有些话我不想说,但是今天实在是不吐不快。大家结婚这么多年,你扪心自问,你当初的报复是因为真的爱我,还是因为你本性就是那么的水性杨花!”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