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三十一章 狸猫换太子

第二百三十一章 狸猫换太子

手机阅读

看许安说的这么一本正经,车彦翎意识到了待会所谈论的问题定然不是一般的小问题,他收起了脸上的淡笑,变得格外的认真。他首先看了看苏陌北,却见对方一脸的阴郁,紧接着又看了看贺茜,发现她的脸色也格外的难看。车彦翎的眉头微挑,颇有些疑惑的说道:“好,你问吧,只要我知道的,我一定会如实的告诉你的。”到底有什么问题,让这么多人的脸色都这么的臭,他的好奇心已经被成功的勾起了。

“车先生,这是我让韶扬收集起来的一点资料,你先看一看,大家再决定这件事情要不要继续说下去。如果那个时候,你不愿意交谈的话,我不会勉强。只是事关重大,我希翼车先生能够从大局着想。不瞒你说,刚才苏夫人来过了,她不顾雅恬怀着身孕,还让雅恬跪地板,只为了逼陌北娶你的妹妹。”

车彦翎平滑的额头皱了皱,那深深的皱褶都能够夹死蚂蚁了。他转头看着苏陌北,疑惑的说道:“陌北,你难道没有给伯父伯母说么,我父亲已经答应认你做义子了,你和玉晴以后就是兄妹了。”

“我说过了。”苏陌北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可是我妈不听,他非逼着我娶玉晴。彦翎,我曾经给你说过,我和玉晴从小一起长大,如果我真的可以喜欢上她的话,我早就喜欢上她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车彦翎点点头,“我知道了。”苏陌北的心意,他是最早知道的,爱情不能勉强,强扭的瓜不甜,就算苏陌北到最后真的妥协了,玉晴顺利的嫁进了苏家,那么她也是不会幸福的。没有哪个亲哥哥能心狠的看着亲妹妹跳火坑而不管不顾,至少他不能。再者说,他也不想为难自己的好兄弟。

他的朋友不多,苏陌北绝对算一个。因此,他不想因为一件注定不会有美好结局的婚姻,破坏他难得的友情。不能否认,他的心里多少都有点私心在作祟,但是这也是人之常情。没有人愿意孤独终老,人活一世,不长不短的几十年,若是真的连一两个知心好友都交不到,无论他的事业有多么的成功,那么本质上他也是一个失败者。喜悦没人可以分享,痛苦时也没人可以给予安慰,彻彻底底的变成孤独患者。

车彦翎坐在沙发上,慵懒的敲个二郎腿,慢条斯理的拿出里面的文件,越看脸色越沉重,就连慵懒的二郎腿也慢慢的放下来了。他快速的看完所有的文件,不可思议的问道:“真的?”

“我查出来的是这些。”陆韶扬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我废了好长时间,只查出来了这么一些。很多证据都被销毁了,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做鉴定,但是要看你们双方的意见。”

“你怎么会突然间想到要查这些?”谁会闲的没事去查这些东西,绝对是刻意而为之。

许安淡淡的开口:“是我让韶扬去查的。抱歉车先生,我这么做实在有些唐突,但是我的心里有太多的疑惑,如果没有一个清晰的答案,我会寝食难安。”

“什么疑惑?你从什么时候发现不对的?”

许安想了想,“应该是从陌北上一次离家出走吧。”

“他当和尚的那次?”

许安点了点头,“是的。按道理说,陌北已经慎重的表了决心,表示非雅恬不娶了,为什么苏夫人还要强硬的逼着他娶车玉晴。就算车玉晴能够带来什么利益,但是苏家的财力没有必要非要赖上车家,这是其一;其二,我听陌北说过,苏夫人对车玉晴特别的喜爱,已经超出了对他的感情,按道理说,陌北是她唯一的孩子,何故偏心至此:其三,是因为上次聚会的时候,你和陌北坐在一起,我突然间感觉你们有点带相,当然,这些只是我的一些胡乱猜测。”

车彦翎没有想到许安的心思如此缜密,他幽幽的说道:“许先生真的是观察入微啊。”

苏陌北听的一头雾水,“你们在谈论什么问题么,是不是和我有关?可是为什么我听不懂呢?”

车彦翎低下头沉思,看了看许安,又看了看苏陌北,最后问:“这么多年,你过的幸不幸福?”

这问题是问苏陌北的,苏陌北十分纳闷的看着车彦翎,觉得他的神色怪怪的。“你问这些做什么?”

“你别管,只用把你的真实感受告诉我就好。”车彦翎说的云淡风轻,好像他刚才问的问题不是那么的煽情,和你今天中午吃了什么饭一个性质。

“没什么幸不幸福,我是苏家的儿子,就注定了我这辈子都不会轻松。只不过彦翎,我实在不明白母亲为什么非要逼着我娶玉晴,不管我怎么表态怎么闹,她就是逼着我做我不愿意做的事情,宁愿赔上我一辈子的幸福。这是一个亲生母亲该有的表现么?这一点,我真的没办法理解。”

苏夫人这种偏执的表现真的伤透了他的心。

原来如此?车彦翎的嘴角浮现一抹讥讽的笑意,他第一次对着许安诚心诚意的道谢,“谢谢你,这对大家来说,真的太重要了。我想我回去需要和家人商量一下,也有些问题需要寻求解答。”

“不必言谢。陌北是你的好朋友,也是我的好兄弟。如果他不是和雅恬真心相爱,那么我也不会插手这件事情。说到底,这是你们的家事,我这个外人就不多加掺和了。”

“谢谢。”车彦翎走了,急匆匆的离去,都没来得及和贺茜道别。

苏陌北一头雾水,一脸泵比的说道:“这是什么情况,谁能来给我说明说明。”

“时间到了,你自然会明白了。”许安故意卖关子,“好了,你们当你们半天假,好好陪陪你们的媳妇,大家就不做碍眼的电灯泡了。”

许安拥着贺茜大摇大摆的走了,都没给卢景阁挽留的机会。事实上,他也有一个烂摊子需要收拾。

“茜茜,我知道你不喜欢那个地方,但是今天得委屈你陪我回去一趟了。”

“什么委屈不委屈,只要和你在一起,我就没有委屈过。别说是小小的回家了,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我也愿意陪你一起的。”

许安紧紧的拥着贺茜,在她娟秀的额头上轻轻的印下一吻,深情的说道:“遇见你真的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了。”

超级旺夫啊有木有?自从和贺茜在一起了之后,他的事业真的是芝麻开花节节高,和许文博的关系也有了一点改善,还认识了这么多志同道合的好朋友。

可以说,贺茜就是他的天使。

贺茜没有说话,躲在许安的怀中,甜蜜的笑了。

陆韶扬和众人告别之后,匆匆来到了车家,天知道,那薄薄的几张纸对于车家来说,绝对是爆炸性的资讯,只是不知道姨妈在这件事情里面起了什么作用。

真的是一无所知还是帮凶?

车彦翎在回去的路上就把所有的当事人都叫回了家。当陆韶扬到达的时候,车家大厅的气氛并不美好。

车父怒气冲冲的踱来踱去,车母则泪水涟涟,车玉晴则坐在一旁止不住的哭泣,车彦翎则面无表情的坐在沙发上。

“夫人,我就问你,这件事情你知不知道?”

“我是真的不知道,天呐,怎么会有这种事情。”

“母亲,我记得当然你说过,生第二个孩子的时候,你和苏夫人在同一个产房?”

车夫人点了点头,“对啊,也就是那个时候我才认识的苏夫人,大家一见如故,很聊得来。更有缘的是,大家竟然是在同一天生产的。”

“谁先被推进手术室的?”

“我,我的羊水先破的。”

陆韶扬看着脸色异常难看的车父,担忧的说道:“姨夫,我觉得这件事情还需要再调查一遍。事关重大,不能草率。”

“是这个道理,彦翎,韶扬,这件事情就交给你们了,一定要给我查个水落石出出来。若陌北真的是我车家的孩子,绝对不能让我车家的骨血流落在外。”

“爸,不可能,我才是你们的孩子,怎么可能是陌北哥。”

车父的脸色并没有因为车玉晴哭的梨花带雨就有任何的缓和,他深深的看了一眼车玉晴,果然没有发现她和自己有半分相似之处。毕竟养了那么久,多少有点感情,现在在事情水落石出之前,他并不想把话说的很难听。

“玉晴,在事情没有查明白之前,你就先留在家里吧。不是爸对你有什么意见,而是在这件事情对大家来说实在是太重大了。不管是对你,还是对陌北,都有必要给一个交代。”

“我知道的爸,我会听话的,你别不要我。”

车父长长的咽了一口气,有些心烦意乱的上楼了,车彦翎紧随其后,和车父一前一后进了书房,一五一十的将苏陌北刚才的话转述给了车父。

“父亲,如果陌北真的是我的弟弟,我想知道,您会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你有什么看法?”

“当然是让陌北认祖归宗了,他身上流着车家的血,怎么能在苏家受尽冷落。”

车彦翎说的理所当然,怪不得他每次见到苏陌北就觉得格外的亲切,原来他们的身体里面竟然流着相同的血。他怎么也没想到,陌北竟然会是他的亲弟弟。

这世界真的是太玄幻了。

“可是,苏家那边大家要怎么交代。”

车彦翎笑了笑,“爸,在这件事情上,我车家才是实打实的受害者,不是大家对苏家有什么交代,还是苏家对我车家要有一个明确的交代。”

车父沉默,抿嘴沉思。

“还是说爸,你想通过陌北来继承整个苏氏?也和那苏夫人一样,逼着陌北娶玉晴,拿他一辈子的幸福换得可观的经济利益?”车彦翎的嘴角带着一抹讽刺。

“混账,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您先别恼羞成怒,我建议您还是好好的考虑考虑吧,到底是亲情重要,还是您的企业重要!”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