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三十章 恶婆婆傻媳妇

第二百三十章 恶婆婆傻媳妇

手机阅读

“是,你们是我的父母,这一点我无可否认。你们的观点,正确的我听,不正确的,我可以选择不听。没有人说,父母的话一定都是对的,也没有人说,父母的决定,为人子女就一定要听。不分是非不辩明理的孝顺称之为愚孝,绝对是不可取的。反正我是坚决不会这样做的。”现在又不是封建社会,没有至高无上的皇权。当初说让他滚,他滚了,现在又命令他滚回去?抱歉,他已经滚远了,滚不回来了。

“苏陌北,你不要忘了,要是没有苏家,你现在什么都不是!”苏夫人气的火冒三丈,有点口不择言。“你说我的光环是苏家给予的,你又何尝不是?要是没有苏家的光芒覆盖,你以为你是什么?”

许安实在看不下去了,他觉得他很有必要替他的好兄弟说一句公道话。他轻咳了一声,幽幽的开口:“苏夫人,我想你可能有所误解。陌北和你于苏家而言,绝对是不同意义的存在。是的,苏家给予了他无限的光环,但是他也是通过他自己的努力换来的。陌北掌控华音的这几年,华音的财力应该是巅峰时期么,比苏老先生在的时候风光更胜。与在家里吃闲饭的您相比,他可是华音的大功臣!”

苏陌北感激的看了许安一眼,事实上他有些诧异。这人平日里比较高冷,一天到晚话都没有几句,除了正常交流,多余的话很少说。就是这么一个冷漠的人,每每的关键的时候,总能为他们挺身而出。他曾经说过,他们是他的兄弟,过去他不信,现在他信了。是兄弟,好兄弟!

“许公子,我也有必要提醒你一句,这是我苏家的家事,用不着你这个外人掺和。”所以,闭嘴!

许安无所谓的耸了耸肩,很不诚心的道歉,“抱歉,是我越矩了。但是,我认为我刚才所说的话并没有什么不妥之处,我依旧坚持自己的说法,我有发表言论的自由,但是您听不听,也是您的自由!”

“你!”苏夫人怒指着许安的鼻子,尖锐的指甲恨不得划上他的俊脸。然而,许安毫不畏惧的与她对视,乌黑的眸子沉沉的看着他,平静的眼神没有一点点的波澜起伏。“好好好,好极了,许董真的是养了一个好儿子,竟然公然的顶撞长辈,这就是你父母教你的规矩!”毫无家教,毫无教养!

许安幽幽的说道:“苏夫人,首先,现在是大家在聊天说话,就算大家之间有口舌之争,但是祸不及父母的道理,像您这样受过高等教育的高材生应该是知道的,就不需要小辈我再多加复述了。再者,我的父母是怎样教育我的,这是我家的事情,不需要您来操心。”咸吃萝卜淡操心!

陆韶扬手里拿着一个文件袋,急匆匆的走来。看着大眼瞪小眼的两人,爱看笑话的他此时却没有说笑的兴致。他走到许安的面前,和他耳语就见,就见许安的脸色变了。

“好,我知道了,我先看一下资料,再决定要不要说。”

陆韶扬点了点头,将手中的资料递给了许安,许安走到一边,将里面的文件大概的翻了一遍,脸色越来越难看,也越来越沉重。

“茜茜。”

正在安慰方雅恬的贺茜突然听到点名,本能的回了一声:“到!”拍了拍方雅恬的手,她急急忙忙的走了过去。“怎么了,发生什么事情了?”

“有车彦翎的电话么?”

“有!”

“让他过来!”

“好,我这会儿就给他打电话,看他这会儿有没有时间。”国民老公的时间可是很紧凑的。

苏夫人敏感的听到了车彦翎的名字,她的脸色有些苍白,拿着手提包就准备走。

“等等,”许安一个眼神,卢景阁就心神领会的站在门口,堵住了他们的去路。“苏夫人,我这家可不是你说来说来,说走就走的。”

“让开!”

“不让!”

“去,把他给我轰走!”

保镖们听到命令之后,慢慢的向卢景阁靠近,卢景阁先发制人的大喊:“你们擅闯民宅还有理了是不,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殴打女人,今天不给一个交代,你们就别想走了。”

苏陌北和陆韶扬也站在门旁,支援卢景阁。保镖们看了一眼苏夫人,只见苏夫人不耐烦的点点头,他们一个个挽起袖子就准备开干。

千钧一发之际,身后突然传来了一声威严的一吼,“你们这是在做什么呢?”

“警察同志,这伙人擅闯民宅,还无缘无故的殴打无辜的女人,还请警察同志能还大家一个公道。”

苏夫人简直快要被气死了,她恨恨的看着苏陌北,咬牙切齿的问道:“你这混账东西,竟然敢报警!”这下好了,丢人丢大发了,要是上了资讯头条,苏家的脸面还要不要了。

“是我报的警,”许安慢条斯理的说道,“不要冤枉无辜。”

“到底是怎么回事,谁能给我详细的说一说。”

“还是我来吧,”许安幽幽的说道:“警察同志,这位夫人不经过主人同意,直接闯入了我员工的房子,还殴打了我员工的家属,不信你看。”

卢景阁拉来了沈馨蓉,俏脸上红色的巴掌印触目惊心。然后许安又指了指坐在椅子上的方雅恬,很是痛心的说道:“还有她,现在正怀着身孕,却被人强硬的按跪在地上。如果大家没有及时的回来,那么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一向大大咧咧男孩子气的沈馨蓉再也抑制不住自己的委屈,嚎啕大哭。卢景阁心疼的抱着她,看到俏脸上那刺眼的红印子,他就火冒三丈。

警察点了点头,然后对着沈馨蓉问道:“女士,这位先生说的可否属实。”

“属实,这楼里还有监控,你们可以调监控来看。”

警察走到苏夫人的面前,一脸严肃的说道:“女士,还请你跟我走一趟,去局里做个笔录。”

“我不去。”苏夫人傲慢的说道:“我只是在教育不知廉耻的女人而已,有什么错?她肚子里怀的是我儿子的孩子,我想怎么教训她就怎么教训她,这是大家的家事,你管的着么?”

这说的是什么鬼话,许安忍不住反驳,“苏夫人,她现在还没有和陌北结婚,并不算是你苏家的人。你没有权力可以这么粗暴的对她!”

警察也一脸的严肃,正气凛然的说道:“还请夫人配合大家的调查,别让大家为难。”如果让他们为难的话,那么他们只会让她更为难。

苏夫人恨恨的瞪了一眼苏陌北和许安,然后才不情不愿的带着保镖浩浩荡荡的走了,卢景阁陪着沈馨蓉和苏陌北一起去警局做笔录了,许安则叫了一位医生好友,来检查方雅恬的身体。

这场闹剧,两败俱伤。

苏陌北回来的时候,脸色异常的难看,许安不用问就知道,以苏夫人那傲慢的性子,一定又给了他不少的难堪。

“雅恬,你怎么样?”

“我没事,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苏陌北握住轻抚他脸庞的小手,深沉的说道:“对不起雅恬,是我没有保护好你,让你受委屈了。”堂堂一个七尺男儿,竟然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他真的枉为男人。

“说什么傻话呢,我没事。”只是我为何眼眶痒痒的,热热的。

“对不起,对不起。”

苏陌北一个劲儿的道歉,点点懊悔的泪水顺着眼眶落下,无声无息的滴落在地板上。他低垂着头,不愿意抬起,他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之中。

想起方雅恬那苍白如纸的脸色,他就感到一阵后怕,要是他们来的晚一点,那后果,他简直无法想象。

他的母亲怎么能够那么心狠!

再想起她刚才在警局了歇斯底里,苏陌北的心就一片的冰凉。

“好了陌北,这不关你的事情,你也别太自责了。雅恬没事,只是需要好好的修养一下,刚才医生已经看过了,你就放心吧。”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要是真的出了什么事,他这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方雅恬还惦记着沈馨蓉,她关心的问道:“馨蓉,你怎么样,有没有去看医生?”

“我这皮糙肉厚的没事。”妈的,这可是她第一次被人扇巴掌,绝对是史无前例的第一次!

苏陌北沉默的走到沈馨蓉的面前,满怀歉意的向她鞠了一躬,沉声说道:“对不起馨蓉,对不起!如果你心里有什么怨气,只管往我身上发,打我也好,骂我也好,我都受着。”

沈馨蓉擦了擦脸上的泪水,淡淡的说道:“苏陌北,我不得不承认,有那么一瞬间,我是想弄死你妈的,本姑娘长到这么大,第一次被人扇巴掌,这辈子我都忘不掉。可是,打我的人是你妈,不是你,就算真的要出气,也是对着她出,不是你。”

“我真的很抱歉,馨蓉,我为我母亲给你带来的伤害感到万分的抱歉。”

“别,道歉的话不应该你来说,这件事情和你没关系。咱们是好哥们,我不会把怒气迁到你身上的。行了,别把时间浪费在我身上了,你还是多陪陪雅恬吧,她可是怀着身孕呢。”

论遭罪,方雅恬比她更遭罪。真是万分同情方雅恬啊,摊上这么一个恶婆婆,真的是造孽啊。

“抱歉。”苏陌北又对着她鞠了一躬。

“我说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呢,叫我来是让我来参加你们的朋友聚会么?”一道带着戏谑的声音突然响起,所有人不约而同的都将目光投放在了门口。

车彦翎的唇角带着淡淡的笑意,他不紧不慢的走到许安的面前,有些意外的说道:“我听贺茜说,你有事情找我?”情敌之间见面,真的是分外眼红啊,他并不觉得,他们之间能有什么可以共同交流的话题。

“对,是我找你,我有件事情想要问问你,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我希翼你能诚实的回答我!”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