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第二百二十九章 你的一切都是我给的

手机阅读

“呵,你比任何人都卑鄙,有什么资格瞧不起别人。呵,这些腌臜的手段竟然使用到自己儿子身上了,你可真的是越来越有能耐了。”苏陌北火大的朝着再三拦着他的保镖怒吼:“给我滚蛋!”逼他是吧,行,大长腿一抬,趁着保镖不注意,一脚踹到了他的命根子上。

保镖痛苦的捂着让人不可描述的受伤部位,打脸因为痛苦而变得十分的扭曲。另外一个保镖急忙过来准备阻拦,却被许安拦下了。“你是不是也想尝尝和他一样的滋味?”幽幽的语气,幽幽的眼神,让保镖觉得瘆人极了。他顺着许安的视线,看见他已经瞄准了他的下盘,急忙的捂着他的宝贝疙瘩,生怕遭了秧。前车之鉴还在那里,正跪在地上不断的冒着冷汗,他可不想再一次重蹈覆辙。

沈馨蓉趁机拉起了方雅恬,因为跪了太久,方雅恬有些虚弱,全身无力的靠在沈馨蓉的身上,俏脸上冷汗一片。她有些担忧的看着苏陌北,对着苏陌北微微的摇了摇头,不希翼他因为自己的关系,和他的母亲闹得太僵。然而,苏陌北已经被苏夫人的行为伤透了心,再也没有可能好说好话了。

卢景阁急忙给她搬了一把椅子,小心翼翼的搀着她坐了上去。

“苏陌北,你现在是在和谁说话!”从没被人冷嘲热讽过的苏夫人,脸上实在有些挂不住了。“注意你的态度,我是你的母亲,不是你的下属。”这小子的反叛心里是不是来的有点迟,这么大岁数了,才喜欢跟她对着干。这臭小子,不知道她是为了他好么,好这么一个没用处的女人在一起,有什么前途!

“做母亲就应该有做母亲的样子,看看你的所作所为,你哪一点值得我尊重你!”

“混账东西!”苏夫人气的发抖,嫌弃的看了一眼虚弱的方雅恬,毫不掩饰自己的厌恶。“你喜欢这种卑贱的女人,还让他怀上你的孩子。苏陌北,什么时候你的格调变得这么差了。”

“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瞎操心,你管好你自己就行。今天的事情,你若是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是绝对不会善罢甘休的。”苏陌北狠狠的威胁道:“还有,别整天一口一个卑贱,一口一个贱人,你当你是深宫大院里的老佛爷么。别人给你面子,尊称你一句苏夫人,那是你借了我爸和我的光。”

一天就知道吃喝玩乐,打牌逛街的全职妇女,不知道为家里分担就算了,还喜欢干涉内政,闲的没事干,还是脑袋有病!

“你放肆!”苏夫人的脸色一会儿青一会儿白,难看极了。“苏陌北,你真的太放肆了!”

“我放肆还不是被你逼的,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么恶毒的妈母亲,你明知道雅恬怀了我的孩子,你还让她跪在那里跪了那么长时间。你的心是黑的么,怎么能干出这么残忍的事情!”

残忍到令人发指!

“呵,我可不承认那是我孙子,苏陌北,我明明确确的告诉你,只有玉晴才能怀我的孙子。现在玉晴是真的生气了,好久都没有来苏家了,你去把她给我哄回来,然后早点结婚。至于这野种,给她一点钱,算是给她的补偿,然后打掉!”

卧槽,这死老太婆怎么这么狠,饶是躲在门口的贺茜听到这话,实在忍不住了。

许夫人一看到贺茜,脸色立马就变了,她恶毒的看着气愤难耐的贺茜,气急败坏的说道:“贱人,你不是答应过我,不会再纠缠许安的么?”

“她没纠缠我,是我纠缠她的。”

“许安,我没问你!”

“至于你给她的钱,也在我这里,不过我并不打算还给你,本来都是我的东西,没有还回去的道理!”她要是再这么的不识抬举,就别怪他真的翻脸不认人了。

上次贺茜被绑的事情,他不相信和她没有一点点关系!

“你!”许夫人眼睛冒火的看着一脸淡定的贺茜,忍不住怒骂,“你这个不守信用的小人!”

“在小人面前君子,那才是傻子。我智商有没有问题,怎么会犯那种低级的错误!”

许夫人怒了,她再也无法维持淡定,重重的放下手中的杯子,震得褐色的液体四溅。

然而贺茜理也没理她,而是将目光放在了一脸高傲的苏夫人身上,她淡淡的说道:“苏夫人,你也是一个母亲,我相信一个善良的母亲都不会说出这么恶毒的话来!”

“这种不自爱的女人能称得上是母亲?呵。”

“苏夫人,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和你讲清楚,我表妹方雅恬并不是不自爱的女人,她和陌北是真心相爱的,并不存在勾搭的嫌疑。”

许安说明的一本正经,他接着说道:“大家也是受过良好教育的现代人,不反驳是敬重你的表现,并不意味着大家就赞同你的所作所为。你是长辈,大家是晚辈,忍了一次,绝对不会再忍第二次!”

许安的表态,就代表了许家是站在方雅恬后面的,而她许家和苏家财力不相上下,所以没必要卑躬屈膝,更没必要隐忍!

隐忍是出于礼貌,不隐忍是因为本能!

苏夫人回头看着许夫人,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许夫人,令公子所说的可是真的?”

“他还没有继承企业,现在企业还不是他的。”

许安淡笑着看着洋洋得意的许夫人,慢条斯理的说道:“两分钟之后,希翼还能听到你这样说。”

然后,他当着众人的面,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你还想多干两年么,不想的话,我很愿意为企业效劳。”

许安笑呵呵的按了免提,接着就听见话筒里面传来一道兴奋的男声,“男声,你说的是真的么,你真的愿意回企业?好好好,我现在就召开董事会,你有时间来出席一下,没时间也无所谓!”

天呐,之前怎么劝许安都不愿回来,现在他终于愿意回来了,许文博恨不得立即宣告全世界。

挂断了电话,许安的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看着脸色青白交加的许夫人,温文有礼的说道:“母亲,刚才陌北有一句话说的很对,你是许夫人没错,是总裁夫人也没错,但是这份荣宠是我父亲给你的。现在我父亲退休了,企业所有的一切都是我的。所以,还请你循规蹈矩一些,识大体一点,大家才能和谐的相处。但如果,你一心想要给我对着干,那么,我会奉陪到底!”

许夫人的脸成了猪肝色,然而许安还不放过她,继续说道:“对了,人事部经理我看他很不顺眼,再过一会儿,应该就收到离职通知了吧,恨屋及屋,他这两年招的人,一个都不剩的给我全部滚出企业!”

“许安,你不要太过分了。”

“过分的是你,不是我!”他不过是以牙还牙而已。

许夫人差点没被气死,原来这小子一直都在韬光养晦,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无所事事,她一直都被他骗了。好在,她已经拿了一笔钱出来,足够她花一辈子了。

看到她的面色,就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许安不禁摇了摇头,有些无奈的挑破她的秘密。

“至于你拿企业的那笔钱,我差不多已经拿回来了。你名下的或者寄在别人名下的房产,我都已经变卖了。剩下的差价就当作是给你的零花钱好了,追回来的钱,一部分用于企业运营,一部分我做慈善了。”

“许安!”许夫人顾不得其他,急匆匆的走了,如果许安所言非虚,那么她就忘了。虽然可以保证衣食无忧,但是再也不能过的这般逍遥自在了。

苏陌北朝着许安比了一个大拇指,我的天,这哥们真的太恐怖了,不动声色的就搬空了人家的资产,和这种人为敌,真的是一种麻烦。

“许公子还真是让人不可小觑,但是这是我苏家的家事,我想许公子恐怕没有插手的资格吧。”

许安淡淡的笑了笑,“苏夫人,你可能忘了,刚才被你罚跪的那个女人是我的表妹,大家从小在一起长大,虽然是表兄妹,但却是亲兄妹的情,妹妹受了委屈,哥哥怎么能坐视不理呢。”

这事儿他还真的是管定了!

苏夫人的脸色变得异常的难看,她微微的笑了笑,带着一抹慵懒的优雅,“我倒是想知道,许公子准备怎么管这事儿?”

“想怎么管就怎么管!”

“呵,”真的是狂妄。“许安,你才上任就这么的放肆,小心位置坐不稳!”

“多谢苏夫人提醒,不过我觉得我的未来不需要苏夫人操心,您还是想好呆会儿怎么面对警察吧。”

苏夫人的脸色黑了,“你竟然报警?”

许安笑了,“我为何不能报警,这是我给员工租的房子,你这是公然的登堂入室,还光明正大的折磨我的员工,你说,我要不要报警呢。”

“苏陌北可不是你的员工。”堂堂的苏家大少爷,怎么可能低三下四的给别人打工?笑话!

许安不说话了,只是笑笑不语的看了一眼苏陌北,后者朝他感激的眨了眨眼睛,这才一本正经的说道:“我早就不是华音集团的董事长了,早在我辞职的那一秒后,我已经是个自由的人了。承蒙许董的赏识,让我担任许氏的总经理之职,十分感谢。”

他还有一层身份,但是他现在不想说。

“苏陌北,你知道你在做什么么?谁允许你这样做的!”苏夫人沉不住气了,苏陌北是他唯一的指望,若是真由他这么胡闹,那华音怎么办?她怎么办?

“我自己的事情,当然自己做决定了,不需要经过任何人同意!”

“胡闹!那华音怎么办?”

苏陌北有些不耐烦了,“凉拌。我爸不是闲在家里没事干么,请他重新出山不就好了。再说了,还是他让我辞职的,我已经辞职了,你们还想管我?呵,那也得看我让不让你们管!”

“大家是你的父母!”苏夫人忍无可忍的尖叫,显然被苏陌北不以为意的态度气的不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