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二十八章 狼狈为奸

第二百二十八章 狼狈为奸

手机阅读

车彦翎心中仿佛有一万只草泥马急速奔过,这女人绝对是故意的,专挑他的痛处使劲儿的用针扎,专门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想让他知难而退,有必要这么刻意的在他的面前秀恩爱表忠心么。生气啊,郁闷啊,无语啊,负面的情绪真的是一波又一波的来袭。可是他又能怎样呢?他有什么立场去表达自己的嫉妒呢,她已经是他人的妻了,还在他的面前甜蜜的表示她很幸福。而他除了无能为力,什么也做不了!

“只要你幸福就好。”多么温柔体贴的话语啊,可是却在狠狠的戳他的心。车彦翎不想再聊这个话题,因为他现在维持脸上的笑容都是一件很艰难的事情。“关于MV,我想问问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随时都有时间啊,什么时候开机你告诉我啊,我随叫随到的。”悲情男主角不再围着这个让她如履薄冰的话题上打转,她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讲真,看到他如此的消瘦,她的心情也十分的沉重,还有些心疼。当然,这心疼无关爱情在,只是心疼一个朋友为情消瘦。虽然,这源头来自于她!

“好,那就明天吧。”现实里不能成为令人羡慕的一对,那就在MV里过一把瘾吧。就算是假的,他也甘之若殆。“明天上午我给你电话,然后去接你。”

“接我就不用了吧,我可以自己打车去的。”她可不想再制造什么娱乐话题了,上次的舆论攻击她还历历在目,那些恶毒的诅咒时不时的在她的耳边萦绕。国民老公的影响力实在是不能小觑。

车彦翎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直看的贺茜有些坐立不安。就在贺茜的俏脸成功的红的像猴屁股一样,他这才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贺茜,你在怕什么呢?”

“怕?谁说我怕了!”贺茜本能的反驳,在他的面前,她本能的不想装怂。

“既然不怕,为什么你总是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拒绝我的好意?”车彦翎有些受伤,看着贺茜的眼神都带着淡淡的忧伤。“你自己算算,你拒绝了我多少次了,还说拿我当朋友,虚伪!”

她本是好心,被这样严重的误会可还行?这口黑锅她绝对不能背。

“我说彦翎啊,你现在是国民老公,什么是国民老公?那可是万千少女心中的老公人选啊。你和同性走得近,无所谓啊。可是你只要和哪个异性走的近一点,你那万千的老婆粉能容忍。别小瞧了粉丝,她们对你的爱有多深,对勾搭你的女人就有多恨。你还记得上次关于咱俩的资讯么?”

车彦翎点点头,他当然记得了,更记得这小女人色厉内荏的回怼。

“你不知道啊,上次我去饭店吃饭,就有一个你狂热的老婆粉,看到我之后,二话不说就往我脸上泼水,要不是许安给我挡着,我这张脸恐怕现在都不能看了!”想想那天,现在她仍然心有余悸。

车彦翎的脸色很难看,显然对于贺茜的遭遇他一点都不清楚。

“我给你说这些没别的意思,不是不接受你的好意,只是想避免没必要的误会。而且,也是为了维护你的良好形象,不是么?毕竟我的前老板可是洁身自好的典范啊,维持了这么久了,可不能半途而废了,要不然就亏大发了,你说是不是?”

车彦翎不说话,只是脸色难看的有点恐怖。

“哎呀,你别不说话啊,”贺茜怯怯的看了他一眼,“你这个样子,好像要吃人一样。我胆子小,你别吓我啊。”

“你是不是因为那一次,才对他情根深种?”如果真的是,那他真的要呕死了。

“不是啊,我很早之前就喜欢上他了,只不过那一次,让我更加喜欢他了而已。”

尼玛,他就不应该问,又硬生生的吃了一口狗粮。

这女人到底有没有一点同情心,怎么就知道往他的伤口上撒盐呢。

“所以说啊,你就别想那么多了,明天记得把地址发给我啊,我会准时到达的。”贺茜看了看表,“我说老板,你找我还有别的事情么,没事的话,我可要先走了。坐在这里,我紧张啊!”

贺茜时不时的东张西望,生怕又被那些无孔不入的狗仔给盯上了。她都已经在那些人的手下吃了几次暗亏了,弄得她现在是风声鹤唳。真的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其实他有很多话想说,可是说出来也没有任何意义了。车彦翎摇摇头,然后目送着贺茜离开。

直到远离了车彦翎的视线,贺茜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哎呀妈呀,原来不觉得,现在她怎么觉得和他说话的压力怎么这么大呢。不是说她怂了,而是她真的就这么怂!

贺茜没有回家,直奔企业找她亲爱的老公压惊去了。

谢绝了秘书通报的好意,贺茜直奔总裁办公室。她在这里住已经是公开的事情了,企业里面所有的人都知道她是总裁夫人。贺茜大大咧咧的,也很好说话,所以跟办公室里的人关系都还不错。

悄悄的走到办公室门口,贺茜像贼一样探头探脑,想看看自家老公大人平日里办公是什么样子?结果就看见亲爱的老公大人正一脸严肃的和苏陌北说着话。

两人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脸色都一样的难看。贺茜正在想要不要学着唇语专家去解读他们的对话,就听见苏陌北皮笑肉不笑的说道:“我说你想要听就进来大大方方的听,听墙角很好玩么?”

“我倒是想进去啊,但是我可是答应过许夫人,不会主动的见许安的。哼哼,”贺茜的头仰的老高了,像只骄傲的公鸡,“拿人钱财就得替人办事啊,我可不能失信于人!”

苏陌北不笑了,转头看着许安,一副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既视感。他有些惆怅的说道:“管不得咱们能走到一起去呢,原来咱们都有一个极品的妈啊!”

许安但笑不语,压根不想反驳。

“那你就准备隔着墙壁跟大家说话?”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

许安摇摇头,直接走到贺茜的面前,直接把她拉到办公室里面,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下不是你主动来找我,是我主动是找你的。”

“我说你们两个,不要在我面前秀恩爱,我现在头大的不得了!”

“怎么了?什么事情能让机智的你头大?”这可真是天下奇闻啊。

苏陌北呶呶嘴,“还能因为什么啊,还不是我那极品的老妈,现在正在杀过来的路上。”

“雅恬现在在哪里?”

“在馨蓉那里,我不想让她面对糟心的这些。”

贺茜想了想,突然柳眉一挑,有些着急的说道:“我觉得你最好现在给馨蓉打一个电话,我觉得你妈现在可能已经和雅恬见面了!”

苏陌北二话不说,急忙拿出手机,拨打沈馨蓉的电话,响了很久,可就是没人接通。挂断电话之后,他又打给了方雅恬,依旧没人接听。

“shit!”苏陌北急的飙脏话,转身就朝门外跑去。

许安和贺茜也紧随其后,“大家和你一起去!”人多力量大!

正准备找许安商量设计方案的卢景阁一脸莫名的看着急匆匆离去的几人,想了想,也紧跟其后。

贺茜刚坐好,还没来得及关门,卢景阁就挤了上来,着急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馨蓉出事了?”

“嗯,现在馨蓉和雅恬都联系不上。现在不是说话的时候,陌北,开车!”

车像离线的箭一般,飞速的离开。心急如焚的苏陌北玩了一把现实的速度与激情,贺茜吓得脸色苍白无比,也忍着没有开口。

一路上,卢景阁给沈馨蓉打了好几个电话,可是就是没人接听。

终于到达小区,几人顾不了其他,急忙上了楼。苏陌北先是回了自己家,没有人。然后卢景阁直接拿钥匙开门,发现打不开。

门从里面反锁了!

苏陌北怒了,直接砸门。

“馨蓉开门。”卢景阁大喊,“你要是再不开门,我就要报警了!”

过了两分钟,终于听到了脚步声,开锁的声音犹如天籁,卢景阁一下推开门,就看见有五六个保镖站在门口虎视眈眈的看着他。

“你们是谁,怎么在我家。滚出去!”

卢景阁火大的咆哮,因为她看见了沈馨蓉白皙的俏脸上有可疑的红色印记。

“还有,谁给你们的胆子打她,妈的,现在是法治社会,谁给你们的胆子让你们如此肆无忌惮的为所欲为!”

站在苏陌北家的许安偷偷的拨打了报警电话,并将发生在这里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下。

挂完电话,许安看着紧抿着唇的苏陌北,告知他刚才报警了。

苏陌北没有说话,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最担心的事情还是来了,他深深的吐了一口气,决定要和恶势力做抗争。

他推开门,径直走了出来,带着十二万分的怒气,一脚踹开想要阻拦他的保镖。卢景阁也是如此,很快,门口就陷入了一场混战,许安也加入其中,不一会儿几个人身上都挂了彩。

但还是顺利的进门了,然后就看见苏夫人和许夫人正坐在沙发上悠哉悠哉的喝着咖啡。而方雅恬则跪在一旁。

方雅恬还怀着身孕,她竟然让她跪在地上。

苏陌北怒了,上前准备拉起方雅恬,却被站在一旁的保镖拦住了。

是的,这耀武扬威的恶毒老巫婆身旁还站着两个虎背熊腰的保镖。

许安冷冷的看着一脸得意的许夫人,看着她的眼神满是浓浓的厌恶。

“你到底想干什么,她怀着身孕你看不到么,眼瞎了么?有什么事情你冲着我来,为难一个孕妇,你真是有脸!”

别怪他口不择言,苏陌北已经气到失去了理智。

“苏陌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跟这些鱼目混杂的人混在一起,你现在是越来越能耐了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