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第二百二十五章 也无风雨也无晴

手机阅读

看到贺茜十分困惑的表情,许安很不厚道的笑了笑,那自胸腔辐射出来的笑意真的太欢脱了,就算她想忽视,都忽视不了。贺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许安,嘟囔道:“有这么好笑么,我垂头丧气的就像是那落败的公鸡,你不安慰我,反而还笑我。哼,我生气了,真的生气了,彻底的生气了!”快点来哄她。

然而许安并没有理会贺茜眼中的责怪之意,依旧笑的是前俯后仰,贺茜抑郁了,她一向淡定如九重天之上的谪仙怎么如此的接地气,难道是重返人间了?可是为毛她一点都不开心呢,不管是调笑取笑还是微笑,这种没来由无厘头的笑容都让她很不爽!她到底说了什么蠢话,才能让他笑的像个二百斤的傻子,也真的是够了!

“别笑了,再笑我就真的翻脸了。”真的是太过分了,她脆弱的小心脏真的要受不了了。再笑,再笑她就哭给她看,让她见识一下,什么是宇宙无敌超级霹雳哭,不把他淹在其中,她的名字就倒过来写!

“好了,我不笑了。”许安一秒钟就恢复到原来谪仙的模样,脸上挂着招牌式的淡漠笑容,一本正经的坐在她的旁边,正襟危坐,还莫名其妙的往旁边挪了挪,绅士的和她保持了一个微妙的距离。

这又是闹的哪出,贺茜就差在风中凌乱了。她瞠目结舌的看着一脸淡定的许安,本来就不在线上的智商,在关键的时候又给她掉链子了。男人心海底针,猜不透他心思的贺茜忍不住问道:“亲爱的,你这是在干啥?”

许安气定神闲的说了一句,“我最近要修身养性,不近女色!”这么冷的天,他不想冲凉水澡,那对他的身体不好,等她身体痊愈之后,他可是要大展雄风的。这段时间就当作是保养身体了吧,虽然不能经常把温香软玉抱入怀中,但只要能看到她平平安安的在他的面前蹦蹦跳跳,那他就满足了。

贺茜嘴角止不住的抽,这是什么节奏,东边日出西边雨的,一出还没整明白呢,又闹出下一出。唉,虽然她很不想承认,但是她真的是老了啊,跟不上年轻人的节奏了。不服老不行啊。

紧闭的房门突然打开,贺茜本能的抬头,看见钟云香和贺大伯一前一后的走了过来。她急忙让座,笑呵呵的说道:“大伯,大伯娘,你们没有休息呀?本来还想带你们去玩玩呢,结果你们又要回去了。没事,那就等下次吧,反正咱们以后有的是机会。你们想什么时候来就什么时候来,我随时都待命啊。”

钟云香笑了笑,握着贺茜的手,轻轻的拍了拍,慈祥的说道:“茜茜呀,你是一个好姑娘。过去,大伯娘糊涂了,对你做了一些不好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大伯母,好好的提那些事情做什么,我从来都没放在心上。你忘了,”贺茜调皮的眨眨眼,“咱们打口水仗的时候,你也没讨什么好啊。哈哈,咱们俩的战绩是旗鼓相当啊。”

钟云香被逗笑了,她“是呀,你这小丫头片子平时挺安静的,这一张嘴哟,骂起人来,也是丝毫都不含糊的。记得上次,在你的咖啡馆里,我真的差一点就要被气晕过去了。”

“嘻嘻,我那次是被逼急了,都急红眼了。头脑发热,就什么乱七八糟的都往外说。大伯娘,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我都已经忘了,你也就别记着了。这人嘛,总是要往前看的。时间是往前走的,又不会倒流,所以,过去不管是好是坏,都已经过去了。咱们现在就睁开眼睛敞开心胸的看未来吧。”

“茜茜说的有道理。”贺大伯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没想到,我活了大半辈子了,竟然还没有茜茜看的透彻。”真的是太惭愧了。

“大伯,你这么夸我的话,我的尾巴可是要翘上天的。”

“你呀你呀。”贺大伯笑着摇摇头,然后又看着许安,轻轻的说道:“小许,对不住了。”

“只要贺茜不在意,我也没事。我敬重她的想法。”

贺大伯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语重心长的说道:“你是一个好孩子,我看得出来,你很爱贺茜。大伯希翼,你们能一直相亲相爱相互扶持下去。”

“我会的。”许安说的掷地有声,这是男人之间的承诺,言必行,行必果!

两个男人相视一笑,眼眸深处有他们自己才懂的光芒。

钟云香拿出一张银行卡,放在贺茜的手里,柔声说道:“茜茜啊,这个你收着!”

“我不能收,绝对不能收!”

贺茜把卡推回到钟云香的手里,然而钟云香又快速的推了回来。她握紧了贺茜的手,严肃的说道:“不,茜茜,你一定要收着,否则我和你大伯,这辈子心都难安。”

“大伯,大伯娘,你们这是在干什么呀。”贺茜有点生气,“你们这样做,不是明显了把我当成外人了嘛。自家人怎么闹都无所谓,关上门就把事情给解决了。你们这是几个意思,竟然还给我钱!”

“茜茜,你先别生气,你先听我说。”钟云香长叹一口气,有些疲惫的说道:“我呀,这一辈子大概就是这样了。贺影不争气,怪大家自己,也不能怪老天爷。你虽然不是大家的亲闺女,但是你对大家一样的孝顺,这些大家心里都清楚。大家把你当成亲闺女,这钱,是大家给你的陪嫁,你们可不能拒绝啊。”

“大伯,大伯娘。”贺茜愣愣的,鼻子酸酸的,突然有点想哭,“你们不用这样的,等你们老了,我依旧会为你们养老送终的。”

“不用不用,你和许安挣钱也不容易,我和你大伯能顾得了自己,你们只要幸幸福福的,就是对大家最好的回报了。乖啊,收起来,别推辞,不然我会生气的。”

“可是…”贺茜真的不想收。

推搡间,大门突然打开,和朋友聚会结束的贺妈看了一眼贺茜手中的银行卡,淡淡的说道:“贺茜,你就收着吧,这是你大伯和大伯娘的心意。你要是不收的话,他们的心里也不好受。”

“就是就是,快听你妈的话,收着吧。”

贺茜转头又看了看许安,见他轻轻的点了点头,这才将卡收了起来,微笑道:“好嘛,既然大伯你们这么盛情难却,我收起就是了。”

真的是败给他们了,一个比一个任性。

贺妈坐在钟云香的旁边,拍了拍她的肩膀,没好气的说道:“大嫂,虽然我让贺茜收了你的卡,但是我并不赞同你这种行为啊。一家人还搞这些分外的事情,真的不对。”

“如玉啊,这你可冤枉我了,我这可是给茜茜的嫁妆。”

贺妈不说话,露出一个我什么都知道的笑容。钟云香有些尴尬的笑了笑,倒是也没在多说什么了。

暴风雨已经过去,现在是也无风雨也无晴了。

一家人难得聚在一起,嘻嘻哈哈的说了大半天,然后几个人又好吃好喝的美食了一顿,又去ktv里嗨,直到凌晨一点这才心满意足的回了家。

第二天,许安将四人送到了车站,贺茜没来,因为车子不够坐。再者,她的泪腺实在太发达了,不适合这种告别伤感的时候。

“小许啊,贺茜那疯丫头,妈就交给你了。”

“妈,我绝对不会再让这种事情发生。抱歉,这次真的是我的疏忽,才让贺茜陷入这种危险的境地,我真的很抱歉!”

“你这孩子,说什么傻话呢,妈没这个意思。贺茜这丫头,耳根子软,心肠也软,容易受伤。你呀,没事就给她说道说道,别让她觉得,这世界上都是好人,没一个坏人!”

许安有些忍俊不禁,“妈,我觉得贺茜这样挺好的。”

“你那是标准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别任由她胡闹。该管她一定要管,她不听话,你给妈说,看我怎么收拾她。你要是受委屈了,也给妈说,妈替你教训她!”

许安有些哭笑不得,轻笑道:“妈,要是茜茜听到了,一定会抗议你偏心的。”

“她有意见保留。她有意见是她的事,我理不理她是我的事!”

许安轻轻的抱了抱贺妈,在她的耳边轻声呢喃,“谢谢妈,我很幸福。”

贺妈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轻笑道:“乖孩子。”

然后,和贺妈拥抱完之后,许安并没有顾此失彼,他和每个人都拥抱了一下,最后温声说道:“爸妈,大伯,大伯娘,你们一路顺风,有时间的话,一定要来帝都玩。要是有什么事情,记得给大家打电话,千万不许瞒着!”

四人连连点头,贺妈作为代表统一发言,“你就放心吧。好了,大家要进站了,你赶紧回去吧,工作别太累了,一定要注意身体。”她看了看四周,轻咳了一声,低声说道:“还有许安啊,等茜茜的身体好了,你可要加把劲儿啊,早点让妈抱上孙子。”

她真的想孙子快想疯了。

身后的三人重重的点点头,贺爸接着道:“许安啊,体会一下大家老年人孤独的心吧。看见朋友都带着孙子玩,我真的羡慕的不得了。”

钟云香也道:“是啊许安,我和你大伯的所有希翼,也在你和贺茜的身上了。 你们只管生,我和你妈都能给你们带娃。”

许安有些哭笑不得,忍不住提醒道:“大家还没有结婚。”

“那你们还磨叽什么,赶紧结啊。你们现在都和结婚了没啥区别,就是多了那一张纸而已。不过,我也建议你们赶紧把婚结了,早晚都有这么一遭。名正言顺总比奉子成婚好听些。”

“我知道了。”

“还有啊,”贺爸补充道:“婚礼越早举行越好,你别什么事情都听贺茜的。小事听她的就行,大事还是要你自己做主啊。”

许安真的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了,这四老为了抱孙子,真的是一点原则都没有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