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二十四章 爱的深沉恨的要死

第二百二十四章 爱的深沉恨的要死

手机阅读

贺茜觉得最近她一直都在来回奔波,像是一个领导人一般,总是在和不同的人会面。喜欢的,讨厌的,不管想不想见,最终还是要见的。有的时候是为了她自己,有的时候,是为了关心她的人。贺影的确是罪有余辜,但是想起那无辜的孩子,她就觉得心疼极了。他还没有来得及看一眼这美丽的世界,就选择了彻底的离开。

“我陪你们一起去。”兔子急了也踹鹰,贺影现在犹如丧家之犬,就怕她发神经,再次伤害到了贺茜。

他说过,这次不会轻易的放过她们,他说到做到。只是贺茜唉,这小女人的心肠柔软的不像话,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不为别人着想是自私,可是她只为别人着想,那绝对是自虐啊。她一定是仙子转世吧,不然干啥一副慈悲心肠,就好像是那唐僧,任凭别人对他百般刁难,她也不放在心上,照样宣扬人之初性本善。

钟云香坐在后面,自倒车镜里看到一脸冷峻的许安,话语到了嘴边,又被她强行咽了下去。许安是怪她的,她知道,不然他们来了之后,他又怎会对他们不发一语呢。想要祈求他的原谅,好像又没有什么立场。

她很明白,要不是因为贺茜,许安说不定都不会允许他们接近贺茜。她这一辈子啊。看似庸庸碌碌的实际上是一事无成。伤害别人的同时,自己也未必见得活的有多快乐。与人为善,送人玫瑰手有余香;与人为恶,搬起石头砸自己脚。只是有些道理明白的太晚,等她终于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的时候,贺影已经陷入了病态。

“大伯娘,你想说什么,只管说就好。”有好几次都看到她欲言又止的,贺茜有些好奇了。“不用吞吞吐吐的。最糟糕的事情都已经面对了,还有什么事情是不能面对的呢。”这真的不像是她的风格呐。

钟云香看了看许安,见他面色不改,嗫嚅了半天,终于开了口,“其实也没啥事,就是想给小许道个歉。今天上午的时候,小叶把叶晴干的混账事给我说了,我万万没想到,那个不孝女会这么的糊涂。”

“什么事情啊?”贺茜一头雾水,“为什么你们都知道,就我不知道。”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真的太糟糕了。她好像是一个二傻子一样,迷迷糊糊的,跟世界脱了轨一般。她是真的真的不习惯被隐瞒的感觉。

许安显然不想让贺茜知道太多,他淡淡的说了一句,“已经过去了,到此为止。”不过,若是再有下一次,他就不会这么好说话了。贺影要是再敢弄什么幺蛾子出来,他一定不会再手软了。

陈雅欣也是一样,这是最后一次机会,要是她们再不懂得珍惜,就算是贺茜拦着,他也不会再答应放她们一条生路。人的忍耐,总是有限度的,而他对这两个女人的忍耐,明显已经宣布消耗殆尽。

“好,好,谢谢了,谢谢了!”钟云香眼眶红红,但却没有再说下去。能够得到许安的原谅,她已经没有遗憾了。回去一定要给老头子报告这个好消息,他终于不用日日夜夜生活在愧疚里面了。

至于贺影,自此一别之后,永不相欠,也永不相见。除非她改邪归正,走上正途,否则他们就恩断义绝到永远!

贺茜讪讪的撅嘴,搞什么呢,这两个人在打什么哑迷啊。等会她回去得去审问审问叶晴了,看从她那里,能得到有用的消息不。

这些人的嘴巴,就更那蚌一样,死严死严的,撬也撬不开。

不过,贺茜心心念念想要寻求的答案,没等到她回去追问叶晴,就被贺影无偿的给解答了。

一见到贺茜,贺影的情绪明显变得激动,要不是有狱警看见,她一定会冲过来撕烂贺茜的俏脸。不能动手,那就动嘴,各种难听的话骤然而至,纷纷扬扬。

对贺影的疯癫觉得不可思议的钟云香瞠目结舌的站在那里,直到被那恶毒的诅咒刺醒,反应过来的她终于忍无可忍的甩了贺影一巴掌,气冲冲的说道:“混账东西,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

贺影捂着脸,情绪激动的大喊,“我没有胡说八道,这女人脏死了,不知道被多少男人玩过,就你们还把她当成宝贝宠着。贱女人,贱女人!”

钟云香气的浑身直擞,一阵眩晕突然袭来,她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好在许安在后面扶住了她。

她颤颤悠悠的指着贺影,上气不接下气,“混…混账!你真的是太不像话了。”

“我不像话?”贺影崩溃的大喊,“明明是她贱,是她烂,但是你们一个二个的都站在她那一边。我没有你这个睁眼瞎的妈,你滚,你滚!”

“喂,贺影,你骂我就骂我,干啥拿你妈出气。她是从小照顾你长大的母亲,你怎么能说出来这种话!”

“我呸!”贺影朝着贺茜狠狠的吐了一口口水,差点喷到贺茜的脸上。贺茜嫌弃的躲了一下,“这是我家的事情,那是我妈,我想怎么说就怎么说,你算哪根葱,给我滚远点。”

“不,我不是你妈,我没有你这个不孝女!”

贺影不以为意,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轻飘飘的说道:“呵,要是没有我,等你和那死老头子死了之后,谁给你们收尸!”

瞧瞧瞧瞧她说的什么鬼话,贺影粉拳紧了松,松了紧,她深吸一口气,努力的压抑已经风起云涌的暴脾气。

对生她养她的母亲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她简直猪狗不如。

钟云香的心显然已经被贺影伤透了,她将眼泪逼了回去,狠绝的说道:“你放心,就算以后大家烂死在地里面,也不会让你收尸的。”

贺茜轻轻的握住钟云香冰凉的手,心里面突然涌起一阵阵的悲凉。

“贺影,你以后一定会悔恨的。”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才会闹到这种不可收拾的地步呐。

“后不悔恨是我的事,关你屁事。别一副圣洁的白莲花模样,我看着都觉得恶心。”贺影得意洋洋的看着一直沉默不言的许安,讥讽道:“许安呐许安,你这么一个完美的青年才俊,为什么非要和贺茜这贱女人在一起呢。我当时不是说了么,只要你肯给我个机会,我做的一定比贺茜好。可是你宁愿给我五百万,也不让我碰你一下。”

想起许安那像是看苍蝇一样的表情,贺影的心里就是一阵的扭曲。她到底哪里不如贺茜了,为什么所有的人都喜欢贺茜,就是不喜欢她!

贺茜愣愣的问,“什么五百万?”

许安淡淡的说道:“回家再给你说。”

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以及在他快要恶心到骨子里的女人面前,他是什么话都不想多说。

好吧,既然他不想说,那她就不问了,反正早晚会知道的,也不急于这一时。

“许安,我真的是小瞧你了,不过那五百万,你休想再拿回去。”那是她东山再起的机会。

“抱歉,看来你注定要失望了。”呵,不是她的钱,永远也不可能真正的属于她。

什么,他这话是什么意思,贺影的心里没来由的泛起一阵恐慌,她想追问下去,却被钟云香打断了。

“贺茜,大家走吧,我对这不孝女无话可说。就算她这辈子把这牢底坐穿了,也是她罪有应得。”

“可是…”

“我知道你是好心,但是她未必领情。所以,不要在她的身上浪费了同情,就让她老老实实的呆在这里吧。”

钟云香知道贺茜想要帮贺影,她的心实在是太柔软了。或许也是看在他们的面子上,不忍心让她呆在这里。本来她今天过来看看,就是想要看看贺影是否已经知道错了,可是结果却让她心如死灰。

她不仅不为自己所做的事情忏悔,反而变本加厉的不明是非。钟云香是彻底的绝望了,不再抱有任何的幻想。

贺茜还想再说什么,钟云香拉着她的手就往外走。

贺影还在不断的叫嚣,“许安,你刚才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回来,你给我说清楚,说清楚!”

然而,回答她的是无声的空气。

回到家里,贺茜浑身无力的瘫倒在沙发上,钟云香则回到房间里面休息。贺茜有些担忧的看着那扇紧闭的房门,轻声说道:“亲爱的,我有点放心大伯娘,她的脸色真的太差了。”

许安将贺茜抱在怀里,下巴抵着她娟秀的额头,喃喃细语,“这需要她自己去面对,谁也帮不了她。”

“唉,大伯和大伯娘真的太可怜了。我都搞不懂贺影到底在想些什么,我也没做过什么事情啊,为什么她就是那么恨我呢。”有些恨真的是莫名其妙。“还恨到恨不得我立马去死的地步。”

许安温柔的摸了摸她的头,温声道:“别想了,一切都过去了。”

“是啊,一切都过去了。”贺茜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希翼大伯他们,也能跨过心里的这道坎吧。”突然想起贺影口中的五百万,追问道:“刚贺影说,你给她了五百万。”

“嗯。”

“嗯之后呢,是不是该给我一个说明?”

“没什么可说明的,她给我你被关押的地址,我给她五百万。”

贺茜气的磨牙,咬牙切齿的说道:“她这是在敲诈勒索!”真的是太可恨了。

“没什么,只要能救出你,我并不在乎那些。”

“可是我在乎啊,凭什么大家辛辛苦苦赚来的钱要给她,”真的快要气死她了,“钱追回来没有?”

许安捏了捏贺茜的鼻子,失笑道:“当然追回来了,你要相信警察的能力。”

警察叔叔的能力,绝对是杠杠的,这一点她可从未怀疑过。

“唉,希翼事情真的过去了,这一天天过的,真的是太糟心了。”贺茜沉重的叹了一口气,“我第一次发现我有这么大的魅力,爱我的人爱的深沉,恨我的人恨的要死!”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