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二十三章 陪我去看看她吧

第二百二十三章 陪我去看看她吧

手机阅读

“行了行了,我又没说真的不让你们吃,你们一个二个的别再给我使用苦肉计了,至于么,出息!”哎呀,托她好老公的福,终于有机会出口恶气,这感觉犹如踏入了九重天一样,飘飘欲仙呐。

“你早答应不就结了,大家这些跑龙套的也不用像个演员一样,展示那蹩脚的演技。不过,”叶晴转身看着一脸郁闷的陆韶扬,笑嘻嘻的说道:“韶扬,我刚没有说错,你确实比较显老,至少在我这个青春无敌的少女面前,你确实是妥妥的老年人一枚。绝对是实话实说,不掺杂一点私人情感。谢谢。”

叶晴说的一本正经,陆韶扬的脸气成了猪肝色。少女,实话实说,谢谢,他呀呀个呸的。

陆韶扬忍不住磨牙,不阴不阳的笑了,“少女,咱们晚上来好好说道说道,何为老年人?”这小女人每次见到他,不是热情的拥抱就是激烈的亲吻,每次光是平复你邪恶的欲念,抚慰紧绷的身体,都让他费了不少劲。他忍得这么辛苦,不知道冲了多少次凉水澡,这女人竟然暗戳戳的挑衅他,而且光明正大!

下次绝对不要再盖着棉被纯聊天了,他要大展男人的雄风,捍卫他真正男子汉的脸面!哼!

叶晴怂怂的笑了,看到众人揶揄的目光,她立马又把背挺得笔直,一本正经的说道:“好啊!”

“哈哈,陆韶扬,你到现在还没把小晴晴给吃了,啧啧啧,真的是让我对你刮目相看啊。”

陆韶扬知道,贺茜嘴中的刮目相看,绝对不是褒义词,看她嘴角荡漾的坏笑,就知道她心里的小九九。不过,他可是千载难逢的柳下惠,只要叶晴不点头,他绝对不会做出越距的事情的。“我这是敬重她的表现!”

贺茜敷衍的打了个哈哈,极不走心的说道:“知道了,你不是自诩为二十一世纪绝好男人么。”

“呀,陆韶扬,我原来不知,你竟然这么不要脸!”他哪来的勇气敢给自己加了这么重的封号。“果然,你不要脸,天下无敌;树不要皮,必死无疑了喂。”好男人是陌北,表哥也是一顶一的好男人!

“什么叫做不要脸,我这是实话实说而已。那是你不了解我,了解我的人都知道我有多绅士!”

“你长得帅,你说的都对!”贺茜点点头,然后迅速的转头,对着厨房大喊,“亲爱的,还需要多久,我饿了!”不闻到饭香味也还好,闻到了肚子就不争气的咕咕咕的直叫。好在人多嘴杂,喧喧闹闹,但也遮盖住了她小小的困窘。呃,好香啊,勾引的她馋虫纷纷苏醒了,肚子叫的更欢了,引得她口水直往下流。

“给我五分钟,还剩一个汤。”

五分钟而已,她忍!贺茜艰难的咽了一口口水,恨不得化身为狼,立即扑到餐厅,将桌上的美食风卷残云,一扫而空。

在饥饿中等待,绝对是最受折磨的酷刑,真的是一分一秒都难挨。不过五分钟的时间,漫长的生生让她觉得好像过了五年那么长久。

“好了。”天籁之音终于响起,一群俊男靓女哪里还顾得了其他,纷纷争做风一样的女子或者是争当田径第一人。就连怀着身孕的方雅恬也是健步如飞,生怕落了人后。

钟云香顾及着贺茜的身体,急忙走向前扶着她,忍不住的唠叨:“你这伤口还没有好,可不能剧烈运动。”

“你放心吧大伯娘,我这伤口已经痊愈了,都能上蹦下跳了。”为表她说的话是真的,她还伸伸胳膊伸伸腿,以此来论证她说的话都是实话。

然而,钟云香哪是那么好糊弄的人,她点了点贺茜的额头,宠溺的说道:“你呀你呀!”

满满一桌子的美食啊,众人忍不住的口水直流,然后迫不及待的入座。

叶晴感叹道:“同样都是男人,为何差别就是这么大呢。”

沈馨蓉和方雅恬纷纷附和道:“谁说不是呢。”

被鄙视的三名男士那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只当没听到。开什么玩笑,有些技能天生不能满点,人无完人,不能强求。

许安落座,看着眼冒狼光的众人淡淡笑了笑,“吃吧。”

众人等的就是他这句话,都是老朋友了,也不讲求什么规矩,拿起筷子就热火朝天的吃了起来。

然而许安却没怎么吃,倒是一直再给贺茜夹菜,确保她的碗里始终堆积如山。

贺茜吃的满头大汗,倒是没有注意那么多,抽空看了一眼许安,这才发现他的碗里竟然空空如也。她有些惊讶的问道:“你怎么不吃呀?”

“我不饿。”

“怎么可能不饿?”他们一直都在一起,她都已经饿成狗了,他不可能不饿。

贺茜拿起筷子,愤然的加入到激烈的美食抢夺战里面。不留缝隙的往许安的碗里面夹菜,气的叶晴吹胡子瞪眼。那可是她最喜欢吃的菜啊,盘子里面已经空了,叶晴有点欲哭无泪。

“贺姐姐,你抢了我好几次菜了。”她表示强烈的抗议。

“乖啊,你忍心饿着你姐夫?”

当然不想啊,叶晴没好气的看了一眼偷笑的贺茜,对于她这个理由无话可说,只能呶呶嘴,夹别的菜去了。

饿着谁也不能饿着姐夫啊,不然以后馋瘾又犯了,他们找谁做饭去。贺姐姐真的太狠了!

“亲爱的,快吃吧。”贺茜笑的得意极了,“别再瘦了,你得横向发展。”

说完,又低下头尽享美食,吃的是热火朝天,大汗淋漓。

许安无奈的笑了笑,这才拿起筷子,慢条斯理的吃着碗里的事物。与其他人的狼吞虎咽相比,他简直就是一股清流。

等众人心满意足放下手中的筷子,慵懒的靠在椅子上抚摸着肚子的时候,盘子里面已经空空如也。

“许安呐,大家明天就回去了。”刚放下筷子,贺妈妈就扔下一个重磅火乍弹。

贺茜有些愣愣的,显然没有反应过来。

“爸妈,你们才来,怎么不多住几天。”

贺妈妈笑了,“贺茜身边有你照顾着,我放心的很。家里还有生意呢,没人可不行。我和你爸准备过两年就退休了,到时候也来这里陪你们。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也不急于这一时。”

“好吧。”贺茜有些不乐意,但她知道,贺妈一旦做出决定,就是九头牛也拉不回来的。她又转头看向一直沉默不语的贺大伯,“大伯,你们呢,要不要在帝都多玩几天?”

“不了,我回去还要办退休手续呢,赶明儿,有机会的话,会再来的。”

贺茜不高兴的撅着嘴巴,嚷嚷道:“你们来的时候组团来,走的时候也要组团走啊。都不能多陪我几天嘛。”

钟云香忍不住笑了,“你呀,还没受够我一天二十四小时盯着你么。”

贺茜惊悚的摇摇头,心有余悸的说道:“别,大伯娘,你真的是太敬业了,我都替你累啊。”

钟云香但笑不语,其他人也是言笑晏晏的看着贺茜耍贫嘴。

笑过之后,贺茜有些尴尬的看着贺大伯,轻轻的说道:“大伯,你们有没有去看过贺影?”

“没有,也不想去看。”一提到贺影,贺大伯的心情顿时不爽了,脸色臭臭的。

“大伯,大伯娘,你们都要走了,还是去看看她吧。”

“不去!不看见她,我还能多活两年,看见她,我分分钟都能气死!”贺大伯坚决不去。

贺茜又转头看向钟云香,“大伯母,你劝劝大伯吧,她现在还怀着身孕呢。”

“孩子没了。”钟云香叹了一口气,“这就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吧。”

“什么,”贺茜惊讶的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议的叫道:“孩子怎么会没了!”

钟云香除了叹气还是叹气。

最后还是陆韶扬好心的给她说明道:“警察去的时候,她正准备逃走,对她实施抓捕的时候,她情绪太过激烈,反抗的太过剧烈,然后就流产了。”

真的是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对了,贺茜,你知道么,她还敲诈了许安…”

“管好你的舌头。”许安冷冷的瞥了一眼陆韶扬,后者立马老实的闭上了嘴巴。

“她敲诈了许安什么?”贺大伯气的浑身发抖,“小伙子,你告诉我,那不孝女又做了什么出格的事情。”

陆韶扬连连摆手,“没有没有,我刚才是开玩笑的。”

老爷子都气成这样了,他要是在火上浇油的话,那就是他的罪孽了。

贺大伯心里清楚他们一定有事瞒着他,再三的追问,可是他们就是闭口不言,坚决不告诉他。其实不用说他也知道,贺影一定是又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否则也不会落下这样一个下场。

遭孽啊!

“贺茜,是大伯对不起你。”

“说什么呢大伯,一家人干嘛要说那两家话。你们要是有事的话就先回去吧。大伯娘,我待会儿要去见贺影,你要不要陪我一起去?”

钟云香本能的看了一眼贺大伯,却见对方面容冷峻,止不住的摇头。

贺茜知道她是想去的,毕竟是从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要完全割舍肯定是不可能的。更何况,她疼了宠了那么多年,怎么可能会这么快的放下。

“哎呀大伯娘,你就别犹豫了,我的身体还没恢复好,需要你照顾。”

知女莫若母,贺妈知道贺茜的心思,纵然对贺影的行为再不齿,但她对大哥大嫂的感情并没有生变。

纵然贺影不仁,但是他们也不能不义。

“大嫂,贺茜身体不好,你就陪她去吧。我脾气直,也不怕你生气,贺影这丫头,我现在实在无法原谅她。所以,你指望我去看她,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钟云香很是羞愧的低下头,尴尬的说道:“如玉,我不奢求你原谅她,因为我也不能原谅她的所作所为。可是,那毕竟是我的女儿,我只要看一眼她没事就好,至于她以后会有怎样的生活,那我就不管了,也管不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