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二十二章 除了美食不可辜负

第二百二十二章 除了美食不可辜负

手机阅读

陈雅欣恶狠狠的瞪着贺茜,强忍着口中的那抹腥甜。直到现在,她才彻底的明白,这个贱女人是想将她困死在这里,没日没夜的煎熬。每时每分呼吸着寂寞空虚的空气,没有朋友可以诉说,除了白花花的墙,和灯下那拉长的寂寥的影子,她形单影只,犹如困在笼子里的兽,既不自由也不欢喜。

她最怕孤独,而贺茜恰好抓住她这一点。和被粗鲁不堪的男子糟蹋相比,这才是最要命的惩罚。

“你别看我,是你自己作的,仗着自己貌美如花,就胡作非为。美女不只你一个。既然能捧红的了你,也能捧红其他的女人。毕竟想红的女人多了去了,前赴后继的往他身边凑,以色事人胸无点墨的你,迟早是要失宠的。你现在就算瞪死我也没有用,疼的是你的眼睛。人嘛,不怕做错了事情,知错就改还是有救的。”

陈雅欣气的狂笑,然而贺茜却不想被这噪音所荼毒,她拢了拢耳边的碎发,轻飘飘的说了一句,“老老实实呆在这里,管吃管住,风吹不到雨淋不着,也算是给你接下来的人生有个交代。你放心吧,绝对不会让你无聊的,我隔三差五的会来看你的。”只要她站在陈雅欣的面前,就是对她强烈的刺激,刺激多了,不疯也疯了。

贺茜施施然的走了,关门的声音严重的刺激到了陈雅欣的神经。她挣扎着爬到门边,把门锤的震天响,气急败坏的怒骂声,还有各种恶毒的诅咒源源不断的传到贺茜的耳朵里面。

“许夫人,您还好吧。”守在门外的小护士同情的看了她一眼,“她对您的态度那么差,您为什么还要来看她呐。”这个女人生就长了一张刻薄脸,还丝毫不懂得感恩。她不明白,为什么温婉可人的许夫人要对一个恨她入骨的女人那么好。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没事找虐型?

对于小护士的许夫人这个称呼,贺茜是十分满意的。当然,她可不想承认,刚才是她不要脸的称自己是许安的老婆,咳咳,未过门的老婆也是老婆,她的头上可是扣着未婚妻的帽子呢。

贺茜指了指自己的脑门,“不要和她一般计较,比较大家比她幸福太多。”

小护士秒懂,瞬间对贺茜的崇拜感爆棚。许夫人真的是一个人美心善的人呐,就算是对一个精神病患者,也能这么的温柔善良有耐心,真的是她学习的楷模啊。

贺茜不自然的对着小护士笑了笑,拜托她照顾好陈雅欣之后,这才离开。

刚坐进车里面,就陷入一个温暖的怀抱。贺茜柔顺的躺在他的怀抱里面,笑的温柔极了。可是不知怎地,笑着笑着就哭了。

许安轻柔的在娇俏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乌黑的眸子盯着贺茜泪雾蒙蒙的眼睛,随后沉沉的叹了一口气,“茜茜,你终究还是心软了。”

贺茜没有说话,只是无声的哭泣。

许安也不再说话,只是静静的抱着她,直到贺茜的情绪渐渐的平复下来,这才悠悠开口,“她不会领你的情的。”

“我从没想过让她领我的情,明明我恨她入骨,却还是下不了狠手。”贺茜自嘲的笑了笑,“或许是我上辈子欠了她的吧。”

这种没有来由的心软让她很无奈,却无从说明。

“没事,只要你开心就好。”许安笑着摸了摸她的头,“走吧,大家回去了。”

回到帝都,贺茜有些疲惫的打开家门,这才发现屋里坐满了人。该来的是一个都不少,全部虎视眈眈的盯着她,那严肃的样子犹如要三堂会审。

“你们都在这里啊。”自知理亏的贺茜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躲在许安的身后,探出个脑袋,干干的笑道:“嘿嘿,两天不见,甚是想念啊。”

许安笑着看着一脸怂样的贺茜,无奈的摇了摇头。

贺妈妈才不管三七二十一呢,气势汹汹的走了过来,将贺茜从许安的身后拉了出来,不怒反笑的说道:“知道回来了,我还以为你不知道回来呢。”小手毫不犹豫的热情的招呼上贺茜的事故,“你这死丫头现在是越来越能耐了,居然学会撒谎了。你妈我什么时候教你撒谎了,啊?”

“哎哟老妈,君子动口不动手啊喂。老爸,快来救我啊。”贺茜夸张的大叫,希翼以此来博取同情。

然而,再看到所有人都用一种不赞成的目光看着她的时候,贺茜无语的撇撇嘴,老老实实的站在那里接受家法伺候。

贺妈越说越气,许安轻轻的按着贺妈的肩膀,俯身在她的耳边嘀嘀咕咕,不知道说了什么,就见贺妈喜笑颜开,随后恶狠狠的瞪了一眼贺茜,“这次饶了你,下次再敢这样,决不轻饶。”

贺茜无语的撇撇嘴,口不对心的说道:“谢谢母上大人不计小人过,宽宏大量,我保证绝不再犯!”

贺妈瞪了她一眼,这才气喘吁吁的离开,走到厨房里面,为他们准备饭菜了。

“你刚才给妈说什么呢,她怎么肯这么轻易的饶了我。”

许安老神在在的在她的耳边低喃,“我告诉她,这个月我就准备给她制造个孙子出来!”说完之后,如闲庭阔步般,潇洒的离开。

贺茜的脸爆红,这理由让她不得不给满分!

许安真的是…聪明,精准的握住了自家老妈的七寸,想孙如命的她就等着这句话吧,这下子如愿以偿了,当然肯舍得饶过她了。

叶晴拉着贺茜的手坐在沙发上,关心的问道:“贺姐姐,不是我说你,这次真的是你不对,伤还没好就出去乱跑,难怪阿姨会生气。你可别怪我这次不站在你这一边,事实上我也超级生气。”

贺茜机智的选择投降,讨好道:“对不起,这次是我错了,下次绝对不会再犯了。”

“伤口怎么样?”

“你放心吧大伯娘,我一切都好。”

“贺茜啊,我看还是把你绑在许安身上算了,一天不见你就眼巴巴的跑过去,出息呢?”

“馨蓉啊,你还不了解我么,在许安面前,没有骄傲可言!”

“出息!”沈馨蓉很大方的送了她一个鄙视。

方雅恬捂嘴偷笑,“表哥表嫂感情真好。”

贺茜一本正经的说道:“请把表字去掉!”

“哥嫂的感情真是好到让我羡慕的两眼冒星星。”方雅恬从善如流,改口改的飞快。

“还是雅恬嘴甜。乖啊,等我小外甥出来之后,我给包一个大红包!”

切,众人送她一个大白眼。

“我说你们今天来这儿是干啥的?”组团来旅游么?

“蹭饭!”真真是异口同声,外加理直气壮!

贺茜的笑容瞬间垮塌,敢情这群没有良心的人不是来看她的,只是为了吃那两口热菜?贺茜的心情顿时变得不美丽了,刚才她可是免费的在他们面前上演了一场撕心裂肺的苦情大戏啊,好评没有得到几个,白眼倒是得到不少。

“门在前方,好走不送。”

对于贺茜下的逐客令,众人是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都眼巴巴的看着厨房的方向。

贺茜不解的回头,这才看到一抹高大的身影在厨房里面忙碌着。

咦,他什么时候去的厨房啊。

“看什么看,看什么看,美食都是我的,没有你们的份!”她要努力的捍卫主权完整。

方雅恬突然痛苦的捂着肚子,吓的苏陌北脸都白了,心急八荒的问道:“怎么了雅恬,你哪里不舒服?”

“哦,我想,是你儿子饿了,正闹着要吃美食!”

贺茜的嘴角忍不住抽了抽。

“老公,我看举行婚礼的时候,就不要请贺茜了,她的婚礼咱们也不去,这个小气鬼,连饭都不让大家吃,真的是伤透我心了。”

卢景阁忙不迭的应道:“老婆说得对,我百分百的同意!”

贺茜的眼皮忍不住的跳了跳。

“韶扬,我刚接到我哥的电话,他好像说要贺姐姐家的地址,本来不想给他的,可是生活太无聊了,找点乐子也挺好的,增加点乐趣嘛。”

“晴晴说的太对了,我也是这么想的。”陆韶扬阴恻恻的笑了,他早就想看贺茜头大的样子啦。

贺茜的眉头忍不住皱了皱。

“你们为了吃个饭,至于这样么!还说我没出息,你们的出息呢!”真的是只许州官放火,却不许百姓点灯!典型的五十步笑百步!

“要怪就怪你老公手艺太好,吃一次,就忘不了那香香的味道了。”叶晴舔了舔嘴唇,脸上那迷醉的表情简直不要太明显。

“真的,贺茜,我真没想到,许安的手艺竟然比你还好。真的是人间美味啊,我说贺茜,你真的是太幸福了。”沈馨蓉看着卢景阁,“景阁,你多和许安学学,我什么时候才能吃上你亲手做的饭!”

卢景阁尴尬的笑了笑,青菜什么的他都没有认全,更别提洗手作羹汤了。吃东西他在行,做东西,他一窍不通。

“就是啊,陌北,你什么时候能给我做点饭呐。我这么辛苦的怀着身孕,却只能吃外卖,你的心都不会痛么?”

这战火怎么就莫名其妙的烧到自己身上了,苏陌北无奈的摸了摸鼻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嘿嘿,我就没有做过饭,锅碗瓢盆都认不全,只要你不怕我把厨房烧了,我可以试一试。”

方雅恬绝望的闭上眼,得,为了家庭安全,她还是尽早死心吧。

“那你呢,韶扬,你这么老,应该会做饭吧。”

陆韶扬一口茶喷了出来,这小妮子刚才说啥,他明明是杰出的青年代表,怎么到她的嘴里就提前步入老年了。

“我这么老?”

叶晴隐隐听到了磨牙的声音,但她并不以为意,依旧云淡风轻的说道:“跟我比,你是比我老啊。”

众人忍不住哄笑,陆韶扬的脸色青了白,白了黑,五颜六色,好看极了。

他忍不住冷哼,赌气说道:“抱歉,老年人一把年龄了,除了吃喝玩乐,其他的一概不会!”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