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二十章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第二百二十章 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手机阅读

“不,许安,你不能这样对我,你这样做也是在侮辱你自己!”陈雅欣紧抓着胸口的衣服,止不住的摇头。即使现在他们的关系恶劣到如此不堪的地步,可是,他们毕竟是有过去的人。不看今时看往日,他也不能够这么狠绝的对她。她是他的女人,他怎么能眼睁睁的看着她被这些肮脏丑陋的男人玷污!

许安闻言,笑的温柔极了,他俯身,长指扣住陈雅欣精致的下巴,温情脉脉的说道:“你知道么,对我来说,曾经和你在一起过,就是对我最大的侮辱。我允许你耍小性子,允许你有小心机,却不允许你这么的放肆,为所欲为的做尽这肮脏的事情。陈雅欣,我对你已经忍无可忍!”

陈雅欣哭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哀哀戚戚悲伤不已,“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你原谅我最后一次好不好。”明明他在笑着,她却感觉到了蚀骨的冷意。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露出了温情背后的狠绝。

许安不想废话,对着早已心痒痒却又不得不等候在一侧的男人点点头,得到许可的男人们好似一头头饥饿的老虎,眼冒绿光的扑向陈雅欣。陈雅欣下意识的抱紧许安的大腿,却被一个魁梧壮硕的男人拽了过去,随即,他两手轻轻一拽,那件上万的精致洋装就变成了一块块碎布。

陈雅欣此时哪里还顾及得了那么多,她不停地挥舞着双手,高昂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似乎被这女高音不胜其扰,其中一个骨瘦如柴的男人伸出黑黝黝的手,捂住噪音的来源,好还耳朵一个清净。

剩下的人也没闲着,他们恣意的在这细致的肌肤上煽风点火,细微的摩擦产生微微的快意,指尖下的玉体冰肌在欢快的跳舞。纵然自己正在受辱,可是陈雅欣却觉得身体深处有一种不被满足的缺失感。她竟然可耻的动情了,此刻的陈雅欣恨不得晕死过去,然而身体却诚实的告诉了众人她此时的渴望。

她微微转头,看见了许安眼中的厌恶,那种不加掩饰的嫌弃让她心灰意冷。是了,他是真的不爱她了,她终于可以从这自欺欺人的梦中醒来了。陈雅欣绝望的闭上眼睛,泪珠自封闭的眼眶中徐徐落下,她不再挣扎,像是一个破碎的洋娃娃,生无可恋的任由那些恶心的男人光明正大的侮辱她,在她深爱的男人面前。她彻底的死心,也彻底的崩溃,许安,你曾答应过我,要许我一世安稳,你可还记得?

当然不记得了,否则也不会这样的折辱她。陈雅欣恨意滔滔,纤细的手指紧握成拳,白皙的皮肤下青筋暴露,没关系,忍过去就好,只要忍过去了,她才有机会报仇!

闪光灯不停的闪烁,听到声音的陈雅欣惊讶的睁开眼睛,就看见陆韶扬正在对她拍照,而且三百六十度无死角。俏脸顿时煞白不已,她冲着许安绝望的吼,“许安,你是不是真的要毁我一辈子!”

许安淡淡的笑了笑,“你想多了。”然后没有丝毫留恋的转身就走。

他没有兴趣欣赏着污浊不堪的场面,陈雅欣真实的反应他看到了,想必她应该会很快的沉浸在这极致的欢乐里面吧。呵,他现在最想做的事情就是抠瞎自己的双眼,谁让他当初那么的有眼无珠!

打开手机,桌面是笑的阳光灿烂的贺茜,这一定是她趁自己不注意偷偷设置的,许安无奈的笑了笑,按下早已背的滚瓜烂熟的号码,却没人接听。

许安眉头紧皱,挂断了电话,又打给了贺妈妈。

“妈,茜茜呢?”

贺妈惊讶的说道:“你不是说让她去找你散心么?”

许安的嘴巴紧抿,“我并没有这么说过。”

“这个死丫头片子,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现在真的是越来越能耐了,居然敢骗我了。”贺妈气炸了,忍不住的碎碎念,“我不让她乱跑,她就把你搬出来了,我还真以为是你让她去的。死丫头,回来我非得胖揍她一顿不可!”

“我没有告诉她我在哪里。”

“她知道,”贺妈妈看了看时间,“这会儿她应该快到了。哎呀,怎么一股糊味儿啊,糟了,我不给你说了,我的菜糊了!”

瞠目结舌的看着被挂断的电话,许安忍不住的摇头,真的是有其母必有其女啊,都是一样的欢腾。

本来想离开的许安不得不留下来坐等那个不乖的小女人到来,果然,没过半个小时,就看见一个面色惨白惨白的小女人大步的走了过来。

许安躲在一边,直到脚步声越来越近,耳边响起贺茜不满的抱怨,“晴晴办事也太不靠谱了,只给我说楼层好,却不告诉我房间号,这让我怎么找嘛!”

“你在找谁?”

一道低沉的男声突然想起,急的像无头苍蝇一样的贺茜想也不想直接回道:“我在找我未婚夫,请问你见过一位俊美的人神共愤的男人么?”

许安的嘴角直抽抽,被未婚妻这么极致的夸赞,他是该笑呢,还是该笑呢。

“我竟不知,我在你的眼里竟然这么的帅啊。”

贺茜有些害羞的低下了头,然后猛地扑向许安的怀抱,力量之大让许安忍不住的后退了两步。

“伤口还没好就往外跑,你真的是越来越不乖了。”

“天呐,你不知道,我再住医院里面,我就要发霉了。天知道,大伯娘真的太恐怖了,二十四小时都虎视眈眈的盯着我,生怕我有一个三长两短,什么都不让我干,我好无聊啊。”

“那是为了你好。”

“我知道是为了我好,但是人家就是受不了嘛,只好搬出你这个大神,他们才肯放行啊。”

许安慢条斯理的说了一句,“我刚给妈打电话了。”

贺茜的身体一僵,笑容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她急慌慌的握着许安的手,急声问道:“你说什么了?”天呐,千万不要穿帮露馅啊,她想到贺妈那冒火的眼睛,就头皮发麻。

“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许安不置可否的耸耸肩,“你知道的,我不喜欢说谎。”

贺茜的肩膀一垮,忧伤的四十五度望天,“完了,这下我完了!”

许安不说话,双手紧紧的拥着娇小的女人,在她的耳边轻轻的呢喃,“别怕,有我在呢。”

不时的有靡靡之音传出,贺茜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声音?”

许安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没什么,累了吧,咱们去休息休息吧。”

贺茜见许安不想说,也不再追问,像一只树懒一样挂在许安的身上,懒洋洋的撒娇,“亲爱的,人家好累啊,你抱着我去。”

许安宠溺的笑了笑,拦腰抱起她,疾步离去。

慵懒的枕在许安的腿上,贺茜把玩着纤细的手指头,漫不经心的说道:“亲爱的,她在哪里?”

“你问她做什么?”小别胜新婚,怎么能让一个外人败坏了兴致。

“我不想轻易的放过她。”贺茜坐起身来,轻轻的说道:“我劝自己说,不要再想这些,忘记那些不愉快的回忆,可是,我越是这样想,我就越加的恨她。”

恨就是恨,她不想在他的面前伪装自己,压抑自己。亦或是,她不愿再原谅她!以德报怨,何以报德!

“我知道你恨,但是我不想让你插手这腌臜的事情。”她在他的心中是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的莲。

“许安,虽然我一直都致力于当一朵高洁的白莲花,然后负面情绪整日啃噬我的灵魂,那些隐藏在心里面的黑暗倾巢而出,亲爱的,我有些有肉有脾气,所以,请让我任性一回!”

她直到现在才彻底的明白,只是一味的忍让并不能换来对方的适可而止,她真的忍够了,也彻底的不想忍了。

许安沉默,过了好半晌后,沉重的叹了口气,抬眸就看见贺茜炯炯有神的眼睛,宠你的笑了笑,“好,做你想做的事情吧。可是你要先告诉我,你想怎么做呢?”

贺茜凑到许安的耳边嘀嘀咕咕的说了好久,看着一脸阴笑的小女人,许安忍不住抖三抖。这么阴损的主意,她是怎么想出来的。

不过,这倒是一个好办法。

“成,我答应你!”

贺茜笑的像个偷腥的狐狸,她最喜欢刀不见血的方式,死了一了百了,倒是成全她了,生不如死才是她最后的归途。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陆韶扬红着脸出现在两人的面前。天啊噜,现场观看有色影片真的是太刺激了,他得需要多么强大的自控力,才能抑制住想要放飞自我的鼻血呐。

许安真的太坏了,他一定是故意的,不然怎么不让别人摄影,独独让他担任这破摄像师啊。

尼玛,这么精彩刺激的有色影片让他头皮发麻,身体紧绷,心跳加速,恨不能躲在地缝,捂着眼睛,默念清心咒,才能压制住那或许澎湃的欲念。

“你这是干什么呢,刚从夏威夷度假回来么?”

陆韶扬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许安,指控的意味简直不要太明显。

“我没记错的话,你是摄影大赛金奖得主!”他向来公私分明,绝对不会以公谋私!

“切,你这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

确认过眼神,这狡猾的狐狸说的冠冕堂皇的,绝对是胡扯的。

不过,看破不说破,还是好朋友。

工作他都做完了,再来磨磨唧唧,叽叽歪歪,不是出力不讨好么,这种蠢事,他才不干!

不过,回国之后,他得让亲亲女友净化一下被污染的灵魂啊。

“你手里拿的是什么东西,让我看看。”

“不行!”陆韶扬将相机举的高高的,任由贺茜像只猴子一样的跳来跳去。

贺茜气急败坏的吼道:“你不让我看,我就告诉叶晴,你在这里乱搞男女关系!”

陆韶扬瞠目结舌的看着贺茜,这绝对是赤果果的威胁呐。

“大白天的,你怎么能说鬼话。许安,你也不管管你女人!”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