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一十九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第二百一十九章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手机阅读

贺茜百无聊赖的躺在医院里面,不是抠脚丫子就是抬头忧伤的四十五度望天。许安出差了,当然,这是他给的官方理由,至于他到底干啥去了,贺茜用脚趾头想也能想的到。对于陈雅欣,她是恨到骨子里了,本想亲自收拾她,可是自她看到许安眼里的不信任之后,希翼立马破灭,她聪明的选择了闭嘴!

好悲伤,她不就是耳根子软了些,心肠好了点,脾气肉了点,心思纯了点嘛,为毛他总是一副小孩子别闹的表情,让她有一种父女恋的错觉。叹了一声又一声,贺茜觉得她现在真的是累觉不爱啊。贤妻难当,好人难做,普度众生的菩萨并不好做,一个不好,就把自己也赔了进去。难呐难呐!

“茜茜,你在想什么呢?”不知是为了替贺影赎罪,还是愧疚难安,钟云香自从来了就没出过医院。即使贺妈和贺茜轮番上阵相劝,可她的鞋子就是像钉了钉子一样,硬是不肯挪动一小步!

唉呀妈呀大伯娘,您移动的一小步,就是她解放的一大步啊。这几日贺茜简直是度日如年,难捱的很。虽然她过的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日子,可奈何钟云香的神经一直在紧绷着,时刻注意着贺茜的一举一动,那虎视眈眈的眼神,太过灼热,饶是贺茜这么大咧咧的性格,也着实有点消化不了。

“大伯娘,你不要紧张,我没事,就是有点想许安了。”当着长辈的面秀恩爱,贺茜还是很不好意思的。“你这几天真的太累了,回去好好休息吧,我真的没事了。”动也不能动,一动她就犹如兵临城下般的恐慌,紧张的问东问西,摇铃喊医生,闹了几次乌龙之后,她实在不想再看到医生那张便秘的脸。

“没事,我不累。茜茜啊,有什么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给我说啊,千万不要瞒着啊。”钟云香不放心的再三叮嘱,每每看到那条狰狞恐怖的伤口,她的眼泪就忍不住的往下流。

“大伯娘,我真的没事。”为表话语的真实性,她还实打实的做了一个伸展运动。然后笑嘻嘻的说道:“你瞧,我没有骗你吧,真的一点也不痛了。你呀,悬着的心就放下来吧。”贺茜犹豫了一下,小心的问道:“大伯娘,你们去看贺影了么,她现在还好么?”毕竟还怀着身孕呢。

贺影现在在贺家,绝对是禁忌的存在。大家似乎很有默契,对这个名字,都三缄其口。

钟云香的脸色变了,怒不可遏的说道:“贺茜,不要管那个孽障,就让她自生自灭!”

贺茜想了想,接着说道:“大伯娘,她毕竟是你们的女儿,毕竟是从你身上掉下来的肉,她现在是一时糊涂,误入迷途,你们可千万不要因为我,就放弃了她啊。”

钟云香坐在床边,轻轻的拉起贺茜的手,长叹了一口气,幽幽的说道:“茜茜,我知道你是一个善良的孩子,我也知道你是不想让我和你大伯老了之后没有依靠。可是茜茜,贺影现在变了,早在上次我病得快死了,她都绝情的没有来看我之后,我就明白,这辈子我都指望不上她了。”

“贺影那人比较轴,当时一定是钻了牛角尖,大伯娘,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里面去。”

钟云香笑了笑,慈祥的摸了摸贺茜的头,“好孩子,不要安慰我,我呀,早就想开了。之前都和你大伯商量好了,等大家老了之后,互相照顾互相扶持吧,后离开的那个人料理先离开那个人的后事,最后留下的那个人怎么样都无所谓了,毕竟人死了不过是黄土一坯,也没啥可留恋的。”

听到这里,贺茜莫名的想哭,她听出一种深深的无力感,和对现实的绝望!

“大伯娘,你这说什么胡话呢,贺家又不是贺影一个孩子,不是还有我呢吗,我来照顾你们。”

钟云香愣了愣,看着贺茜真诚的笑脸,泪雾又一次氤氲了眼眶,滂沱了泪水倾泻而出。

哎呀,她这又是干了什么蠢事,竟然把大伯娘惹哭了,贺茜有点手忙脚乱的那纸巾,轻柔的为伤心的人擦眼泪,温言劝道:“大伯娘,你别哭了,再哭的话,眼睛又要肿成核桃了。”

她最近真的哭的太多太多了,如果放在古代,恐怕也能将那长城给哭倒了。

“没事没事,茜茜,谢谢你。有的时候,我真的很羡慕你妈妈,不说别的,有你这么孝顺的女儿,就是人生的赢家了。”不怕货比货,就怕人比人,因为人比人,气死人!

“大伯娘,我是认真的,相信许安知道后,也一定会支撑我的。大家都是一家人,一家人干嘛非要讲两家话呢。”

“对对,大家是一家人,一家人。”

贺妈来的时候,隔着房门上的玻璃,就看见谈笑风生的两人,不知道贺茜说了什么话,这段时间处于低气压中的大嫂竟然乐的眉开眼笑。

听见开门声,两人不约而同的转过头来,然后又异口同声的打起招呼。

“妈,你来啦。”

“如玉,你来啦。”

默契十足的两人闻言相视一笑,看的贺妈一脸的莫名其妙。

“在说什么呢,这么开心?”

贺茜调皮的眨了眨眼睛,神秘莫测的说道:“这是一个秘密!”

贺妈瞥了她一眼,没好气的说道:“生病了还这么皮,你上辈子一定是只野猴子!”

“那老妈你绝对就是猴大王了!”

钟云香忍不住笑了,调侃道:“你这么说,你爸会怎么想,你把他摆到哪里去了?”

贺茜不甚在意的摆摆手,笑嘻嘻的说道:“至于我爸么,他就是我妈娶来的压寨夫人!”

“你这死妮子,是不是皮又痒痒了,竟然敢取笑大家!”

贺茜毫不在意的做了一个鬼脸,还调皮的吐了吐舌头。

这厢欢乐融融,陈雅欣那里就不太乐观了。

早在许安走后,陈雅欣的眼皮就一直跳啊跳的跳不停,于是她随意的套了几件衣服,拿起早就收拾好的行礼,匆匆的来到了机场。

票是早就买好了的,买了好多张不同时间段的机票,就是留给自己跑路用的。

事实上,她的预感没有错,当天晚上,贺影就被抓了,这是她埋在贺影家附近的眼线告诉她的。她惴惴不安的躲在D市的酒店里面,等着这事的风头过去了,再悄悄的回帝都。

强哥似乎也被传讯了,这让事情变得越发的糟糕,她的神经一直在紧绷着,就怕哪一天警察突然破门而入,给她套上冰凉凉的手铐。

可是两天过去了,一直没有动静,这反而让她越来越紧张了。

许安临走之前愤怒的眼神一直在她的眼前回放,她知道这次她彻底的将他惹怒了,他一定会来找她的,同时她也明白,这次他恐怕不会再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了。

她的心一直高悬着,茶不思饭不想,辗转反侧,彻夜失眠。恐惧一直如影随形,她觉得她快要疯了。

好不容易熬到天亮,陈雅欣焦灼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不行,她不能固定的在一个地方呆着,不然容易败露行踪。

就在她收拾完行礼,准备出门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

“谁?”她紧张兮兮的问道。

“客房服务!”

陈雅欣松了一口气,淡淡的说道:“进来吧。”她现在有点草木皆兵的感觉。

房门打开了,陈雅欣愣愣的看着眼前一脸冷峻的男人,不敢置信的向后退了两步。

服务员在完成任务之后就悄悄的退了出去,只是说了四个字,就拿到了不菲的小费,这种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多来几次,才让她欢喜不已呢。虽然要离开这里,但她并不留恋。

当然,她不知道,她打开了一扇门,却让门里面的主人陷入了地狱!

陈雅欣头皮发麻的看着许安,“你你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

许安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轻轻的扫了一眼放在地上的行李,慵懒的坐在沙发上,还随性的翘了一个二郎腿,他没有说话,只是用乌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

陆韶扬站在一旁,犹如忠心的手下一般,眼观鼻鼻观心!

见许安不说话,陈雅欣也闭嘴不言,她战战兢兢的站在一旁,垂着头,看不清楚脸上的表情。

但是,她紧捏着衣服下摆的手,却出卖了她此时的心情。

房间里面陷入了令人窒息的沉默。

不知道过了多久,低沉的声音终于在耳边响起,云淡风轻里面却隐藏了蚀骨的冷意。

“你想怎么死?”

怎么死?她不想死,她罪不至死!

“我不想死!”

“由不得你!”

“许安,杀人偿命!”

“我知道。”

陈雅欣舒了一口气,她知道,这下她不会死了。

许安的嘴角露出一个晦暗不明的笑容,“我不会让你死,可是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陈雅欣一僵,许安轻咳一声,陆韶扬立马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过来吧!”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却让陈雅欣陷入一种恐慌之中,她本能的让门外冲去,却被两个虎背熊腰的保镖拦了下来。

陈雅欣高亢的尖叫,却没有引出半个人围观,许安双手环胸好以整暇的欣赏着她的歇斯底里,并没有打断那冲破云霄的恐慌。

不多时,传来一阵密密麻麻的脚步声,许安的嘴角露出一个恶魔式的微笑,他昨晚可是想了许久啊,最终决定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陈雅欣看着眼前高高低低的男人,虽然他们已经沐浴过了,可是她还是看到了他们枯草般的皮肤和发黄的牙齿。身经百战的她一看便知,这些人,绝对不是什么优质男人!

她忽然回头跑到许安的面前,一下子跪在她的脚边,抱着他的小腿,哭求道:“许安,许安,我错了,我知道我真的错了,你饶了我这一回好不好,我保证再也不找贺茜的麻烦了。”

许安冷淡的看了她一眼,纵然她现在哭的是一把鼻涕一把泪,可是他也无法再吝惜她半分。贺茜被绑这件事情,就像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草,他对她的忍耐消失殆尽!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