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一十八章 我恨我自己

第二百一十八章 我恨我自己

手机阅读

贺妈沉重的叹了一口气,讲真,她虽然知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可是看到自家宝贝闺女病弱不堪的躺在病床上的时候,她的心里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一点点的怨气的。她知道自家女儿就好比那菩萨转世,心肠好的不要不要的,定然不会迁怒到无辜的人身上,所以她就算心里有气,也只能无奈的摇摇头。

“大嫂,既然贺茜现在没事,你也就别难过了。贺影那丫头,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说了。真不知道她脑袋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大便、垃圾还是空气?”老的不能说,小的她总能批评两句吧,不然直肚直肠的她真的要憋死了。“现在胆子是越来越大了,帝都太小撑不下她越加膨胀的心了是吧,连绑架这种事情也敢干,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脑袋瓜子被驴踢了,更可气的是,贺茜对她百般着想,她竟然把魔爪伸在她身上!”

说不生气,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贺妈义愤填膺,贺爸虽然没有表态,但那紧抿的嘴显示他此刻的心情很糟糕。小打小闹他不会在意,但是现在事态已经上升到了生死攸关的地步。还好贺茜没事,否则这辈子他都不会原谅贺影,就算倾家荡产,也要要她受到应有的惩罚。子不教父之过,他的心里还是怨的。

贺茜知道自家爸妈的心情也不好受,转头又将求救的目光放在了许安的身上,然而对方冷漠的给她一个后脑勺,居然说出违心之语。他恨不得让贺影一辈子呆在监狱里面,为她的罪责忏悔,别说求情了,为她多说一个字,都是对他生命的严重浪费,是对他灵魂的亵渎!他恨,恨死陈雅欣,恨死贺影,更恨自己!

是他太大意了,要是他能够多注意一些,陈雅欣就等不到这个机会,贺茜也就不会受这种重的伤。贺爸贺妈回音城之前,他可是信誓旦旦的保证,会让贺茜都开开心心,安安全全。

然而,他失信了。当看到贺茜奄奄一息的躺在病床上的时候,他听到了心碎的声音。

“是我对不起你们,”贺大伯蹲在地上痛苦的抓着头发,不停的忏悔,“是我没有教育好她,才让她做出这等伤天害理的事情。我要是早一点发现她的问题,早点将问题纠正,就不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贺茜,是大伯对不起你啊。”千金难买早知道,时间无法倒流,选择也无法重置,他现在除了懊悔,还是懊悔!

“大伯,您可千万别这么说。我知道您心里苦,有些事情我也听我爸妈说过,您和大伯娘这辈子也不容易,千万别把什么事情都往自己的身上揽。我并不是那种不明事理的人,所以,我真的没有责怪你们的心思。真的,我是认真的,绝不是哄你们开心的。”冤有头债有主,谁造的孽,谁承担后果!

贺茜越是这么的通情达理,贺大伯夫妇的心情就越加的沉重。钟云香一只手拉着贺茜的手不肯放,另一只手悄悄的抹泪,慈爱的眼神定格在贺茜苍白的俏脸上,温柔的目光一遍一遍的流连。

一时之间,病房里面陷入了尴尬的安静之中。贺茜看着生闷气的父母,又看了看懊悔不已的大伯,从进门之后眼泪都没有断过的大伯娘,还有一直沉默不语的许安,她无奈的笑了笑。

这群人都是真心实意关心她的人啊,包括刚刚吵着闹着不想走,最后被许安强硬轰走的知己好友。虽然她疼在身上,但是她的心里却是暖洋洋的。这种被爱着的感觉真的很好,很温暖,她突然有点同情贺影了。

她看似骄傲如孔雀,然而最宝贵的情感她不曾拥有。无论是爱情,还是亲情,亦或是友情,她都没有。

许安沉默了许久,然后终于舍得迈开他的大长腿,他步履沉重的走到贺爸贺妈的面前,深深的鞠了一躬,沉痛的说道:“爸、妈,对不起,我食言了,我没有照顾好茜茜!”

贺爸叹了一口气,拍了拍许安的肩膀,劝慰道:“别想那么多,和你没关系,你已经做的很好了!”

“是啊,许安啊,这几天你照顾茜茜也辛苦了。瞧瞧你都瘦成什么样了,这里有我和你爸,你回家好好休息吧。等晚上的时候,再过来换大家。”

贺妈看着许安浓重的黑眼圈,心疼极了。女儿她疼,女婿她也疼。她知道,贺茜遇到这么大的事情,最难过的非他莫属,唉,明明是一对神仙眷侣,安安生生的过着自己的小日子。可总是会有一些神经病跳出来搞一些乌烟瘴气的事情。老天爷啊,你睁开眼睛看看,把那些妖孽全都收了吧。

许安摇了摇头,“我答应你们要保护好她的,我没有做到!”

“这不关你的事,别钻牛角尖。贺茜现在身体弱你若是不想让她太担心的话,最好听妈的话,回去好好休息休息。如果你要是倒了,她可怎么办呢。”

这孩子是个好孩子,可是某些时候就是一根筋。这个时候只有把贺茜搬出来,他才能听的进去吧。

许安看了一眼贺茜,发现她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乌黑的眸子里面盛满了担心。他微微的笑了笑,轻轻的点点头,淡淡的说道:“好,妈,我听你的。”

他的确是需要静静,想一想该怎么会会那个该死的女人了。

许安离开医院,并没有老实的听贺妈的话回家休息,而是去找了陆韶扬。

推开陆韶扬的办公室,发现卢景阁,苏陌北都在,甚至连安覃都来了。

“哥,贺姐姐现在怎么样?”安覃心急的问道,虽然苏陌北告诉他贺茜没事,但他只有听到许安的回答,才能完全的放下心来。在他的潜意识里,只有许安才是完全靠得住的!

这是一种本能的信任!

“她没事,你放心吧。”许安追问道,“你来这里,没被安家人怀疑吧。”

“哥,你就放心吧。我是跟着同学一起来的,等一下我要和他们会和的。”听到贺茜被绑架,他实在是担心不已,这不寻了一个理由就火急火燎的奔过来了。

许安点了点头,如今正是多事之秋,安覃的事情也到了关键的时刻,在这个时候,绝对不会横生枝节。

“陈雅欣在哪里?”

陆韶扬撇撇嘴,“这女人消息倒也灵通,当天晚上就出国了。机票是早早就买好的,显然早有准备。”

许安了然的点点头,估计是他前脚刚走,后脚她就卷铺盖逃跑了。

“确定她现在在哪里没有?”

“她现在在R国D市。”

许安沉默,手指有一搭没一搭的敲击着桌子,砰砰砰的声音在安静的房间里面,显得格外的响亮。

沈馨蓉等不及的开口,“许安,你准备怎么处理陈雅欣这女人?”

“以我哥的脾气,陈雅欣少不了要受罪了。”

这里面最了解许安的人就是方雅恬了,别看她家表哥平日里一副风华霁月的样子,但是他真的心狠起来,那手段绝对是令人发指,惨绝人寰。

“那是她活该!”再重的惩罚她都不嫌重。

“姐夫,你想到什么好主意了么?”叶晴是个急性子,“需不需要我帮你出手!”

许安摇摇头,“不,这事儿我要自己解决!”

叶晴撅嘴嘟囔道:“我都已经想了好多种折磨人的方法了,就等着实施呢。”

陆韶扬拉了拉叶晴的手,对着她摇了摇头。

“韶扬,给我订一张明天飞R国的机票。你和我一起去。”

“没问题!”许安接下来会有怎样的举动,讲真,他真的很好奇!

苏陌北指了指自己的鼻子,“那我呢?”他也想去看热闹啊。

“企业就交给你和景阁了。我不希翼,等我回来的时候,听到企业倒闭的消息!”

苏陌北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他转头就像卢景阁告状,“景阁,你听到这家伙说什么了么,有咱们俩在,企业只会蒸蒸日上,分分钟秒杀一切啊!”

“谦虚使人进步,骄傲容易退步啊,低调点。”

苏陌北的嘴角直抽抽。

卢景阁对着许安笑了笑,“企业就交给大家吧!”

“那大家呢?”不能参与到其中,绝对是人生里面的一件憾事。

许安转头,看着一脸愤懑的沈馨蓉,轻飘飘的说道:“叶晴留下,其他的人忙自己的事情去吧,散会!”

陆韶扬眼皮一动,这到底是谁的地盘啊,这么大爷鸠占鹊巢的很理所当然啊。

“有没有搞错啊,真是小气鬼!”沈馨蓉不满的抱怨,但还是老实的跟着卢景阁走了。

苏陌北不想走,然而方雅恬二话不说,拽着他的耳朵疾步前行,伴随着杀猪般的嚎叫声渐行渐远,办公室里终于安静了下来。

“安覃,你现在到了关键时刻,千万不能掉以轻心。等你凯旋归来的时候,我再为你接风洗尘。”

“我知道的哥,你和贺姐姐也要多保重身体!”

许安点点头,安覃多有多做停留,大踏步的离去。

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任务,现在他只盼早点完成任务,这样才能早点离开那个让他伤心的地方,开启新的征程。

“姐夫,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帮忙,你只管说,我保证万死不辞!”

许安排了顿,“你有什么好的建议么?”

有,当然有,这两天她可是翻了不少书,寻找不少贱招,就是为了给贺姐姐出一口恶气!

叶晴口若悬河的说了很久,出了不少好点子,直说的她都有点口干舌燥了,这才停下了滔滔不绝的小口,急迫的问道:“姐夫,怎么样,我这点子不错吧。”

看着眼前兴奋不已的小女人,陆韶扬的眼皮直跳,这小女人是从哪里看到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的。我的天啊,他以后可得小心点,万一她一个不慎用在他身上,他这美好生活可就玩完了。

“我需要好好想想,”许安习惯性的敲击桌子,眸子下的阴影越发的清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