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一十七章 霸道下的温情

第二百一十七章 霸道下的温情

手机阅读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死也不让你们侮辱我!”这是贺茜昏迷前说的最后一句话。男人看着胳膊上不算留下的血,脸气成了猪肝色。这女人真的太烈了,还如此的不识抬举,竟然伤了他两次,实在是太可恶了。男人气愤不已,看着贺茜苍白如纸的脸,犹豫着接下来要怎么办。

“哥,这女人不会死了吧。”这么瘦,还流了这么多血,不死也残了吧。现在竟然还有这种烈女,真的是稀缺物种啊。前面那个是妖精,这个是烈女,各有风味,但他更喜欢妖精多一些,至少能吃得到,这个压根就吃不到。脾气不小,就算味道再好,他也没有那个闲情逸致,也没那个机会。

男人现在心乱如麻,相当烦躁,事情的发展已经超出了他的预料,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天知道他只不过是想风流一下,谁知道会惹出这么一个*烦出来。妈的,凭什么头儿能纵情的享受火辣辣的美人,轮到他这里,就变成了一匹脱了缰的野马,性子烈的不要不要的。

外面突然响起了警笛声,胆小的两个人脸色立马就变了。“哥,不好了,警察来了啊!”

“废话,不用你们说,我也知道!”男人此刻也是心乱如麻,他怎么都没想到警察会来的这么快。跟荷枪实弹的警察相比,他们现在要是负隅顽抗,根本就是在自寻死路。

“哥,咱们还是老老实实的投降吧,说不定这女人没死呢。”他顶多算是一个帮凶,应该罪不至死!

男人看了一眼贺茜,绝望的闭上眼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死马当活马医吧。就算是他点背,好不容易可以吃一次免费的美食,结果就遇到这么不配合的人。失手杀人和故意杀人应该是不一样的吧。

三人乖乖的束手就擒,老老实实的让警察套上了手扣。祈求上天别让那个女人死吧。

贺茜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了一脸疲惫的许安。她动了动,想给他一个热情的拥抱,却牵扯到了伤口,疼的她倒吸了一口凉气,龇牙咧嘴!

“别动,你的伤口还没好。”许安坐在床沿,拉着贺茜的手,沉默不语。

贺茜知道许安心里一定自责极了,她故作轻松的说道:“哎呀,一天不见,有没有很想我啊。别这么深情款款的看着我,我这脆弱的小心脏会受不了的。”

“就差一点点,我就再也见不到你了。”许安拼命的压抑心中的恐慌,“茜茜,真的只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彻底的失去你了。”

“嗨,我的命可不是一般的大。再说了,我这么人见人爱花见花开了,老天爷都舍不得收了我!你呀,就别想那么多了,我这不是好好的嘛。”

许安知道贺茜这是在故作轻松,她不想让自己难过。可是她越是如此,他的心里就越是难受。

“茜茜,只要你活着,其他的一切都不重要,我并不在乎!”

贺茜瞠目结舌的看着许安,他刚才的话是几个意思。

“我无法承受失去你的痛苦,茜茜,我只要你活着。”她气息微弱的模样还在他的眼前浮现,苍白的俏脸和死人无异,那一瞬间,他真的感觉他要失去她了。

男人最在乎的东西他竟然不在乎,贺茜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难过。

“与你的生命相比,其他的东西都微不足道。”许安笑着摸了摸她的脸,“别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你知道我没有那个意思!”

“我当然知道了,可是许安,我有我的坚持,我的身体只能属于你,除了你,我不能接受其他的人玷污了她!”

许安笑着摸了摸贺茜的头,心疼的呢喃了一句,“傻瓜!”

“我才不傻!”贺茜不满的抗议。“亲爱的,我困了。”

“那就再睡一会儿吧,我在这里陪着你。”许安轻轻的在娟秀的额头上印上一吻,为她整理好被子,准备回到他的专属宝座上。

大手却被小手紧紧的拉住了,他不解的回头,只听贺茜撒娇道:“亲爱的,我想让你抱着我睡!”

昨天经历的恐惧依旧在她的心里激荡,只有在他温暖的怀抱里面,才能让那恐惧的灵魂得到救赎。

“好。”许安躺在贺茜的身侧,小心翼翼的将她拥入怀中,温声说道:“睡吧,我会一直在的。”

贺茜这才心满意足的睡了过去。许安看着贺茜依旧苍白的小脸,脸色一片的冷硬。

沈馨蓉拿着煮好的鸡汤轻轻的推开房门,轻声问道:“她醒了么?”

“醒了一次,又睡了。”许安怕吵醒贺茜,僵着身子没敢动。

“我熬了鸡汤,要不要叫醒她喝一点?”

许安点了点头,在贺茜的耳边柔声说道:“茜茜,起来喝点鸡汤。”

贺茜睁开一双惺忪的大眼,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白色的天花板,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等到理智回笼,她这才想到自己安寝在医院的病床上。

许安扶着贺茜坐了起来,沈馨蓉准备喂贺茜喝鸡汤,却被许安劫了过去。她立即老大不爽的说道:“我说准妹夫,你多少给我点照顾贺茜的机会啊,你不能一个人包办多有啊!”

贺茜忍不住偷笑。

沈馨蓉看着脸色无悲也无喜的许安,忍不住对着贺茜抱怨道:“贺茜,快劝劝你男人,他真的是霸道到了极点。不让我照顾你,连饭都不让我喂。”

贺茜幸福的笑了,但还是拉了拉许安的手,温柔的说道:“亲爱的,回去休息一下吧,这里有馨蓉陪着我就好啦。”

许安不说话,手上的动作却没停,贺茜乖乖的喝了一口汤,继续说道:“你看看你现在,哪还有芝兰玉树的风华,脸色不好,还平白多了一双熊猫眼,胡子拉碴的。这沧桑的老男人是谁啊,快去修整修整,把我帅气的未婚夫还回来!”

他现在有这么糟糕么?许安失笑,明明是想让他回家休息,却硬要编出来这么多理由,真是一个小傻瓜。

“等你喝完汤,我就回去。”

贺茜闻言,夺过他手里的碗,咕嘟咕嘟的一口气喝完了!

“好了,你现在可以回家休息了。”调皮的对着他挥挥手,贺茜在许安头低下来的时候,轻轻的在他的薄唇上印上一吻,“好好的睡一觉,别这么拼命,我一切都好,别担心。”

许安微微的点点头,替她整理好被子,淡淡的对沈馨蓉说了一句照顾好她,这才离去。

“天呐,你是没见昨天许安的样子,简直不要太恐怖了。”许安走之后,沈馨蓉就忍不住八卦起来,“大家每次看到他的时候,他都是温润如玉的样子,可是昨天,他凶狠的像是个魔鬼!”

“怎么说?”贺茜的脸红了。

“陈雅欣跑了你知不知道?”她怎么问了这么一个白痴的问题,沈馨蓉拍了拍自己的脑袋,凑到贺茜的耳边嘟囔道:“是许安故意让她走的。”

贺茜神色如常,轻飘飘的问了一句,“然后呢?”

“你不怀疑他?”不怕她们旧情复燃。

贺茜明白沈馨蓉的意思,她微微一笑,轻轻的说道:“我相信他!”

正如他相信我那样的相信他!

挑拨离间失败,沈馨蓉不甚在意的撇撇嘴,没好气的嘟囔道:“你是不是知道他想做什么?”

贺茜沉默,过了半晌,这才无奈的长叹了一口气,轻轻的说道:“我知道!这件事情恐怕不能够善了了。”这次,他要动真格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底线,这次新仇加仇恨,无论是她还是许安,都无法再原谅陈雅欣,包括贺影!

和姐妹说说笑笑间,时间过得飞快。许安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又来到了医院。

“你怎么没有休息啊?”

沈馨蓉撇嘴,“还不是不相信我,怕我把他的宝贝疙瘩照顾的不好!”

“你回去休息吧,这里有我就好!”话是对着沈馨蓉说的,但是许安的目光却一直定格在贺茜的身上。

这狗粮齁甜,她真的是受不了。

“行了行了,我就不在这里碍人眼,当电灯泡了,有什么事情记得给我打电话。”

许安点了点头,忙着给贺茜切水果。

沈馨蓉前脚刚走,贺爸贺妈后脚就跟来了,后面还跟着贺大伯夫妻。

许安看到贺大伯,眼眸深处泛着冷光,但是在贺茜面前,并没有表露出来。

“茜茜,怎么样了,现在好点了么?”

贺茜笑着点点头,“爸妈,我没事,就是受了一点点小伤而已。大伯,伯母,你们怎么也来了,是来旅游的么,等我好了,再带你们好好的玩一玩!”

钟云香坐在床边,眼泪直掉,“茜茜,你别隐瞒了,这件事情我和你大伯都知道了,是我对不住你啊,竟然生了这么一个忘恩负义的东西!”

贺妈的脸色不是太好,想必心里还是有怨气的,但是她也知道这不是钟云香的错,所以责备的话语到了嘴边,又被她强行的给咽了下去。

贺茜拉着钟云香的手,温声劝慰,“大伯娘,你别想太多,这和你没有关系。你放心,我会向警局求情的。”

钟云香知道贺茜这是误会了她的意思,急忙说明道:“不,我来不是为了让你替那不孝的东西求情的。这件事情你别管,法律该怎么处置她就怎么处置她,我权当没生过这个心狠手辣的东西。亲姐妹她也下得了狠手,早知道她是这个样子,早在她生出来的时候,我都应该掐死她!”

“大伯娘,别伤心了,她只是一时糊涂,误入歧途了。”

这个时候了,这贴心的小丫头还在安慰自己,钟云香心里的愧疚越发的泛滥了。

“傻丫头,别提那个混账东西了。你现在怎么样了,伤口还疼不疼?”

“不疼了,早就不疼了,爸妈,大伯,大伯娘,你们都放心好了,再过两天,我就又活蹦乱跳了!”

看着巧笑嫣兮的贺茜,钟云香的眼泪都没有停过,贺茜怎么劝也劝不住,只好无奈的用眼神向母亲求助。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