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一十六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第二百一十六章 宁为玉碎不为瓦全

手机阅读

“这你都受不了了,”男人刮了刮陈雅欣娇俏的鼻子,不满的说道:“体力真的太差了,下次跟着我来练练,我保证每天让你过的*,舍不得从我身边离开。美人啊,干脆你就跟了我吧,我觉得大家各方面都挺适合的,你够骚我够浪,根本就是天生一对,天作之合啊1”这女人模样好,身材棒,关键是还骚,这样的尤物再来一打,他也不嫌多!人不风流枉少年,中年亦是如此!

陈雅欣不屑的撇了撇嘴,偶尔让他吃一次豆腐,就算对得起他了,还想长期的占有她,也不撒泡尿看看自己的样子,丑人多作怪,癞蛤蟆也想吃天鹅肉?做梦!要不是有事求他,她说什么也不会选择和这么丑陋的男人亲热。不只是男人爱美色,女人亦然,赏心悦目才是王道,貌若无盐才最要命!

“强哥,你真的太棒了,我真的特别崇拜你。你不仅男人味十足,还这么的怜香惜玉,谁跟了你,那是上辈子修来的福气。你就说嘛,帮不帮我嘛。”真够啰嗦的,帮就帮,不帮就拉倒,婆婆妈妈的!

“美人都开口了,我肯定要帮的。说吧,要我怎么帮你。”美色无可阻挡,谁让他就好这一口呢。真的是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啊。更何况,他也想会会她口中的大美女到底是何天仙模样。

“简单的很,强哥,你就帮我看着她,别让她跑了就行。等我想好怎么折磨她了,到时候给你打电话。”小手在健硕的胸口处不断的画圈圈,吴侬软语吐露的却是最恶毒的话语。

“这么简单?”男人狐疑的挑了挑眉头,“这种小事你用得着找我?”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啊!

陈雅欣撒娇,“可我就信得过强哥你嘛,别人呐,我不放心!”三分真七分假,真真假假,只有自己知道了。男人就是用来利用的,除了许安,可是他将她的真心弃之如履,肆意的践踏!

强哥答应了陈雅欣的要求,然后陈雅欣柔媚的在男人的薄唇上印上一吻,这才慢条斯理的穿衣服。一边穿衣服,一边对着男人抛媚眼,直看的男人浴血喷张!这女人真的是绝了,天生尤物,不可多得!

陈雅欣走了,自始至终都没有去看贺茜一眼,贺影也跟着陈雅欣走了,她不想留在这阴森森的地方。还有几个虎背熊腰的男人盯着,让她毛骨悚然。一路上贺影都抿嘴不语,陈雅欣懒懒的看了她一眼,威胁道:“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心里应该有数。我对待朋友一向大方,对待敌人,你也看到了。希翼你别成为我下一个整治的目标。”

贺影一僵,淡淡的说道:“现在大家在一个阵线里面,你不好过,我也好不到哪里去,所以,你不用刻意的威胁我,我胆子小,不经吓!”一步错,步步错,干脆就这么错下去好了!

反正已经没有回头的可能了,陈雅欣是绝对不会轻易的放过她的。按照这女人睚眦必报的个性,不管这件事情成与不成,她下一个整治的目标,都是自己。

大不了就鱼死网破,破罐子破摔。她不好过,也不会让陈雅欣舒服到哪里去。

强哥在陈雅欣走后不久,嫌弃看了一眼满脸污垢的贺茜,暗骂一声,“这就是她口中的美女,妈的,当老子智障么!”火大的吩咐两三个小弟守在这里,他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他时间很宝贵的好吧,怎么能够浪费在一个丑八怪的身上。

守着的小弟对一个脏兮兮还满脸血污的女人不感兴趣,他们聚在外面喝酒打牌,好不热闹!

贺茜见自己现在安全了,这才缓缓的坐了起来。看了一眼脏兮兮的手,无奈的苦笑。要不是她机灵的往脸上抹灰,还刻意的在地上滚了滚,搞的是尘土飞扬狼狈不堪,才侥幸的逃过了这一劫。

只不过,危险还时时存在着,她不能保证外面的男人会不会在醉酒之后做出一些出格的事情,所以,怎么才能尽快的逃走呢,左顾右盼,没有可以协助逃跑的工具,贺茜不由得感到一阵阵的绝望。

许安,你在哪里呢,我好想你!

距离贺茜失踪已经三个小时了,许安恨不得长出一对翅膀,尽快的飞到贺茜的身边,老天保佑,希翼她没事啊。

警察的速度还是比他快了一步,当他到达仓库的时候,警察已经将仓库围了起来。里面的小喽啰生无可恋的看着鲜血直流的贺茜,全都绝望的低下了头。

“哥,咱们还是乖乖的出去吧,说不定这女人没死呢,咱也不算故意杀人。”

带头之人挣扎了半天,终于点点头,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啊。

三人老老实实的抱着头来到外面,许安冲了进去,就看见倒在血泊里面的贺茜,他绝望的呼喊,然而贺茜却没有给他只字片语的回应!

将贺茜送上救护车,许安浑身颤抖,修长的手指颤颤悠悠的抚摸着贺茜毫无血色的小脸,乌黑的眸子再也抑制不住的留下了懊悔的泪水。

都怪他,都怪他,要是他多点防范意识,贺茜也不至于遭此一劫。

陆韶扬很尽职的将贺茜被绑架的消息告诉了沈馨蓉等人,一人知就代表了所有人都知道了。一群人浩浩荡荡赶来的时候,许安颓废的坐在椅子上,双手捂着脸,颓败极了。

“贺茜现在怎么样了?”

陆韶扬指了指手术室上依旧亮着的灯,担忧的看了一眼许安。相比于贺茜,他现在更担心许安,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颓废的许安,真个人都散发着生无可恋的气息。

“哥,别担心,嫂子一定会没事的。”方雅恬轻声安慰。

许安没有说话,就连动作都没有一点点的改变。

沈馨蓉上前使劲儿的推了推他,小声的呵斥,“许安,你给我打起精神来,现在是你颓废的时候么,贺茜醒来要是看到你这个样子,她心里会好受么。你明明知道她最爱的人是你,她现在都已经够难受了,你就别让她更难受,心里有愧的话,以后就加倍的爱她吧!”

许安动了动,依旧沉默不语。

叶晴风风火火的赶来,抓着陆韶扬的衣领,火大的问道:“谁,是谁把我贺姐姐伤成这个样子的?”

陆韶扬轻轻的吐了三个字,叶晴忍不住怒骂,“妈的,我就知道是那个贱女人搞的鬼,不行,我要去好好的教训教训她!”

“别去,”许安缓缓的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说道:“我要亲自处理!”

陆韶扬知道许安这次是真的怒了,他越是生气的时候,就越是平静,但是处理的方式却是惨绝人寰,令人发指。他不由得同情起陈雅欣了,只希翼她命大些吧。

贺茜伤的不算严重,地上的血有她的,也有想轻薄她的男人的。还好她有先见之明,藏了两把刀,不然这次可就真的亏大了。

酒真的不是一个好东西,喝多了会扰人心智,让人失去了判断能力。本来对她毫无兴趣的男人们,就是因为喝多了酒,才精虫上脑,也不管她多脏多臭了,拉起她就准备非礼她!

贺茜大声问威胁,然而男人并不以为意,依旧笑嘻嘻的骚扰她。再三警告无果,她就抽出一把刀,闭着眼睛捅了出去,紧接着就听到男人闷哼一声。

“妈的,贱女人,竟然敢捅我!”

男人火大的咆哮引起了同伴的注意,他们都跑了进来,看着胳膊上冒血的同伴,忍不住调侃道:“哟,真看不出这是一朵带刺的玫瑰啊,哥,你也太不小心了,扎住手了吧。”

“我呸!”男人狠狠的唾了一口唾沫,恶狠狠的看着贺茜,上前就准备给贺茜一巴掌,“贱人,我打死你!”

贺茜拿着刀胡乱的挥舞,一时之间三人竟然不敢上前。但她力气有限,一个男人逮着空隙,打掉了她手里的刀,然后两个人将她抬到了前屋,按在了桌子上。

“放开我,放开我!”贺茜绝望的哭泣。

男人嘴角露出一个恶毒的笑容,低吼道:“放开你?贱人,竟然敢伤害老子!”一巴掌狠狠的甩到俏脸上,男人还不解气,又给了贺茜一巴掌,打的她头懵。

“行了哥,一会儿把人打死了,咱们也不好交代。这会儿这娘儿们老实了,你还要不要啊。不要的话,兄弟们可就不客气了。”别占着茅坑不拉屎,他们可还等着呢。

“有没有点规矩,”男人一巴掌打到说话男人的头上,“猴急什么,我还没享受,你们还想抢在我前面,是不是想死?”

“大哥我错了,你先享受!”男人讪笑道,谄媚极了。

贺茜的心悬着,她是绝对不会让别的男人糟蹋的,就算是死,也不行。

男人脱掉裤子,拉下内裤就准备提枪上阵,贺茜乖巧的求饶:“等等,我有件事情想给你们说。”

“说!”

“你们先放开我,我的胳膊都被你们按疼了。”她剧烈的挣扎,“反正我也打不过你们三个,你们怕什么。”

男人点了点头,按着贺茜的人才讪讪的收回了胳膊。

“你要说什么?”他不怀好意的看着贺茜。

“有没有水,我想洗洗脸。”

这个时候洗什么脸!男人显然不打算理会贺茜无聊的请求,准备继续刚才未完成的事情。

“我说真的,让我洗完脸,你们不会失望的。”

妈的,女人真麻烦。他拿起一瓶水扔给了贺茜,贺茜打开瓶盖,趁男人不注意,一把抽出了藏在靴子里面的刀,胡乱的挥舞,威胁道:“走开走开!”

“贱人,你又骗我!”男人彻底的怒了,火大的想要夺贺茜手中的刀。

贺茜知道这次在劫难逃,眼睛一闭,决绝般的往男人身上捅去,妈的,就算是死,她也不要这些人好过。

男人忍无可忍,捡起刚才掉落在地上的刀,狠狠的刺进了贺茜的小腹上。与此同时,贺茜的刀也扎在男人的胳膊上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