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房事直播

第二百一十五章 房事直播

手机阅读

“够了,陈雅欣,你不要再自欺欺人了,贺茜和许安在一起的时候,你和许安已经分手了。那个时候的他已经不是你的男人了,所以你不要再用一副被小三插足的可怜的正室的模样,也别再自欺欺人了。许安不爱你了,你能不能够接受这一个现实,不要整日活在幻想里面。”

回答她的是一声响亮的巴掌,贺影被这一记巴掌震得头懵,眼冒金星,等她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正准备色厉内荏抗议的时候,就看见陈雅欣如同恶魔一样瘆人的眼睛。刚才一时头脑发胀,说出来的话犹如泼出去的水,覆水难收。贺影懊恼的捂着嘴巴,真不知道刚才是中了什么邪了,竟然把实话给说出来了。

陈雅欣露出一个阴测测的笑容,轻飘飘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我没有听的太清楚。来,再说一遍,让我听清楚一点。”该死的女人,狗胆包天,一个卑贱的女人有什么资格指责她的不是。

明明她是笑着的,明明她的语气并不沉重,可还是吓得贺影头皮发麻,眼神涣散。她并不是一个勇敢的人,尤其现在还咱在一个阴测测的仓库里面,贺影惴惴不安,颤颤发抖,最后认怂的说道:“你刚才一定是听错了,我可什么都没有说。真的,什么都没有说。”紧张让她满头汗水!

“没有吗?”陈雅欣没有拆穿她,只是意味不明的叹了一口气,“可能真的是我听听错了吧。毕竟现在年纪大了,耳朵没有那么好使了。现在,你去看看她醒没有,给我好好的看!”

贺影吓得连连称是,然后连滚带爬的走了。贺茜听到这里,马上躺在地上,装作没醒。也许是做贼心虚,贺影在距离贺茜一米的地方就停下了脚步,回头看了一眼陈雅欣,发现她并没有跟进来,而是又开始打起了电话,没有关注她。她就远远的看了一眼贺茜,然后匆匆的走了出去。

出去之后,她对着陈雅欣轻轻的摇了摇头,然后就安静的站在一边,十分尽职尽责的充当了一个木头人的角色。她有些悲哀的想,她这辈子就算是毁了,有了这么一个永远都抹不去的污点,她的人生已经没有丝毫的幸福可言。这一切都是陈雅欣的错,要是没有她,她怎么可能会走到无法回头的这一步呢。

都是陈雅欣害得她,要是有机会的话,她一定要报复回来,让她身败名裂,再也没有办法在她的面前趾高气扬。贺影心里恨极了,然而现在她却没有办法,她斗不过她!

房门关上的那一刹那,贺茜睁开了明亮的眸子,为了保险起见,她没有做起来,望着看不到顶的虚空,心里焦灼不已。陈雅欣为什么要绑了她,她下面要怎么对待她。

她想大喊,却又不敢喊,为了防止引起陈雅欣的注意,她只能直挺挺的躺在这里装死。脑袋微微的动了动,但地面太过粗糙,即使只是轻微的晃动,也能牵扯到伤口,那尖锐的痛感疼的她泪眼汪汪。

贺茜是恐惧的,但是她知道,这个时候恐惧是没有用的,她在心里暗暗的想着对策,却发现根本无计可施。这个房间除了一个门了,连一扇窗户都没有,她根本就没有办法跟外界取得联系。

听刚才的对话,贺茜知道贺影的心思并不坚定,只是贺影是个典型的墙头草,能不能利用她,她真的是一点把握都没有。她被丢弃在这里,就好像是案板上的鲶鱼,只能任人宰割!

该死,她绝对不接受威胁,即使死了,也要和害她的人同归于尽。外面没了声响,显然她们出去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呆在这里。她挣扎的坐了起来,左顾右盼,偌大的房间只有一点微弱的亮光,屋子里面脏的要命,目及之处皆是覆盖了一层厚厚的灰尘。

恐怖的感觉将她包围,但她还是咬牙,缓缓的站了起来,心急的寻找着房门。也是是自信贺茜逃不出去,房门并没落锁,贺茜深吸了一口气打开了房门,瞠目结舌的看着眼前的景象。

外面竟然还有一个房间,而唯一的出口此时就在她的面前。不过,她隐约可见有人影在门口出现。

门外有人把守!贺茜的柳眉倒竖,她不想轻易的妥协,但是现在又无计可施。

咦,那是什么!

万念俱灰下,贺茜惊讶的发现桌子上下面掉落了一把小刀,她猫着腰,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轻轻的捡起小刀,然后又扫视了一圈,发现椅子下面也有一把小刀,她统统捡了起来,然后藏在衣服里面。

没有看到她的包,贺茜有些失望,但现在有了防身武器总比赤手空拳要好的多。

见没有可利用的东西,贺茜也不多做逗留,她想了想,决定继续前行,她要是大门口那里探探敌情,看有没有可以逃跑的机会。

然而,还没来得及行动,就听到外面一阵骚动,凌乱的脚步声传来,贺茜利落的钻回到了关押她的房间,轻轻的躺在地上,屏声静气的听着外面的动静。

“陈大美女,真的是好久不见,今天是刮得什么风呐,你竟然主动的联系我了,我还以为你把我忘到哪个角落里面了。”男人一边说,眼睛却毫不客气的欣赏美女的绝妙风姿。

光看不练假把式,亲身实践才能出真知。

“哎哟,强哥,看你说的是什么话,我哪一天不在想你啊。”陈雅欣无视身上的那双咸猪手,笑的风情万种,艳丽无双。

男人的眼睛都直了,惊叹道:“你这小妖精,就会说好话哄我开心,要是真的想我,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有联系我啊?”

“那不是因为人家忙么?”陈雅欣捂嘴娇笑,主动挽着男人的手,“我怎么闻到一股浓浓的酸味啊,这是谁家的醋瓶子打翻了啊,好酸好酸。”

“你这没良心的女人,就知道取笑我!”不过三言两语,他就败在了她的石榴裙下。

贺影冷眼看着眼前的景象,头垂的低低的,公交车果然不一样,浑身上下都是骚的!

陈雅欣刻意的展现她独有的妖媚,若有似无的撩拨最能勾起男人蠢蠢欲动的心。这女人绝对是狐狸精转世啊,他有一种想流鼻血的冲动。不只是男人,就连他身后的跟班也艰难的咽了几口唾沫,但他们知道这美女是大哥的女人,所以很有眼色的出去了。

贺影也无心看现场小影片,她想了想,也悄悄的走了出去。

清空了人,男人就迫不及待的抱紧了纤细的腰肢,陈雅欣有事求他,自然也没有推拒,不一会儿就传来了让人面红耳赤的声音。高亢的尖叫声此起彼伏,也不怕被别人听到,一点羞耻心都没有。

大概有半个小时的时间,外面的动静才慢慢的消失,贺茜这才重重的叹了一口气,真的是要了命了,再听下去,不知道她的耳朵会不会张针眼!

男人心满意足的提起裤子,陈雅欣则浑身无力的瘫倒在一旁。她妖媚的看了一眼男人,娇嗔道:“强哥来帮帮人家嘛,人家没劲儿了。”

“这都没劲儿了,我还没有尽兴呢。”

没尽兴个大头鬼啊,没尽兴的话他会舍得穿好裤子?陈雅欣很想翻一个大白眼,但是眼下时机不对。她娇笑道:“我知道强哥威武极了。”

美人的赞赏就是好听,男人帮她整理好衣服,坐在椅子上,点燃一根雪茄,轻声问道:“你还没说你今天找我到底有什么事情呢。”

陈雅欣双手圈住男人的脖子,巧笑嫣兮,明眸顾盼,红唇一张一合,诱人极了。“我想让强哥帮我看着一个人。”

“什么人?”

“我的仇人!”

“男人女人?”

“女人,一个貌美如花的女人!”

男人的胃口被吊了起来,大手托着陈雅欣精致的下巴,对着俏脸吐了一个浓烟,“比你还漂亮?”

“对,比我还漂亮!”

这个脑袋里面装满了黄色废料的男人,应该上钩了吧。

但她显然忘记了,男人刚刚发泄过一回了,现在脑袋晴明的很。

“你们之间有什么仇怨?”

“她抢走了我的男人!”

“那我是你的谁?”男人这个称呼,真的是刺耳极了。

陈雅欣娇笑,“你不是我的男人,你是我的亲爱的!”太精明的男人真的很讨厌,难伺候!

既然有求于他,他当然要得到相对应的回报。他从来没有免费办事一说,她需要他出力,他看上了她的美,公平交易!

于是,陈雅欣才刚穿好的衣服,又洒落了一地,刻意展露的美好景色让男人忍不住的流口水。 尤其是那波澜起伏的美景,让他忍不住伸出了罪恶的魔爪。

对于男人的性.致盎然,陈雅欣满意极了,她并不是一个容易满足的女人,就好比刚才,刚刚有了感觉,这男人就熄火了,暗骂了一句废物,她只有主动出击了。

外面热火朝天,只是苦了贺茜了,她紧紧地捂着耳朵,可是那尖锐的声音还是会透过指缝,溜进她的耳朵里面。

非礼勿听,非礼勿听,天啊撸,她上辈子是造了什么孽了,这辈子才总是会遇到这些奇葩的事情。

呜呜,许安,你在哪里啊,我好怕啊!

不知道过了多久,外面终于没有声音了,贺茜放下的心再次悬了起来。

她听见陈雅欣不要脸的赞叹,“强哥,你真的是太棒了,弄得我好舒服啊!”

这女人真的是越来越不知廉耻了,贺茜忍不住的悲哀。算了,管她过的好不好坏不坏呢,她现在都是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了,还有心情咸吃萝卜淡操心,不得不说,她的心还真大。

“这你都舒服了?”美人赏心悦目,毫不掩饰的赞赏让他更是飘飘然。“今天的时间还长着呢,我可不会轻易的放过你的。”

“以后有的是机会,何必在乎这一时,你真的太利害了,我真的没劲儿了!不来了,来不起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