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本是同根生

第二百一十四章 本是同根生

手机阅读

许安面无表情的拿出一张五百万的支票,签上大名之后,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贺影,冷淡的问道:“现在你可以告诉我贺茜在哪里了么?”如果,不是顾念着贺茜,他现在就恨不得扭断那个纤细的脖颈,抠掉那双时常闪烁恶毒光芒的眼眸,还有那张犹如茅厕的嘴。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贺影一把抢过许安手中的支票,她得意的扬了扬支票,笑的张狂极了。素手得寸进尺的想要抚摸许安俊俏的侧脸,却被后者一脸嫌弃的挥掉,贺影也不以为意,娇笑道:“急什么嘛,我说过会告诉你的,就一定会告诉你的,不要这么凶嘛,人家会害怕的。”她拍着胸口,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

陈雅欣忍无可忍的将她推到一边,一巴掌甩到那张面若桃花的脸上,这女人真的是越发的嚣张了,蹬鼻子上脸,不给她点颜色,她都忘记自己是谁了,不过是一只狗而已,有什么资格在她的面前耀武扬威,居然还敢肖想她的男人,是谁给她的胆子。可恶可恶,她要打死这个贱女人,骚狐狸,臭女表子!

“你凭什么打我?”真当自己是高高在上的佛爷,动不动就给别人巴掌?贺影目眦尽裂的看着陈雅欣,那凶恶的目光好像要将她抽筋扒皮,恨不得将她扔进那十八层的阿鼻地狱,然后永不超生!

“打你怎么了,”陈雅欣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上的贺影,笑的分外的阴沉,“贺影,记住你的身份,既然是狗,就要有狗的样子。我告诉你,不管是什么时候,你永远都成为不了主人,也不看看自己的样子,你有什么资格和我平起平坐,嗯?”敢算计她,她就打断她的狗腿,让她一辈子也翻不了身!

“你她么的高贵到哪里去了?”竟然敢说她是狗,贺影气急败坏的咆哮,“真当自己是明星了?我呸,其实你就是一个鸡,只要有钱的人都能上。要说脏,你这公交车可比我脏多了,至少我的男人屈指可数,而上过你的男人,那是数不胜数。真的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我呸,脏的恶心!

陈雅欣没想到贺影会当着许安的面说的那么难听,她本能的回头看着许安,却发现他满眼嫌恶的看着她,那嫌弃的眼神就好像在看着一只臭虫。她看过他温柔的、淡漠的、冰冷的眼神,就是没有嫌弃。陈雅欣倒吸一口凉气,忍不住向后退了两步,就在快要碰到许安的时候,却被他躲了过去。

“我打死你!”他竟然真的嫌她脏,都是贺影这个贱人,要不是她信口雌黄,许安根本不会这样。陈雅欣冲上来对着贺影高高的举起了拳头,却被一只大手扣住了。她回头,不敢置信的问道:“为什么你要包庇她?”贺影那么伤害她,他竟然还要救她,为什么为什么!

许安一把推开了陈雅欣,他一脸不奈的看着贺影,薄唇冰冷的吐出了两个字,“地址!”

贺影缓缓的站了起来,一副胜利者的姿态看着陈雅欣,还想在说些呲呱她的话的时候,却被许安冷冷的打断,“我再说最后一次,地址!”

手腕处传来火辣辣的痛感,贺影疼的倒吸一口凉气,满目怒容的说道:“你能不能怜香惜玉一些,你抓的我这么疼,我要怎么给你说啊!”

许安微不可见的皱了皱眉头,并没有因为贺影的抱怨,就有一点点怜香惜玉的表现。

“我说我说,你先松手!”贺影看着红了一圈的手腕,心里面已经默默的把许安臭骂了一百遍,“她现在在东区的一个仓库里面,地址给你,但是你能不能及时的找到她,我可就管不了了!”

贺影说完,得意的看了一眼陈雅欣,在后面愤怒的目光中,施施然的走了。开什么玩笑,陈雅欣现在恨不得把她给吃了,这会儿不走,更待何时。等许安走了之后,她就是想走也走不了了。

许安接过纸条,淡淡的扫了一眼,回眸冷冷的扫了一眼脸色苍白的陈雅欣,狠狠的说道:“你最好祈祷贺茜没有什么事情,否则,我可不能保证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

急冲冲的出了门,许安马上打电话报了警,并将贺影给的地址告诉了警察。警察告诉许安,他们已经找到了一辆可疑的车辆,已经锁定了贺影所在的位置,正在往那里赶去。如果犯罪嫌疑人有什么变化的话,会及时的通知他的。

许安担忧贺茜的安全,心急如焚,奈何帝都的交通实在是太糟心了。看着前面排起的长队,他气的直捶方向盘。

无奈的转头,就看见一位骑着脚踏摩托车的美女,他急忙下车,走到美女面前,急急的说道:“打扰一下,我现在有一些重要的事情,借你的摩托骑一下,”他从钱包里掏出一些钱,塞到对方的手里,“我把你这摩托买了,等会儿我朋友会过来,我让他送你回家,改天你再去买一个新摩托,可以么?”

对方显然没有反应过来,一脸懵逼的点点头。许安说了一声多谢,然后扬长而去。

边骑车边给陆韶扬打了一个电话,告知车困的位置,就挂断了电话。他不敢有一点点的耽搁,他知道贺茜现在一定很害怕!

贺影醒来的时候觉得头好痛好痛,疼的她都无法思考人生了,她感觉到后面黏黏的,伸出手往后脑一摸,白皙的小手瞬间多了一抹妖艳的红!

是谁对自己施了狠手,贺茜一脸懵逼,她这是招谁惹谁了,竟然被这样虐待。

她微微的动了动,牵扯到了伤口,疼的她龇牙咧嘴。想站起来看看自己处于什么环境之内,却发现自己浑身没劲,软绵绵的就像一滩烂泥!

外面传来了交谈声,贺茜屏声静听,发现这声音格外的熟悉。

“你真的要这么做?”天呐,这女人就是一个疯子。

“别告诉我说,你不想!”陈雅欣轻蔑的看了一眼贺影,恶狠狠的威胁道:“我告诉你,现在咱们两个已经绑在了一起,这会儿你想要退出的话,已经晚了。那个贱女人知道了的话,不会放过我,也同样不会放过你的。”

“我又没说要退出,你紧张什么!”贺影有些惴惴不安,但也知道没有退路了。

陈雅欣恨恨的说道:“都是这个贱女人,要不是她,许安怎么会不要我了。我要刮花她那张贱脸,看她以后拿什么去勾搭男人!”

“别,”贺影拦着了陈雅欣的去路,“这样做没有任何意义,说不定还能激起许安怜香惜玉的心思,要是因此更心疼她了,大家岂不是得不偿失。”

“那要怎么办?”如果不好好的折磨折磨她,这口恶气不出,她实在是难忍。

盯着陈雅欣如狼似虎的眼神,贺影紧张的咽了口唾沫,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也不知道啊。”

真是个废物!

“要不找几个男人来,好好的收拾收拾她!”

贺影瞠目结舌,这是有多大的仇多大的恨啊,非要毁了贺茜才心满意足。

“你这是不是太狠了。”贺影怕的浑身发抖,她恐惧的低声道:“把她关在这里就好了,你为什么非要毁了她!”

她虽然恨贺茜,可是从来没有想过要毁了贺茜,陈雅欣简直就是一个蛇蝎美人,还是一个十足十的疯子。太可怕了,真的太可怕了!

“你在嘀咕什么,大声说出来,让我也听听。”陈雅欣一个凶狠的眼神扫过来,吓得贺影立即闭紧了嘴巴,战战兢兢的站在一边,生怕她把怒气撒在她的身上。

贺影暗暗的握紧了拳头,陈雅欣你给我等着,等她有一天出人头地了,她一定要把她当垃圾一样,狠狠的踩在脚底下。

“走,去看看她醒了没有。”

贺影本能的摇头,“不行,不能去。要是让她看到大家的脸了,万一她被救了,要警察告发大家怎么办啊?”

陈雅欣冷哼一声,不屑的说道:“她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你,你要干什么?”

看了一眼瑟瑟发抖的贺影,陈雅欣的嘴角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真是一个没用的东西,看看你那怂样。”

懒得回答贺影的问题,陈雅欣拿出手机,快速的拨打了一个号码,娇笑道:“是强哥么,好久不见了,今天有时间么?”

贺影一脸惊恐的看着笑靥如花的陈雅欣,内心里面错综复杂。她真的恨贺茜恨到要毁了她的地步么,她扪心自问,好像并没有。

她想放了贺茜,可是又畏惧陈雅欣,干脆就眼观鼻鼻观心,就当自己死了。

结束了通话,陈雅欣的心情不错,回头看着紧闭双眼的贺影,她的心里不爽极了。怒斥道:“睁开你的眼睛,天还没黑,当什么瞎子。”

“你究竟要干什么啊,陈雅欣,你这根本就是在犯罪,是要被抓进牢的。”

陈雅欣无所谓的笑了笑,“是么,只要你不说我不说,再想办法让她也说不了,这不就结了。只要堵上她的嘴,不让她有发言的权利,大家就没有事。”

“你究竟要干什么啊?”

“不干什么,”陈雅欣突然露出一个绚丽的笑容,美艳极了,“等一会儿你就知道了。”

贺影现在无心欣赏她的美丽,眼前的这个女人根本就是一个恶魔。

“我要走了,我不玩了,我退出!”

内心里面的恐惧无时无刻不在折磨着她,她还有大好的青春,还有未出生的孩子,她才不要为了一己私欲就埋葬了下半生。

“你敢!”

“陈雅欣你疯了,可是我没疯。你这是犯罪你知道么,你想呆在监狱里面过余生,我可不想。”看着陈雅欣想要吃人的目光,她颤颤悠悠的说道:“你放心,我是不会出卖你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疯了,要是你的男人被抢,你还会这么云淡风轻的说风凉话么,”陈雅欣的嘴角咧开一抹嘲讽的弧度,“我告诉你,既然上了这条船,就别想轻易的下船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