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一十一章 给你一千万然后滚

第二百一十一章 给你一千万然后滚

手机阅读

“雅恬,你现在怀着身孕呢,不要去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万一教坏我的小侄子那就不好了。这么小就开始教育他看那些情情爱爱的,教他泡妞十八式,没准长大之后就真的变成一个浪子了。到时候天天给你领女朋头回来,说不定年纪轻轻的就让你当奶奶,到时候你连哭都来不及啊。”

“馨蓉姐,你能不能别诅咒我,我这么貌美如花,年纪轻轻的就去当奶奶,可还行?不过你说的对,我发现最近的小说大多都是一个调调,我看了开头大概就知道结局是什么了,过程什么的可以省略不计,差不多都是一个模子里面刻出来了,没啥欣赏的。哎,生活如此美妙,我却如此无聊,这样不好不好。”

方雅恬一副生无可恋的模样,逗得众人乐不可支,贺茜笑了笑,心中的担忧怎么也挥之不去。许夫人并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相反她很强势且固执且自私,绝不会因为别人而逼迫自己。所以,明天绝对又是难熬的一天,她必须要提起一百二十万分的精神,随时做好迎战的准备。

半忧半喜间,天色已大亮,贺茜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雄赳赳气昂昂的奔赴了战场。婉拒了许安陪伴的要求,贺茜表示她现在的战斗力爆棚,一个人可以秒杀一群人。许安但笑不语,终是拗不过她,再三交代要是不爽了记得给他打电话,得到贺茜的保证之后,这才不放心的离去。

讲真,许安是不愿意让贺茜自己面对的,因为自家老妈是什么德行他一清二楚,想要她从心里面喜欢贺茜,这是一个比登天还要难的事情。虽然他不明白她莫名其妙的敌意是从哪里来的,但是他知道不管她喜不喜欢,他做的决定都不会有任何的改变。幸福还是要靠自己来把握才行!

许夫人虽然说着是让贺茜陪她逛街,然而现在她们却在一家高格调的咖啡馆里优雅的坐着,许夫人不说话,贺茜也绝对不开口。说多错多,所以她果断的选择了沉默是金。

“你很好,但是我希翼你能离开许安,这是一百万,拿着,然后再也别出现在大家的生活里面!”

最担心的还是来了,她就知道许夫人单独找她绝对没有什么好事。虽然昨天她的态度有所缓和,但是贺茜知道那只是她做给许安看的假象而已。即使知道真相是这么的残酷,她的心里依然抱了那么一点点不切实际的小渴望,亲耳听到最真心实意的驱逐,她的心情还真的有点一言难尽啊。

“许安在你的心里这么低价么,只值一百万?”贺茜把玩着手中的支票,嘴角扬起一抹嘲讽的微笑。既然伪装并不能带来预期的效果,倒不如彻底的放飞自我,表现本真。

“嫌少?”终于露出狐狸尾巴了吧,许夫人轻蔑的一笑,她又拿出一张支票,“简单,再加一百万。然后滚远点,别再让我看到你这张脸!”

贺茜心里在滴血,但是脸上却笑的灿烂极了,她拢了拢耳边的碎发,温柔缱绻的冷哼了一声,“抱歉夫人,显然你和我的理解并不在一个频道上,我认为我比你想象中的更值钱。”

许夫人被贺茜毫不隐藏的贪婪彻底的激怒了,她清冷的脸庞上流淌着浓重的厌恶,直白白的刺伤了贺茜的眼睛。

“别给脸不要脸,你家不过是中产阶级,给你两百万已经是给你脸了,别不知足!”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可就是我这么一个中产阶级的女人,却把你身处在上流家族的儿子迷得是颠三倒四,没我不行。”

许夫人双眼都在喷着火,见过不要脸的,却没见过这么不知羞耻的。

“再加一百万!”

贺茜轻轻的摇了摇头,脸上还荡漾着甜死人不偿命的绝美笑容。

许夫人觉得那笑容格外的刺眼。

“你直接说一个数吧。”她不想和她做无谓的纠缠。

“一千万,只多不少!”这是她的底线。

许夫人轻蔑的目光上下打量着贺茜,好似在评估她是否值这个价。贺茜不以为意,一脸淡然的接受肆无忌惮的注目,还时不时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免费的奉送给显得有些气急败坏的敌人。

“你凭什么觉得我会给你一千万,”贱人也配?“顶多五百万,不能再多了。”

贺茜遗憾的耸了耸肩,笑的优雅极了。“许夫人,看来大家的谈判失败了。你有你的看法,我有我的坚持,话不投机,就再也别见了。”

这个该死的女人,是打定主意要赖着许安了。

看见贺茜站起来准备走了,许夫人这才不紧不慢的喊道:“慢着。”

贺茜施施然的将尊贵的屁股放回了舒适的沙发上,言笑晏晏的问道:“不知道夫人考虑的怎么样了?”

许夫人气结,她就没见过这么趾高气扬的贱女人。

“六百万!”她现在宁愿把钱扔掉,都不愿意把钱给贺茜。

贺茜把玩着纤细的手指,笑的轻轻浅浅,“夫人,您当大家现在是在菜市场吗,有这么讨价还价的么,要不是看在你是他母亲的面子上,我是绝对不会少于这么数的。”贺茜比了一个V,“已经给您打过折了,所以概不还价!”

她能不能撕烂她洋洋得意的脸,看她怎么还笑的出来。贱人就是贱人,就算过了一层金边,也掩盖不了她卑贱的本质。

“八百万!”

“夫人,我刚才讲的是普通话。”您老是耳聋还是嘴巴有毛病?

“别不识好歹!”

贺茜笑了,“夫人,我可是一直以礼相待,即使您百般无礼我依旧笑脸相迎,您要是这样说,就有点颠倒黑白了啊。”

许夫人一头黑线,脸臭的可以,然而贺茜一点都不在乎,云淡风轻的喝着咖啡,拿出手机,甚至兴致高昂的刷起了资讯。

从来没有人在她的面前这么嚣张过,贺茜绝对是史无前例的第一人。

“你这是仗着许安撑腰,所以才这么的有恃无恐。”咬牙切齿的声音好似从牙缝里面挤出。

“并不,我是对我自己有信心,当然,你可以选择不答应,我并没有逼你一定要答应我的请求。还有,你确定只要我离开许安,你们这已经破碎到不能再破碎的家庭会破镜重圆?”别傻别天真了。

“这个不用你管。”被戳破了最不想接受的事实,许夫人感到十分的难堪。

“我没有要管的意思,咸吃萝卜淡操心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只是我想提醒一下您,我的家庭虽然没有许家那么富贵,但是我家和谐共处和和美美,我爱我家,许安更爱。所以,就算我离开了,只要您不改变现在的状况,许安的心永远都不会回到你的身上,也绝对不会留在家里。”

许夫人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显然被气得不轻。

“抱歉,我无意拆穿这些,只是嘴巴不受心的控制。”她就是故意的,怎么样!

“这些不是你该关心的事情,不需要你猫抓耗子多管闲事。”

贺茜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我只是随口一说而已,并没有要管闲事的打算。”

没这个打算,说这些屁话干啥,闲的没事干么,有病!

“一千万就一千万,不过我希翼你说到做到,不要再出现在许安的面前。”她是真的不想再看到这张讨厌的脸了。

贺茜定定的看着手中的支票,突然笑的风情万种,分外妖娆。

“你放心,我是不会主动出现在他的面前,也不会主动联系他的,更不会主动找他的,我说到做到!”

“好,希翼你言而有信。”这一千万就算她喂了狗了。

贺茜给了许夫人一个飞吻,轻松的哼着小曲,神采飞扬。

回到家里,就看见许安坐在客厅里面画稿,看见她回来,放下了手中的笔,笑着道:“今天受了什么委屈?”

那红红的眼眶,只要他没瞎,就能看的清清楚楚。

贺茜没有说话,径直走到主卧,打开衣柜就是一番折腾。衣服被她凌乱的丢到床上,一片狼藉。

许安挑眉,慵懒的靠在墙上,一只大手托着下巴,疑惑道:“你这是准备做什么,旅游散心?”

“我要离开这里。”贺茜说的轻松极了,好像她一会儿要出去吃饭般的随意。

“离开?”许安笑了,“去哪儿?”

“企业宿舍。”

“好极了,那我也搬过去。”

贺茜想也不想的拒绝,“不行。”她的样子认真的不能再认真了。“我答应过你老妈,绝对不会主动联系你,也不会主动的出现在你面前。”

许安无奈的笑了,“她给了你多少钱?”

“两百万,”贺茜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不过,我敲诈了她一千万。”贺茜自包包里拿出支票,递到他的手中,“给,使劲儿花,别客气!”

“所以,你就要离我远远的?”

“还行吧。我记得总裁办公室里面有一个单独的休息间。”

“随便住,住多久都行!”

“既然这样,再见再也不见了。”

许安拉着贺茜的手,“不,是待会再见!”

他没有阻拦贺茜离开,贺茜也没有久留,收拾完东西,当真潇洒的离开了,挥一挥衣袖,当真是一片云彩都不带走。

许安看着手中的支票,脸色异常的难看。真是好样的,给他暗里使绊子,拿钱逼人走,也是越来越能耐了。

嘴角咧起一抹讥讽的笑容,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号码,他果断的选择拒听!

是不是他太好说话了,才会让她越来越蹬鼻子上脸了。

许夫人并不是一个知难而退的人,山不去穆罕默德,穆罕默德就去山,他不听电话,她直接上门就是。

贺茜刚走,许夫人就找上门了,许安双手环胸,冷淡的看着她像个无头苍蝇一样,把每个房间都转了一遍,细致的连衣柜都不放过。那大力搜索的模样,像是在找潜逃的疑犯。

没有发现目标人物,许夫人的脸色终于好了那么一点点。“贺茜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