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一十章 互相讨厌的准婆媳

第二百一十章 互相讨厌的准婆媳

手机阅读

许安看出了贺茜的为难,他淡笑着握着她的手,眼眸深处撒着轻轻浅浅的光芒。“茜茜,如果不想去,就不要去,不要做违心的事情,我从来都不想要你委屈自己。”见或者不见,结局都是既定的。他并不在乎母亲是否同意,早已经撕裂的家并没有什么温情可言,于他而言,他们是最熟悉的陌生人而已。

但他知道贺茜在乎,所以才会起了和平相处的心思。早已习惯了他们的冷漠无情,因为他从不苛求过多。不过,他不希翼贺茜也跟着他受了牵连,平白无故的遭受了白眼,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许夫人的冷言冷语还在他的耳边回荡,想起贺茜失落难过的脸庞,他就觉得一阵的心酸和落寞。

贺茜紧紧的握着那只温暖的大手,笑的灿烂极了,“不,我会去的。”不用说明,也压根不需要说明。爱情从来都不是一方永远迁就另一方的事情,他为她操碎了心,那她为他拼上命也无所谓。

在众人调侃的话语中,揶揄的笑容下,这对有情人相视一笑,从彼此的眼眸深处看到了风华绝对的自己。没有甜言蜜语,没有深情拥抱,但是自他们二人身上不断散发的粉红小泡泡,幸福满满。

贺茜最终还是如约而至,此时站在门口的她略有些紧张,有一种即将奔赴战场的绝望感,说不清这么负面的情绪到底是从哪里来的,许是过去有太多不美好的回忆,即使她现在信心满满,但还是忍不住的打了退堂鼓。她不断的催眠自己,里面不过是纸老虎,而她却是真英雄,所以不怕不怕。

不知自我催眠了多少遍,贺茜这才对着一直但笑不语的许安说道:“来,让大家一起冲锋陷阵,争取解放战争的早日胜利,这样大家才是自由的。”两手紧握,反击的战斗正式开始!

贺茜极其淑女的坐在许夫人的对面,不卑不亢的回答着她的问话。语调温柔,态度平和,让许夫人有心为难她,又有点束手无策的感觉。她直直的看着贺茜,表情说不上狰狞,但也绝对友好不到哪里去。

心里总是有不甘的,千辛万苦生下的儿子,因为她不惜和自己反目成仇,纵然以前冷眼相待,她还是可以从眼眸深处看出他渴望着自己,然而现在,她看不到那抹希冀,只有死灰一样的静寂。

她这个时候才明白,如果不给彼此一个机会,那么她便真的有可能失去许安了。她可以不在乎许文博,却不能不在乎许安,因为他是她下辈子还可以安享富丽堂皇生活的保证。

许家的一切早晚都是他的,她看的很透彻,所以无论如何也不能让彼此的关系变得更加的糟糕。只是,一向强势惯了的她如何能忍受讨厌的人在自己的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现,这是一种赤果果的忤逆。这种被忤逆的感觉让她极其的不舒服,偏巧许安护她犹如自己的命般。

许安不会让步,那么她不得不让步,这种憋屈的感觉让她格外的窝火。说不清楚她讨厌贺茜什么,只能说要怪就怪许安对她实在太好,那种好她未曾享受过,所以她嫉妒。

“其实我最想知道的是你喜欢许安什么,钱?”

这是一种侮辱,但是贺茜并不以为意,她淡淡的笑了,“夫人,我认识他的时候并不知道他是许家的公子。”换言之,鬼才知道他有钱没钱。

“那么现在你知道了,你也看出来两家的差距!”门不当户不对的,不靠谱啊。

“虽然说物质基础决定上层建筑,但是只有面包的生活想必也十分的无聊。大家都不是在乎物质的人,面包够吃就好,重要的是两人的心灵是否相交,精神是否契合。”

许安看了贺茜一眼,满眼的宠溺。

“这么说,你是跟定了他了?”许夫人的脸色相当的不好看,贺茜看到了,只当没看到。

“夫人,我知道您不喜欢我,”贺茜决定开门见山,“甚至说您很厌恶我,也许是因为我的不自量力,也许是因为我违背了您的意愿。无论是哪一种理由,没能让您喜欢上我,是我的遗憾。我很抱歉一再的干扰您的生活,只是爱情是自私且盲目的,您有您的坚持,那么我也有我的坚持。”

许文博淡淡的说道:“你有什么不满意的地方说出来就好。”

话是讲给许夫人听的,他们吵吵闹闹了半辈子,已经没有了争斗下去的气力了。他也不想再去折腾了,能过且过,他无比的悔恨当初的年少轻狂,若不是他过去太过张狂,现在又怎会落入这般田地。此刻的他想找回家庭的温暖却是难于上青天。

世事如棋,有的时候走错了一步就相当于走错了一辈子。开弓没有回头箭,时光也不能倒流,除了无尽的懊悔,没有其他过多的情绪。

许夫人狠狠的瞪了一眼许文博,转过脸依旧是一张标准的死人脸,没有过多的表情,猜不透她的心思。

好在,贺茜已经练就了一副金刚不坏之身,再过火的冷嘲热讽她都已经可以做到听而不闻了。

“我的确不喜欢你。并不是你有什么地方让我不喜欢,只是我一看到你,就觉得无比的厌恶。”

论毒舌,许夫人是当之无愧的扛把子,不过轻飘飘的一句话,就能把她打击的体无完肤。许安的脸色变了,他站起身来本能的就要维护贺茜,却感觉一抹温暖的触感萦绕在他的腰间。

他回眸,不解的看着她,然而她只是轻轻的摇摇头。许安无奈的坐下,只能让这位年轻且勇敢的战士,继续为了爱情而勇敢的冲锋陷阵。

“很抱歉造成了您的困扰,您不喜欢我犹如我不喜欢您一样,我想我现在唯一能做到的就是尽量不出现在您的面前,至于您心中所冀,我只能说抱歉了。”

“难道你从来都没有为许安着想过么,你对他的事业没有一点点的帮助,除了每天能为他做饭洗衣之外,你还有什么用。可是,如果他和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结婚,那对他有多少益处你知道么。你百无一用,却偏偏霸占着许家夫人的称谓,你的良心难道不会痛么?”

贺茜俏脸一白,许夫人精准的找到了她的七寸,只要轻轻的一捏,她便溃不成军。

饶是许安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下去了,好看的嘴角咧起一抹嘲弄的弧度,清冷的声音在安静的客厅显得格外的空旷。

“你倒是和我爸门当户对啊,可是你们过得幸福么。不要把你们的不幸强加在我的头上,我是绝对不会让我未来的孩子和我一样,变成你们利益相交的牺牲品。”

许夫人脸色一变,但又不知道该如何反驳。她幸福么?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她并不幸福!

贺茜知道许夫人的话再一次揭开了许安的伤疤,她握着大手,对她扬起一抹温暖的笑容,柔声说道:“夫人,您的意思我已经大概了解了。您放心,我以后会尽量不出现你的面前,这是我的承诺,希翼您每天都有一个好心情,我就不打扰了。”

她拉着许安准备离开这个让人压抑的不得了的家,无奈才迈开脚步却被许夫人一句话拦了下来。

“明日上午陪我逛街!”话音未落,人已走远。

贺茜一脸懵逼,这是什么节奏,不是刚刚已经撕破了脸皮准备老死不相往来么,为啥现在又是一副姐俩好的模样。

“那个老巫婆的心里又在打什么小九九啊,表嫂,你可千万不要答应她啊。”方雅恬现在对许夫人的印象坏到极点,就凭她三番两次的让她老妈下不来台,她都超级讨厌许夫人。

“嘘,”贺茜看了一眼另一端的许安,发现他并没有关注这边,这才小声说道:“下次可不能这么没礼貌了,那毕竟是你表哥的母亲。虽然,我非常赞同你的称呼,但是咱还是得讲礼貌不是?”

方雅恬捂嘴偷笑,“知道了表嫂。”

“贺茜,你真的要去陪她逛街么?”

“是啊,不然呢。”想起明天大部分的时间都要面对一张黑如锅底的脸,贺茜就觉得明天铁定是一片的黑暗啊。

沈馨蓉无语,“她不是不喜欢你吗,还让你陪她逛街,这不是找虐么?”

方雅恬接话,“谁说不是呢,这分明是有病!”

“我的小祖宗啊,”贺茜捂住了方雅恬的嘴,“你今天是怎么回事,吃*啦?”

“哼,”方雅恬鼻孔朝天,“你不知道我现在有多讨厌她,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真当自己是国家夫人啊。哎呀,表嫂你不用这么的小心翼翼,表哥就算听到了,也不会说我什么的。”

“你刚说了什么?”

“我说你老妈是个势利眼,下巴都快抬到天上去了。”

许安沉默,半晌之后才挤出了几个字,“你说得对!”

方雅恬一副我就知道的表情,激动极了,“看吧表嫂,表哥都说我说的对了!”

贺茜无奈的笑了,“好,你说的都对,这总行了吧。”

“贺茜,我觉得你不用在她的身上多费力气了,既然她都已经这么瞧不起你了,咱也没必要热脸贴冷屁股,不喜欢就不喜欢呗,大不了以后各过各的呗,大家桥归桥路归路谁也不搭理谁,这不就结了。干啥非要逼自己去做不喜欢的事情呢。”

“她都已经主动开口了,我怎么好拒绝呢。而且,我总感觉她想和我搞好关系。”不知道是不是她自作多情了。

“不是好像,是一定。她那么高高在上的人,根本就没有强迫自己的必要,除非是因为表哥。”

“因为我?”

“不是因为你,还是因为谁。说白了,你是她唯一的儿子,她还得指望着你以后为她养老送终呢。既然分不开你们,那只有先尝试着搞好关系呗,实在搞不好,再出招破坏你们的感觉呗。”方雅恬两手一摊,“电视剧上不都是这么演的嘛。”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