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零九章 男人帮女人帮

第二百零九章 男人帮女人帮

手机阅读

许夫人沉默,并没有马上回答许安的问题。这是许安第一次心平气和的同他说话,甚至还略带请求,这样的平和实在太少见。她有些许的征愣,也有些许的留恋。她很想答应他的请求,可是又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强迫自己接受一个很讨厌的人,委曲求全从来都不是她的风格!

许安自然看出了许夫人的挣扎,他也知道想让她真正的接受贺茜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因此也不强求她此刻就答应。他决定退一步,徐徐来之。“我现在不强迫你一定要接受贺茜,但我希翼,你先不要用有色眼镜看她,尝试着和她交往,如果在长久的交往之后,你依旧不喜欢她,那么我无话可说。”

“这个主意倒是不错,”许文博赞同的点点头,“或许,你真的可以尝试一下,给自己一个机会,也给许安一个机会。我也见过那女孩,人挺好的,温文有礼还比较谦和,家教也不错。”

方母也适时的劝说一根筋的姐姐,“姐夫说的不错,那丫头确实还不错,姐,你知道的,我对雅恬的管束极其严格,对待她的交友更是层层把关,但现在她们是很好的朋友。我相信我的眼光不会错的,姐,你也可以试着认识一下么,只用平常心就好了,并不需要付出太多。”

许夫人眉头紧皱,挣扎了半天,终于做了决定。“好,明天你带她回家,我要和她聊一聊!”

这是历史性的进步,许安的嘴角噙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笑意,他轻轻的说了一句,“那么大家明天中午回来吃饭”之后,就带着方母和方雅恬同大部队会和了。回去的路上还把贺爸贺妈也一起带了过去。

许安早就预定好了酒店,一群人坐在包厢里面叽叽喳喳,方母和贺妈相见恨晚,两个人天南海北的聊着,时常都听到她们的欢声笑语。贺爸偶尔的说一句话,致力于融入女人的话题世界,显然最后失败了,只好拿出手机,浏览着最爱看的资讯,看的是不亦乐乎。

以贺茜带头的女人帮则是聊着八卦,当红女星谁谁谁和谁在一起了,哪一对明星夫妻离婚了,那谁谁谁出轨了,那灵敏的嗅觉和丰富的八卦储存量让在场的男士是甘拜下风。

男人帮就没有女人帮那么活跃了,他们言论这企业接下来五年的发展规划,各司其职,各抒己见,气氛还算融洽,就算有脑洞相撞的时候,铿锵激昂的辩论,争得是面红耳赤,最后也是一笑泯恩仇。

临到道别的时候,方母和贺妈还有些依依不舍,贺妈当即决定要方母和她一起回家住,她们还有好多未说完的话题等待着探讨,方雅恬则是偷偷的看着苏陌北,被方母发现之后,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女大果然不中留,去吧去吧,我知道你现在是身在曹营心在汉。”

苏陌北的事情,方雅恬已经一五一十的全部告诉她了,她惊讶于苏陌北的痴情,也惊讶于他能舍能得的魄力,被他的诚意感动,她已经完全的接受了他。

默默无闻的做着实事可比只会无言巧语却无所作为的人好多了,方雅恬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然后就迫不及待的走到苏陌北的身边,温柔的挽着他的胳膊,笑的开心极了。

贺妈知道年轻人的party不会这么单调的结束,笑道:“行了,我知道你们还有别的行程,大家就不打扰你们了,你们该干啥干啥去吧,大家自己回家就好。”

“我送你们。”

“不用了,小许啊,我开车回去就行。你们去玩吧。”

许安不放心,坚持要送,方母笑着道:“好啦,去玩自己的吧,许安啊,你还不相信你爸的技术么?你们爷俩就别相互体贴了,再这么谦让下去,天都要黑了。”

“就是啊,许安啊,不是妈说你,以后崩跟你爸这么客气,都是一家人了,客气来客气去的,多没意思。你呀,下次再这么客气,我就罚你做一个星期的饭。”

贺茜忍不住戳穿她老妈的真面目,“妈,你这分明是发泄私欲嘛,我看你是嘴馋了,想吃许安做的菜了吧。”

贺妈忍不住啐了一口贺茜,“你个死丫头,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

“哈哈,”围观的吃瓜群众皆是忍不住的偷笑,沈馨蓉揶揄道:“贺茜,你也太不可爱了,真的是太不给阿姨面子了。有些话看破不说破嘛。”

贺妈一头黑线,“馨蓉,我看你是被贺茜带坏了,雅恬,来来来,别和这两个疯丫头玩了,省得也把你给带跑偏了。”

有这么呲呱亲女儿的妈么,贺茜一脸暴汗,娇嗔的喊了一句,“妈!”就差没跺跺脚表示抗议了。

“行了,咱们现在就各走各的路吧。”

告别了三位重量级的人物,他们就彻底的放飞了自我,几个人紧接着又杀到了KTV,一阵鬼哭狼嚎的嘶吼之后,这才声嘶力竭的坐下来喝茶聊天。

是的,喝茶。苏陌北是因为方雅恬怀孕了,生怕自己喝醉了狼性大发,伤害了她和肚子里的小baby;卢景阁和沈馨蓉最近在备孕阶段,所以自觉的戒烟戒酒;许安就更不用说,他一直都很少喝酒,小酌可以,畅饮就不行了,主要是因为贺茜在一旁虎视眈眈的盯着,他的心里有些怕怕的。

“许安,我什么时候能够上班啊?之前整天忙忙碌碌的,突然清闲下来,我还真的有点不习惯。”苏陌北看了一眼方雅恬,“再说了,我还得挣奶粉钱呢,可不能让孩子输在起跑线上了。”

“你这就是典型的中国式父母的想法,我已经预测到了你孩子未来悲惨的命运了,你一定会让他学习杂七杂八的才艺,想想都觉得累。”

方雅恬狠狠的瞪了一眼苏陌北,一脸的认真,“别听他的,我的孩子我做主!”

苏陌北讪讪的笑了,“那也是我的种啊,再说了,现在谁家的孩子不会几门才艺啊,我这是在为他的未来打基础。”

“狗屁,要敬重孩子的兴趣,这么简单的道理你不懂?我给你说啊苏陌北,孩子的童年要无忧无虑的,你可不能强行的免除他的自由,不然我可要跟你翻脸啊。”

苏陌北无语的撇嘴,有没有搞错啊,孩子还没出生呢,他的地位已经下降到这地步了,等他出来了哪还得了,还有他的一席之地么。

“我觉得雅恬说的很对,”沈馨蓉看着卢景阁,“听见没有,你以后也得遵守这些条约。”

卢景阁挑眉,“老婆,咱们八字还没有一撇呢,你先别给我定规矩,怀上再说。”

“为啥我看着你一副兴致缺缺的样子啊,”苏陌北荡漾着一抹贱贱的笑容,“景阁啊,你是不是不得不屈服在老婆的威严之下啊。”

沈馨蓉怒道:“苏陌北你这张贱嘴,看我不撕了他,老娘什么时候威胁他了。”

母老虎动怒,苏陌北识时务者为俊杰,眼疾手快的做投降状,“蓉姐威武,是我说错话了。”

“这还差不多,”搞定了苏陌北,沈馨蓉又把炮口对准了卢景阁,她揪着他的耳朵,怒道:“说,你心里是怎么想的,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一副不情不愿的样子。有啥想法说出来,别给我憋在心里,我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看不清楚你心里的小九九。”

卢景阁轻柔的拿下纤纤素手,温柔的说道:“哎呀老婆,手拽疼了没有?”

咦,真够狗腿子的,众人不约而同的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卢景阁不以为意,继续笑道:“老婆在上,天地良心,我对你可是忠心可鉴,绝对没有什么二心。只是现在我觉得时间并不适宜,我的工作任务比较重,恐怕没有什么时间可以陪你,我是怕老婆你觉得孤单,所以才一直这么的忧心忡忡的。”

沈馨蓉不耐烦的掏了掏耳朵,“说人话!”

卢景阁立马言简意赅的说道:“我还没享受够二人世界,所以现在不想当爸爸。”

苏陌北给卢景阁比了一个大拇指,赞叹道:“兄弟,为你的勇气干一杯!”还真是让说什么就说什么啊,他刚才貌似看到了蓉姐眼睛里面散发着凶狠的光芒啊。

沈馨蓉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个问题嘛,我是没有什么意见。”卢景阁还没来得及高兴,她的话锋急转直下,“不过嘛,你得先搞定咱妈才行。我是不想这么早就当妈啊,奈何咱妈一心想要抱孙子啊,每天一个电话亲切的问候,三句话不离小孩子,你让我怎么办?”

卢景阁无话可说,他老妈有多想当奶奶他心知肚明,她现在兴奋头上,他若是这个时候倒上一盆凉水,她不给他一哭二闹才怪。

想起那无休止的啰嗦,卢景阁都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果断选择了闭嘴。“老婆啊,百善孝为先,咱还是老老实实的生孩子去吧。”

咦,真的是无节操啊,三言两语就改变了心意,这男人,啧啧啧。

“我说景阁啊,你这耳根子是不是也太软了点。”

卢景阁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那是因为你不知道我妈的啰嗦功力有多么的了得,堪称唐僧转世啊。她要是正儿八经的跟你啰嗦起来,那是能逼死人的节奏啊。你要是想尝试一下,你就来试一试,我没啥意见。”

“得了,你就当我刚才什么话都没说吧。”

“陌北,我看你和景阁是半斤八两,谁都别嘲笑谁!”

方雅恬看着但笑不语的许安,又看了看眉开眼笑的贺茜,揶揄道:“表哥,你对表嫂说了么?”

“说什么?”贺茜一头雾水。

“表嫂不知道么,”方雅恬疑惑的看着许安,“你到现在还没说?”

许安淡淡的笑了笑,“我这不是没来得及么。”他转头看着贺茜,认真的说道:“明天她要见你!”

贺茜脸色一变,那个她不用说她也知道是谁。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