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零八章 两败俱伤的争斗

第二百零八章 两败俱伤的争斗

手机阅读

他那高高在上的父母啊,好像已经习惯了指挥千军万马,纵然是在家里,对他和对那些属下的态度并没有什么差别。他老爸有一句经典的名言,儿子是最忠心的手下,他对此真的是嗤之以鼻。如果就连亲情都要掺杂着利益的铜臭味,那么这个家庭还有什么幸福感可言。

不过,这多亏了这种军事化般的训练,才让他有现在的成就。老天爷总是公平的,关上了一扇门的同时,会打开一扇窗户,让你继续来观赏这美丽的世界。没有失去怎么会有回报呢,舍得舍得有舍才有得。

“这些你们都不用担心的,姐夫既然叫你们去,一定是早就安排好了一切。不然馨蓉姐姐怎么会提前过去呢。就算是现找房子应该也不是什么难事,现在中介企业那么多,只要你肯拿钱,什么房子找不到。”安覃上下打量了一眼苏陌北,“我说你现在是不是兜比脸还干净啊,需不需要我支援你点,看在咱们这么好的关系上,我就不收你利息了,怎么样,够意思么?”

够意思个鬼啊!苏陌北忍不住白了得意洋洋的安覃两眼,“你放心,吃饭的钱我还是有的。这么多年下来了,怎么的也得存了一点老婆本啊,不然遇到点什么突发情况,我可就真的要蹲在墙角里面哭去了。”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凄凄惨惨戚戚啊,无语凝噎,一抹泪两行啊。

“雅恬姐,我已经帮你刺探出准确的情报了,这家伙有小金库,你可要看好点了,不然以他这大手大脚的败家样子,分分钟都能让你们变成穷光蛋。当然,雅恬姐要是有什么困难,尽管来找我。至于苏陌北,他就算了,就让他蹲墙角数蘑菇么,我感觉那才是他最完美的结局!”

这牙尖嘴薄的臭小子,苏陌北嫉恶如仇的看着他,牙齿磨得震天响。“服务员,有没有针啊,拿过来让我把这臭小子的嘴巴缝上。安覃啊,你还是闭上嘴巴的时候可爱,一开口说话,就恨得我牙痒痒!”

方雅恬忍不住偷笑,看着拌嘴拌的不亦乐乎的两人,突然觉得满满的幸福。幸福感就是她爱的人在闹,她在旁边止不住的笑,岁月啊,别走得太快了,让她静静的享受这美好的时光吧。

嬉嬉闹闹中,时间在指缝中溜走了。苏陌北没有耽误太久,和方雅恬简单的收起了一下行礼,就和贺茜一起踏上了去帝都的路途,同行的还有方母,她是专门去探望许夫人的。

来到帝都,方母带着方雅恬去了许家,许安没有跟她们一起,而是带着苏陌北和贺茜来到一个小区。小区的绿化不错,绿树成荫,中间点缀上娇花朵朵,看着好看极了。

许安率先走进一栋楼,到达二十六楼,就看见沈馨蓉正笑意盈盈的站在电梯口等待着。

“你们可终于回来了,我都想死你们了。”沈馨蓉给贺茜一个大大的拥抱,她拉着贺茜的手,指了指左边的房门,“那是我家。”然后看着苏陌北,指了指右边的房门,笑呵呵的说道:“那是你和雅恬的家,我都给你们收拾好了,你快去看看,合不合你的意。”

“我家?”苏陌北不可思议的指着自己的鼻子,然后直直的往新家走去。打开门,他忍不住的频频点头,“不错不错,我喜欢!”

房子并不大,两室两厅,但正和他意。过去,他一个人住在一个大房子里面,每到夜晚,除了孤独还是孤独。

“我喜欢,这个家我非常喜欢。”苏陌北止不住的赞叹!

“喜欢就行,以后大家可是邻居了,相互串门是必不可少的,你可别嫌我烦啊。”

“怎么会呢,你能多陪陪雅恬,才是我求之不得的事情呢。”

贺茜笑着打断了两人的寒暄,“行了,都不是外人,用的着这么客气么。我可是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找到这个房子,环境不错,最重要的是离企业也近。讲真,我也想住在这里。”

“好,不是还有一家么,让你家许安买了不就好了。”

贺茜瞥了一眼沈馨蓉,“你个败家子,你当买房子跟买菜一样啊。先说,我可是只给你们租了一年,喜欢的话,自己拿钱买啊,我穷,买不起!”

沈馨蓉忍不住嘘了她两声,“许安,你瞧,你们现在还没结婚呢,贺茜都想着帮你省钱了。果然是有异性没人性的家伙,哼!”

“这个是自然的,我家茜茜可是贤妻良母的典范。”许安毫不吝啬的夸奖贺茜,羞得她满脸通红。

“我说你们这样光明正大的发狗粮好么,你让孤独的站在这里的陌北情何以堪?”

苏陌北摆了一张苦兮兮的表情,十分配合的说道:“谁说不是呢,你们这对无良的夫妻绝对是故意的。”

“呸,我还是刻意的呢!”

许安看了看表,淡淡的说道:“陌北,你先休息两天。景阁,你把企业的情况大概和陌北好好的说一说,我还有些事情,就先走了。茜茜,你要和我一起走,还是留在这里玩。”

沈馨蓉拉着贺茜的手,给她使了一个眼色,威胁之意简直不要太明显。贺茜忍不住的认输,“好啦,我留在这里陪你,你就别瞪眼了,眼睛已经够大了。”

“那我就先走了,等我忙完了,给你打电话。”

许安眉头紧皱的看着手机上的信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驱车回到了许家。

许家的气氛有些凝重,本来还和方母谈笑风生的许夫人,在听到方母谈到贺茜之后,就变了脸色。她直接打断了方母的话,气冲冲的说道:“不行,我是绝对不会同意贺茜进这个门的。”

“姐,我看着贺茜那丫头挺高的,你怎么就不喜欢她呢。”

“你看着好有什么用,我就是不喜欢她!”

方母不说话了,有些尴尬,许夫人这态度,摆明了就是嫌弃她猫捉耗子多管闲事了。

“说话就说话,你发什么火啊。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道理,难道你不懂?”

许夫人狠狠的瞪了一眼许文博,“看你的报纸,又没让你插话!”

许文博冷哼一声,懒得理她。方母坐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许安的出现正好解决了这个困境。

“表哥,你回来了。”

“嗯,姨妈,我回来了。累不累,我已经给你安排好房间了。”许安对着许文博点点头,算是打过招呼了,然后目光就定格在方母和方雅恬的身上。

对于许夫人,他是吝啬的连一个眼神都没有赠予。

“现在我年纪大了,还真的是有点累了。雅恬,咱们走吧。”随后看了一眼板着一张脸的许夫人,笑道:“姐,我先走了,改天大家再聊。”

“姨妈,我先走了。”方雅恬礼貌的打招呼,然后扶着方母站了起来。

“慢着,”许夫人直直的一脸淡然的许安,不悦的说道:“许安,你没看见我么?”

“看见了。”

“那为何不和我打招呼?”

“没必要!”

这混账小子,说的是什么浑话。

“我是你妈!”

“然后呢?”

“什么然后,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是应该对妈妈的态度么?”

许安笑了,带着一点鄙夷,带着一点嘲讽,还有一点点的凄楚。“那么,你想让我如何对待你呢?”

这个问题倒是把许夫人给难住了,她和许安的相处好像一直不冷不热,从没有热情过。

“许夫人,我想你应该更习惯我这么叫你,你可能习惯了许夫人的称呼,却不熟悉母亲这个称谓。除了这一身皮囊是你给予我的,其他的我真的想不出来有什么值得我感谢你的。别给我讲你的凄楚,我只想说,你的凄楚不要强加在我的头上,因为你无辜,我更无辜。”

“我生了你,养了你,已经是最大的仁慈。”

“需要我感谢你的仁慈么,你想要怎样的回报呢,你说出来,我尽我所能的满足你。”

许文博看着母子俩日常拌嘴,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好了,你们两个吵这么多年还没吵够么。”他看着许夫人,“不要说孩子,大家的确对不起他!”

“对不起他的是你,不是我!”

许安对着许文博淡淡的说道:“爸,不用说那么多,对于一个疯子来说,根本听不进去任何大道理。”

“你说我是疯子?”许夫人怒吼!

“我有指名道姓么?”许安凉薄的笑了,“你自己对号入座的,不要怪罪在我的头上。”

许夫人恨恨的看着许安,那恶毒的眼神不像是在看至亲的亲人,更像是在看不共戴天的仇人。

许安对此倒是不以为意,云淡风轻的笑了笑,好一副悠闲的谪仙模样。

“你是不是一定要和我作对?许安,我努力的想要改善大家的关系,可是你却不给彼此机会。”

“那么先请你同意我的婚事吧,夫人,之所以知会你是出于礼貌的问题,因为名义上你是我的母亲,我敬重你,所以告知你。至于你同不同意,我并不在乎,因为你答不答应,我都会结婚的。”

许夫人冷笑,“那你干嘛还要征求我的同意,多此一举?”

“如果你同意了,至少让我感觉你是关注我的,你还是在乎我的。”许安说的有点苦涩,“虽然我知道这不现实。”

就算他再装的无坚不摧,可是内里他还是想要寻求那一丝丝脆弱的温暖。

许夫人冷冷的笑了,“如果你真的想要我同意你的婚事,那么就先请你端正好自己的态度。是的,作为一个母亲,我或许是不太及格,但是我却从没有想过要害你。贺茜对于你来说,绝对不会是一个助力,甚至有可能会变成你的负担,对你来说并不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你说的有道理,谢谢你的坦诚。可是现在我认定她了,所以,还请你接受我的想法。我希翼你能接受我的爱人!”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