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零七章 强强联合

第二百零七章 强强联合

手机阅读

成功升级的新晋奶爸苏陌北这几天满面春风,现在的他俨然是这世间最大的赢家,一扫阴霾的他见谁都露出一个大大的笑脸。当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这份荣幸,总有几个例外,就比如说苏家的两老。因为直到现在,他们还是一天三个电话,劝他浪子回头,让他和车玉晴成婚。

恼羞成怒的他直接将他们的电话拉到了黑名单里面,到底要让他怎么说,他们才能明白爱情是不能勉强的。他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非要逼他和一个不爱的女人结婚。谁才是他们的亲生骨肉,为啥他这个亲儿子像是捡来的一样,和他们半点关系都没有的车玉晴更像是他们的亲闺女。

偌大的豪华办公室里面,苏陌北站在落地窗前,看着车水马龙,情绪晦暗不明。突然,办公室的大门被人打开了,苏陌北不用回头就知道来者是谁,连头都没回,冷淡的说道:“找我什么事情?”

“你是不是一定要和我作对?”苏母气急的吼道:“我生了你,不是为了让你和我作对的。苏陌北,你说,你究竟要怎么样才肯听我的话。”儿子越来越冷淡,这让她的心里很不好受,心碎的同时也让她对苏陌北多了几分的埋怨,他竟然因为一个女人和他们闹,一个无足轻重的女人竟然能左右他的心!

这让他如何不怒,他们都没有这样的资格,那女人凭的是什么。不管怎样,他和车玉晴必须结婚,她就是不让那个女人进门,还没进门呢,就闹的家里鸡犬不宁,进门之后,那还得了!

“不是我想怎么样,而是你们想怎么样。我话已经说得很明白了,婚我是绝对不会结的。你们也不用逼我,干爸现在也不会同意把玉晴嫁给我的。因为我对他们说了,我不会给她幸福。”快刀斩乱麻,才能治标又治本,“没有哪个父母能狠心的看着自家孩子不幸福。当然,除了你们。”

“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怎么可能希翼你不幸福呢,陌北,你现在只是被眼前的美色所迷惑,等你以后清醒了,就会悔恨现在的决定,妈也是在帮你。”

苏陌北淡淡的笑了,“妈,这可能是大家母子近两年来第一次好好的聊天吧,我想你现在可能不了解我,我并不是那种耳根子软的人,不会轻易的跟着别人的想法走。我知道你是为了我好,可是我同样也说过我坚持自己的选择,就算日后我会悔恨,那么我也会坚持的走下。”

“你这是冥顽不顾,”苏母怒了,“天涯何处无芳草,你又何必单恋那一朵野花呢。”

“家花也好,野花也罢,女为悦己者容,只要我欣赏,无关于其他人的眼光。”

“陌北,你知不知道,如果你再这么任性下去,那么你爸就不让你在企业里面了。”这父子俩真的是一个比一个犟,让她夹在中间,左右为难。

该来的终于来了,不过也是时候摆脱了。苏陌北淡淡的笑了,“是我爸让你来的吧,目的就是为了给我黄牌警告?”

苏母没有说话,事实上这次她也认为是苏陌北的原因,他真的太固执了。

“你来的正好,省得我跑去找你们了,”苏陌北自抽屉里面拿出来一个信封,“现在我交给你,就不用再回苏家了。企业我还给你们,自今日起,我辞职!”

苏母大惊,“陌北,你说什么?”

“我辞职。有劳您帮我传话了,再见!”苏陌北潇洒的走了,看见秘书的时候还不忘微笑着打招呼,自由万岁,卸下肩上沉重的担子,他真的是轻松极了。

就是安覃那边比较麻烦了,他这是先斩后奏,事先没有通知他啊。苏陌北已经预示到了他接下来接受炮轰时的凄凉情景了。

坐在咖啡馆里,苏陌北的心情有些复杂,激动中又带点不安,当然,不安的源头在于人小气势大的安覃那里。

贺茜看着坐立不安的苏陌北,忍不住取笑道:“陌北,你的凳子上是有钉子么,为什么你一副做贼心虚的感觉。”

“我辞职了,事先没有告诉安覃,以他那暴脾气,我怕一会儿不给我好果子吃啊。”

方雅恬的眉头一皱,“你辞职了?是不是被我连累的?”

“没有,我早就不想干了,正好趁这个机会,好好休息一下。天知道,我每天过的有多累!”

许安淡淡说了一句,“我之前的承诺依然有效。”

“你还愿意接收我?”苏陌北挑眉,“你就这么相信我?”农夫与蛇的故事数不胜数。

许安不置可否的点点头,“你要是耍心眼我也无所谓,顶多就是让你找不着你老婆孩子罢了。”

这个腹黑的狐狸男,每次都能精准的找着他的死穴。苏陌北哭丧着一张脸,“为啥你每次都能对我一剑封喉?”

“没办法,谁让我比你聪明一点点。”

苏陌北不说话了,对于这么不要脸的人,他真是无话可说。

“其实,”许安又说道:“不只是你,到时候安覃也会来企业里面上班的。”

“他这是一门心思的要毁了华澜啊,我也真是佩服他,这么大的诱惑在面前,他愣是还能保持本心,意志丝毫没有动摇,这样的人物,真可怕!”

弟弟被夸,贺茜满满的骄傲感,“你也不错啊,看着你自由散漫,实则你心思缜密,否则又怎么会打的你爸妈措手不及。”

“承你夸奖,我愧不敢当!”

安覃来的时候,苏陌北正在大放厥词,他忍不住的回击,“苏陌北,你能不能要点脸?”

贺茜扑哧一声,将刚喝进嘴巴里的咖啡一滴不剩的吐了出来,她慌忙拿着纸巾擦拭,抱歉道:“我一时没忍住,失态了失态了。”

“没关系,我已经习惯了你时不时的神经发作!”还好他躲得快,不然就喷的他一头一脸。

“苏陌北,你才是神经病!”贺茜柳眉倒竖。

“您是老大,您说的对!”他不予反驳,省得下场更加的凄凉。

安覃落座,疑惑的看着许安,“姐夫,你们还没走啊,我以为你们已经回帝都了。”

“怕你分心,我和你姐才决定不告诉你大家行程,今天叫你来是因为陌北找你有事。”

安覃看着目光躲闪的苏陌北,蹙眉道:“你要是找我有事,直接打我电话就好,干啥要这么大的阵仗,还把我姐姐姐夫拉来,是怕我揍你么?”

这混账小子,再胡说八道些什么,他是哪种胆小怕事的人么,这是在严重侮辱他的人格。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他从华音辞职了,事先没给你说,怕你生气。”贺茜好心的替他说明。

安覃不以为意的笑了,“我还以为是什么事情,就这事儿啊,我没关系啊。”

“我走了,华音可能就帮不了你了。”

安覃微微的摇摇头,“我一直需要的是你的帮助,而不是华音。不过现在,我一个人大概能搞定了。都说攘外必先安内,如果内部都稳定不了,还如何对付我这个外人?”

苏陌北看着安覃阴测测的笑容,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安覃,你现在笑的像个魔鬼。”

“魔也分好与坏!”

“安覃,”许安定定的看着他,“我不希翼你的心里充斥着仇恨,给做错事的人该有的教训我不反对,但如果让你失去了本心,那我就不赞同了。”

“姐夫你放心,该怎么做我心里明白,我一直都是安覃,从没有改变过。”

贺茜担忧的看着安覃,“弟弟,累了就放下吧,被仇恨充斥的生活没有幸福可言。”

“我的幸福就是你们。姐姐,快了,这糟糕的一切很快就结束了,相信我好么?”

许是安覃的目光太过明亮,贺茜不由自主的点点头,“好,我相信你!”

“雅恬,你现在是想留在音城,还是和我一起去帝都?”

“表嫂,我和你一起去帝都!”

苏陌北瞠目,“那我呢?”

方雅恬受不了他的愚蠢,忍不住掐了掐他的腰,“你当然是和我一起去啊,难不成还想留在这里等着和那谁谁谁结婚啊。”

苏陌北疼的龇牙咧嘴,“有话好好说,何必要动手,疼死我了喂!”

“都说一孕傻三年,我还没傻呢,你怎么开始犯傻了。”

“我这不是脑袋一时之间没转过来弯么。”

许安看着拌嘴的两人,脸上露出一抹会心的微笑。

“陌北来企业帮忙吧,目前的话还不能让你去许氏大展拳脚,只能委屈你先在我的工作室里办公了。对了,我还给你找了一个好的帮手。”

苏陌北挑眉,“谁?”

“景阁,他昨天已经去帝都了,以后工作室就交给你们了。”

“嘿,可真有你的,竟然把景阁也拉去了。不过,你把工作室丢给大家,你要干啥去啊。”

许安轻轻的握住了贺茜的手,“经历你刚才经历过的一切,我得尽快接管许氏的一切,否则我是没有安宁的日子可以过的。只有成为了绝对的领导者,才没有人能在我的生活里面指手画脚。”

“说得对。”他真的是深有体会。

“安覃,我给你一年的时间,同样,也给我自己一年的时间,一年之后,我在许氏等你!”

“没问题姐夫,”安覃笑的眉眼弯弯,“我一定会准时报道!”

方雅恬问了一个很现实的问题,“那么去帝都之后,大家住在哪里呢?”

“我在帝都有房啊。”得亏他有先见之明。

贺茜却摇了摇头,“你那房子,你家两老知不知道?”

“知道啊!”

“那你们暂时就不能住在那里了,如果我所料不假的话,你突然的离职会让他们采取特殊的手段,以此来逼你回去。”

苏陌北皱眉,“你的意思是他们会冻结我的资产。”

“不无可能,我也只是猜测,明天你去查一下就知道了。”

“我想不用查了,他们一定会这么做的,”苏陌北自嘲的笑了笑,“他们是什么样的人,我很清楚!”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