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零五章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第二百零五章 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手机阅读

这才是中国好父母正确的打开方式啊,可以给予适当的意见,但最终还是敬重孩子的想法,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孩子拥有正确的价值观。车玉晴与方雅恬之间最大的不同,在于苏陌北的爱毫不保留的给予了后者,他们是真心相爱的,而不是某个人一厢情愿的单相思。

“妈,你真的是太开明了,如果姨妈要是这么想就好了,表哥表嫂也不会这么艰难了。”方雅恬拉着方母的胳膊,撒娇的摇晃道:“妈,我觉得表嫂挺好的,我超级喜欢她,改天你劝劝姨妈嘛,让她放下偏见,早点接受表嫂么,这样我就可以早点抱大外甥了!”

她是真的很喜欢贺茜,同样,她也经历过不被准公婆接受的苦楚,因此她能理解贺茜心中的苦痛。再加上朋友易得,知己难求,在这人心凉薄的年代,能到遇到一个为你掏心掏肺的人,实属不易,所以她格外的珍惜这份友情。有一句话说得好,自己好,不算好,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贺茜羞红了脸,方母笑呵呵的看着贺茜,“茜茜是个好孩子,妈也很喜欢,这两天妈刚好没什么事情,索性就去帝都走一趟,好久没见你姨妈,也是时候去走动走动了。茜茜啊,许安的母亲性格太过要强,要是她说了什么你不爱听的话,别放在心里去啊。”

“不会不会,伯母,我不会放在心里去的。”贺茜连忙摆手,“我知道她是为了许安好,只不过我是真的很喜欢许安,这辈子恐怕都赖定他了。很抱歉,爱情是自私的,不管面对怎样的困难,我都不会轻易的放开他的手的!”如果失去比在一起还要难熬,那就没有什么都把她击倒的了。

“说得好!”方雅恬为贺茜鼓掌喝彩,“我就是缺少了表嫂的这份勇气,才会被某些宵小之人趁虚而入,还好表哥表嫂及时说醒了我,不然我就错过陌北了,那样就让那些看不得我好过的人称心如意了。这种极其亏本的买卖,说什么也不能做啊。”想想都觉得后怕啊。

“没关系,既然爱了,那就勇敢的爱,伯母支撑你!”她喜欢诚实的孩子,不喜欢心眼多的女人。她是过来人了,什么样的人虽然不能一眼看透,但多少也能看的是八九不离十了,贺茜这姑娘,不错。

“谢谢伯母。”贺茜笑靥如花,总算碰到一个除自家老妈以外明事理的人了,有了救兵,她的处境就不是那么的孤立无援了。“能够认识你,真的是我最大的荣幸!”

“姨妈,如果我妈能够像你这么明辨是非就好了。”许安苦笑,“也许,那根本就不是家。”

“傻孩子,再怎么说,那也是你的爸妈,他们现在老了,你该批评他们就批评他们,别把什么事情都闷在心里。姨妈知道你是一个好孩子,父母也是人,做错了事情照样要挨批评,不然他们就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方母慈爱的摸了摸许安的头,“这里也是你的家,累了就回来,我和你姨丈觉得敞开大门欢迎你回家,还有茜茜,你们要是都回来了,我会很开心的。”

“好的,伯母这话我可当真了,以后肯定会拉着许安时不时的回来叨扰您的。”

谈笑间,电话铃声突然响起,看到屏幕上闪烁的陌生来电,许安的脸上露出一抹玩味的表情。

“你在哪里?”来电的主人不用想就知道是谁。

“你怎么知道是我?”

“废话少点,想知道我现在在哪里么?”

那边停顿了一下,“雅恬在你的身边么?”

“嗯。想要和她说话么?”在对方强烈的表示同意之后,“抱歉,我不想让她和你说话。”

苏陌北差点没被一口气憋死,这家伙,一本正经的开玩笑的时候,真的一点都不好笑。

“大哥,你能不能不要这么调皮,体谅一下兄弟我此刻孤苦无依的凄凉,拜托,让我和她说两句话。天知道,我已经好多天没有和她说过话了,我现在是食不下咽,夜不能寐,思念如狂,为伊消得人憔悴啊。”

苏陌北还没说完,电话那头就传来清脆的笑声,“我竟然不知道,原来你是这么的想我啊。”

“怎么是你?”苏陌北又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你刚才听到了多少?”换人听电话,为毛一点动静都没有,害得他在她面前丢人现眼,面子里子输的是一点都不剩了。

在苏陌北纵情表白的初始,许安就受不了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忍着恶心将电话递给了方雅恬。天啊撸,他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恶心巴拉的男人!

“该听的不该听的,反正我都听到了。苏陌北,你这个混蛋,一声不吭的跑到哪里去了?你知不知道我会担心啊,混蛋!”

贺茜只觉得掉了一地的鸡皮疙瘩,她和许安相视一笑,然后很有默契拉着方母走出房间,将时间交给这一对有情人。

他们最大的温柔就是不打扰他们在一起的美好时光。

苏陌北这厢和方雅恬甜甜蜜蜜的煲着电话粥,却不知苏家现在乱成了一锅粥。苏母心急的在房间里面走来走去,看着在一旁淡然喝茶看报纸的苏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看看看,陌北现在不知所踪,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看报纸,报纸有儿子重要么!”

“担心什么,”苏父拽回刚被苏木拽走的报纸,云淡风轻的说道:“他现在又不是小孩子了,会走丢不成?你呀,就是喜欢瞎操心,他绝对是躲出去了,想要大家妥协。”

“那现在怎么办啊,”苏母烦躁的坐在沙发上,“这孩子怎么还像个小孩子一样,多大了还玩离家出走这一套。大家当着媒体的面已经首肯了他们的婚事,现在就算想要撤销,也是不行的了。”没人给楼梯让他们顺着往下下,他们是下不来的。

苏父瞥了一眼苏母,“同意就同意了呗,有什么的,就让这小子别扭两天,过两天他自己就回来了。你在瞎担心什么啊。女人就是喜欢瞎操心!”

“哪有你说的那么简单,你没看出来陌北这次是吃了秤砣铁了心了么,我从来没有见过他发过那么大的怒气,恐怕这次他不会那么轻易的妥协的。我也不知道那孩子怎么想的,怎么就不喜欢玉晴这丫头呢,玉晴这丫头哪里不好了,他这么讨厌人家。”

“还能因为什么,那小子眼光差么,好好的家花不要,非要去采那野花。没听说话一句话么,路边的野花不要采,小心有刺!”

苏母长叹一口气,心力憔悴!

“车家的态度并不高涨,我怎么觉得他们都兴趣不高啊,好像只有玉晴一人这么热乎。”她看了看苏父,“你知道么,今天彦翎给我打了电话,说什么玉晴是胡闹的,让大家不要放在心上去。你说,这是几个意思?”

苏父直起身子,没好气的低吼,“还能是怎么回事,陌北这小子把这事情弄得这么难看,你想让人家车家有什么好态度,没再媒体面前直接驳回就算是给了咱们面子了。”

“唉!”除了叹气,她现在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希翼陌北能够想明白吧。”

苏陌北在寺院里待了一个星期,过了几天清心寡欲的生活,这才决定回归红尘。不过他并没有先回家,而是先去了帝都,以一种胡子拉碴的硬汉形象出现在车家的大门口。

此时的车玉晴并不知道苏陌北直接杀到了她的老巢,还在音城陪着苏母聊天。

这天正巧车父没有上班,车彦翎得到消息之后立马回到了家里,当然,是苏陌北提前给他通风报信了。车父车母一脸惊讶的看着满脸憔悴的苏陌北。

“陌北,你这是干什么去了?”车母不停的打量着苏陌北,“你这是刚出去旅游了么?”

“伯母,我知道我这次来访实属冒昧,但是有些事情我感觉不宜拖得过久。我没有去旅游,而是去寺院呆了一个星期,这一个星期,我一直在考虑和玉晴的事情。”

车父沉默,车母一脸的尴尬,车彦翎则是一副看好戏的表情。

“伯父伯母,实不相瞒,我有一个深爱的女朋友。可是我爸妈不同意,认为大家门不当户不对,最主要的原因是因为他们喜欢玉晴。当然,我也喜欢玉晴,只不过是兄妹之间的那种喜欢,我会像哥哥一样的爱她,但是绝不会像对待妻子一样对她,因为我不爱她!”

车母笑的更尴尬了,“陌北,关于这个婚事...”

“我知道这次事情让你和伯母为难了,这一点我很抱歉,我在这里先说一句对不起。伯父伯母,我知道你们很爱玉晴,不想让她受到委屈。可我想,如果她嫁给我才是真正的受到了委屈。”

“怎么说?”车父终于开了金口,“为什么说玉晴嫁给你才是真正的不幸福,她现在觉得只有嫁给你才是幸福的。”

苏陌北淡淡的一笑,“伯父,如果我接下来的话有什么冒犯之处,我希翼你能原来我的冒失。说实话,我在对待感情上并不是一个三心二意的人,我一直在寻找适合我的另一半,现在我已经找到了。玉晴大家从小玩到大,知根知底,我对她一直都没有男女之间的那种感觉。

我知道玉晴喜欢我,可是喜欢是相互的才幸福。我无法违背自己的心意,强迫自己去和一个不爱的人生活在一起,所以,就算她嫁给了我,我也不会和她生活在一起,最终的结果就是大家一人一个家。”

车父面无表情的看着苏陌北,“所以,你这是在威胁我?”真是好大的胆子。

“伯父不要误会,这绝对不是威胁,”苏陌北表示这锅他绝对不背,“我只是实话实说而已。我虽然向我父母表达过我的想法,奈何他们却听不进去,依旧让我和玉晴结婚。他们总说是大家相处的时间太少,可是大家认识至少有二十年了,如果真的能够喜欢,早就喜欢了,又何必等到现在?”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