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二百零四章 分开也绝不能分手

第二百零四章 分开也绝不能分手

手机阅读

苏家大厅里的气氛相当的沉重,苏父一脸严肃的坐在沙发上,严厉的看着抿嘴不言的苏陌北,苏母也很不赞同的看着苏陌北,忍不住的指责道:“陌北,你一向乖巧懂事,为什么这次这么任性呢。我和你爸爸会害你么,玉晴各方面都和你相配,再说了,一起长大的,又知根知底,你还有什么地方不满意呢?”

“我不爱她,就这么简单!”苏陌北丝毫没有让步的架势,“爸妈,我希翼我的婚姻你们不要插手,我有我自己的选择,我不希翼因为这个问题,破坏家里和谐的气氛,也不想因为一些不相干的人,破坏了咱们的和谐稳定。你们安心的养你们的老,我的缘分我自己寻觅,互不干涉好么?”

苏父威严的说道:“你这臭小子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是你老子,你的事情我就要管。玉晴这丫头很不错,乖巧又善良,做你媳妇那是绰绰有余。你小子现在把心给我收回来,好好的陪陪她,别整天去给我沾花惹草,招惹一些不三不四的女人,收收心,结婚之后可不能再和别的女人勾勾搭搭,惹玉晴伤心。”

“什么不三不四的女人,什么勾勾搭搭,我那是光明正大的谈恋爱,大家是真心相爱的。要不是你们在这里乱点鸳鸯谱,我和雅恬会闹到现在这个地步么。我求你们了,能不能不要再给我添乱了。工作上的事情已经忙我的焦头烂额了,你们还给我没事找事,是嫌我不够累么?”

他说一句,这个不孝子能还三句,苏父怒了,厉声说道:“认识没多久就鬼混在了一起,那女人能有多正经?分手了正好,免得日后弄得更难看。我告诉你,我是绝对不会允许她进我苏家的门的。”

左一句不正经,右一句不正经,苏陌北暴跳如雷,“爸,我说过多少遍了,雅恬不是不正经的女人,我不许你这么污蔑她。要不是看在你们的面子上,你以为我会对车玉晴这么的隐忍,天知道我早就烦透她了。最后,我再说一句,我宁愿出家当和尚,也不会娶车玉晴的,你们趁早死心吧。”

“你这混账小子再说些什么,”苏父气的青筋暴露,颤颤悠悠的说道:“你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一百遍还是这样,你们谁爱娶车玉晴谁娶,反正我是绝对不会娶的,你们要是再逼我,就别怪失去我这个儿子。”他转头又看向苏母,“妈,我这次是认真的,如果你们真的喜欢她,认她做干女儿就好,为什么非逼我娶她。难道她比我这个亲儿子还要重要么?”

“干女儿哪有儿媳妇亲啊,陌北,你就相信我和你爸一次好不好,别倔了,好好的和玉晴处处试试,说不定你会发现玉晴的优点了呢。儿子,听妈妈一句劝好不好?”

他话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他们还是坚守己见,从来都不考虑他的想法,他的感受。苏陌北失望极了,眼睛里面盛满了悲伤,他收拾了一下情绪,淡淡的说道:“既然谈不拢,那就没必要再说了。”

苏陌北心灰意冷的走了,背影看着格外的凄凉,苏母一脸为难的看着苏父,“你说大家这样做,会不会真的给陌北造成了极大的困扰,我看他的脸色真的很难看。”

苏父冷哼一声,“以后他会明白大家的良苦用心的!”

“哎,但愿如此吧。”

苏陌北拿着行李连夜出发了,他没有告诉任何人他要去哪里,包括贺茜和许安。这一次,他是真的想要静一静,他需要仔细的聆听一下内心的声音。

第二天,苏陌北没有上班的消息传到了苏父的耳朵里面,他马上给苏陌北打电话,却被提示对方已经关机。

第三天,苏陌北依旧没有上班,苏父这次直接杀到了苏陌北的家,发现屋里空空;百般无奈,又去找了方雅恬,结果对方也是一问三不知。

在苏父首肯车玉晴是苏陌北未婚妻的当天,方雅恬就辞职了。

“苏先生,您是说董事长不见了?”方雅恬心里一惊,“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已经有两天了。你是真不知道陌北去了哪里?”

“抱歉,我是真的不知道,也没有隐瞒的必要。大家已经分手了,我没有理由去隐瞒他的信息,而他也没有和我联系过。”

“好,我知道了,”苏父站了起来,临走前不忘吩咐道:“方小姐,我希翼陌北联系你之后,你能第一时间通知我,谢谢。”

方雅恬淡轻轻的点头,淡淡的说道:“我会的。”

魂不守舍的回到家,方母疑惑的看着她,“雅恬,你这是怎么了?”我给你说啊...

“没事。”方雅恬像个游魂一样,轻飘飘的上了楼,方母没有说完的话就卡在喉咙里面了。

“这孩子是怎么回事,这几天一直都魂不守舍的。”方母无奈的摇摇头,忙着张罗午餐去了。

方雅恬一打开门,就看见贺茜和许安坐在她的房间里面,正兴高采烈的聊着天,她无神的双眼终于有了一丝生气,高兴的叫道:“表哥表嫂,你们怎么来了?”

贺茜给了她一个大大的拥抱,这才眨着眼睛揶揄道:“大家是某个人叫来的救兵呐。”

方雅恬的脸一红,“表嫂别取笑我了,大家已经分手了,他现在有未婚妻了,大家是不可能的了。”

“事情没有到最后,就不要说得这么绝对。”许安慢慢站了起来,严肃的说道:“雅恬,如果你真的这么早就放弃了陌北,那么我觉得你一点都不值得陌北为你如此的付出!”

“可是苏先生已经承认了他们的婚约了,我就算不放弃,又能怎么样呢?”想起以后他要和另外一个女人双宿双飞,她的心犹如刀割一样的疼。

“那你有没有听到陌北承认,要结婚的人是他爸爸还是陌北。和你在一起的人是陌北,你确认过他的想法没有,你都没有确认过,就直接宣判了他的死刑,雅恬,你这样做,对陌北很不公平,也很伤他的心。”

方雅恬双眼含泪,低下头,无声的哭泣。

“我也不想,哥,我现在也不知道怎么办了。我不想离开他,可是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在感情里面,她并不是一个勇敢的战士,而是一个懦弱的逃兵。

“陪着他,和他一起面对,这样已经足够。没有什么比你们彼此爱着对方更重要的事情了。茫茫人海,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倾心的人,我希翼你不要这么轻易的放弃。”

方雅恬呆呆的站在那里,贺茜将她拉坐在床上,轻声安慰,“雅恬,你哥说的话一点都不错。和你这样境遇的人很多,比如说我,你也知道,许安的母亲十分反对大家在一起,还曾当着我和我爸妈的面让我离开许安。大家在一起的时间,包括现在,我的压力都非常大。我曾经也妥协过,也不是没闹过分手。可是分手之后我发现,失去了他比面对许夫人难看的脸色还要难受。”

“所以,你又回去找表哥了么?”

贺茜腼腆的笑了笑,“说来也是一种缘分,好像冥冥之中已经注定了一样。因为一些机缘巧合,我主动联系了他 ,然后他回来了,那个时候我才知道,他对我的爱并不比我对他的少。”

方雅恬若有所思,看着相视而笑的两人,那爆棚的幸福感,她原来也拥有过。

“哥,嫂子,陌北去哪里了?”方雅恬鼓起勇气,“我不想离开他,我想去找他!”

贺茜笑着拍了拍她的肩,“这才对嘛,一起面对那些暴风雨,可比自己闷着难受好多了。只要两个人在一起,什么艰难困阻都不在话下。再说了,还能有什么过不去的坎儿,大不了就是看苏家两老的臭脸么,你只要保持你的秉性和善良,他们早晚有一天会发现你的好的。”

“谢谢表嫂了,我知道该怎么做了。”打定了主意,方雅恬顿时觉得信心满满,“对了哥,你们到底知不知道陌北在哪里?”

许安耸了耸肩,“我知道他干什么去了,但是他到底去了哪里,我是真的不知道了。”

这家伙,竟然说走就走,真的是雷厉风行,最重要的是还向他隐瞒了行程,要不要这么保密啊。

“啊,连你们都不知道啊,”方雅恬刚刚扬起的笑脸瞬间的垮塌,“那我该怎么去找他啊。”

“他不联系你,你不会找他啊,只要他看到了,一定会联系你的啊。真是笨啊!”贺茜忍不住点了点她的头,陷入爱情里面的人,智商通常都是负数的。

方雅恬一拍手,“对啊,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姜果然还是老的辣啊,嫂子你可真利害!”

贺茜笑了笑,“你这是关心过度了,所以才当局者迷!”

方母打开门就看见几人相谈甚欢,这几天雅恬一直都身处于低气压中,虽然她再三劝导,可是效果明显不怎么样,现在好了,终于看到她脸上有笑容了,方母悬着的心终于放了下来。

“许安,怎么突然来音城了,是来给大家下喜帖的么?”

“虽然我很想,但是现在还不是时候。姨妈,我这是来音城就是因为雅恬的事情。”

“因为雅恬。”

许安点了点头,“实不相瞒,大家是苏陌北请来的说客,他知道雅恬的心里一定不好受,所以希翼大家能好好劝劝她。”

“你认识苏陌北?”

“是的,大家是很好的朋友。姨妈,虽然现在雅恬和陌北之间出现了一些问题,但是我相信他们之间一定会在一起的。”

方母的面色有些凝重,“你们年轻人的事情,我是不会过多参与的,只要雅恬不觉得受伤就好。我现在老了,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不懂。再说了,你们也都是成年人了,那是你们的未来,我就不指手画脚了。”

方雅恬感动的眼泪直流,“妈,谢谢你!”

方母摸了摸她的头,“傻孩子,跟妈妈还道什么谢呢。”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