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云开见月明

第一百九十九章 云开见月明

手机阅读

苏陌北暗道一声坏了,虽然没有看到方雅恬的表情,但是从她这一次决绝的离去,他知道这次是真的惹怒这只小野猫了,为什么她早没出现晚没出现,偏偏在车玉晴抱他的时候出现了,好巧不巧的让她逮了个正着,这下好了,他这次真的是跳进黄河都洗不清冤屈了,雅恬一定是误会了。

该死,为什么事情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苏陌北愤怒的拳头重重的砸在了墙上,剧烈的疼痛抵不过他此时心中的着急,他有预感,如果不尽快的解决好这件事情,他就要彻底的失去她了。那个有精神洁癖的女人,决不允许他有一点点出轨的机会,不单单是肉体,就连精神出轨也不可以!

“陌北哥哥,需要我向她说明一下吗?”车玉晴贝齿紧咬着下唇,一副受惊过度的样子。“我去告诉她,其实你一点都不喜欢我,刚才是我主动抱你的,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让她不要生你的气。”

难掩烦躁的叹了一口气,苏陌北勉强扯出一个笑容,“这件事和你没关系,你也不用去说明,我会自己解决的。好了,你先走吧,我还有些事情需要处理,现在没有时间来招待你。”眼不见心不烦,虽然他已经够烦了!“最近一段我会很忙,所以你尽量不要来找我了,我想静一静。”

拒绝之意表达的已经够明显了,如果她还假装听不懂,那他就只能选择冷处理了。忍耐总是有限度的,他不能一直隐忍。爱情里面没有勉强,爱就是爱,不爱就是不爱,逼迫也没用!

“我知道了陌北哥哥,我这段时间不过来打扰你了,你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祝福他们俩和好的话,她是绝对不会说的,因为那根本不是她的本心。她巴不得那女人和陌北哥哥分手,然后滚得远远的,再也不要出现在陌北哥哥的面前,甚至是从陌北哥哥的生命里面彻底的消失。

苏陌北没有回话,只是轻轻的点了点头,车玉晴一步三回头的离开,期待苏陌北能够多看她一眼。然而,苏陌北的眼光一直没有在她的身上停留,目光直直的定格在方雅恬离开的方向。

车玉晴气的直跺脚,只能不情不愿的离开。苏陌北独自站在安静的停车场,突然想到了一个绝好的主意,他拿出手机,拨打了一个电话。

“我现在有些事情需要你的帮忙,真的,天大的事情,我这辈子的幸福都压在你身上了。”

挂断了电话,稍微有了一点底气的苏陌北心里并不轻松,仍旧摆着一张苦瓜脸。今天的任务不重,还是明天在做吧,他今天的主要任务就是将美人哄得开开心心的,他一点都不喜欢吃苦瓜啊。

打电话不接,发短信不回,走投无路的苏陌北只能直接杀到了方家。

“方夫人您好,我是苏陌北,不请自来,还请您多多担待!”

“苏陌北?你是华音集团的苏陌北?”方母有些惊讶,“请问你有什么事情?”

方家和苏家可不在一个水平线上,对于苏陌北的到来,方母是惊喜多于惊讶。

“伯母,我想问一下雅恬在家么?”

“你是来找雅恬的?”方母瞠目。

“对,大家之间发生了一些误会,可是现在我联系不上她,只能来找您了。”

方母有些好奇,“你们是什么关系?”看这焦急的样子,不像是普通的朋友啊。

“我是雅恬的男朋友!”

“男朋友?”方母大惊,“你们在谈恋爱?”

苏陌北一头雾水,“伯母,难道你们不知道么?”

“你要是不告诉我,我还真的是不知道。雅恬这死丫头,嘴巴还真不是一般的严实,竟然连我都要瞒着。陌北,你跟我来。”

方母率先上楼,苏陌北紧随其后,方雅恬呆呆的坐在窗边,眼神黯淡的看着窗外,想起苏陌北和别的女人相拥的那一个画面,她的心就久久的不能平静。

虽然他说过,他不喜欢她,可是他们却那么亲密的抱在一起。那个女人从来都没有忽视过对陌北的火辣辣的爱意,对她的敌意也毫不掩饰。

都说烈女怕缠郎。对于男人,这话也适用。

“雅恬,开门,妈有些话想问你。”

突如其来的敲门声打断了方雅恬的沉思,灰头丧气的打开门,惊觉惹她生气的罪魁祸首竟然就在门外,她本能的想把门给甩上。

“疼疼疼,”苏陌北早就料到方雅恬会这样做,急忙就脚阻挡。“我的脚!”

方雅恬听到痛呼声,急忙把门打开,关心的问道:“怎么样,很疼么?”

“只要你不生气了,我就不疼了。”

招牌式的油腔滑调的甜言蜜语,让方雅恬又想起上午的不欢而散,俏脸一垮,面容变得什么的严肃。她冷淡的问道:“你来干什么?”

“我来找你啊,雅恬啊,你别生气了好吗,事情真的不是你看到的那样。”

“眼见为实耳听为虚,我亲眼所见,你要我怎么相信你是无辜的。”

苏陌北说明:“我告诉她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喜欢她,我让她离我远点,否则我就不客气了。你知道的,大家两家是世交,所以就算再讨厌她,我也得不看僧面看佛面不能做的太过了。后来她说她明白了,不会再打扰我,所以我就像抱妹妹一样抱了她一下。真的就是这样!”

“雅恬,虽然说小心眼是女人的专利,但是妈妈认为,除非是原则问题,其他的时候真的不能锱铢必较。你不能因为一个对你而言并不在乎的人,去伤你在乎的人的心,这样的买卖真的一点都不划算。你也是一个大人了,也是一个开朗活泼的孩子,妈妈不希翼你因为一些原因变得不像你自己。”

方母看了看垂头不语的方雅恬,又看看一脸焦急的苏陌北,幽幽的叹了一口气,“你们要记住,真心相爱的人,没有什么说不开的误会,也没有什么解不开的死结,信任是在一起的基础,若是真的连一点信任都没有,那么我劝你们早点分开,不要再浪费彼此的时间。”

“妈,我知道了。”

“伯母,我明白了。”

方母满意的笑了笑,“陌北,虽然我方家的实力不如苏家,但是大家没有高攀的心。如果,雅恬是真的爱你,而你也是真的爱雅恬,那么伯母赞成你们在一起。但如果,你只是贪图一时的新鲜,寻找一时的乐子,那么伯母希翼你能放过雅恬。我和他爸爸就算是倾尽所有,也不会让她受到一点委屈。”

苏陌北急忙说明,“伯母,我是真的喜欢雅恬,否则也就不会这么冒昧的登门了。现在大家之间的确有一些阻力,但是我的心我知道,我只和雅恬在一起。当然如果雅恬愿意,我很乐意让她成为苏夫人,让她的名字出现在我的户口本上。”

“你真的是这么想?”

苏陌北一脸的严肃,“君子一言,岂能胡编乱造。”

方母这才满心的点点头,“情侣之间,难免会有些磕磕绊绊,我希翼你们两个人能够成熟一点,理智的去面对一些分歧。雅恬,我也希翼你能够看清楚自己的心,如果你下定了决心,打算和他过一辈子,那么我希翼你能够接受他的一切,做好心理准备,同他一起去面对那些好与不好的事情。如果,你还没有看清楚自己的心,那就让自己静下来,仔细的聆听心的答案。”

“妈,我知道了。”

“好了,接下来时间你们自由分配,我要和张太太堆长城了,好好说,别毛躁。”

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好。”

方母走了,苏陌北轻轻的喊了一声,“雅恬,相信我好不好?”

方雅恬没有说话,也没有看他,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进来说吧。”

苏陌北一喜,刚关上房门,他就迫不及待的抱住方雅恬,欢喜的说道:“雅恬,你肯相信我了?”

“我希翼这是最后一次,”方雅恬闷闷的说道:“陌北,我知道喜欢你的女人很多,我也知道我不可能时时刻刻的陪在你的身边,所以,请你明白我的不安,我的惶恐,我的小心眼。”

“雅恬,我明白!”

“所以,当我看见你们抱在一起的时候,我整个世界的天空都是黑暗的。我想过要离开你,找一个普通的男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可是我一想到要离开你,我的心里就像是针扎了一样的疼。”

苏陌北用尽了啜泣的小女人,霸道的宣誓主权,“不,我绝对不会允许别的男人牵你的手。雅恬,你的手,你的唇,你的心,你的所有的所有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

“你还是一如既往的霸道啊!”方雅恬破涕为笑,“可是我认为我的一切都是属于我的,绝对不属于你!”

苏陌北脸黑了,“你是在故意的气我对不对?”他宠溺的把玩着一缕柔顺的秀发,“雅恬,你知道么,在我意识到我可能要失去你的那一刹那,我的心是慌的。这种惊慌的感觉我从来都不曾有过,那个时候我才明白,我早就认定了你了。”

方雅恬闻言,没有说话,只是将头埋在他的胸口,无声的笑了。

苏陌北紧紧的拥着失而复得的恋人,那铁一般的双臂似乎想要将她嵌入自己的身体里面,与他合二为一,永生永世都不分离。

“雅恬,以后再遇到这样类似的情况,一定要先听我的说明好么。不要不给我说明的机会,就私自宣判了我的死刑好么?”

“好。”她也很不好受啊,“但是类似的事情尽量还是不要发生了吧。就算我嘴上说着不在乎,但是我的心里还是在乎的要死。”

噗嗤,苏陌北忍不住笑出了声,“你还真是一如既往的坦诚啊。”

“对啊,在你面前,我何须伪装自己。我告诉你,”方雅恬猛地挣脱苏陌北的怀抱,一把揪住他的耳朵,恶狠狠的威胁道:“以后给我离女人远点,早有类似的事情发生,后果自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