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一份特别的协议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我是疯了,”被愤怒冲昏了脑子的安毓冉没有看到安夫人越来越黑的脸,“妈,你为什么一定要在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你能不能给我一点自主的空间,给我选择的自由。我想要和什么样的人在一起,是我的事情,你可以有你的观点,但是你不能强制性的干涉,你这样的专制,有没有考虑过我的心情,我的感受?”有些话憋了好多年了,今天终于一吐为快,顿时觉得心里轻松多了。

  “真是天真,安毓冉,我现在才发现,就你这智商,现在活着,完全是在浪费空气。你是我的女儿,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你的命是我给的,别说这一次小小的选择了,其他的事情,我想干涉就干涉,一切全都要看我的心情,你有什么反抗的资格?”安夫人被安毓冉彻底的激怒了,“我想怎样就怎样!”

  真的是不可理喻,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自私自利的母亲,安毓冉气的浑身发抖,她恨恨的看了一眼安夫人,拒绝再和她有任何的交流,提起包包就准备愤愤的离开,却又有一次被保镖拦了下来。

  “滚开!”现在连狗都能来欺负她了,“我说让你们滚开你们没听见吗,滚滚滚!”

  “我有说让你走了么,安毓冉,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没有规矩了。”安夫人优雅的提起包包,慢条斯理的走到安毓冉的面前,“来呀,带小姐回去,没有我的命令,不许小姐离开房间半步!”

  这个专制恶毒的老妖婆,安毓冉愤恨的瞪了一眼自家母亲,然而却换回来一个得意洋洋的笑容。

  回到安家的安毓冉就开始了绝食行动,两天没怎么吃饭的她形容枯槁。安夫人得知消息之后,只是冷冷的看了她一眼,对于她憔悴的模样视而不见,照样关她禁闭,对于她的生死不管不顾。

  安卓生就好像没有看到一样,回家之后一如往常,吃吃饭看看报纸,要是被安夫人啰嗦的烦了,干脆就不回家了,气的安夫人对他是破口大骂,然而安卓生依旧我行我素。

  最后还是安覃实在看不下去,主动找到了安卓生,“爸,我有些事情想去咨询一下姐姐,她毕竟比我先进企业,是企业的老人了,我想她一定很乐意的教导我的。”

  “安毓冉?”让她主动教导安覃,那绝对是扯淡。“我建议你还是不要去,她恨你都来不及,怎么会愿意帮你呢,有什么事情不懂的,你直接问我就好,何必没事去找气受?”

  这孩子也太老实太单纯了点,把这个世界想象的也太美好了些。

  “爸,我会说服姐姐来帮我的,你相信我好不好?”

  “既然你想去坐冷板凳,那你就去吧,你可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安毓冉的脾气可不是太好,要是碰了一鼻子的灰了,你可别在我面前哭鼻子啊。”

  安覃笑了,信誓旦旦的说道:“你放心,我是不会哭的,因为我是一个男人。”男人有泪不轻弹!

  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安卓生看着安覃远去的背景,无奈的笑了。

  安家最近的气氛着实不太好,女佣们也是噤若寒蝉,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哪句话说错了,惹得夫人暴跳如雷,接下来就又是一阵鸡飞狗跳。

  “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不知道打了多少次电话,话筒里面回复的一直都是那冷冰冰的女声,安毓冉心痛的不能呼吸。

  为什么不接她的电话,为什么不回她的短信呢。安毓冉疯了似的乱摔东西,本就一片狼藉的房间更显得混乱不堪。

  安覃来的时候,就听见房间里面噼里啪啦的声音,他裂开嘴无声的冷笑,拿出钥匙打开了房门。

  “滚出去,我说过我不吃!”

  “我不是来给你送饭的,”清朗的声音突然响起,熟悉的安毓冉不由自主的回头怒瞪,“抱歉,就算你想吃,我也给你做不出来。”安覃无所谓的耸了耸肩。

  “你来干什么?看我笑话的?”绝对是的,现在的她如此的狼狈,这个杂种怎么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看完了,就滚,我这里不欢迎你。”

  安覃没哟说话,只是拿出手机,播放了一段录音。听到那熟悉的声音,安毓冉不可思议的转回头,急声问道:“你认识林文?那现在在哪里?”

  “我自然是认识他的,也知道你们俩的消息,不然我干啥要给你打电话却拯救你的男人。”

  “那个打电话的人是你?”

  安覃往沙发上随意的一坐,慵懒的笑了,“为什么不可能是我?毕竟,我可是无时无刻都在关心你的,我的好姐姐。”

  “你调查我?”

  “别说的那么难听,你不也调查过我么?有来无往非礼也!”

  安毓冉震惊的看着眼前气质发生了巨大改变的安覃,眼睛里面盛满了不可思议。

  “安覃,你是个骗子,从你回安家之后,你就没安好心。你扮装吃老虎,真的很阴险。”

  “呵,我的好姐姐,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天生就是穿金戴银的命。我无意与你们为敌,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回安家,这里不是我家。可是你们逼死了我的母亲,生我养我的母亲。从母亲闭上眼睛的那一刻,我就发誓,一定要毁了安家!”

  “你给我说这些干什么?”安毓冉忽然变得有点惊恐,好像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即将发生。

  安覃轻蔑的笑了笑,却让安毓冉毛骨悚然。

  “你是不是一直打不通他的电话?而且你妈今天是不是不在家?”

  “我妈要对林文做什么?”

  安覃很无所谓的耸了耸肩,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说道:“还能做什么,你是她唯一的希翼,是她手中唯一有用的棋子,但棋子却偏偏不听话,跟一个对她没有半点用的男人在一起。本以为逼你们分手你就会乖乖听话,可是偏偏你又用情至深。后面不用我说,你自己也能猜到了。”

  “她要对林文下手?”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

  安毓冉不敢相信的退了几步,突然心疼的难以呼吸。她急忙冲到安覃的面前,惊恐的问道:“既然你知道林文会有事,为什么不去救他!”

  “我为什么要救他,”安覃笑的恶魔极了,“他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对一个陌生人伸出援手。”

  “他是你的姐夫!”

  好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样,安覃笑的更加的讽刺,“安毓冉,你可从来都没有承认过你是我的姐姐啊,那他又算我哪门子的姐夫。”

  “你不去,我自己去。”安毓冉披上衣服就准备离开。

  “那你得先出的了安家的大门才行。祝你好运,我就不送了。”

  心急如焚的安毓冉狠狠的瞪了一眼云淡风轻的安覃,心急火燎的跑了出去,却被守在门口的保镖拦了下来,“夫人有令,请小姐回房!”

  “滚开!”安毓冉不理警告,依然向外冲。

  “请小姐回房!”生冷的声音,连腔调都是一样的冷硬。

  “滚开!”

  保镖二话不说,直接将她拉回房,疲惫憔悴的安毓冉怎么敌得过力大无穷的保镖,任凭她怎么剧烈的挣扎,回房的脚步依然没有一点点的停顿。

  “滚蛋,放开我,让我出去,让我出去!”

  安毓冉哭的是梨花带雨,声嘶力竭,却打不动保镖们冷硬的心。将她带回房间,两人就像门神一样,在门口岿然不动。

  “回来了?”安覃笑了,“现在是否有心情坐在这里和我说说话?”

  “你怎样才肯去救林文?”

  “那得看你的态度?”

  “她准备怎么对付他?”

  “车祸死亡!”

  “她怎么能够这样!”

  安覃凉凉的说道:“那你是妈!”

  安毓冉无言,这是不可更改的事实。

  “那你要怎么样才肯去救他?”

  “这取决于你的态度!”

  安毓冉毫不犹豫的说道:“帮我!不管你说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

  这么轻易的就答应了?

  “我不相信你。”

  安毓冉急了,“你到底想怎么样,我要怎么做你才能答应我,”她着急的转圈圈,“废话少说,说出你的条件,废话少说,现在林文很危险!”

  “你很爱他?”

  “这跟你没有关系!”

  “不了解事情的所有,我怎么知道你说的话是真是假!”

  这男人,真够烦人的!

  “是,我爱他!”

  “好极了,”安覃拍了拍手,从包中拿出一份协议,递到安毓冉的面前,“签了它,我就带你去救林文!”

  “你能带我出去?”安毓冉有些惊讶。

  安覃淡定的说道:“我想,你现在当务之急的应该是看一看这份协议。”

  安毓冉有些尴尬的低下头,一目十行,表情变得有些别扭。

  “你确定要这样?”

  “我确定!”

  “为什么要帮我?”

  “因为我心情高兴。”

  这回答,也真够任性的。安毓冉想不明白,她对安覃的态度一直都不好,为什么他肯愿意帮她,最后还要把企业留给她。

  “这样做对你有什么好处?”

  “这和你无关!”

  这协议对安毓冉来说,是百利而无一害,林文他会帮她救,企业他也不要,唯一的条件就是拔出安卓生安插在企业里面的所有爪牙。

  “对了,忘记告诉你了,就算企业交给了你,也不是你的产物。你现在手下能用的人,多半以上都是你母亲的人。”

  安覃又递给她一份名单,“说到底,就算我不和你争,这企业也不会是你的,你只是个挂名的,且永远都只能听从你母亲的话而活!”

  安毓冉的脸色变了,安覃则一脸的悠闲,他可没有忽视说到安夫人时,安毓冉眼里散发的仇恨的光芒。

  “好了,如果同意,请签字,我的时间不多,林文的时间更不多!”

  煽风点火适当就好,太过就显得有点刻意了。他很期待接下来的日子啊,亲母女之间的争斗一定特别的精彩。

娇妻太磨人 /html/book/48/4891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