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第一百九十四章 一波刚平一波又起

手机阅读

蹭吃蹭喝蹭玩了一整天,众人这才恋恋不舍一步三回头的离去,贺茜最后送走叶晴和陆韶扬之后,直接瘫在了沙发上,她今天的体力严重透支,已经成负增长的状态了。她现在只想在沙发上睡得地老天荒,等待情结的客厅还有厨房,明日再去收拾吧,她已经的精力已经透支的差不多了。

“去房间里面休息吧,在这儿容易感冒。”许安递给贺茜一杯水,“今天辛苦了。”大手在肩膀上敲敲打打,阵线一路朝下,直到在纤长的美腿上停下了脚步。轻松的按摩让贺茜舒服的直嘤咛。

“亲爱的,你这按摩的手法真的是越来越完美了。”贺茜毫不吝啬的夸奖,“我一定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了,有相亲相爱的父母,相亲相爱的爱人,相亲相爱的朋友。哈哈,完美!”

许安宠溺的笑了笑,“只要你觉得幸福就好。”获得幸福的秘诀,并不在于为了追求快乐而全力以赴,而是在全力以赴之中寻出快乐。幸福并不是与生俱来的,就在爱上她的那一刹那。

“亲爱的,”贺茜笑的好甜蜜,“我真的很期待未来的日子呀,还有相爱的他们!除了安覃,大家都是成双成对的,只不过他现在还小,要不然我都想给他先容一个女朋友了。”

“你呀,真的是当红娘都当上瘾了。不过,现在时机未到,安覃现在身上的担子重,不适合谈恋爱,恐怕他现在也没那个心思谈吧。”谈恋爱是一种很费时间费精力的活动,如果还没有做好准备,最好还是先不要轻易的尝试了吧。竹篮打水一场空倒也无所谓,最怕的是我爱着你,然而你却爱着他。

贺茜深表赞同的点了点头,“我知道现在安覃的情况,我只是有这个想法,并没有付诸实践呐。”

被贺茜深深惦记着的安覃到家之后,无力的瘫在沙发上。偌大的家,只有他一个人,显得格外的清冷。他其实不想回来,但是现在的他任性不起,虽然寂寞,但他会努力的坚持。

不想了,安覃决定去洗漱,洗掉心中的杂念然后沉着的面对未来的一切。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正准备找些书看看的安覃,突然发现几天未见的安卓生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疲惫的抚额。

他急忙跑了下去,略有些惊讶的问道:“爸,你怎么来了。”这声爸真的越叫越顺口了,可是恨他的心,却丝毫没有改变。有些爱像断线的纸鸢,有些恨就像一个圆,冤冤相报不了结!

安卓生疲惫的回了一句,“企业没事,我过来看看你,最近怎么样?”

“我过的很好。爸,你这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么,为什么看你这么疲惫?”想想也是,大妈和安卓生闹得是不可开交,他要是不头疼,那还就不对了。“是不是和大妈吵架了?”

一提到安夫人,安卓生就满脸的嫌弃,“别给我提那个女人,我现在看到她就觉得生气。”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女人,愚蠢至极还雄心勃勃,他当初绝对是眼瞎了,才会娶了这么一个蠢货。

看来两人的关系最近是越来越糟糕了,安覃强忍住想笑的冲动,关心的问道:“大妈又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么,你不要想那么多,大妈这个人呢,虽然脾气坏了点,但是本质并不坏,只不过是单纯了点,容易被某些居心叵测的心骗。”

“她那不是单纯,是愚蠢!”安覃越是替安夫人说话,安卓生就越气愤。“那个蠢货知不知道她现在是谁的老婆,一点都不为华澜着想,整天就想着培智自己的势力,我要她有何用!”

“爸,你别激动,先喝口水。”给安卓生到了一杯茶,安覃关心的问道:“企业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必要的时候,知之为知之,不知为不知,是知也。

安卓生喝了一口茶,“还能有什么事情,那个蠢货拼命的往企业里面安排自己的亲信,整天都和我对着干,妈的,我真的恨不得掐死那个女人!”

安覃目瞪口呆的看着爆粗口的安卓生,这还是他第一次在自己的面前爆粗口呢,看来企业当前的形势不容乐观啊,现在是不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了呢。

“不能把他们踢出企业么?”千万不要,否则戏还怎么唱呢。

“当然可以,但是现在还不到撕破脸皮的时候,真不知道安毓冉那死丫头到底是怎么想的,和她妈沆瀣一气。女人果然都是赔钱货,只有儿子才是自己的种!”

安覃心里偷笑,但面上却并不显露一丝一毫的喜悦。

“这样吧,”安卓生突然有一个绝好的主意,“明天你来企业上班吧,先做我的特助,大家父子俩联手,将他们赶出企业,包括安毓冉那个死丫头。既然她的心不在我这里,那么我就废了她!”

安卓生阴狠的眼神让安覃透心凉,这个畜生,逼死了自己的母亲不说,还要对自己的女儿下毒手,虎毒尚不食子,这个畜生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简直是禽兽。

“好!”也许是时候该收网了。

安卓生的冷漠让安覃彻底的认识到了,在他的身上没有至纯的亲情,因为他现在尚有用处,所有安卓生才会对他这么好;如果哪一天让安卓生知道了他私下里的小动作,他觉得会毫不犹豫的废了他!

第二天一大早,安覃就跟着安卓生一起来到了企业,安卓生还特意的召开了一个董事会,特别的宣布了这一个决定。

“从今天开始,安覃就是我的特助,有什么事情,我不在时候,可以交给他来处理!”

这是完全放权的决定了,安毓冉仇恨的看着一脸淡定的安覃,那恶毒的,目光恨不得将他撕成两半!

底下的人议论纷纷,但没有人提出异议,毕竟这企业暂时的老大还是安卓生,何况他安排的人还是他的亲儿子,这没有什么可反对的。

“以后还请大家多多指教了。”安覃谦虚的微微弯腰,“我会努力的把企业做好的,预祝合作愉快吧!”

心中欲将喷发的怒气让安毓冉等不到下班,董事会结束,她踩着八厘米高的高跟鞋,怒气冲冲的从安覃的身边经过,小声的威胁道:“小杂种,别高兴的太早,我一定不会让你好过!”

安覃笑了笑,优雅的回道:“我很期待!”

安毓冉冷哼一声,气冲冲的走了。

回道安家,安夫人正在浇花,安毓冉愤怒的咆哮:“简直气死我了!”

“怎么了这是?”安夫人急忙停下手中的活走了过来,关心的问道:“谁惹你生气了?”

“除了安覃那个杂种,还能有谁会让我这么生气!”

一听是安覃,安夫人满脸的嫌弃,“那个杂种又怎么了?”

“爸今天竟然将他带到了企业,还特别召开了董事会,宣布安覃以后是他的特助,如果他不在企业的时候,安覃可以全权处理企业里面的一切事物!”

竟然有这样的事情,简直岂有此理!

“他凭什么?”安夫人咬牙切齿的说道,“那个杂种他有什么资格!”

“我哪里知道,”安毓冉烦躁的摸着头发,“现在那个杂种快要爬到我的头上了,该死,真是该死!”

安夫人安慰道:“你先别急,他现在不过刚来企业,整他的机会多的是,咱们想办法把他赶出去不就好了。你也太沉不住气了,这急躁的性子也该改改了,不然将来要怎么管理企业啊。”

“妈,企业以后还会是我的吗?”

安夫人瞥了她一眼,“你这孩子是不是被气糊涂了,说什么傻话呢,你是妈的亲女儿,企业不是你的,那是谁的?便宜那个杂种的事情,我是绝对不会做的!”

有了安夫人的保票,安毓冉的心情才慢慢的好了起来,她抱着安夫人的腰,撒娇道:“妈,还是你最好了,不像我爸,只会重男轻女!要是我哥在就好了。”

想起不幸早逝的儿子,安夫人不禁泪目,“只怪你哥命薄,不然现在有那个杂种什么事情啊。”

“对不起啊妈,我不该提起哥,让你伤心了。”

“没事没事,”安夫人摆了摆手,擦了擦眼泪,温柔的摸了摸安毓冉的头,“只要你好好的,妈就满足了。对了,我给你爸打电话,我倒是要问问他,他到底是怎么想的。”

安覃进入企业的高级管理层,这就像是一根刺,让安夫人如鲠在喉。

电话还没打,安卓生就出现在家门口。他并没有脱鞋,径直走了进去,显然并不打算在家里久待。

“我问你,你让安覃担任董事长特助是几个意思?他有什么资格!”看到安卓生,安夫人就气不打一处来,颇有些盛气凌人。

安卓生不耐烦回道:“安覃是我的儿子,他怎么就没有资格了!”

“他是你的私生子,是那个贱人生下来的贱种!”

“管他是谁生的,我只知道一点,他是我的儿子,身上流着的是我的血。企业早晚都是他的,我让他先进企业历练历练,有什么不对的。”

“不对,当然不对了,你要是这么做,让毓冉怎么办?”

“什么怎们办,她现在在企业里面不是好好的吗,继续做下去就好了。”

安卓生的避重就轻让安夫人无比的抓狂,她再也抑制不住心里面的洪荒之力,愤怒的咆哮,“别给我装傻,我是说企业,这企业将来是毓冉的,别的阿猫阿狗休想鸠占鹊巢!”

“毓冉早晚要嫁出去的,结了婚之后就是别人的人了,我是绝对不会将我辛辛苦苦打拼起来的商业王国,给别人做嫁衣的。等毓冉结婚的时候,给她一笔陪嫁不就行了。现在你在这里跟我闹什么闹!”

“爸,你怎么能够这样对我!”拿一点点钱就想把她给打发了,她到底是不是他的亲生女儿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