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九十二章 叶晴的哟蛾子

第一百九十二章 叶晴的哟蛾子

手机阅读

“言之有理,”方雅恬卡将头靠在副驾驶的座椅上,再度将偏离正常轨道的俏脸转了过去,“表嫂,咱们说话归说话,你的行为艺术能不能不要那么的密集外加泛滥啊。你妹妹我胆小,经不起再三的惊心动魄啊。再说了,我才二八年华,虽然已经牵过了小手谈过了恋爱,但还没逼那混蛋娶我进门呢。”

她仔细的观察着贺茜的一举一动,生怕她又做出什么匪夷所思的举动出来。“刚刚馨蓉姐说的很对,过分善良就是软弱。表嫂啊,你最大的敌人还有我的姨妈啊,她可是偏执狂的始祖啊,而且她特别讲究门当户对,虽然我觉得这些古董思想并不可取,可无奈在她老人家心里已经是根深蒂固,很难拔出啊。”

贺茜苦笑,她们说的她何尝不明白。得得得,是她自己钻钻牛角尖了。她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回事,思考问题总是喜欢往死胡同里走,寻不到出路,看不见光明,绝望的黑暗在侵蚀着她的心。

“今日听你们一席话,犹如醍醐灌顶,让我拥堵的思想茅塞顿开啊。看来,我还是很有必要经常和你们在一起的,要是我再犯傻的话,你们就尽情的敲打我,把我打醒!”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虽然她每天过的是晕头转向浑浑噩噩的,但是群众的眼睛是黑白的啊。

“没问题!”两女异口同声的回答。不过话题怎能就此终结,从小立志成为第一狗仔,哦不,是第一八卦记者的方雅恬再度开了口,“表嫂,你和表哥什么时候发生关系的啊,怎么发生的。讲真,我表哥这个人吧,看着温文尔雅的,其实对人的防备心挺重的,不管是和谁都保持着礼貌又疏离的关系。”

方雅恬的问题让贺茜的俏脸一红,犹如火烧云一样红灿灿的脸颊,惊讶了她们的眼。

“我看你们的关系挺亲密的啊,一点都不疏离啊。”沈馨蓉捂嘴偷笑,“对某人那就更不用提了,恨不得向全世界宣布她是他最爱的女人了。啧啧啧,我看到的情景都是你那冷漠表哥在狂撒狗粮啊。”

方雅恬哈哈大笑,乐不可支的说道:“不是我吹,大家这个大家庭,和他关系最好的,一个是我,另外一个是大家的表姐顾暖,天妒红颜,顾暖表姐已经去世了,现在也就只剩下一个我了。”

提起顾暖,方雅恬的眼眶红红,贺茜的心情也是降了十八度。那么美好的一个女子,天赋异禀,竟然就这样离开了人士,真的是一种损失。

“别伤感,人各有命,或许老天爷给了她另外的幸福。”热闹的气氛突然冷了下来,这让沈馨蓉有那么一丢丢的不适应。明媚的女子不是个阴暗的心情。

此时,正在大摇大摆威风凛凛逛南院的顾暖突然打了一个冷颤,谁在说她,她回眸一瞧,并没有发现可疑人士。或许,是她想太多了。

“贺茜,你还没有回答雅恬的问题呢。”佳人已去,但是生活还在继续,日子始终还是要过下去的。“其实我很早之前都想问了,怕你揍我,一直忍到现在,就快成忍者神龟了。”

“那你干嘛不继续忍下去呢?”贺茜没好气的瞥了她一眼,臭馨蓉跟着起什么哄啊,这么私密的问题,让她怎么回答啊。

“我忍不住了喂,大小姐,忍字头上一把刀。”

贺茜的嘴角不停地抽搐,怎么才能够委婉的表达呢,她还真是绞尽了脑汁。突然电话响起,贺茜瞬间松了一口气,不知道这会儿是哪个可爱的小天使在给她打电话呢,她一定要好好的感谢她。

按下通话键,话筒便传来一句轻快的女声,“亲爱的,好久不见,我可想死你了。”

“拜托,大家前两天刚见过好吗?”

对方传来一声怪叫,“难道贺姐姐没有听说过,一日不见兮如隔三秋么,大家已经隔了六个秋了。”

真是败给她了!

“就你嘴甜!”每次都能听的她心花怒放。

“贺姐姐,你现在在哪里呢,我今天闲着没事,想来混饭吃!”

叶晴说了一个地址,正巧是她们的必经之路。

“两分钟之后就到!”

顺利的接到了叶晴,都是自来熟的女人们很快就打成了一片,贺茜好奇的问叶晴,“你来这里干什么?”

“贺姐姐,你知道这个地方什么最多么?”

“写字楼!”

好没情趣的回答,叶晴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再猜!”

“我记得那里的企业挺多的啊,你这是要应聘找工作么?”是不是有点太早了啊。

叶晴头摇的像个拨浪鼓一样。

还不对?贺茜一头黑线,“你直接告诉我好了,再猜下去,我又要死一批脑细胞了。”

“贺姐姐真笨啊,当然是酒店了啊。”

“酒店?”贺茜很惊讶,“你去酒店做什么?”

叶晴有些洋洋得意的说道:“我今天定了房间,然后约了陆韶扬。”

“你要干什么?”贺茜的嘴巴长得老大,足以塞下一个鸡蛋。

“嘿嘿,去酒店还能干什么,当然是啪啪啪了。”

这么真性情的女人她们真的是第一次见到,方雅恬拍了拍叶晴的肩膀,由衷的感叹,“勇气可嘉!”

沈馨蓉则是毫不吝啬的给她立了一个大拇指,“送你三十二个赞,六六六啊。”

贺茜的表情就不是那么好看了,她一本正经的说道:“叶晴,你现在还小,而且你和陆韶扬才接触了多久,这个决定真的是太儿戏了。”

犹如老妈一般的啰嗦让叶晴忍俊不禁的哈哈大笑,“我就知道贺姐姐会是这样的反应,果然如此!”

敢情是骗她的,贺茜怒了,“你个死丫头,是故意骗我的么?”

“天地良心啊,我真的没有骗你,我真的去开了房,也约了人,可是就在约定的时间快到了之后,我又怂了,所以就很没出息的走了!”

此时,感到酒店的陆韶扬一脸青黑的看着叶晴留给他的便笺,嘴角微抽。

“提前给你过了愚人节,受骗了吧,哈哈哈!”后面还配了一个超级得意的笑脸。

“真是一个胆小鬼,明明是临阵脱逃,还给自己找什么借口!”陆韶扬小声的呢喃,俊脸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

贺茜一头黑线,对于叶晴的恶作剧感到十分的无语。

“小晴晴太利害了,比我强多了。想当初,我可是被欺负的够呛!”

“雅恬姐,你给具体说说。”叶晴来了兴趣,眼睛里面放射出狼一样幽深的光芒。

那绝对是她人生中最大的败笔,想起那么丢脸的过去,方雅恬就忍不住的叹气,“那混蛋完全就是一个土匪,非要我陪他吃饭,还故意让我喝酒,然后我就被那啥了。他说是我主动扑上去的,我呸,老娘什么样的美男没见过,会这么没出息?可是后来想了想,好像真的是我主动的。哎,这都是酒精惹的祸啊,我沾酒必醉,一醉必疯啊。”

三女很不厚道的笑了,叶晴甘拜下风,“雅恬姐才是真正的女汉子!”

“而且,第二天我还给他留了钱,告诉他,这是他的特殊服务费。”

“哈哈哈哈。”叶晴爆发出了振聋发聩的笑声,对于方雅恬真的是一个大写的服。和大师相比,她这整蛊行动简直上不了台面。

“我说雅恬啊,你真的是太牛逼了!”

“谢谢馨蓉姐的夸奖!”

“不客气不客气。”

然而,下一秒沈馨蓉就笑不出来了,因为方雅恬十分干脆利落的把火引到了她的身上。

“馨蓉,你也说说你的呗。反正也没外人!”

外表放荡,实则骨子里面很传统的沈馨蓉,俏脸微红,但是现在的气氛实在是太好了,她忍不住的想要分享。

“其实我的很没趣,我和我老公是通过相亲认识的,然后大家俩儿都被家里人逼的是焦头烂额,他就提议假结婚,然后我就同意了!”

“假结婚?”真的是好火暴炸性的消息啊。

沈馨蓉点了点头,“就是住在一个房子里面,但住不同房间的假夫妻。”

“还有这种操作?”方雅恬止不住的感叹,今天真的是开了眼了。

“是啊,后来有一次,我的公公婆婆非让大家回家,还让大家住在一个房间里面,最可爱的是,他们竟然在外面偷听,想确认大家是不是真的结婚了。”

噗哈哈,三女不言,屏息以待的期待接下来的故事。

“然后为了以假乱真,大家就假戏真做了。反正彼此有意,又是合法夫妻。”沈馨蓉顿了顿,“事实上我很不想承认这个事实,我肖想他很久了!”

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笑声,就连贺茜也忍俊不禁的笑了起来。

“贺姐姐别躲了,现在就剩下你了,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说说你是怎么勾搭上姐夫的。”

什么叫做勾搭啊!贺茜愤怒的看了叶晴一眼,在方雅恬的小手行动前,快速的转回到了正确的位置。

“我的很乏味可陈,我和许安很早之前就认识了,只不过他是别人的男朋友,我只能恪守朋友的本分。”

叶晴打断了他,“意思就是说,是你先暗恋姐夫的。”

“不需要你深度的剖析,”贺茜没好气的说道:“大家一直是很普通的朋友,直到知道他和女朋友分手了,他是一个十分重感情的人,我知道分手对他的打击一定很大。我犹豫了很久,实在是放心不下他,就去看了他。”

“然后呢?”方雅恬听的津津有味。

“他的情况果然很不好,满屋子到处都是酒瓶,整个人的状态十分的低迷。在酒精的迷醉之下,他把我当成了他的前女友,然后大家就稀里糊涂的发生了关系。不过他是一个好男人,酒醒之后他一直说要负责任,可是没有爱情的婚姻并不是我想要的,纵然我喜欢他。于是我拒绝了他愧疚的补偿。”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