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不能这么钻牛角尖

第一百九十一章 你不能这么钻牛角尖

手机阅读

啧啧啧,好一张巧嘴,说的比唱的都好听。苏陌北无语的撇嘴,那一脸生无可恋的表情,成功的逗乐了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无良的吃瓜群众。得得得,他现在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不管他现在说了什么,许安秉持的战略就是你说你的,我死不承认。无耻,真的是太无耻了。

“如果你愿意来给我帮忙,我也求之不得啊,毕竟你可是一名猛将啊。如果你愿意来,我可以直接当个甩手掌柜啊。”许安言笑晏晏,想的很丰满,然而苏陌北却十分不给面子的当场驳回了。

得得得,真的是给点阳光他就格外的灿烂了,这个恶魔居然还敢把眼睛盯在他的身上,真的是蹬鼻子上脸啊。被赤果果的挖墙脚就算了,现在还在太岁头上动土,苏陌北表示他真的怒了。

“表哥,你这样可就太不仁义了,陌北一个人打理企业很累的,你要不要给他安排点得力助手啊,这样他也不用苦兮兮的了,连陪我的时间,就像是女人的*一样,硬挤出来的。”表哥真的太过分了,哪里有这样压榨自家妹夫的劳动力的,不帮忙就算了,还尽帮倒忙,连她都看不下去了。

“哎,女大不中留,这还没嫁出去呢,都已经胳膊肘子往外拐了。”许安不停的摇头,“雅恬,你这样说可就不对了,陌北那么大的本事,怎么会连得力助手都找不来呢,别开玩笑了,我相信他的能力,不用我帮忙,我自己都能搞定。再说了,你这丫头现在的眼里只有他,没发现你老哥我现在的日子也不好过么。”岂止是不好过,简直是太不好过了。

方雅恬撇撇嘴,败下阵来。表哥一向沉默寡言,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能说会道了。一定是被表嫂熏陶的了,利害,实在是太利害了。她给表嫂三十二个鄙视行不行,表哥还是沉默的时候最帅了。

“雅恬,我给你先容先容,这位是沈馨蓉,是我的闺蜜。”贺茜一拍脑袋,这才想起来,还没把沈馨蓉先容给方雅恬呢。“馨蓉,这是我的表妹,方雅恬。”虽然她这也是第一次见面,但是性格相似的她们,有一见如故的感觉。反正都是一家人,也就不在乎那么多的虚礼了。

“见到你很开心啊。”方雅恬热情的给了沈馨蓉一个拥抱,然后毫不掩饰自己的惊讶,“我的天啊,你的腰怎么怎么细啊,和你的*相比,我这简直是水桶腰啊。伤心,有什么好的办法没有,可以将我这恼人的赘肉给减掉!”真的是空余恨,一身五花膘啊。

沈馨蓉眼皮直跳,嘴角微抽,她打量着眼前瘦瘦弱弱的美女,对于这过分的要求表示难以理解。

“亲爱的,容我提醒你一下,你要是再瘦下去,恐怕一阵风都能把你给吹走了。你都已经够瘦了,还要这么大费周章的减肥,你让你的表嫂情何以堪!”

我去,真是见了鬼了,干啥要把她扯上啊。贺茜欲哭无泪啊,馨蓉这张破嘴,不开口就算了,一开口就要狂妄的在她的伤口上撒盐,专门哪壶不开提哪壶!

“表嫂胖是应该的,表哥的厨艺那么好,每天都把她喂得饱饱的,不胖才是奇了怪了。哪像我,大家家的苏先生,可是君子远庖厨的典型,别说做饭了,估计连菜都不认识吧。真的好羡慕表嫂啊,你真的好有口福啊,哪像我,这么苦逼。”

苏陌北嘴角直抽抽,这女人到底是哪边的人啊,是不是把自己的身份记错了,胳膊肘子怎么能往外拐呢。

“既然雅恬都这么说了,许安啊,你要是不露一手有点说不过去啊,大家的心里也不服气啊。”

“很抱歉啊陌北,这两天许安工作实在太多了,他太累了。”贺茜首先都不同意了,她很心疼许安,但也不想坏了他们的兴致,“酒店已经订好了,大家这次先去酒店吃,下次再让他给你们做,怎么样?”

“我没意见。”安覃才不想为难他亲爱的姐夫呢。

“不行,”苏陌北想也不想直接拒绝,“贺茜啊,不是我故意为难你,而是大家聚在一起实在是不容易啊,过了这个村就没有这个店了。”

“是啊是啊,相聚不易。”卢景阁随声附和,却被沈馨蓉狠狠的掐了一下,疼得他俊脸都变了型。

这是有多深的仇多深的恨,谋杀亲夫的节奏啊。

贺茜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要不这样吧,我是他的徒弟,已经出师了。今天就让我先给你们露一手,怎么样?”

还有这种操作?但是苏陌北知道这是贺茜最大的让步了,所以也就不强人所难了,就大度的退了一步,“好的,没问题,需要打下手么,雅恬,你去帮帮贺茜吧。我怕我帮忙的话,会把厨房烧掉。”

这绝对不是夸大其词,是真的有这样的可能。

“还有我,”沈馨蓉主动请缨,“我也来帮你。”

“那就太好了,有你们在,我真的是如虎添翼啊。”贺茜笑的开心极了,“那么,还就请男士们稍安勿躁,大家去去就回。”

贺茜不想让许安那么劳累,许安也同样不想让贺茜那么辛苦,他否定了贺茜的决定,“茜茜,你还是休息吧,我来做。几个菜而已,很容易的。”

“不行,”贺茜想也不想就拒绝了,“你不能剥夺我这次表现的机会。”

“茜茜!”

“你说什么,我听不见!”贺茜左手拉着沈馨蓉,右手牵着方雅恬,“亲爱的们,不等待了,咱们出发吧。”

三女很有默契的往门口走去,许安只能连连叹气,这小丫头,真的是,爱逞强。但为毛他内心里却有满满的感动呢。

女人在一起的时候有聊不完的话题,更别提是三个特别八卦的女人,那在一起,简直是吵翻了天。你一言,我一语,嘴巴都没有停歇的时候。

“表嫂,我之前看了资讯,听说表哥被一个变态纠缠住了,是不是啊?”

沈馨蓉同样求解,她一直想问,但害怕贺茜心情不好,就一直忍着没问。

贺茜淡淡的笑了笑,“也不是什么变态,就是他的前女友想要找他复合而已。”

“什么,那是他的前女友?”方雅恬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表嫂,你别欺负我小,没学问啊。资讯上我怎么还看到我那姨夫还牵着她的手呢。”

卧槽,这不会是一部典型的家庭*的戏吧。

“这个,他们确实也曾经在一起过。”这个是不争的事实,没办法抹杀掉。

“我的天呐,这女人的脸皮可真厚啊,跟完小的又勾引了老的,真的贱的无敌了。”沈馨蓉忍不住破口大骂,“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真是丢女人的脸。”

“可不是嘛,什么破烂货色,还想吃回头草,我呸,真恶心!”

贺茜看着义愤填膺的两女,无奈的摇摇头,“也不能这么说,感觉来了挡也挡不住。”

“你可别这么说,千万不要那爱情当幌子,来遮掩这么丑陋的事实。”沈馨蓉连连摆手,“贺茜啊,那女人有多贱,你不说我也知道,就你这么好脾气,还给她讲好话,要是我,早就上去揍她一顿了。我说你怎么回事,跆拳道什么的都白学了,宁愿委屈别人也别自己受委屈,心情不爽了上去就是一顿揍啊,至少出了气了再说其他的。她肯定就是欺负你心软。”

沈馨蓉对于贺茜总是恨铁不成钢,贺茜什么都好,就是心太软,这在社会上,绝对是致命的伤啊。

“馨蓉说的不错,我十分赞同。”

“我说你们就别给我捣乱了吧。”

“什么捣乱,”沈馨蓉不乐意了,“贺茜,那女人每次都是故意的刁难你,讲话还讲的那么难听,你又没做对不起她的事情,干啥要忍气吞声。”

贺茜的脸色有些苍白,好似埋藏在心的最深处的不堪被彻底的推到了最前面。

“馨蓉,你知道的,我和许安在一起的时候,他们刚分手没多久。”

“不管分手多长时间,总归他们是分手了,贺茜,你不能这么钻牛角尖啊。莫非你是认为你挖了她的墙角,所以才对她百般忍让。”

贺茜不说话了,三人成虎的道理她是知道的。本来她一直都不认为她有对不起陈雅欣的地方,但是陈雅欣说的多了,她真的有一点觉得对不起她了。

“我的老天呐,贺茜,你不会真的是这么认为的吧,你是不是傻啊。”要是现在手边有一把刀,她真的想把贺茜的脑袋打开看看,看她里面装的到底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

这清奇的脑回路,请恕她实在是无法理解。

“表嫂,你这样不但侮辱了你自己,也是在侮辱我表哥。你要知道,我表哥并不是一个随便的人,既然他选择了和你在一起,并且认定你了,就代表了他是完全的接受了你。而且我表哥并不是一个花花公子,他对感情的态度是十分认真的。你如果这样想,岂不是就说明他是一个很随便的人嘛。”

贺茜惊恐的摇头,“不不不,我没有这个意思。”

她想要转头说明,却忘了现在她正在开着车,差一点就装上前面的车了,还好坐在副驾驶的沈馨蓉反应快,要不然她们这会儿就要和交警打交道了。

“小姐啊,说话归说话,但是你要看路啊。”沈馨蓉心有余悸的拍了拍胸口,“坐你的车真的得胆子很大才行,不然就算你九条命,也不够你吓的。”

贺茜有些抱歉的笑了笑,“对不住了,我刚才有点太激动了。”

“不用这么激动,我觉得雅恬说的很对。很多事情你要有自己的判断,善良是好事,但也得看对象是吧。对于那种没有底线没有选择的烂人,你对她的善良就是对自己残忍。所以贺茜,强硬起来,做一个勇敢的战士,勇敢的维护自己的爱情。”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