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九十章 抢人大战

第一百九十章 抢人大战

手机阅读

还真的是阴魂不散啊,他从来就没有见过这么缠人的总裁!这哪里像是一个上市集团的CEO,分明就是一个无赖。不管他到哪里,总是能碰巧看到他的身影,要不是知道他有女友,安覃真的要怀疑,苏陌北是不是对他有别的不一样的感情了。合作伙伴可不是激情燃烧的好基友啊,这一点可千万不能混淆了。

“弟弟,不能这么对苏先生这么说话,他可是你姐夫的准表妹夫!”这个称谓真的太拗口了,可是却成功的让苏陌北变了脸色,贺茜躲在许安身后,笑的像只狐狸。确认过眼神,这厮一定欺负过她的宝贝弟弟,要不然安覃这么好脾气的人,为毛一看见他,就好像一只炸毛的猫,眼神噼里啪啦的冒着火光。

安覃的嘴角扬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容,他主动走上前,拍了拍苏陌北的胳膊,“我是姐夫的弟弟,你是姐夫的妹夫,看来大家两个是一辈儿啊!”平辈就应该平起平坐啊,任何不公平的待遇都可以被投诉。

苏陌北紧抿着嘴,不想和他说话,这是一个致命的硬伤,他无从反驳。不过这小子现在的翅膀是越来越硬了,对他的态度也是一百八十分的转变啊。刚开始可能觉得是有求于他,因此唯唯诺诺的,现在竟然敢对他反唇相讥,动不动就是一阵冷嘲热讽,言语之犀利,着实让他有痛揍他一顿的渴望。

“怎么了,你们认识?”方雅恬凑过来,一脸的疑惑。“陌北,你的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呀?”

当然难看,被一个臭小子嘲笑了,憋屈的不行,还没办法反驳,脸色能好看到哪里去。不过,看到他现在的进步,他还是由衷的为安覃感到高兴。基于合作层面来说,合作伙伴越强大,带来的商业利益就越高;基于朋友道义来说,安覃心里想着什么,他一清二楚,只希翼他能够早日梦想成真吧。

企业副总的位置,他可是早就为他留好了,就等着华澜垮了,他走马上任呢。现在是他一个人挑大梁啊,累的就差没哭爹喊娘了,奈何这个臭小子一点都不急,干啥都是悠哉悠哉的,绝对是故意气他的!

“这是华澜集团的少东家。”苏陌北的先容成功的安覃拉下了脸,淡定的俊脸龟裂了,不断上涨的怒气让他气的是脸红脖子粗,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安覃愤怒的对着苏陌北比了一个中指。

“华澜集团?那不是你企业最大的竞争对手么?”方雅恬一头雾水,他们不应该是敌人么,为什么看起来感情还不错的样子,而且还是能够称兄道弟的那种关系呢。

“因为大家是合作伙伴。”成功扳回一局的苏陌北得意极了,只见他眉眼含笑,看着安覃的眼睛充满了挑衅,气的安覃咬牙切齿,要不是顾及现在的场合不对,他一定会用男人的方式和他较量一番。

卢景阁在一旁津津有味的看着好戏,许安则是无奈的摇了摇头,他哭笑不得的说道:“你们两个都是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小孩一样,在这里斗嘴。陌北,你的年岁比安覃大些,怎么比他还像是一个孩子。”哥哥不是得让着点弟弟么,怎么到他这里,完全反过来了呢。

“好吧,我以后会让着他的,弟弟!”那句刻意加重语气的弟弟,让安覃的脸臭的都能滴出来墨汁了,然而占了便宜还卖乖的苏陌北,还故意露出一个过于灿烂的笑容,更是让安覃气的七窍生烟!

“大家都站在那里干什么,坐下来聊会天吧。我刚回国,没什么朋友,现在能够认识你们,我很开心。”这几个人都太有趣了,和他们交朋友,是他的荣幸。

“既然大家都是朋友,就随意点吧。别苏先生苏先生的,客气正式的让我以为我还在接待客人。”苏陌北爽朗的一笑,“那就以后就叫你景阁了,你可以叫我陌北。”

“这个称呼真的是太赞了,我完全赞同。”

许安但笑不语,拉着还别扭的安覃坐在了沙发上,身为女主人的贺茜,则像是一个勤劳的小蜜蜂,在忙碌的为客人们倒茶,心情大好的她,笑容从来都没有从她的脸上消失过。

许安比较关心安覃的现状,胡侃了一会儿,便转变了话题。

“安覃,现在安卓生对你怎么样?”

“上次事件对他的打击很大,他好像把所有的注意力都转到了我的身上,对我也很关心,”他无所谓的耸了耸肩,“没办法,谁让我现在是他唯一的儿子呢。”

什么事件,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但是他们很有默契的都没有再提起。

许安自然知道好友是怕他尴尬,可是他完全不在意,他从来都不会把无关紧要的人或者事情放在心上。所以,那件事情对于他真正的伤害值,并不高。

“许文博受的打击也不小,他曾经提出让我回许氏上班,可是我没有答应。”

“为什么不去?”卢景阁有些诧异,“如果你能主导许氏,那么谁都不能在你的生活里面指手画脚了,因为那个时候你才是集团的掌舵者啊。”他们都变成靠你吃饭的闲人了。

“他从未在许氏里面呆过,在未查清楚他所有的党羽之前,我是不会回去的,就算回去了,我也要把他的党羽拔出干净之后再回去。”他不想再发生那么糟心的事情了。

安覃赞同的点点头,“这样也对。我现在就是这样操作的,而且已经小有成效。”

“我有点不明白,”卢景阁有些疑惑,“既然你的父亲对你这么好,为什么你还是依旧要整垮他的企业。毕竟那是他一辈子的心血,要是真的毁灭了,那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因为他害死了我的母亲。”安覃的眼睛里面溢满了蚀骨的恨意,“而我,从小跟母亲相依为命。他冷漠、薄情、自私,要不是我现在是他唯一的儿子,他对我绝对不会是这个态度。”他自嘲的笑了,“毕竟我之前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见不了光的私生子啊。”

原来是因为这样啊。卢景阁对自己揭开了安覃的伤疤表示深深的愧疚,“抱歉,我不知道事情竟然是这样的。”

安覃不甚在意的摆摆手,“没关系,也许我要感激过去的磨难,正是因为有了那种磨难,才能在今天不断鞭笞着我前行,不能有一点点的懈怠。”

卢景阁毫不吝啬的给他立了一个大拇指,“这样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担当。”他真的是越来越欣赏他了。

“那现在事情的进度怎么样了?”毕竟呆在那样的环境里面,对安覃的成长并不好,许安还是希翼他能够快点离开那过于沉重的环境,早点找到属于他自己的人生道路。

“差不多了,华澜现在其实就是一个空架子,安夫人在集团里面安插了不少人,有几个甚至还担任了要职。我拔除了几个安卓生的心腹,现在企业里面是安夫人的人横行当道。不过,我已经收集到了不少他们犯罪的证据,就等着审判的那一天的到来,好将他们一网打尽。”

“而且这个日子已经不远了。”苏陌北补充,“我真希翼这一天能够早点到来,安覃这小子在我的熏染之下,能力已经有了质的飞升,亲身实践可比在学校里面学死常识强多了。我只想让这些事情快点结束,让安覃这臭小子快点来企业上班,这样才能帮我分忧解难。副总的位置我可是留好了的。”

许安摇了摇头,“不行,我已经决定好让安覃来许氏上班。”

苏陌北眼睛睁得老大,凶神恶煞的瞪着许安,“许安,你这样做就不道义了啊,安覃可是我先定下的人,你这中途截胡,就不好了吧。”

许安很无所谓的耸耸肩,“我敬重安覃的想法,到时候他想去哪里都可以。”

他很确定,安覃百分之九十九都会来他这里!

好一个以退为进,苏陌北无语的撇撇嘴,对于许安这不要脸的说法嗤之以鼻,他语调凉凉的说道:“我现在才知道,咱们这一群人里面,最腹黑的人就是你了!”

“谢谢你的赞美!”

我呸,真的想喷一口老血,苏陌北真的是无语了。

“哈哈,你们真的是太逗了,”看戏不嫌热闹的卢景阁高兴的直拍手,“看着你们衣衫革履的,没想到你们骨子里面都像是一个孩子一样。你们一定都是被经商耽误的艺术家啊。”

“对了,还没有请教,你现在是做的什么行业?”安覃那小子指望不上了,他需要另觅良将。

“我啊,自由职业。”刚回国的时候,他是进了一个企业的,可是觉得太束缚了,因此就潇洒的辞职了。虽然企业经理苦苦的挽留,开出了天价高薪,可是他却丝毫不为之所动,很潇洒的离开了。

苏陌北毫不气馁,追问道:“主要从事的是哪个方面的。”

“绘画!”

许安的眼睛亮了,抢在苏陌北之前开口,“巧了,我有一个服装设计工作室,要不要过来玩玩。”

“玩玩?”

“对啊,有情趣了可以参与进来,没兴趣的话,我也不强求。”

“喂喂喂,”苏陌北不满的嚷嚷,“不带你这样玩的。”

许安摊了摊双手,“抢人大战,各凭本事啊。”

卧槽,他现在算是彻底的明白了,这人表面是温文尔雅的,其实内里就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恶魔,明明干的是令人发指的混账事,还说的一本正经,好像他做事风格根本不是臭不要脸,而是光明磊落。他能不能鄙视的朝他比个中指。

“真有你的,”苏陌北撇嘴,“为毛一直抢我看上的人啊。”

“没有啊,我只是这么一个提议而已,毕竟大家都是搞艺术的,有很多共同点,景阁有兴趣了可以来看一看,没兴趣了可以不来,这很随意啊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