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八十九章 志同道合的好基友

第一百八十九章 志同道合的好基友

手机阅读

卢景阁无奈的摇摇头,这女人在某些时候,真的是很不解风情,一点情趣都没有。虽然很不浪漫,可是他就是爱死了她一本正经的模样。他宠溺的笑了笑,牵起她的小手,轻柔的将她拥入怀中,沈馨蓉显然不适应在他人面前做这种亲密的举动,她有些微微的抗拒,无奈却挣不过男人那双大手。

沈馨蓉只好低着头,她不敢看贺茜,生怕看到她揶揄的眼神和坏坏的笑容。在两人的相处中,她比较嘴拙,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她的想法,因此常常被他牵着鼻子走。但是这样的感觉很不赖,她不喜欢做决定,所以她毫不犹豫的将所有的决定权都交给了他,肩膀上的担子不重,她的心里很轻松。

说白了,她就是懒,不想浪费脑细胞罢了。卢景阁也乐意宠着她,于是谁都没有言语,但却很有默契的履行各自的职责。本来陌生的两人,出乎意料的契合,这可能就是所谓的天作之合天赐良缘吧。

“身份当然不一样了,过去你只是我的室友,现在你是我的老婆。我想向全世界宣布我爱你,所以媳妇啊,给我一次表现的机会吧。”卢景阁说的含情脉脉,听的贺茜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我的天啊,亲爱的,快帮我拍拍,鸡皮疙瘩掉了一地了。”贺茜没好气的白了笑的你侬我侬的两人,“我说两位,你们两个大老远的跑到我家里,就是来秀恩爱的么,狗粮不要钱啊!”

“你们两个关系这么好,要钱的话就见外了,没事,你使劲儿吃,我管够!”大不大方,感不感动?

还真的是给点阳光就灿烂啊,贺茜毫无形象的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鼻孔朝天,给了他们一句高傲的冷哼,显示出她此时的鄙夷。天天吃自家老爸老妈的狗粮,都已经让她有些消化不良了,这一对无良的情侣,还千里迢迢的跑到她面前秀恩爱,狂撒狗粮,她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

“别说大家了,许安,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沈馨蓉捂嘴偷笑,“我还没当过伴娘呢,这伴娘我是当定了,谁都不能和我抢!”谁抢她跟谁急,非红眼不可。

许安疑惑的看着看着她,又看了看贺茜,“你没有对馨蓉说么?”

“没有,本来准备说的,后来不是说暂时不结婚了么,所以我就没有说了。”

沈馨蓉一脸黑线,“你们不要说悄悄话,大点声说,什么事情是该告诉我却没有告诉我的。”

知道这只性格火爆的猫咪又要炸毛了,贺茜急忙说明,“没什么事情,本来大家决定近期就要结婚,可是后来又决定推迟婚礼,所以我就没有给你说。”

“为啥要推迟婚礼?推迟多久啊?”要是推迟个几年,那她的伴娘计划岂不是就要泡汤了。

“推迟个两年吧。”

许安不赞同的摇摇头,“不行,顶多一年。”要不是顾及她的身体,他真的是一天都不愿多等待。

贺茜无语,“两年不是更好么?”温吞如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急性子了。

“不,一年的时间刚刚好,两年的时间有些漫长。”

好吧,真的是被他打败了,贺茜一脸暴汗,但还是听从了他的意见。最终拍板决定,“一年就一年!”事实上她也不想多等待,能有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爱情结晶,是她一直以来的梦想。

“什么一年两年,你们两个敢说的再模糊点么?”她都快被绕晕了。

“我的身体一年后才能怀孕,我想结完婚后就要孩子,所以,只能让许先生再多等一年了。不过,你们倒是可以尽快的举行婚礼,趁我现在还苗条,可以做你的伴娘。”

“我没意见。”卢景阁笑的得意极了,“既然贺小姐都发话了,馨蓉,回去跟岳父岳母商量一下,咱们尽快完婚!”

四个人又天南海北的聊了好长时间,确切的说是贺茜和沈馨蓉在狂喷,许安和卢景阁只负责笑。两个性格活泼又无比耿直的两个女人聚在一起,笑点实在太多,他们笑的腮帮子都疼了。

“饿了吧,”许安看了看时间,“酒店我已经预定好了,咱们现在就可以去了。”

“等等吧,一会儿安覃就到了。”

贺茜激动的有点懵了,“安覃也来了?”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沈馨蓉笑的得意极了,“他不让我告诉你,想要给你一个惊喜。”

“还有什么惊喜,你们一气说完,我可不想一会儿让惊喜变成了惊吓,受惊过度容易晕倒啊。”

对于未知,除了期待还有恐惧啊。

沈馨蓉没有说话,倒是许安开口了,“之前表妹给我打电话,问我要了地址,看时间,过一会儿应该也到了。”

我的个神呐,这暴风雨是不是来的太猛烈了,表妹?为毛她一点印象都没有呢。

“表妹?”

“嗯,就是上次给你说的表妹。”

“抱歉,原谅我间接性的失忆,真的是一点印象都没有啊。”这大脑真的太不给力了,在关键的时候死机!贺茜一脸的苦笑,都说一孕傻三年,她这还没孕呢,都已经开始傻了。

许安笑着摸摸她的头,笑着宽慰道:“不用那么在意,无关重要的人的确不需要刻意的记忆!”

这说明真的是六六六了,沈馨蓉给了许安一个大大的赞,并在心里暗自发誓,等一会儿他的表妹到来之后,她一定会好心的,一字不落的转述给她的!

没让她等太久,二十分钟后,门铃突然响起,许安主动站起身来,打开门,毫无意外的得到一个火辣辣的拥抱。

“表哥,好久没见,有没有想我?”

“没有!”

方雅恬的脸黑了,她举了举小拳头,咬牙切齿的威胁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快说,有没有想我?”

许安却丝毫不为之所动,“你有别人想就够了,我只用想你表嫂就好。胡思乱想是对生命的一种严重的浪费。”

用得着这么一本正经的说明么,方雅恬只觉得头上有一群乌鸦飞过。得了,与其在这里和木头人表哥聊天聊得火大,倒不如去见见大名鼎鼎的表嫂,看看她是何方妖孽,竟然能拿下表哥这呆子!

方雅恬看到一个高挑的美女,问也不问,径直扑了上去,一个熊抱,让她感觉到了她火辣辣的热情。

“表嫂,我今天可终于见到你了。”

沈馨蓉差点没被捂死,她拼死的仰起头,大声的吼道:“美女你抱错人了,我不是你表嫂。”

“不是?”方雅恬愣了,放下双手,向后退了一步,转头看向许安,结果就看见自家表哥,双手环胸的靠在墙上,眼神凉凉的看着自己。

沈馨蓉拼命的喘气,唉呀妈呀,这女人看着娇娇小小的,力气可着实不小,跟贺茜那暴力女有的一拼的。

“哎呦我的天呐,真的是不是一家人就不进一家人啊,你们姑嫂俩实在是太像了,都是大力女!”

贺茜没好气的撇撇嘴,方雅恬则是毫不在意的笑了,她径直走到贺茜前,十分男子汉的拍了拍她的肩:“表嫂对不住啊,我眼拙,没有看出你来,你可千万别生气啊,就算生气了也无所谓,打我表哥一顿出出气,你放心,我是绝对不会有意见的。”

“噗嗤。”贺茜忍不住的笑了,“好办法,我非常同意。”

“喂,你们这是狼狈为奸!”沈馨蓉笑道。

方雅恬十分不赞同的摇摇头,“不不不,大家这是志同道合,朋友,中华学问博大精深,成语可千万不能乱用啊。”

“了解了解!”沈馨蓉毫无诚意的点点头,一点都不走心。

许安无奈的看着这三个女人,嘴角微抽。

“哟,还有一个帅哥呢,表妹你还不赶快先容先容?”

方雅恬笑了笑,一把搂住苏陌北的脖子,一副哥俩儿好的样子。

“来来来,给你们先容一下,这是我家亲爱的,苏陌北。”

“苏陌北?”许安的眉毛微挑,“你是华音集团的董事长?”

“表哥,你记性这么好啊!”方雅恬一脸的惊叹,“我就说过那么一句,你到现在还没忘!”

真的是太活泼也太聒噪了,许安忍不住揉了揉有点发胀的太阳穴,“雅恬,我现在有点头疼,你可不可以安静会儿!”

“好的,没问题!”

方雅恬吐吐舌头,老实的站在贺茜的旁边,苦兮兮的说道:“表嫂你看,我表哥就会欺负我。”

“别伤心,我帮你教训她。”

许安只觉得自己的脑袋瓜子更疼了。

“你好,苏陌北。”

“许安。”

“卢景阁。”

刚刚自我先容完,门铃又响了,贺茜抢着去开门。

“小覃覃啊,你终于来看姐姐我了,姐姐我等你等得黄花菜都黄了,头发都白了,牙齿都掉了。”

“张嘴!”

贺茜一脸的莫名其妙,但还是很配合的张开了嘴巴。

“牙齿明明健在,还很白,鉴定完毕!”

“你这臭小子,真的是原来越不可爱了。”

安覃笑了笑,一把抱住了贺茜,“姐,好久不见了,我真的很想你。”

“我也是。”

虽然是半路上捡来的弟弟,但不是亲生胜似亲生。

“最近还好么,我感觉你都瘦了?”明明才这么小的年纪,却要背负着不属于这个年龄该承受的重量,真的是太辛苦了。

这种被关爱的感觉让安覃幸福的笑了,“姐,我过的很好,你不用为我担心。姐夫呢,好久不见姐夫了,我也很想他。”

“他在里面呢。”贺茜拉着安覃走了进来。“亲爱的,弟弟来看你了。”

“安覃来了?”许安笑着走向前,很自然的给了他一个拥抱,“最近学习怎么样?”

“姐夫你放心吧,我的学习还不错,而且老师很喜欢我,经常主动给我补课来着。”

“有出息!”

突然,安覃的脸色变了,只见他色厉荏苒的说道:“你怎么在这里?”真的是阴魂不散啊。

好像十分满意安覃的惊讶,苏陌北笑的格外的灿烂,还露出一口大白牙。

“我该出现在这里,自然就出现在这里了。”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