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以我之殇换你之乐

第一百八十七章 以我之殇换你之乐

手机阅读

本来还想撮合吴昊喆和贺影在一起的,但是贺影现在变的太疯狂了,想法太过偏激,她还是不要推一个无辜的人进火坑了,让他每天生活的水深火热的,她也良心难安。而且啊,感情是没有办法勉强的,既然贺影的心不在他的身上,就算在一起,也过的不快乐,害人害己的事情,最好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了。

“借你的吉言,希翼会有那样一个人吧。”吴昊喆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听的出来,这样的表示并不是出于真心,只是礼貌性的敷衍。毕竟对于善意,就算并不相信,也要态度诚恳的虚心接受。

听的出来他的敷衍,请恕她口拙,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劝慰这颗受伤的灵魂。她只能尴尬的摸了摸头,然后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其实我来就是想问一问你,孩子的问题。”

“她生的话,我就养;她不想生的话,我也不强求。”他已经对贺影失望透顶,刚才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一把刀,刀刀扎在他的心上,每一刀都在他的心上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好,我要的就是你这句话。”贺茜略有些不好意思的看着吴昊喆,“帅哥,能否把电话给我啊。”看着对方疑惑的目光,她急忙说明,“别误会,等我问完贺影之后,我需要联系你。你放心,平时我是绝对不会骚扰你的。”贺茜的表情很严肃,就差没对着天举三根手指头了。

就算她有那个心,也没那个胆,要是她家亲爱的王上吃醋了,后果真的是不堪设想啊。

对于这个说明,吴昊喆忍俊不禁,他俊朗的一笑,“贺小姐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相逢就是有缘,能够成为相识也是一种缘分,大家交个朋友也不错。”海内存知己天涯若比邻嘛。

“好,没问题。那你就等着我的电话吧,希翼能有一个好结果吧。”贺茜明显的底气不足,想到贺影那乖张的脾气,她的面皮都忍不住的抖三抖。想起那狠厉的表情,毒辣的眼光,她都瘆得慌。

吴昊喆满腹心事的走了,直到再也看不到那抹高挺的身影,贺茜这才和大部队集合。

钟云香早就抑制不住心中的疑惑,贺茜上车之后,安全带还没系好,她都已经迫不及待的问道:“茜茜啊,那孩子是怎么说的?”刚才那孩子还是很得她眼缘的,只是那个不孝女,哎,提起她,除了叹气还是叹气,真不知道她是怎么了,讲也讲不听,骂也骂不醒,彻底的没救了。

“大伯娘,刚才那个小伙子叫吴昊喆,今年刚满三十,不过他的父母亲已经七八十了,身体还很硬朗。他有一个房子,就和我家差不多大。他在一家外企上班,是销售部的经理。”

“你这孩子,谁问你这些了。”

钟云香有些局促,眼神有些不自然,这些贺茜都看在眼里。不过对于这些温暖的小心思,她是看破不说破,她笑了笑,“别急,大伯娘,我只是为了让你全方位的了解一下他。刚才我问过他了,他说如果贺影愿意生下这个孩子,他养,不会剥夺她做母亲的权利;如果不愿意生,他也不勉强。”

“他真的是这么说的?”钟云香有些激动,“他承认这个孩子,并且愿意抚养他?”

贺茜笑着点点头,“我保证,我刚才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而且是原话的复述哟。”

好,真好。钟云香激动的热泪盈眶。被这一团乱七八糟的事情搅得烦乱的心,终于得到了一丝丝的慰藉。其实,她是很希翼贺影把这个孩子生下来的,不算其他,至少是留了后了。

“只是大伯娘,我觉得他们应该不会在一起了,因为伤害已经造成了。刚才贺影说的那些话,你们也听见了,我觉得他很难不放在心上。将心比心,如果是我,我也接受不了。”

贺大伯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声音满是疲惫。“那个孩子愿意接受孩子就很不错,其他的事情大家不强求了。”强求也没用,那不孝女也不会听,说了也是白说,还不如省点口水。

“那我打电话问问贺影,看看她到底是怎么想的。刚才闹得不欢而散,这会儿大家再回去,她恐怕不会见大家。”出门容易,再进门就难了。

“行,你打吧。”钟云香顿了顿,满是歉意的看着贺茜,“茜茜啊,这本来都不关你的事的,让你无缘无故的受到了牵连,还遭受了这么不公平的待遇,大伯娘对不住你啊。”

“大伯娘,您怎么又客气起来了,你要是再这么和我寒暄,我可真的会翻脸的。”

“好好好,我不说了不说了,茜茜你可千万别翻脸啊。”钟云香慈祥的摸了摸她的头发,恨不得将她拥入怀中。对比现在,再想想从前,她到底做了多少混账事啊。

亲情是这个世界上最真挚最美好,也是最难割舍的感情。不管过去经历了多少不美好的事情,只要现在幡然醒悟,一家人能够和和气气的生活,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贺茜调皮的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拨通了贺影的电话,电话很快被接通,只不过扑面而来的是那惯有的嘲讽和冷言冷语。

“和男人调完情了,这会儿找我有什么事情?”

“没什么别的事情,只是想要告诉你,吴昊喆说了,孩子你生下来不用你养,你还是孩子的妈妈,不过你们俩不会生活在一起;你要是不想生的话,他也无所谓,生不生都随你。”

“切,说的好听,谁知道他是真心还是假意。”贺影讥讽的笑,“贺茜啊,你多大的人了,难道没听说过,男人的话靠得住,母猪都会上树吗。假单纯假天真,真的是倒人胃口。”

对这烧心的话,贺茜只当没听见。

“贺影,我现在就是像问你,这孩子你生不生。不过,我知道你是不会生的,因为你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胆小鬼。别看你叫唤的声音不低,实际上你骨子里面懦弱再泛滥。讲真的,你还不如我呢,至少我之前有勇气生下孩子,来证明自己没有男人也能活的好好的,你不行,你比我差远了。”

“贺茜,你再胡说八道些什么,我不如你,搞笑了,我一个脚趾头都比你强,你算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大言不惭的说比我好,我呸,真是信了你个邪了。”

“呵,大话谁都会说。我不说别的,至少我怀孕的时候,我有勇气把孩子生下来,你呢,你有这个胆子么?别说哪些乱七八糟的理由,说到底你就是没胆。不过你生不生我也无所谓,又不是我的孩子,我干啥咸吃萝卜淡操心了。你呀,最好别生,你这种人这么恶毒,活该一辈子一个人。”

“贺茜!”贺影火大的咆哮,“有本事你把刚才的话再说一遍!”她一定要撕烂那张贱嘴。

“说多少遍都是一样的,你是个胆小鬼,碰到问题就只会逃避。你现在一定是想着要打掉孩子,好啊,去啊,有钱没有,没钱的话,我看在大伯和大伯娘的面子上,资助给你点,不用你还!”

“贺茜!”这个贱人。

“我耳朵没聋,你不用叫的这么大声。怎么,被我说到痛处了,所以恼羞成怒了?”

“我放你个狗屁,你不说我倒是忘了,你的孩子没了,说不定日后也没有孩子。我要把孩子生下来,然后整天在你面前晃悠。贺茜,我告诉你,你会羡慕我一辈子。”

“哈,最好你说得到,做得到。保护好你的肚子,不然你就要和我一样了。”贺茜再次挑衅,气的贺影直跳脚。

“不劳你提醒,到时候,我会让孩子亲切的叫你姨妈!”

“那最好!”

似乎是被气到了,贺茜快速的切断了电话。虽然被挂了电话,但是能让贺茜那个贱人心里不好受,贺影得意极了。

“呵,贺茜,你也有今天啊,真是活该!”

颜如玉心疼的看着沉默的贺茜,拍了拍她的小手,“茜茜,其实你不用这样的。”那是一条不能触碰的伤口,好不容易长好了,又被残忍的撕开,还残酷的在那上面撒盐。

那种锥心刺骨的痛,真的难以承受。

“是啊茜茜,你这样让大伯娘好难受。要是知道你会用这种方法,就算是贺影把孩子打掉,我也不会让你打这个电话。”

相比于自私自利的贺影,贺茜乖巧懂事到让人心疼。

收起心中那一丢丢的哀伤,贺茜佯装无所谓的笑了。“哎呀,你们想的太多了,那件事情早就过去了,我已经不在乎了。我刚才只是元气耗尽了,你们也知道,和贺影对话,很费劲的。”

贺妈和钟云香对视了一眼,两人都知道贺茜是在逞强,既然她不想说,那么她们也不勉强了。

“那大家现在要去哪里呢?”

重要的任务已经搞定,接下来就是欢乐的时间了,只是在出去放松之前,她还有一个重要的事情没有做。

“稍等我一下,”贺茜快速的找出一个号码,然后兴致勃勃的拨了过去,“喂,吴昊喆么,我是贺茜啊。我给你讲,贺影决定要生了。”

挂断了电话,贺茜的嘴角忍不住的上扬,她成功的保住了一个鲜活的小生命,只是希翼贺影不是空穴来潮。

五人疯狂的玩了一天,回到家里的时候,许安已经准备好了一桌饭菜。本来贺茜是想出去吃的,可奈何身为吃货的贺妈,十分想念许安的厨艺,没有办法,只能许安请自下厨,来慰问一下,四老今日受惊的心灵。

“小许真是不错,如玉啊,你可真是有福气啊,能有这么一个孝顺的女婿。”

“那是,我家小许就是好的不得了。”贺妈谈起许安,骄傲之情溢于言表,笑的跟朵花一样。

贺茜撅着嘴巴,一脸委屈的看着钟云香,“大伯娘,你看看,还没结婚呢,我已经失宠了,没有地位了。好伤心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