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朝被蛇咬

第一百八十六章 一朝被蛇咬

手机阅读

“贺影,你看看你现在变成了什么鬼样子了,真是混账。”钟云香恨铁不成钢的说完,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她想干嘛就干嘛,她权当自己的女儿死了,她是死是活她再也不管了。真的是不可理喻,根本就没有办法交流。她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混账的事情了,这辈子才会摊上这么一个不听话的女儿,简直是分分钟都能把她给气死。冤家啊,真是冤家,钟云香的心里就像是吃了苦瓜一样的苦涩。

至于贺大伯,自从父女俩恩断义绝之后,眼神就再也没有定格在贺影的身上过,孺子依然不可教,那他也不像再浪费时间浪费感情了,本就不亲近,从今过后,就不会再有亲近的机会了。

贺爸自始至终都没有说一句话,冷眼旁观,直到这场闹剧落下了帷幕。他一直都不喜欢贺影,在她小的时候,他就发现了她的不纯真,也曾委婉的提醒过大哥大嫂,无奈却被诬陷见不得她女儿好。好吧,贺影如他所料的越站越歪,如今落得这份田地,也算是她咎由自取,他可半点不同情。

别说他冷血,喜欢就是喜欢,讨厌就是讨厌,他从来都不会勉强自己去喜欢不喜欢的人。

本来热热闹闹的房间突然安静了下来,贺影眼神空洞的看着大门的方向,浑身无力的瘫坐在地上,好像一瞬间被抽去了骄傲和坚强。俏脸上依旧传来炙热的温度,那火辣辣的痛感提醒着刚才发生的事情,绝对不是在做梦。所有的人都离她而去,她终于彻底的变成了一个孤家寡人了。

悔恨么?无所谓后不悔恨,自己做的决定,就算是跪着,也要坚持走到最后。别人笑她太疯癫,但是她却笑别人看不穿。她是为了爱情才做的牺牲,那些没有爱情的人怎会理解她心里的伤。

吴昊喆被伤透了心,他快步向前走去,氤氲的雾气弥漫了眼眶,但是男人的倔强让他强忍住想要流淌出来的泪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是未到伤心处。不是没有谈过恋爱,只是这一次他真的被伤透了。

也曾受过伤,因此在贺影倒追他的时候,他并没有立即答应。他小心翼翼的观望,对待她的态度也是若即若离。可是她的固执,她的热情,她总是过分灿烂的笑容,让他心房的禁锢一层层的瓦解,最终缴械投降。他们还是在一起了,她表现的还是那么的乖巧,从不任性,也从不发脾气。

至此,他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了下来。后来,她告诉他她有了他们的孩子,那一刻,他欢喜的哭了。他迫不及待的将这好消息告诉了已经到了暮年的父母,让他们也开心开心。

他本来还有一个大哥,而且大哥也很争气,是名校毕业的高材生。可是天妒英颜,大哥因病逝世,终年才二十五岁。父母悲痛欲绝,可是吴家不能断后,母亲冒着高龄产妇的危险,在鬼门关走了一遭,这才生下了他。也许是老来得子的缘故,父母对他极好,更是说舍得为他投资,将全部的积蓄拿出来给他买了一套房,虽然只有九十个平米,但是却是他们满满的心意。

这套房是他的婚房,在他兴致勃勃的带贺影来看房的时候,却发现她的脸色并不好看。

“这就是大家结婚之后住的房子?”平日里温和的语调有点微微的走调。

“对啊。已经装修好了,大家随时都能够入住。”

“喔。”贺影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转头走了出去。

从那之后,她便变了,给她打电话,她不接;发短信,她不回;就连他去找她,也被她拒之门外。

她只是给他发了一条短信,告知她要和他分手,没有给出理由,也不听他的说明。

吴昊喆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女人的变化会这么的大。刚开始还好好的,后面无理由的就闹分手。

身后隐约传来破碎的呼叫声,他听着脚步,转身看见一个外形靓丽的女孩正急速的向他跑来。

贺影气喘吁吁的站在他的面前,忍不住的开玩笑,“我说帅哥,你可是不折不扣的大长腿,能不能照顾一下我这小短腿啊,你再走,我可是得跑啊,唉呀妈呀,我真的快被累死了。”

“你是谁?找我有什么事情么?”他现在真的没有心情开玩笑。

“抱歉,首先忘了做自我先容了。我叫贺茜,是贺影的堂妹。别误会,我没有其他的意思,只是想问一下,你是孩子的父亲么,你是否真的喜欢贺影?”

这男人长得孩子还真是帅啊,不过她还是觉得她家许安更胜一筹。别问为什么,情人眼里出西施嘛,其他的帅哥都是眼屎!

吴昊喆坐在长椅上,低垂着头,淡淡的应了一句,“我是。”

他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他选择了沉默。喜不喜欢已经不再重要,刚刚贺影的态度已经表明了一切。他也已经彻底的明白,她之前多有的温柔体贴全部都是伪装,真实的她拜金虚荣。

“别伤心,情侣之间吵架在所难免。”贺茜递给他一张纸巾,“她现在就是钻了牛角尖,你要原谅孕妇那莫名其妙的暴脾气。宰相肚里能撑船,我知道你并不是一个小肚鸡肠的男人。”

这迷魂汤灌得,吴昊喆忍不住想笑。“如果只是单纯的闹别扭,我肯定不在乎,更不会计较。可是刚才你也看到了,她是真的要分手,并不是一般的使性子,因为我不是她心目中的高富帅。显然,我并不是她心目中理想的结婚对象。我争取过,可是她不稀罕,我也不想勉强。”

“所以你是想要放弃了么?”贺茜坐在另一侧,像是老友聊天一般,劝慰这个心受重伤的男人。“讲真,如果你要放弃了,我不会怪你。因为,如果我是个男人,我也一定会放弃的。”

这男人的脾气还算是好的,要是她的话,早就甩手走人了,还在那里磨磨唧唧的恳求半天。

这算是在安慰他么,只不过这种安慰方式可真另类。

“谢谢理解。”

“但是,你们现在有一个孩子的存在。”

吴昊喆痛苦的抱着头,“孩子我自然是想要,前提是她愿意生。就算生完孩子,她依旧要和我分手,我也不会阻拦的,孩子我会养,不用她费心费力。”

经历过生离死别之后,他对待生命格外的看中,更何况这条无辜的小生命还是他的孩子,他怎么忍心让他连看一眼美丽世界的机会都没有。

“你真的这么想、”这男人堪称是二十一世纪新好男人了吧。

“我没有骗你的必要。我这辈子结不结婚已经无所谓了,”主要是对女人已经失望了,“我可以接受丁克,但是我必须要为我的父母考虑,毕竟他们年事又高,还是希翼我有个后代。”

他这么说,她倒是能够理解了,毕竟百善孝为先!

“你长得这么帅,应该不缺女朋友吧。”

“的确,追我的女人不少,可是每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她们都望而却步了。”吴昊喆自嘲的笑了笑,满眼的苦涩。

“为啥啊?”若是一两个人如此,她能理解,但是都这样的话,那就有问题了。

吴昊喆眼睛直视着前方,有一种过尽千帆皆不是的意味。“第一个是不能接受婚后我的父母和大家一起生活。但我坚持要和父母住在一起,因为他们现在已经七十多岁了,我不放心他们单独住。”

贺茜赞同的点点头,要是她的话,一定会做出相同的选择。要是父母真的出个什么事情,而他当时又不在身边,那后果可就麻烦了。

“第二个是觉得婚房太小,有了孩子之后太拥挤了。虽然我敬重她的想法,但是我并不是这么认为的。九十多个平米,三室两厅,我不明白哪里不够住了。”

“三室两厅的话,确实够住了,你们一间房,父母一间房,孩子一间房,刚刚好啊。”

“可是她不这么认为,她看中了一套一百五十个平方的房子,让我把这套卖掉,然后买那套,我不同意,因为我认为完全没有必要。虽然我手头上有一些存稿,但是我不想乱挥霍,因为以后用钱的地方多了去了,正常的花销我能够接受,但是这完全是一种浪费。当然,如果说房子太小了,不够住,那么不用她说我也会买的,我也希翼家人能够住的好一点。”

贺茜点点头,“我和你想的一样,这一点我支撑你。”

总算来了一个明事理的女人啊,吴昊喆有一种想哭的冲动。本来对这个世界的女人都要绝望了,突然出现了一丝光明,这让他顿时喜不自禁啊。

“第三个是嫌弃我父母年岁已高,等她生了孩子以后,不能给她带孩子。而且老年人易生病嘛,她觉得太麻烦了。”

这个理由,倒也可以理解,毕竟现在的女生都挺娇生惯养的,婚前都是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指望她自己带孩子确实不太行。

“可以花钱请保姆啊?”

“她说那还是花的大家的钱,太吃亏了。”

敢情她觉得父母带孩子是理所当然的了,父母又不欠她的,帮她带孩子是好心,不帮忙也无可厚非。毕竟孩子是自己生的,父母没那个责任也没那个义务帮忙带。

“好吧。还有么?”

“还有就是贺影了,本以为终于碰到一个不那么世俗的,结果发现她比那几个更势力。所有的问题她都占全了,要不是我心里真的对她有感情,要不是她怀了孩子,我绝对不会和她纠缠这么久。伤的最狠的人还是我。”

这辈子他都不想谈恋爱了,真的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别想那么多,大千世界无奇不有,最不缺的就是人了,不能说所有的女人都是你遇到的这个样子的,只能说你的缘分还没有到来。总会有一个女人看中的是你这个人,而不是这么多乱七八糟的条件。所有,别灰心,别丧气,你现在最重要的事就是调整好你的心态,等待你的真命天女的出现。”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