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巴掌之后恩断义绝

第一百八十五章 三巴掌之后恩断义绝

手机阅读

贺影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气的钟云香是怒火攻心,她好似连站都站不稳了,身子一晃一晃的,好在贺大伯及时发现了她的一样,急忙将她扶坐在沙发上,她抚摸着涨疼的太阳穴,连连叹气,被气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现在根本就是软硬不吃,不管说什么,她都油盐不进。

“身体确实是你自己的,但是贺影,你要知道,这个世界上对你最好的人是大伯和大伯娘。任何人都有可能会害你,但是他们两个绝对不会。他们所考虑的一切,都是以你的利益为出发点,所以,不要肆无忌惮的说这些伤人的话,伤害了一直关心你的人不说,同样你也伤害了自己。”

“贺茜啊,你别一副圣母玛利亚的模样,那虚伪的仁慈,我看着都嫌烦。不会是你自己不会生了,所以就撺掇着我爸妈,让他们来劝我生下这个孩子吧,然后你再使出阴谋诡计将孩子抢到你那里,这样你就可以隐瞒你不会生子的致命缺点了。”贺影越想越觉得有可能,“贺茜啊贺茜,我告诉你,你的阴谋诡计我是绝对不会得逞的,你的所有一切,我都会抢过来的。”

真是不可理喻,贺茜只觉得头上一阵黑压压的乌鸦飞过,她一头的黑线,突然觉得她和黑影根本就没有办法正常的沟通,他们聊天常常是牛头不对马尾,真的是让人哭笑不得。

贺妈本来想着,这是人家的家事,她不便插嘴,所以就一直没有怎么说话。但是现在贺影可不是一般的小吵不闹了,已经上升到了恶毒的人身攻击的地步了,她实在是忍不下去了。

“贺影啊,你这么说,我可就不乐意了。我很好奇,你是从什么地方知道我家贺茜不会怀孕了?嗯?说话之前总得过过脑子吧,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你这么大的人了,不会像小孩这样无知吧。”

“哟,婶娘,是不是被我戳中痛点了,你才会这么的激动啊。我给你说啊,说明就是掩饰啊,要是真的没有这种事情,你又何必在乎,就当是我在乱放屁呗。”贺影笑的好不得意,“至于我是怎么的,这还用想么,贺茜这么小就和男人住在一起,难保没打过胎啊,我可是听说流产最伤身体的,要是多流几次,可就真的不会怀孕了啊。”末了,还意味深长的叹了一口气,气的贺妈忍不住内心里面的洪荒之力,想要给她白皙的俏脸,加一点艳丽的红色了。

“放肆,你这个不孝女。”钟云香颤颤悠悠的站了起来,气的想死的心都有了。贺妈顾不得和贺影斗气,急忙走到她的身旁,生怕她有个什么好歹来。

贺大伯走到贺影的面前,一言不合的对着她的俏脸就是一阵猛扇,三巴掌过后,他淡漠的说道:“这三巴掌过后,大家之间没有任何关系了,你不欠大家的,大家也不欠你的,以后你是生是死大家都不过问,如你所愿的给你绝对的自由。抱歉,没有给你一个好的出身,我努力过,可是能力有限。下辈子争取投胎到一个好人家那里,至此大家相见就是陌路。”

上次贺影脱口而出的话,他一些都记忆犹新,也从怪过自己没有本事,但后又一想,为什么要怪自己,命是老天爷给的,后面的日子要怎么活,全看自己的本事。

贺影呆愣愣的看着一脸淡漠的贺大伯,这还是第一次,贺大伯给她讲了这么多话,却是如此决绝的话语。她忘记了脸颊上火辣辣的痛感,心突然揪着疼,她突然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这次,她好像真的要失去至亲的父母了,他们这次真的会彻底的从她的生活里面消失了。

“云香大家走吧,再留在这里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贺大伯略显抱歉的看了看贺爸贺妈,“真是对不住你们了,让你们跟着受了这委屈,尤其是茜茜,是大伯对不住你。”

“别这么说大伯,你们难得来一次帝都,别急着走啊,刚好我辞职了,最近没什么事情,不知道我是否有那个荣幸,能够过一次导游的瘾啊。”

贺大伯淡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应允了。

钟云香深深的看了贺影一眼,然后决绝的扭过头,在贺妈的搀扶下,一步一步的像门口靠近。突然,一个陌生的高大的男人出现在门口,手里还拎着外卖的袋子。

“你们是?”男人显得有些疑惑,看到站在门里面的贺影,急忙走了进去,关心的问道:“小影,你的脸是怎么了?”

“不用你管,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出去!”贺影使劲儿的推搡着男人,脸上的表情是更加的难看了。

男人怕贺影摔跤,直接紧紧的抱着她,温柔的说道:“我不走,小影,大家能好好的谈谈么?”

贺影将头扭向了一边,拒绝和他说话,任凭他说什么,她就是不发一语。

倒是贺茜走了上前,轻柔的问道:“你就是贺影肚子里孩子的爸爸?”

男人点了点头,“对,是我。”

“你想要这个孩子么?”

“想。”

“那就好。”男人肯负责任这是最好不过的,贺影的命还不错,遇到了一个负责人的好男人。得亏不是花花公子,否则她真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贺影趁男人不注意,恨恨的推开了他,她后退了几步,双手环胸,冷冷的看着一问一答,兀自聊的开心的两人,冷漠的说道:“孩子生不生是我说的算。吴昊喆,我说过很多次了,大家已经分手了,所以你别再来缠着我了,否则我就要报警了。”

“小影,我知道你现在怀着身孕心情不好,我不会当真的。”吴昊喆露出一抹尴尬却又不失礼貌的笑容,不过那互相揉搓的双手,显示出了他此刻的局促不安。

“我是认真的。”

“小影,你是不是怪我没有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你能不能先把孩子生下来,我保证一定会给你一个盛大的婚礼,你看好不好?”

“我不会嫁给你。”

“小影,你当初那么爱我。”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求婚失败了,饶是吴昊喆再好的脾气,也被磨得差不多了。

贺影冷淡的瞥了他一眼,“你也知道,那是曾经。”

“小影,你别说气话。”她当初是那么的温柔,那么的体贴,为什么现在变得像另外一个人。

虽然说女人心海底针,但也不能说翻脸就翻脸吧。

“我不是说气话,我是在认真的对你讲。你说结婚我就要和你结婚吗,你以为你是谁?你不过是一个普通的白领,一个月就那点工资,还不够我塞牙缝呢。当初要是知道你是个窝囊废,我说什么也不会和你有接触的,更别提怀了你的孩子。”

第一次见面,她被他帅气的外表所吸引,当然,她没错过那一身的名牌,于是她理所当然的把他当成了钻石男。为了彰显自己不是物质女,她刻意的没有询问他的工作,没有去过他的家里。可是当她得知自己怀孕了,她第一次见公婆的时候,才发现他的家庭只是一般的老百姓,根本就不是富得流油的上层阶级。

为了顾及面子,她全程尬笑,勉强的吃了一顿饭,然后便迫不及待的离开了。回来之后,她就提了分手,然而糟糕的是她已经怀了他的孩子。

祸不单行的是,她糟糕的身体,好不容易怀孕了,绝对不能轻易的打掉。医生的警告还在耳边萦绕,她不停的询问自己,是否已经做好了不生孩子的准备。

答案是误解,内心深处她还是渴望成为一个母亲,但是现实里面,她要成为富太太的想法从来没有消失过。吴昊喆不是她的菜,她很清楚。

即使他长得很帅,但那又怎么样,帅又不能当饭吃。

“你是认真的?”被深爱的女人如此的瞧不起,吴昊喆满心的酸楚。

“从来没有过的认真。”所以,赶快滚吧,别再来烦她了。

“你真的一点都不想嫁给我?”这真的是最后一次机会了。

“不想不想,一点都不想。”谁会愿意嫁给一个穷鬼。

吴昊喆青筋毕露的拳头松了紧紧了松,他仰天长叹一口气,似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平视着贺影,他艰难的吐出扎心的决定,“如果你真的想让我离开,那么我成全你。我不会说祝你幸福的话,因为我做不到。孩子,你生或是不生,选择权都在你那里,我不逼你。再见。”

放下手中的外卖,吴昊喆头也不回的离去。

贺茜给贺妈使了个眼色,然后匆匆忙忙的追了出去,钟云香看着风轻云淡的贺影,忍不住的劝说她收回刚才伤人的话。

“贺影,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那个小伙子既然肯负责任,你就顺着这个台阶下来不就行了,真不知道你在拿乔什么,是不是非要等到肚子大了,你才知道着急。我刚看那小伙子挺好的,挺老实的,你到底在不满意什么?”

“你要是喜欢,你去啊,反正我是不要。我才不要嫁给一个穷鬼,一个月就那么点工资,只够我买一个包包,连一顿豪侈的大餐都吃不了,我干嘛要嫁给他。没一点用,窝囊废。”

听听她说的是什么鬼话,钟云香都快被气死了。

“在你嫌弃别人之前,你先看看自己。人家工资拿多少,都是人家辛辛苦苦做出来的,可是你呢,你整天不想着好好的寻找工作,就想着不劳而获。色衰而爱驰,女人要是不独立的话,哪有让男人爱你的资本。”

“婶娘,我的事情就不劳您老操心了,您只要管好贺茜就行,别让她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就好。别见个男人就像是狐狸精附体一样,乱抛媚眼,她不嫌害臊,我看着都觉得臊的很。”

“真是不知所谓。”贺妈气的挥袖离去,什么奇葩的人呐,满嘴喷粪,再看一眼都觉得是对眼睛的亵渎。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