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八十四章 脑袋里面装满了浆糊

第一百八十四章 脑袋里面装满了浆糊

手机阅读

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贺大伯和钟云香喜忧参半,思绪烦乱,寤寐思服,辗转反侧。贺大伯第一时间跑到了火车站,买了翌日开往帝都的第一班火车,一分钟都不想多等,风尘仆仆的杀了过来。着急和怒火在折磨他们的神经,心里面的烦乱在翻江倒海,他们恨不得插上一双翅膀,才能飞快的奔向那不孝女的身边。

接到心事重重的贺大伯夫妻,贺茜先带他们回到了自己的家里,和贺爸贺妈会面之后,几人便展开了一场激烈的讨论。贺影十分固执,若是硬碰硬,必定会闹得不欢而散,这样的结果显然并不是她所乐意见到的,因为于事情本身而言,无谓的争持并没有一点实质性的帮助,如何能够快速的解决掉这棘手的问题才是重中之重。而且,对贺影来说,现在她和她爸妈显然都不是她所欢迎的对象。

“我认为大家现在直接去找贺影,将事情问清楚,听听她的意见之后,才权衡利弊,做出最后的决定。”贺爸首先提出了自己的意见,这个中肯的意见得到了贺妈的赞同。

钟云香却首先提出了反对意见,她一脸的忧虑,“这条路绝对行不通,贺影的脾气任性且暴躁,就算这个时候大家过去,她并不见得会见大家,这是第一点;第二,就算她见大家了,必然不会和大家讨论这个话题,她认为大家没有权力干涩她的生活和自由。这是她昨天晚上的原话。”

想想都觉得伤人,辛辛苦苦养大的闺女变得这么的歇斯底里,不近人情,真不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该给的疼爱,从来都没有少过她的,不知道她还在计较什么。女人可以臭美,但绝对不能攀比,更不能势力,那种尖酸刻薄的样子绝对是最丑陋的。

“想要解决问题的话,不面对是肯定不可能的。就算她摆臭脸,说话难听,咱们忍了就行了,毕竟是自己的孩子,还有什么委屈是承受不了的。左耳朵进右耳多出好了,再说还有大家陪着你呢,心情实在糟糕,咱们就出去散散步打打牌,这不都过去了。孩子要紧,其他的可以忽略不计。”

“如玉啊,还是你想的开。那既然咱们都已经达成统一的认识了,那还等什么呢,咱们赶紧出发吧。茜茜啊,贺影的脾气不是很好,到时候你多担待点啊,别跟她一般见识。”

“大伯娘啊,你这是说的什么话啊,咱们不都是一家人嘛,一家人哪有说两家话的道理。您要是再这么客气,我可就不乐意了啊。”贺茜佯装生气的撅着小嘴,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好好好,”钟云香爱怜的摸了摸贺茜的头,眼眶红红,雾气氤氲,“大伯娘不说了。茜茜是个好孩子,如玉啊,你可真有福气啊。要是贺影能有茜茜一半的懂事听话,就算是我死了,也能安心的闭眼了。”那孩子性子太过偏激,她就算是死了,魂魄也不得安生。

贺妈知道钟云香的心里苦,她忍不住的叹了一口气,“云香啊,儿孙自有儿孙福,咱们把她们辛辛苦苦的养大,还供她们上了学,该尽的责任都已经尽了。至于她们之后的路要怎么走,那都是她们的事情了,咱们不可能陪她们一辈子,你说是不是?你也别想那么多了,慢慢都会好的。”

钟云香没有说话,只是红着眼点了点头。贺大伯沉默寡言,只是沉闷的抽着烟,贺茜却突然间发现,贺大伯那本就被岁月渲染的斑驳白发又多了好多。她赫然明白,这个沉默寡言的男人对待贺影,并没有表面上的不在乎,只是他将所有的在意都放在了心底。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杀到了贺影家,这次代号为家和万事兴的行动,贺茜并没有让许安参加。一是因为许安实在是太忙了,她不想打扰他;二是因为她的私心,她知道贺影对许安也抱有不明的心思,她本能的不愿意让贺影和许安有过多的接触,毕竟对于心思不纯的人来说,撬墙角这等不要脸的事情,她们并不认为有什么不妥的。

她不想因为这些乌烟瘴气的事情和她决裂,毕竟在她的心中,她们都姓贺。

贺影发现自己最近是越来越暴躁了,渐渐凸起的小腹在不断的折磨着她的神经,这个孩子对于她来说,绝对不是代表着喜悦,而是代表着无尽的麻烦。

这个孩子要还是不要呢,她的身体她了解,要是不要的话,她没办法保证她以后还能不能有孩子;但是要的话,她不甘心就过着这样的平凡的日子,她的目标是要成为富家太太,而不是家庭主妇。

就在她焦虑万分的时候,突然传来了敲门声,从门眼里看清楚了不速之客,贺影的脸色变得越发的难看。真好,她还没去找她算账呢,她还有脸来,看她怎么收拾她。

贺影霍地打开门,带着十二万分的怒气,在看到贺茜那张盈盈欢笑的俏脸之后,心情变得越发的糟糕,她一定是来嘲笑自己的。这样的认知让贺影的目光变得恶毒起来,心思变得越发的扭曲,她愤怒的咆哮,“你这个贱人来这里干什么,笑话我的吗,谁让你多管闲事的,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面对突如其来的谩骂,贺茜明显的一愣,自从她们和好之后,就在知道贺影并不是真心实意的,但她的表面功夫做的还不错。至少在别人看来,她们姐妹的感情是很好的。

“贺影,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钟云香暴怒,“你这孩子是不是傻了,脑袋怎么这么拎不清,谁对你好,谁对你不好,你心里一点数没有吗?”

“你怎么来了,谁让你们来了。”贺影狠狠的瞪了一眼贺茜,“你是不是闲的没事干啊,特别喜欢狗拿耗子多管闲事啊。怎么的,现在看到我这副狗样子,你就这样的落井下石啊,我告诉你啊贺茜,你别得意的太早,早晚有一天,你的下场会比我还要惨!”

钟云香忍无可忍,上前就给了贺影一巴掌,对于贺影的善恶不分彻底的失望,“贺影,你是不是疯了,你听听你说的这是什么鬼话。贺茜从来没有说过你一句不好,反倒是你,满心满眼的恶毒。”

见事情越来越不可控,贺妈拉了拉钟云香的手,小声的劝慰道:“云香啊,咱们在家里不是说的好好的吗,淡定淡定啊,有什么事情咱们慢慢说,你别急。”

“如玉啊,我也不想这样,这可是我从小宠到大的孩子啊,她怎么对我我都可以忍,但是你听听她刚才说的是人话么,简直畜生不如。”

贺影捂着脸,火大的看着一声不吭的贺茜,满眼的嘲讽,满脸的不奈,她阴测测的笑了,“不需要你们来猫捉耗子假慈悲,贺茜啊,看到我众叛亲离你满意了么?”

“我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贺茜苦涩的摇摇头,决定今天开诚布公的和她谈一谈。“贺影,你知道么,我一直都知道,你主动来找我,并不是想要和我真的和好,而是受人指使的。”

贺影的脸色稍稍的变了,但她并没有表露出来,嘴角的嘲讽意味更浓了,“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我完全听不懂。”该死的,这贱人是怎么知道的,既然她知道了,为什么她还愿意陪她演这场戏。

“听不听得懂,你心里有数。早就有人告诉我,你和陈雅欣在一起了,还提醒我要小心一点。你和陈雅欣有什么阴谋,我并不在乎。即使我知道那阴谋是对着我的,我也无所谓。可是贺影,我不懂的是,就算你心里恨我,可是我已经离你那么远了,你为什么还是这么的讨厌我?”

贺影嘲讽一笑,“既然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真实目的,还装模作样的陪我演戏,贺茜啊贺茜,看来你的心思也没那么单纯啊。虽然你表现的那么白莲花,但是我知道,你的内心里面却是一个心思深沉的绿茶婊。”

“我只是想要大家的关系能够好一些。”贺茜淡然一笑,“但是现在我知道是不可能的了。只是贺影,我想告诉你,陈雅欣并不是一个好的合作伙伴,你要小心一点。”

“用不着你说。”虽然她知道这是事实,但是这话从贺茜的嘴里说出,就是这么的别扭。

“好了,今天大家之所以到这里来,是为了孩子而来。现在大家想知道,关于这个孩子,你是怎么想的?”

贺影的脸色突然变了,她变得有些暴躁,很不耐烦的说道:“这跟你有什么关系!”

“跟茜茜没有关系,但是跟大家有关系,你就老实告诉大家,你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她们连她的男朋友是谁都不知道,怎么确定那个男人是不是值得她托付终生。

“不怎么想,打了。”

贺影说的毫不在乎,钟云香的怒气却是蹭蹭蹭的往上涨,“打了?你说的倒轻巧,你自己的身体是个什么情况,你自己不清楚,你有没有为你的未来想一想啊。”

“未来怎么样那是我自己的事情,你们不是说要和我恩断义绝么,那我想怎么样是我自己的事情,跟你们没有关系。”

真的是好心当成驴肝肺!

“你是不是真的不想当妈妈了,既然不想生孩子,为什么不顾惜自己一些,伤害自己不说,还伤害一条无辜的生命。”

贺影越来越不耐烦了,她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睛严厉地瞪着贺茜,那眼神像要射出火花一般!她铁青着一张脸,不带一丝一毫的笑意,显然对于这一而再再而三的逼问,产生了抗拒的心理。

“那又怎样,身体是我的,我想怎么处理都可以,你别以为给了我生命,我就得什么都听你们的。如果你觉得想要回去,我随时都能还给你。”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