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为她的愚蠢默哀五秒钟

第一百八十三章 为她的愚蠢默哀五秒钟

手机阅读

“蚯蚓味?”光是看名字,贺茜就表示欣赏不来了。她对那种软体动物从骨子里面感到恐惧,比如说蛇之类的,那简直是看都不能看见,否则必定要做几天的噩梦,那才是要了命了。有些东西是不能触碰的底线,连勇气都鼓不起来,更别提什么面对。别说什么真正的勇士,在那些东西面前,完全都是放屁!

“你不买过那种味道的香水么,其实我挺喜欢的,但是怕你妈念叨我,这才退而求其次,选择了泥土味的,结果你妈还是把我臭骂了一顿,早知道这个样子,我还不如买蚯蚓味的香水呢,反正都要挨骂,倒不如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这样你妈不用,我留着也可以啊,疲惫的时候闻一闻,保准精神焕发!”

看到自家老爸一脸悔不当初的模样,贺家母女的嘴角都忍不住的抽搐,又不是什么好东西,还这么的恋恋不舍,真的是奇葩了。虽然说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但是差距这么大,是不是也不太和谐啊。

“爸,”贺茜虽然一头黑线,但还是有些好奇的问道:“你能给大家形容一下,蚯蚓味的香水是一种什么样的味道。看我妈的表情就知道她肯定是不愿意回忆了,还是你给大家具体的说道说道呗。”

往事不堪回首,她很孝顺的,还是不要在她老妈痛苦的回忆上再撒把盐了,否则惹得老妈急红了眼,免不了就要免费品尝一次竹笋炒肉,那滋味太过销魂,她还是不要轻易尝试了。

“那味道啊,是一种来自土壤的味道,就像是被消化过的泥土、苔藓、落叶或腐烂植物的气息,犹如儿时嬉戏手中的泥巴,在充满春天气息的土壤中,带着雨后的松软新鲜,能够唤醒儿时的快乐记忆。”

贺爸爸陶醉其中,那昏昏欲仙的模样让贺妈妈忍不住的翻了好几个白眼,她忍不住拆墙道:“别说的那么文艺,什么春天的气息啊,什么儿时的记忆啊,你这是虚假情报,别听你爸瞎说。其实就是土腥味加烂泥土味加烂草味的结合。你爸趁着我不在家的时候偷偷的喷了一次,结果我一打开门就闻到一股子要命的味道,那感觉就好像你爸是刚从泥土里面爬出来的虫子,差点没把我恶心死!”

就是现在想起来,还是记忆犹新,再后来,她就把那瓶香水赠送给了垃圾桶了。坚决不能再让这种弥蒙的气息污染房间的空气,这是一种眼中的空气污染,本来美美的心情也被破坏的一干二净。

贺茜和许安忍不住笑了,他们最喜欢看贺爸贺妈斗嘴,每每看到他们争得脸红脖子粗,就好像是开辩论会一样,非要争一个输赢出来,她都忍不住的想笑。

俗话说打是亲骂是爱,贺爸贺妈通过亲身经验,验证了这的确是个真理。

“对了,妈,贺影怀孕了,这事儿大伯和大伯娘知道么?”

贺妈瞠目结舌,“你说什么,贺影怀孕了,这么大的事情怎么没听你大伯娘说过啊,大家昨天还通过电话呢。”不应该啊,她们现在可是无话不谈的好妯娌,亲密的就跟闺蜜没什么两样。

“大伯娘没给你说么?会不会是贺影没有告诉大伯他们啊。之前她想把孩子打掉,我劝她三思而后行,还特别交代她要和大伯他们说,不要私自做决定。”贺茜也有点焦急了,贺影的身体不太好,本来就不容易受孕,流产还特别伤身体,要是再伤着*,那以后她可能就真的做不了妈妈了。

贺妈的表情很严肃,她拿出手机,快速的按下一串号码,嘴巴里面还在不停的念叨,“不行,这事儿我得问清楚了,这么大的事情,可不是儿戏,可由不得她胡来,任性!”

电话久久没人接听,贺妈的心情更焦急了,电话自动挂断之后,她又打了过去,又是漫长的忙音,就在她准备挂掉再打过去的时候,电话终于接通了。

“如玉,怎么了,我刚才在做饭,没听见。”今天是他们的结婚纪念日,贺大伯难得浪漫的给她买了一束玫瑰花,从未享受过这种待遇的钟云香,心里自然是乐开了花。

“云香啊,小影怀孕了,这事儿你知道不?”

“什么!”手中的杯子掉在了地上,摔了个稀碎,“如玉,你刚才说什么,小影怀孕了?”

“是啊,我也是刚听茜茜说的,就赶紧给你打了电话,怎么,你们不知道吗?”

贺大伯闻声赶来,看到一地的碎片,疑惑的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钟云香的脸色很难看,她直接开了免提,免除中间传话的繁琐。“小影怀孕了!”

“什么!”贺大伯的惊讶程度丝毫不亚于钟云香,“什么时候的事情?”

“茜茜,你大伯问这是什么时候的事情。”

“妈,你直接看免提就好,这样大家能直接交流。”贺妈一拍脑门,对啊,她怎么忘了这一遭了。按了免提之后,贺茜这才回道:“这事儿已经有一段时间了,贺影不想要这个孩子,我劝她和你们商量之后再做决定。”

“这个死丫头,根本就没有给大家打电话。”钟云香这次是彻底的怒了,其他的事情就算了,这么大的事情,她竟然也敢隐瞒。“谢谢茜茜啊,这事儿大家知道了。如玉啊,我先给那死丫头打个电话,大家稍晚在联系。”

“行,你快点给小影打电话吧,可千万别让她做什么傻事出来。”

挂断了电话,刚才轻松的气氛变得格外的沉重,贺影做事有点偏激,根本就不考虑后果。

时间变得缓慢,每一秒钟的等待都觉得分外的漫长,贺妈焦灼的转圈圈,直转的贺爸发出了强烈的抗议。“我说老婆啊,你能不能消停会儿啊,你转的我头都晕了。”不知道还以为是她亲闺女出事了。

焦灼的等待让贺妈的脾气略显暴躁,“我才不担心贺影那死丫头啊,那丫头就是个喂不熟的白眼狼。云香对她多好在,真的是捧在手里怕摔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可她倒好,瞧瞧她干的什么混账事,差点没把云香气死不说,就连云香住院的时候,她去看都没看一眼,真是混账。我担心云香再和那死丫头吵起来,她身体本来就不好,再受刺激,那还得了!”

“妈,你别着急,事情或许没有你想的那么糟。再怎么说都是亲人,贺影现在六神无主,就希望的就是亲人的关心了吧,大家再等等,您呀,也把心放宽些。”

既然连女婿都发话了,贺妈只好强按住焦急,坐在沙发上烦躁的搓着手。手机铃声突然想起,贺茜几乎在第一时间就按下了接听键,还顺手就开了免提。

“云香,怎么样啊。”

电话那头连连传来长叹,还要隐隐的啜泣声,贺妈知道,他们刚才一定是又打嘴仗了。

“云香,别伤心,小影可能一时想不开。”

“如玉,我心里苦啊。贺影那丫头,哎!我就问了那么一句,她就噼里啪啦的一顿骂,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生了这么一个混账啊。”

果然这样,贺茜看着屏幕上闪烁的电话号码,太阳穴涨疼。许安看到她苦闷的表情,就知道来电的人是谁。

他径直的从她的手里抽走了手机,按下了通话键,彬彬有礼的说道;“你好,请问哪位?”就算是知道,这个时候也要装作不知道。

贺影显然没料到是一个男人接的电话,但此时的她怒火三丈,才不管那么多,她愤懑的吼道:“我找贺茜,麻烦你让贺茜接电话。”那个长舌妇,多管闲事,真是欠骂。

不过这男人的声音可真好听,低沉又有磁性,人应该长得也很帅吧。是不是就是陈雅欣口中的金龟婿啊?好在她还保留的一丝理智,知道用礼貌用语。

“抱歉,她刚刚出去了,请问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来传达的么?”

“你和她是什么关系?”千万别是那种关系啊。

“她是我的未婚妻!”

我的老天啊,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名草已经有主了,这让贺影的心情更糟糕了。

“她回来你让她给我打个电话,就说我有事情找她。”

“事实上你可以给我说,或许我也能够帮助你。”

“不用不用。”这种事情让她怎么开口。

挂断了电话,贺茜调皮的对着许安吐了吐舌头,还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吐槽道:“你这是睁着眼睛说瞎话,我明明就在你的面前,你居然说我不在。”

“好吧,既然这样,”许安佯装要打电话,“那我就再给贺影打个电话,告诉她你现在就在我的身边。”

“别别别,”贺茜急忙按住他欲打电话的手,才发新他根本就没有解锁手机。意识到被骗的她忍不住的气恼,“你你你变坏了。”

“彼此彼此。”

贺茜没好气的瞪了一眼许安,两个人相视一笑。这边是其乐融融,那边显然就没有这么好的心情了。钟云香是一筹莫展,贺大伯对于贺影的失望是更上了一层楼,连连叹气,只是沉默的抽烟。

最后还是贺妈拍板子决定,“这样吧,你们先来帝都,等你们来了之后,大家在一起想办法吧。”

“成。”

敲定了主意,贺妈这才放下了电话,连连摇头,“真不知道贺影这丫头是怎么想的,把不重要的人看的比命根子还重,重要的人却使劲儿的伤害,而且还是生她养她的父母,真的太不像话了。”

“可不是吗,大哥他们苦了一辈子,就是要把她培养出来,结果呢,出力不讨好,瞅瞅这丫头现在变成什么鬼样子了。”

还好他们家贺茜虽然也有任性的时候,但总体上还是比较听话懂事的,基本上没让他们怎么操过心。要是贺茜是这个样子,他非得气死不可。

可怜的大哥,可怜的大嫂,他为他们默哀五秒钟。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