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七十九章 流泪的喜鹊

第一百七十九章 流泪的喜鹊

手机阅读

贺茜的离职对于许安来说,绝对是一件喜大普奔的事情,因为他终于终于不用再过苦想僧一样的生活了。说起来都是泪啊,虽然他们住在一起,可是最近他们交流的次数真的是屈指可数。

最近他们都比较忙,但他好歹还能朝九晚五的回家,就算偶尔会去加个班,十点之前也是能够回到家的。但贺茜就不是了,通常一走就是好多天,就算在帝都,也是忙得早已经淡薄了时间观念,何况又是在陈雅欣的手下做事,每次下班就好像是耗尽了元气一般,一回到家说不上几句话,饭还没有做好,她就投入了周公的怀抱了。对于一个纯吃货来说,连美食都诱惑不了她了,可见她有多累。

休息不够,饭也没有按时吃,贺茜最近瘦了好多,本就巴掌大的脸,现在更是小的一只手就能将她遮盖个完全。许安心疼极了,抚摸着她清瘦的小脸,长长地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要这么倔强呢,万事都有我,不用凡事都这么顶着。看你这样辛苦,我会很心疼的。”媳妇大人太利害,让他这堂堂七尺男儿英雄无用武之地!

“那是因为我不想你让趟这趟浑水,更不想让你同没有素质的人争论,因为那就像与猪摔跤,赢了不光荣,输了更丢人。更何况,我明知她居心不良,觊觎你的美色,”贺茜没个正经的单手勾着许安的下巴,笑眯眯的说道:“那我为什么还要派你到她的面前,让她一饱眼福,我看着像是这么傻的人么!”

又在胡说八道,许安无奈的摇了摇头,既然她不想说,那他就不问了,不过她心里在想些什么,他或多或少也能猜的出来一些,无非是不想让他为难罢了,她还是觉得他的心里有陈雅欣的存在呵。

尽管他已经说了一万遍他们之间已经成为过去式了,可是贺茜依旧固执的认为旧爱难忘。如果不是当初爱的那么纯粹,那么绝对,说不定他现在的确还在痛苦的沼泽里面,苦苦的挣扎。可就是因为爱的时候他深爱了,所以离开的时候,才能彻底的决绝的离开。可是这道理,贺茜不明白。

她把他想的太软弱了,很多事情他不说,不是不敢去面对,而是因为无关紧要,他懒得去说!

“今天我休息,咱么去郊区玩,怎么样?”是时候陪她出去散散心了,最近她脸上的笑容是越来越少了,她活力四射的小娇妻快变成郁郁寡欢的林黛玉了,这可不行!

“真的?”她都已经记不清上次出去玩是在什么时候了,“什么时候出发?”

“我东西都已经收拾的差不多了,你再去看看,需要带其他的东西么。收拾好了之后,咱们随时出发。”终于看到了她的小脸,许安也心满意足的笑了。

贺茜二话不说,光着脚丫子飞奔到卧室,许安看着她欢呼雀跃的样子,像是管家婆一样在后面唠叨,“现在天凉,不可以光着脚在地上跑,那样会容易生病的。”

“我知道了。”贺茜回头对着许安做了一个大大的鬼脸,手上的动作却没有停着,“亲爱的,我发现你整理行李的水平又上了一层楼啊,非常棒,没什么需要添加的,咱们现在就启程吧。”

在许安的唇上奖励性的印上一吻,贺茜又跳着蹦着来到衣柜前,欢欢喜喜的穿衣服,许安站在身后,无声的笑,时光在流转,岁月却静好,他们的爱不变!

伴随着落叶的声音,秋天来了。枫叶在风中层层叠叠地起伏着,旋转着,像那天边的红霞,燃烧似火,又像是灵动的蝶,舞出凋零钱最后的绚烂。

许安和贺茜牵着手走在乡间的小路上,远离都市的乌烟瘴气,这里的空气十分的清新。虽然没有江南的小桥流水,但是北方的秋天也别有一番风味。

“亲爱的,你看,这有一只喜鹊。”它的颜色不像翠鸟一样的鲜艳,只是一味的黑白相间,虽然单调,但却能更加的显出它华贵高雅的气质。头上的羽毛像一顶黑色的皇冠,高贵且别致。

喜鹊啼叫的声音很好听,像一只清脆的银铃。自古以来,喜鹊都是百姓们喜欢的对象,因为它象征着吉祥欢乐,还有圣贤之人的寓意。

“真的是呢。”贺茜小心翼翼的捧起喜鹊,“小东西,你怎么不飞呢,为什么呆在这里一动不动呢,是想偷懒么?”

“茜茜,你看看它腿受伤没?”

贺茜给喜鹊来了一个全身的检查,并没有发现伤痕的存在。既然没有受伤,那为什么别的喜鹊尽在天地间遨游,而这个小可怜却可怜巴巴的卧在草丛里面呢。

“你是不是渴了呀?”贺茜灵机一动,“亲爱的,大家来喂他喝点水,说不定是因为渴了。”

许安急忙从包里拿出来一瓶水,小心翼翼的喂它喝水,奈何喜鹊就是不配合,喝进去的水还没有流出来的多!

“小家伙,你为什么不愿意飞翔也不愿意喝水呢,是不是因为你的爱人离开你了?”

贺茜最近在看浪漫的言情小说,于是乎没经过大脑就把这不着调的猜测脱口而出,本来只是当成个笑话来说的,却惊讶的看见喜鹊居然流眼泪了。

“亲爱的,亲爱的,”贺茜惊呼,“你快来看啊,喜鹊竟然流泪了。”

本想去上网科普一下喜鹊资料的许安,急忙奔过来,看到了泪流满前的喜鹊。

“天呐,它竟然真的哭了。”这真的是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真的是太神奇了。

贺茜难掩激动的说道:“我刚才问它,不愿意飞翔,不愿意喝水是不是因为它的爱人离开他了,结果它就流眼泪了。”

“是了,”翻看着手机的许安,表情略有些严肃,心情也有些沉重,“喜鹊是一种对待爱情非常专一的鸟,对待伴侣更是忠诚,更有甚者,如果伴侣死了,另一半也会自杀,去陪伴另一半。真正的做到了在天愿为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

看着手中气息奄奄的喜鹊,贺茜眼眶红红,泪水顺着脸颊低落在地上,“小东西啊,原来你还是一个痴情种啊。伴侣的离去,你一定很痛苦吧。”

喜鹊的泪水流的更凶了,嘴里还发出凄厉的叫声,听的两人皆是心情沉重。

“她一定是想他的伴侣了。”本就泪腺超级发达的贺茜,被喜鹊这鹣鲽情深的样子,感动的是稀里哗啦。“她的伴侣一定就在这周围,大家找一找,让他们再让最后一面吧。”

看这样子,喜鹊必定是活不久了,虽然没有亲眼见到他们相爱时的样子,但是能够让他们死在一起,也算是做了一件善事了。

许安起身去找,果然就在草丛不远处,看到一只已经死亡的喜鹊。

“这就是你的伴侣吗?”贺茜刚说完,就见手中的喜鹊挣扎着想要下地,了解她的意图,贺茜小心翼翼的把她放在了她的伴侣身边,只见她卧在他的身旁,流着眼泪,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喜鹊死了,许安和贺茜将心爱的他们埋在了一起,两人在喜鹊墓前静静的站了一会儿,直到一阵凉风袭来,许安这才拉着贺茜离开。

似乎还沉浸在喜鹊至死不渝的爱情里面,贺茜的眼眶红的像只小兔子,她任凭许安拉着她走来走去,灵魂好像也跟着喜鹊离开了。

办理好入住手续,许安拉着失魂落魄的贺茜来到房间里面,放下行李,他将她拥入怀中。

“难过了?”不用看都知道,埋葬完喜鹊,她就变得沉默寡言起来。

贺茜没有回话,只是窝在宽阔温暖的怀抱里面,笑声的啜泣。

“哭吧哭吧,哭出来就好了。”许安温柔的擦拭着源源不断的涌出眼眶的泪水,“只是我希翼这是你最后一次哭泣了,每次看到你哭泣,对我来说,都是一种巨大的折磨啊。”

贺茜呶呶嘴,因为哭泣,声音变得有些破碎。“我真的没有想到,喜鹊对爱人竟然那么的忠诚。我直到刚才才明白,她不是不能飞,而是她不想飞;她不是不吃东西,而是她不想吃,她这根本就是在绝食,她是想要去另外一个世界,继续陪伴她的爱人。”

喜鹊的爱情竟然如此的纯粹,与它们相比,人类的爱情却是掺杂了太多的杂质。

“的确如此,喜鹊的爱情让我都为之动容。人心易变,爱情也是如此,现在是爱情快餐的年代,合则聚分则散,爱情变得好像不那么纯粹了。所以,能够全心全意的为对方着想的伴侣,大家应该格外的珍惜才对。”

贺茜哭着点点头,“所有的爱都可被忠贞不渝的爱情征服。”

“对,所以大家也要像喜鹊一样,对爱人忠贞不渝。爱情不是繁花中的甜言蜜语,不是花前柳月下的山盟海誓,不是权谋算计下的绵绵细语,更不是不达目的是不罢休的死硬强迫、爱情是自由的,是宽容的,是温暖的,更是炙热的。”

“就像喜鹊那样?”

“对,就像喜鹊那样。爱情,就是宁愿忍受一百年的孤寂,直到遇上可以让你倾心守护的人,从此之后不离不弃,风雨与共!”

贺茜感觉自己又想哭了,她双眼含泪,动情的说道:“我愿意像喜鹊爱着伴侣一样的爱着你!”

“傻女人,我当然知道了。”许安笑着摸了摸贺茜的头,“我也是。所以,以后发生任何事情,我希翼你都能告诉我。我知道你的用意是为我好,但是,相比于站在你的身后隔岸观火,我更喜欢参与到你的生活里面,你能理解么?”

贺茜恍然大悟的点点头,“我明白了,我以后不会再这样了。”

“天呐,理解万岁!”

“那你以后也要这样,大家之间不要存在任何的秘密!”

“没有问题!”许安答应的干净利落,相比于他来说,贺茜更喜欢钻牛角尖一些。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