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低调是最牛逼的炫耀

第一百七十八章 低调是最牛逼的炫耀

手机阅读

有些事情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无论是对谁,产生的影响都是不好的。这样糟心的事情,她真的很不明白,为什么陈雅欣总说要一再的翻出来说,闹的彼此身心疲惫,逗乐的看戏的人,这样杀敌一万自损八千的事情真的那么好玩么?她是傻了,还是已经觉得无所谓了,脸皮什么的,根本可以忽视。

“你还有脸说?”陈雅欣愤怒的指着贺茜的鼻子怒骂,“贱人,都是你害的我,要不是你,我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她已经众叛亲离了,所以无所畏惧,最糟糕的结果也不过于此,她还在乎什么。

“我做的什么事情?呵,你说这话可就搞笑了。你做的那些令人发指的龌龊事,我不想多说,你自己心里也清楚。做出那等恬不知耻的事情,还祈求人家回头,我说陈雅欣,你的脑袋被驴踢了吧,不要把别人都想象的和你一样的愚蠢。自己作的恶就要吃恶贯满盈的果,好聚好散OK?你不认识我,我也不认识你,咱们就彻彻底底的形同陌路,你走你的阳光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成为彼此生活里的甲乙丙丁!”

陆韶扬很不厚道的笑了,他都已经记不清多长时间,没有看到这样性格鲜活的贺茜了,她本来是一道阳光,奈何被乌云层层遮蔽,隐藏了自身的光芒。现在,她终于冲出这些禁锢,获得了新生的自由。

“抱歉抱歉,我不是故意的,实在是因为忍不住了。”察觉到两道愤怒的目光,陆韶扬毫无诚意的表达着歉意,“你们继续说,我一定会管好自己的嘴的,绝不会再让它发出不和谐的声音的。”

陈雅欣冷哼一声,继续讲炮火对准了贺茜,只见她色厉内荏的呵斥道:“我想怎么做那是我的自由,爱情的事情谁说的准,有谁规定爱情就一定要循规蹈矩,我只是追求我的爱情,有什么错?还有,我想和谁复合是我的事情,你凭什么干涉他选择的自由!”要是没有这个贱人,许安绝对不会对她那么冷心冷情,都是这个贱人偷走了许安的心,她现在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因为这个贱人而起的!

她怎么不去死呢!对,要是这个贱人消失不见了,那许安会不会再次回到自己的身边呢,会不会呢?

“呵,我求你不要侮辱了爱情这么神圣的字眼好么,别拿着爱情的名义为苟且之事圆场。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我已经懒得再说了。我现在只想告诉你,别说我没有干涉过他的选择,就算干涉了你又能怎样,我是他的未婚妻,你是他的谁啊。我还没有指责你觊觎我未婚夫,你一个陌生人在这里瞎咋呼什么啊。”倒打一耙啊,也不怕吃瓜群众啪啪啪的打脸啊。

“好!”贺茜终于霸气起来了,陆韶扬忍不住的鼓掌喝彩。

贺茜没好气的对天翻了一个白眼,谆谆教导道:“韶扬啊,难道我没有对你说过,做人要低调点么?我这么安静的小透明,都能变成别人的眼中钉肉中刺,你说我冤不冤啊。”

“没办法,谁让你是一个老好人呢,这人呐,就是欺软怕硬。所以,你也不能太温柔了,否则,你不发威,别人都把你当hello kitty 了。”陆韶扬顶着陈雅欣快要杀人的目光,慢吞吞的说道:“虽然我经常说要高调做事,低调做人,但是贺茜啊,你要知道,低调才是最牛逼的炫耀啊。”

周围传来忍俊不禁的哄笑声,贺茜一脸黑线,陈雅欣隐隐磨牙,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你又是谁?这里有你什么事,麻烦你闭嘴!”真不是一般的聒噪。

“我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说的话都是实话,实话最不招人待见,我知道的,我还知道你听了一定会不开心,我就是为了让你不开心,所以才说的。”真当他闲得无聊么,他可是日赚斗金的人。

“你…”真的是嘴贱!

陆韶扬笑的阴险极了,“我知道你是想要赞扬我的口才,不用了,这种话我听的太多了,耳朵都听出茧子了,真的是多你一句不多,少你一句不少。”嘴巴臭的人说出来的话也好听不到哪里去。

陈雅欣气的俏脸发白,她怒极反笑,“呵,我不跟上不了台面的小丑说话。贺茜,你现在是落魄到什么地步了,和这种市井小人混在一起,真的是越来越没有格调了。”

这叫什么,恨屋及屋么,这种八竿子打不着的事儿也能牵扯到她的身上。

“我说陈小姐,你说这话我就不乐意听了,你哪只眼睛看出来我是上不了台面的人了,我长的这么帅,身材这么好,气质这么棒,你竟然说我是市井小人?眼瞎啊!”妈的,这死女人绝对是故意埋汰他的,这是在严重的贬低他的人格,叔叔可忍婶婶不可忍!

“见过不要脸的,竟然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真是王婆卖瓜,自卖自夸!”

“切,我是绅士,要有风度一些,所以,我还是君子一些;更别说一条疯狗了,我就更不能和她一般见识了,狗咬了我一口,我总不能再反咬回去吧。”那么肮脏的人,他都下不去那口。

“你骂谁是疯狗呢,今天给我说清楚了。”她真的是肺都要气炸了,他和贺茜绝对是一丘之貉,狼狈为奸!

贺茜见陈雅欣气的快要昏倒的模样,忍不住笑了。许安来的时候,就看见自家未婚妻笑的花枝招展的样子,不由得摇摇头,宠溺的笑了。

“我错过了什么好事?”宠溺的摸摸她的头,许安温柔的都能滴出来蜜了。

“亲爱的,我才发现,原来韶扬的口才这么了得啊,居然能把陈雅欣说的七窍生烟,真的是太利害了。佩服,实在是太佩服了。”要不是这么多吃瓜观众在现场,她绝对要为他疯狂的打call,外加给他点三十二个赞。

陈雅欣早在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许安的到来,她看着有说有笑的两人,眼眸深处闪烁着恶毒的光芒。

“哎,请敬重你的对手好么,现在,你的对手是我,所以,请把注意力放在我的身上好么?还有,”陆韶扬收起了嬉皮笑脸,一本正经的说道:“陈小姐,你现在的身份和之前的不一样了,所以,还请你谨记自己的身份,不要做不合时宜的事情,给你的企业抹黑。”

仿佛是没有过够夫子的瘾,陆韶扬转身接着说道:“最后奉劝你一句,不是你的别强求,强求也强求不来;世事如棋,有时候错了一步,就是错了一辈子。所以,骄傲点,要拿得起放得下!”

说完,他像一只骄傲的孔雀,抬头挺胸的来到甜甜蜜蜜的两人面前,扬起的嘴角瞬间垮塌,“我说两位,你们是没有也太不够意思了,我在前面挨着枪林弹雨,你们在盾牌后面乐呵呵的谈恋爱,我的命怎么这么苦啊,真的是交友不慎啊。”遇人不淑说的就是他!

许安直接无视了他的搞怪,拉着贺茜的手就准备离开。

“喂喂喂,你们别走啊,我这么辛苦,你们也不说声谢谢啊。”陆韶扬双手张开,成功的拦截下了想要逃离现场的两人。

许安眼神幽深的看着一脸认真的陆韶扬,语调凉凉,有透彻心扉之效。

“在回答你的问题之前,你先回答我一个问题。”

“什么?”陆韶扬警惕的看着许安,生怕这狡诈腹黑的狐狸,又给他挖一个大坑,然后可耻的骗他往下跳!

“大家是朋友么?”

这不是废话么,不是朋友的话,他用的着这么费心费力嘛,他又不是闲的心慌了。

“当然是了。”

“你不是曾经说过,愿意为朋友上刀山下油锅,两肋插刀,万死不辞的么。现在,我既不需要你为我上刀山,也不需要你为我下油锅,更不需要你为我两肋插刀,不过是参加个辩论赛么,这对你来说不过是芝麻大点的事情而已,所以,客套的话就不用说了,那样显得俗气!”

好像是有这么点道理,不对,这完全是歪理,可是等陆韶扬反应过来的时候,许安早已带着贺茜扬长而去!

“许安,你还是一如既往的奸诈啊!”陆韶扬愤怒的朝着许安的背影比了一个中止,为什么要在背后,是因为他没胆子在他面前比。

陈雅欣愣愣的看着相携而去的两人,她本来想追上去,可是又顾及此时的身份,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他再次离开她的视线。

他们快要结婚了,这对于她来说,绝对是毁灭性的打击。为什么她过的如此的狼狈不堪,可是他们的日子却过的风生水起,有滋有味。

老天爷啊,你如此的不公平,真的是枉为天啊。

陆韶扬临走之前,深深的看了一眼陈雅欣,眼里的警告意味十足,确定她看到之后,他这才大摇大摆的离开。任务完成,他要去找他家可爱的小晴晴去了。那两个无良的家伙不要钱的发狗粮,他一时不慎,吃的太多,有些消化不良了,需要吃一剂灵丹妙药。

周围传来此起彼伏交谈的声音,然而陈雅欣此刻却顾不了那么多,她呆呆的站在那里,犹如一尊雕塑,她满脑子回荡的都是贺茜说的那句话,我是他的未婚妻,你是他的谁啊。她也曾经是他深爱的人啊,只不过是曾经啊。

陈雅欣突然蹲在地上嚎啕大哭起来,那撕心裂肺的哭泣太过凄厉,看的周围的人都忍不住的摇头,更有怜花惜玉的绅士,想要上前给佳人温柔的安慰,奈何对方并不领情。

虽然哭的是梨花带雨,但一记冷厉愤恨的白眼成功的阻止了他们前进的脚步。

“都滚开,让我一个人静静。”

芊芊不屑的冷哼一声,不过是一个靠勾引男人上位的公交车而已,也不看看自己属于哪根葱,整天在A和C之间装来装去,不嫌累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