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爱情绝不将就

第一百七十七章 爱情绝不将就

手机阅读

车彦翎气势逼人,贺茜在一旁不言不语,事实上不是她不想说,而是每次她准备开口的时候,那火大的男人就会给她特别关照的一眼,那眼中的怒火她看的一清二楚,这是大boss之间的较量,她这个小喽啰还是不要再趟这浑水了,省得出力不讨好,还沾染了一身腥。

“彦翎,你也得理解理解我啊。”这两个大佬,他是一个都不想得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助理,怎么就变成让他头大如斗两头为难的*了。想他堂堂的总经理,还不如一个小助理混的自在,憋屈,真的是无比的憋屈啊。“你也是企业的一份子,自然也要为企业的利益考虑吧。不过是一个助理而已,用的着这么大动肝火么?”不知道的人,看他这么激动的样子,还以为要离开的是他老婆呢。

“我不想听那么多,总之,贺茜要是离开,那我也离开。我习惯她的伺候了,一个人能抵几个,我不想换助理。还有,只要陈雅欣在企业一天,那么我就一天不来企业,看到那恶心的女人我就倒胃口。在大家合约到期之前,已经答应的工作我会认真去做,但是其他工作我一律不接。”

总经理的脸色终于变了,这是要分道扬镳的节奏啊,问题皆是因为贺茜而起,他下意识的看向贺茜,希翼她能够为他美言几句,早就忘了,就在几分钟之前,他还让贺茜卷铺盖走人这回事了。

哎呦我的天呐,总经理这眼神能不能不要这么热烈啊,看的她的小心肝一颤一颤的。第一次被人当做成了救世主,可奈何现实里面她只是一个小池鱼,没有那金刚钻就不揽那瓷器活,她又不是车彦翎的谁,有什么资格去干涉他的选择。总经理这是病急乱投医了,连她都看得起了。

“老板,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企业培养你也听不容易的,你这一走,企业的损失也是挺大的。”贺茜顶着巨大的压力,头皮发麻的说道,“总经理没做错什么,是我自己想要走的。”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车彦翎恨铁不成钢的看着贺茜,难道她没看出来,他这是在替她讨公道的么。人家都让她卷铺盖滚蛋了,她还以德报怨的替他们说话,这女人到底有没有心啊。

“企业都这么不敬重我了,还会看中我,你当我傻?”钱他不缺,气的是人心。“贺茜啊贺茜,你的心还真是大啊,别人都欺负到你的脸上了,你还忍气吞声,我不记得你是这么好说话的女人啊。”

在他的面前张牙舞爪,在别人的面前就是温吞吞的小绵羊模样,这之间的差距会不会有点太大了。

话需要说的这么直白么,贺茜的嘴角直抽抽,夹在两座大山之间,她表示压力山大啊。

“这件事情其实并不难解决,”突然传来一道温润的男声,“我这里就有一个好办法。”

贺茜惊讶的回头,看到他家亲爱的未婚夫如沐春风的走了进来。“你怎么来了?”她是真的感觉有点讶异。“不对啊,你们怎么会在一起啊?”上次一别之后,她就没有见过陆韶扬了。

车彦翎愤怒的看着陆韶扬,那眼神在无声的指责着他这个叛徒。他说过贺茜的事情他会解决,结果他竟然把许安那家伙给带来了,火大,无比的火大,这几个人真的是一个比一个让他火大。

“许总,今天是吹了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这可是最近炙手可热的新锐设计师啊,虽然企业刚刚起步,但是实力还是不容小觑的。总经理一脸的喜色,“坐,许总请坐,彦翎也坐,你们也坐。”

许安拉着贺茜坐在沙发上,陆韶扬无所谓的耸耸肩,也很随意的做了下来。车彦翎的心情就没有那么美丽了,一屁股坐了下去,带着十二万分的火气。

总经理看着许安和贺茜相牵的手,一脸的疑惑。“不知许总今天来所为何事?”这两个人到底是什么关系啊,看着关系不普通啊。

“李总,再回答您的问题之前,我需要先确定一件事情。”许安转头看向贺茜,温柔的问道:“听说你辞职了?”如果是真的,这绝对是喜大普奔的好消息啊。

贺茜看了一眼总经理,又看了看黑头黑脸的车彦翎,点了点头,小声的说道:“嗯,我辞职了。”

得到了确定的答案,许安这才回头看着越加迷惑的总经理,笑的那叫一个春风得意。“实不相瞒李总,贺茜呢是我的未婚妻,早在之前我就提过让她离职,可是她说舍不得,说企业的同事很照顾她,还说领导很好。可是,我企业里面也需要一个老板娘啊,被她拖得实在没脾气了,我就亲自来企业里面抓人了。好在她说到就做到了,那我也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商场上的人哪一个不是人精,李总知道这是许安给他找的台阶,既然一个绝好的机会摆在他的面前,那么他就顺势下了楼梯。

“原来贺茜是您的夫人啊,恕我眼拙,之前没有看出来。贺茜呢,是一个很好的姑娘,工作很认真负责,任劳任怨,而且脾气很好,你们在一起,真的是郎才女貌,天造地设的一对。”

这话听着真刺耳,车彦翎不屑的冷哼一声。李总笑的有些尴尬,但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贺茜啊,你怎么不早说你的先生是许总呢,你呀你呀,嘴巴跟那蚌一样,严的不得了。”

车彦翎脸上的表情更臭了,许安那家伙实在太卑鄙了,趁他不在的时候,竟然向贺茜求婚了,而贺茜这女人竟然也同意了。说好的公平竞争,哪有一点点公平性。

“这些并不重要,生活是生活,工作是工作,我分的很清楚。”

陆韶扬一脸同情的看着自己表哥,允许他为他死去的爱情默哀两分钟,人家都说的这么清楚了,工作是工作啊,绝对不掺杂私人感情,所以他还是趁早死了心吧。

车彦翎显然也听明白了贺茜的言外之意,幽深的眸子直勾勾的盯着她,那目光太过幽深,让她不得不低下头,像只鸵鸟一般的躲避。不是她怂,而是爱情没有将就,更没有两全其美。

伤心是在所难免的,她心就那么大的位置,已经装了一个人了,就再也装不下其他的人了。

“有这样的觉悟就好。”天啊撸,他再也不用担心自家的当红天王和一个小助理私奔了,悬着的心终于可以归位了,他终于能够轻轻松松的上班过日子了。

狗屁的觉悟,车彦翎忍不住的想要爆粗口了,要不是陆韶扬多管闲事的拉了拉他的袖子,他早就甩袖走人了。他第一次发现,自家企业的老总怎么这么不招人待见。

“李总,既然贺茜已经辞职了,那大家也就不久留了。多谢你这段时间对贺茜的照顾,希翼大家以后有机会合作。”热情的寒暄,保持着礼貌又疏离的距离,“茜茜,东西收拾好了么,整理完毕咱们就走吧。”要走,也是挺着胸膛从大门走,绝不会是凄凄惨惨悲悲戚戚的样子。

他的女人,只能他欺负!

“还没有呢,你稍微等我一下,我马上就好。”收拾的东西其实并不多,她在乎的可是她的辛苦钱,忍字头上一把刀,天知道她最近过的是什么生不如死的日子。

要是把血泪钱白白的贡献给他们,说啥也不甘心呐。

贺茜心急火燎的跑了出去,许安并不放心,陈雅欣不是一个善茬,他相信贺茜自己有办法应对,但是他不想再让她一个人面对。

对陆韶扬使了一个眼色,后者明白的点点头,接着起身离去。

哎,贺茜也真是不容易,在这么一个极品的女人手下能坚持这么久,也算是一个奇葩了。不喜欢做就不做,干啥非要做这种无所谓的斗气,这不是给自己找气受的么。

管陈雅欣想什么,只要自己过得幸福不就结了吗,干嘛那么在乎闲杂人等的想法。

果然,还没走到办公室,就听到了剧烈的吵架声,陆韶扬拿出手机拨通了许安的电话,人则火速的往事发现场奔去。

“贺茜,我就知道你这个贱货离不开男人,怎么的,现在有许安撑腰了,翅膀硬了,所以就不在乎了。让一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放弃这么好的工作,还真的天下奇闻啊。”

“陈雅欣,我和你熟么,你有什么资格对我指手画脚。原来我忍着你,让着你,那是看在以前的面子上。我对你一忍再忍,然而你却蹬鼻子上脸,你也不看看你现在变成什么德行了。”

陈雅欣笑了,不阴不阳的说道:“哟呵,说的那么伟大善良,我干什么了,需要你忍着我,让着我。说谎话也不打草稿,真的是搞笑了。贺茜啊贺茜,贱人永远都是贱人,就算再怎么伪装成白莲花,骨子里面也是一个绿茶婊。抢别人的东西还有理了,我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

也不知道倒打一耙的女人是谁,贺茜真的是醉了。陈雅欣真的无药可救了,陈年老梗到底要说多少遍,她才愿意换新的台词和剧情。她说的不腻,她听的都腻了。

“谁不要脸谁心里清楚,你做的那些破烂事我不想再多说,上次闹得还不够大么,资讯头条你还不嫌档次低么,是不是非要弄得全国人民都知道了,你才安心?是不是非要搞得你身败名裂,你才会死心。陈雅欣,人的忍耐可都是有限度的,如果你还要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恶意造谣,那么就别怪我真的不客气了。兔子急了还会咬人呢,我对你真的是仁至义尽了。”

想起上次的不欢而散,陈雅欣的脸色就很难看。如果没有上次,她现在也不会过的这么不顺心,就算又找到了新的金主,可是过往的那种舒服的感觉彻底的消失了。

最遗憾的是,她的孩子,虽然不是和心爱的人所生,但毕竟是她的亲生骨肉!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