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七十六章 老娘不伺候你了

第一百七十六章 老娘不伺候你了

手机阅读

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觉得塞牙缝,但好歹现在否极泰来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尽管陈雅欣还是不遗余力的刁难她,可是看到手指上的戒指,所有的磨难全都可以不存在。现在,只要一有时间,贺茜都会翻日历,再三的斟酌。结婚可是她这辈子的头等大事,所以,一定要慎重再慎重。

贺茜的异样,陈雅欣第一时间就感觉出来了,那贱人手上戴着的戒指一看就知道不凡。超大的鸽子蛋,在阳光的照耀下,散发着璀璨的光芒,显得格外的绚丽,着实惊艳,然而却刺伤了她的眼。

那本来应该是她的东西,然而却被这个卑鄙的女人抢走了,可恶,可恨!她不怪许安,毕竟是她伤他在先,要怪只能怪这个不要脸的女人,在他们闹别扭的时候趁虚而入,在他最脆弱的时候假惺惺的安慰,还臭不要脸的和他上了床,借此偷走了他的心。这一切的罪魁祸首都是贺茜这个贱人!

“贺助理,我饿了,去给我买吃的去。”贱人就是贱人,骨子里流淌的就是*的血液,大白天的就一副风骚妖媚的样子,活脱脱的狐狸精转世,每看她一次,就觉得是对她高贵的眼睛的眼中侮辱。

“不知道陈小姐这次想吃些什么?”没事找事,故意挑刺。明明一个小时之前刚吃过一份意大利面,她什么都没干,就又饿了,真当自己是猪么。不对,说猪,都是侮辱了猪的品格。

陈雅欣抬头,幽深的眼眸直直的盯着一脸风轻云淡的贺茜,声音降了一个八度,冷冰冰的说道:“我想吃就吃,用得着你指手画脚。你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助理,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

真是有被害妄想症啊,她说了什么了么,多么正常的一句问话,她干啥一副炸毛的样子。真是奇了怪了,跟脑回路清奇的人果然无法正常交流,她还是多做事,少说话么,因为跟看你横竖都不顺眼的人说话,不管你说什么,都会被无限的曲解,索性就闭嘴不说,看她还要怎么歪曲你的意思。

“怎么不说话了,无话可说了?还有,你一副委屈巴巴的表情是给谁看的,你以为你装柔弱就真的能博取别人的关心了么。”陈雅欣突然变得歇斯底里起来,“我告诉你,我可不吃你这一套,你当我是那些见了女人就没了骨头的臭男人么,只要你一哭就会干巴巴的往上凑么,还给我用美人计,我呸!”

嘿,这女人的嘴巴怎么这么毒呢,一张嘴就开始胡乱的喷粪,昧着良心的污蔑别人,她的心都不会痛的么?她自己不嫌臊,她还嫌糟呢。不过,和一个疯子没什么好争辩的,忍一时风平浪静。

“说话啊,你别以为你装哑巴我就不知道你心里在想些什么。现在你是不是很得意,你以为你有了那一个烂戒指,许安就是你的了么?我告诉你,不可能,绝不可能,许安可以和任何女人结婚,就你不行。”不争馒头争口气,除了这个贱女人,谁都行!

贺茜嘴角直抽抽,她有些无奈的抚额望天,一厢情愿真的这么好玩么,再忍一下,就再忍最后一下下。路遥知马力不足,日久见人心叵测。这人心啊,最深不可测。

“贺茜,你现在给我摆这张得意的脸是给谁看的。我告诉你,只要有我在,就绝对不会允许你这个贱女人和他在一起。你这个贱货,有什么资格陪在他的左右,贱人,贱人。”

左一个贱人,右一个贱货,这女人的嘴怎么这么臭。贺茜再好的脾气也被磨得差不多了,她直勾勾的盯着陈雅欣,色厉内苒的说了一句,“陈雅欣,你知道么,我真想亲口管你爷爷叫声爹!”

“你再说一遍!”贱人,竟然敢占她的便宜,她一定要撕烂她的嘴。

“好话不说第二遍,凭什么你说让我说,我就要说,我是你什么人,干啥那么听你的话!”真是天大的笑话,真当自己是老大了,一副天下唯我独尊的样子,有两个臭钱了不起啊。

的确了不起,要不是那两个臭钱,她也不至于站在这里装孙子,任凭陈雅欣百般刁难了。

“我现在是你的老板,我让你干什么,你就要干什么。”陈雅欣露出洋洋得意的表情,“贺助理,别忘了你的职责啊,要是你干的不好,就别怪我去投诉你,一切后果自负啊。”

贺茜再也受不了她的阴阳怪气,索性破罐子破摔了,陈雅欣是利害,懂得找准她的命门。没错,她是很看重这份工作,但她还没有为了钱就忍气吞声到死的地步。就算陈雅欣利害,但是她也不是吃闲饭的,不想干就不干了,干啥要受这种委屈,受这份鸟气。

“去啊你去啊,今天你要是不气我还跟你急了,告诉你,老娘还不伺候你了,老娘不干了,你爱咋滴咋滴吧,我不奉陪了。”将手中的茶杯重重的放在桌子上,贺茜看也不看陈雅欣那张愤怒的脸,飘飘然的走了出去,妈的,终于摆脱了,她早该下定决心的,白费了她这么长的时间。

贺茜来到总经理办公室,得到允许后,推门而进。

“总经理,我是来请辞的,那尊大佛我伺候不了,您可以找优秀的员工来为她服务了。”

“你要辞职?”一向看贺茜不顺眼的他,难得正儿八经的打量了一下时常让他恼火异常的员工,却见她身体挺得笔直,神色不卑不亢,是他欣赏的气质。“为什么?”

贺茜淡淡的笑了笑,“总经理,我相信这企业里面发生的一切事物,您应该都一清二楚,所以我也就不多加复述了。我现在没有别的意思,就是请你批准我的辞呈。”

天知道,这辞呈她已经放在办公桌抽屉里面多时了,要不是今天积压已久的怒气彻底爆发,她还是不舍得拿出来的。

毕竟,工作氛围比较愉悦,老板也比较体贴,同事也比较友好,如果不是陈雅欣从中掺和了一脚,破坏了这其中的和谐,好好的大好时光被她弄得乌烟瘴气的,说什么她也不会这么任性的说走就走。

“你确定么?”说句心里话,贺茜虽然时常会让他上火,但本质上她是一个积极上级能吃苦耐劳的好员工,绝对服从领导安排的典范,让这么一个实干型的人才离开,他还真的有点舍不得她走。

最重要的是,如果车彦翎回来了,发现他的得力助理走了,还不得找他拼命啊。

“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再考虑一下,从企业的角度出发,我还是不希翼你离职的。”

“谢谢总经理的赏识,”贺茜笑了笑,“可是我真的要离开,而且是必须。抱歉总经理,虽然我有心会企业效力,可是我现在身心疲惫,就算留在这里,也不能给企业创造任何价值。”

一向好说话的人今天却是态度坚决,总经理知道贺茜这是去意已决,也不再多加阻拦。至于车彦翎,若他回来之后问起,再随便找个理由搪塞过去好了。

“既然如此,那你现在就去财务把薪水结了吧。”留不住心,就算留下人也没太大的意义。

大门忽然被人用力的推开,只见一个脸上布满了焦急之色的高大男人,气势冲冲的走了进来,无比火大的吼道:“不行,我绝对不同意。”

“彦翎,你怎么回来了?”这会儿他不是应该在澳洲拍广告么?

车彦翎冷冷的看了一眼总经理,随后又把目光定格在了贺茜的身上,“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是么?”竟然不经过他的同意,就妄想从他的身边溜走,他都快要被她给气死了。

“什么话?”贺茜略有些紧张,“你说的话那么多,我怎么可能每一句都记得那么清楚!”

这不是存心难为人的嘛。

“我说的话你什么时候才会记在心上。我不只一次的跟你说过,你的老板是我,是我,是我,你要做什么,该做什么,只用听从我的命令就好。”车彦翎咆哮,“你的耳朵里面是不是塞了驴毛啊,这么简单的一句话,你就是死活记不住是吧。”

“可是,我毕竟是企业的一份子。”她只不过是个基层的小喽啰,怎么可能像他这位大爷一样,在企业里面可以为所欲为,潇潇洒洒。

她只能做为企业服务的一块砖,企业需要哪里,她就往哪里搬。

“出了什么事情,有我顶着,你只用安心的做我的助理就好。”跟着固执的女人讲不通,车彦翎回头又对着总经理咆哮,“李总,你是不是希翼我和企业的合约提前终止?”

他怎么会有这种误会,总经理一头冷汗,忙不迭的说明,“没有啊,彦翎怎么会有这种想法,企业可是万万不能离开你啊。”这可是一颗活生生的摇钱树啊。

“离不开我?”车彦翎冷笑,“离不开我就让人肆意的欺负我的助理,这不是赤.裸裸的打我的脸么。我连一个助理都护不住,还在企业里面混什么混。还有,那陈雅欣算是个什么玩意,刚出道的小*而已,连十八线都排不上,有什么资格用我的御用助理,谁给她的脸?”

要不是陆韶扬给他说了这事,他到现在还蒙在鼓里呢。

“陈雅欣背后的人是咱们企业的大股东。”所以,他也没有办法啊,这个面子他不给也得给。

“所以,你就千方百计的把我给支出去,就是为了让那个女人来欺辱我的助理,刘总,你什么时候觉得我这么好说话了?”车彦翎简直要被气笑了,“你是不是看我脾气好,就专门挑软柿子捏啊,企业助理那么多,她怎么就偏偏挑上我的助理了呢,这不是故意找茬还是怎么!”

总经理冷汗直流,这个他还真的没怎么想过,不过是一个助理,他当初并没有放在心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