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七十四章 老牛吃嫩草

第一百七十四章 老牛吃嫩草

手机阅读

叶晴知道贺茜不想说太多,也料定陈雅欣不会轻易的放过折腾贺茜的机会,美眸灵活的转动了一圈,心里面已经有了主意。既然不想说,那就不说。于是乎,她开始天南海北的胡扯八道,一会儿说美食,一会儿说八卦,反正就是不给贺茜安静的机会,一直扯着她说话,还强迫她每个话题都要回应。

贺茜一脸黑线,但她知道叶晴是为了转移自己的注意力,心里面是满满的感动。人这一生,泛泛之交甚多,可是只要有那么两三个知己朋友,这一辈子就已足矣。

许安一直微笑着看两个女人天南海北的胡扯,忽然,他一转头看见一个不该出现的人出现在这里。真是说曹操曹操就做。他刚想着要和他联系,他就出现在他的眼前,这就是传说中的默契。

陆韶扬显然也看到他了,笑着朝他走了过来。叶晴看见她,笑的眼睛都变成一条直线了,许安还以为她是见了帅哥的缘故,因此也没有起疑。贺茜则是礼貌性的笑了一笑,接着又和叶晴开启了下一轮的辩论。只留下许安和陆韶扬一人站着,一人坐着,大眼瞪小眼。

“你也来这里吃饭?”许安露出一个淡淡的笑容,咦,他怎么坐下来了,“约的人还没有到么?”

陆韶扬笑了笑,“到了。”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女人,来了也不跟他好好说话,他们都已经一个星期没见面了,见到他也不激动,还和别人说的热火朝天的。“早就到了!”

叶晴隐隐听到了磨牙的声音,但她只是笑了笑,抬头看见贺茜揶揄的眼神,不自觉的低下了头。

许安默默的看着两个人的眼神交流,略微有些惊讶的说道:“你就是贺茜先容给叶晴的男朋友。”他说的是肯定句,不是疑问句,显然已经看透了两个人的关系。

“嗯。”陆韶扬点了点头,“说到这,我可真的要谢谢贺茜了,好哥们,真的很够义气!”哪像眼前的冰块啊,除了会奴役他之外,就不会做其他的事情。这一次有贺茜在,居然舍得给他一个淡淡的笑容,哎呦我的天哪,这可真的是太不容易了,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升起来了。

许安理所当然的点点头,“茜茜的确是这世界上最好的女人了,没有之一,不过你是怎么做到如此厚脸皮的老牛吃嫩草的?我很好奇国家怎么就没拿你的脸皮研究防弹衣?”

卧槽,又来了又来了,听听他说的这是什么见鬼的话,陆韶扬没好气的说道:“我说许安,我上辈子是不是和你有仇啊,你一天不呲呱我,是不是心里痒啊。”他好无辜的啊。

“不是你嘴巴毒的那会儿。”想当初,刚进学校的时候,他可是被陆韶扬挤兑的没过过一天的好日子。真的是天道好轮回,苍天饶过谁,不恶有恶报啊。

“我错了我错了,大哥,你行行好,过去那丢人的事情,咱能够不提了么。”要是知道他这么难缠毒舌,他什么也不会去招惹许安的,还让他抓着一个大大的把柄,害的他不得不受制于他。

憋屈,真他奶奶的憋屈,真的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哪里有悔恨药可以卖的,他绝对会买一打的。

“你们之间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啊,”叶晴狐疑的目光在两人中间转啊转的,“老实交代,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啊。”怎么看,都觉得他们俩基情满满啊。

“你要是想听,我可以告诉你,不过我觉得你的男朋友一定不想让你知道。”许安看着陆韶扬摆着一张便秘的脸,一脸的坏笑。“好了,大家先吃饭吧,茜茜早就饿了。”

“那还能什么,开吃吧。”闻着沁人的香味,叶晴早就有些迫不及待了。吃货的世界里,美食可是最重要的存在,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对于吃货来说,最可怕的噩梦是做饿梦,而她早就饥肠辘辘了。

贺茜的双眼早就冒狼光了,她就迫不及待的伸出狼爪了,先下手为强。她吃的热火朝天,大汗淋漓,等到肚子实在撑不下了,她才意识到自己方才干了什么蠢事。

哎,她有一颗想要减肥的心,奈何却偏偏生了一条吃货的命。

叶晴心满意足的打了一个饱嗝,拍了拍圆滚滚的肚子,有些伤感的说道:“今晚又要重十斤了,这好不容易坚持了一个星期,被一顿火锅给毁了。”说出来,怎么不令人唏嘘啊。

“你也要减肥?”许安实在不能苟同,他疑惑的问道:“为什么你们明明都不胖,却十分热衷于减肥呢。”电线杆有那么好看么,还有纸片人,看起来都觉得惨不忍睹,真不知道美在何处。

“姐夫,这你就不知道了,每一个高喊着减肥的妹子,都有一张停不下来的嘴。”她转头看着贺茜,“你比如说贺姐姐,你是不是天天听她嚷嚷着减肥,可是美食一上来,她是不是就像是饿狼扑羊一样的凶猛,不过,我和贺姐姐最大的不同是,我是一个吃货中的次品,这一吃就胖的身材让我很是忧伤啊。哎,那些身材苗条的吃货才是吃货中的精品啊。”

“你说的太夸张了,我也胖了,不过呢,我敢直面粗壮的大腿,敢于挑战隆起的小腹。”

叶晴毫不吝啬的对贺茜竖起了大拇指,“对,这才是真正的吃货应有的表现。不过贺姐姐,你知道么,每次和你一起吃饭,我就压力山大啊。”

“为什么啊?”为毛她没感觉来她压力山大啊,每次她不是都吃的不亦乐乎么。

“瘦子吃给胖子看,是一件很残酷的事情;但是胖子吃给瘦子看,却是一件很拉风的事情。哎,这样想的话,其实咱么彼此彼此啊。”她好羡慕那些明明长得很纤细,却是大胃王的女孩啊。

相当逗逼的谈话让许安和陆韶扬忍俊不禁,许安看了一眼陆韶扬,后者对他点了点头,两个人很有默契的选择了一起去厕所。

“又不是小孩子了,还相约一起去厕所啊。”贺茜忍不住的取笑,但也没有想太多。

叶晴随声附和,“可不是么,两个人的年龄加起来都有半个世纪了,还这么小孩子气,真逗。”

许安没好气的摇了摇头,温柔的摸了摸贺茜的头,“你先吃点水果,我去去就来。”

真是受不了这一对了,随时随地的都在撒狗粮,每次见面,她都要受到狂风暴雨般的甜蜜袭击,可怜了她脆弱的小心灵啊。“哎呀,有我这个糙汉子在,姐夫你就放心好了,快去快去,否则一会儿就该屎憋屁股门了。”

叶晴刚说完,头上就挨了一掌,她愤怒的抬头,看着自家的男朋友大人嘴角直抽抽,她忍不住的捧腹大笑,“哈哈,你这模样真的是太滑稽了,真该给你照下来,让你看看。”

“现在讲话别再这么粗鲁了,”想起他极其传统的老妈,陆韶扬就觉得头疼。叶晴时不时的就会爆两句粗口,要是让他老妈听到,还不得气晕过去啊。这样下去的话,他何时才能带她去见他亲爱的爸爸妈妈啊。“你要是再讲脏话,我可就不客气了。”

叶晴双手环胸,挑衅的说道:“你要怎么不客气啊?”

“只要你说脏话,我就吻你,不限时间地点,只要你不觉得害羞,我很无所谓!”

“我有言论自由,你这是卑鄙无耻的威胁!”

陆韶扬突然大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十分得意的指了指自己的大白牙,“不好意思,我有牙齿,还是一口好牙!”

叶晴气结,将头转向一边,不想再和大坏蛋有任何的交流。许安笑着摇摇头,转身离开。

来到卫生间,许安回头,一脸严肃的看着陆韶扬,“我听叶晴说,陈雅欣去了贺茜的企业里面工作,这事儿你知道么?”

“嗯,我也是刚刚才知道的,而且我听说贺茜今天受到了不少的刁难。”

他就知道会是这样!

“具体的你知道哪些?”

“我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陈雅欣很惊觉,拒绝任何人接近办公室,但是有朋友说,她听见了摔杯子的声音,还有,今天贺茜去市北给她买咖啡。”

“贺茜不是车彦翎的助理么,为什么现在又变成陈雅欣的助理了?”车彦翎那混蛋死哪里去了,他能眼睁睁的看着贺茜被欺负。

陆韶扬耸了耸肩,“很明显,那个铁公鸡总经理把他给支出去了呗。”

真是可恶,许安一拳打在了墙上。不行,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心爱的女人被欺负,尤其是被一个疯子欺负!

“你先别冲动,我觉得你最好还是先和贺茜谈谈,她既然不告诉你,就是不想让你插手。如果你贸贸然的插手了,说不定她的心里也不好受啊。”

好心要是办了错事,那就得不偿失了。

“贺茜你又不是不了解,什么事情她都喜欢自己扛。好的事情就算了,坏的事情她就算憋死,也不会说的。她的心肠柔软的不像话,有的时候我甚至希翼她能心狠一些,不然,受伤的总是她。”

他是看在眼里,疼在心里啊。

的确如此,说好听点,贺茜就是个烂好人,说难听点,她还是有点懦弱了。

“那你准备怎么办?”总不能冲过去和陈雅欣硬碰硬吧,那倒霉的还是贺茜啊。

许安想了想,“我要去见她们总经理。”

“没用,他既然支走了车彦翎,强迫贺茜做她的助理,就代表了他们是一伙的。”

许安神秘的笑了笑,那诡异的笑容看的陆韶扬毛骨悚然。“你干嘛笑的这么阴险?”吓死他了。

“什么阴险,我这是一本正经好么。你好像忘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

“啥事?”

“他毕竟是一个商人,对于商人而言,朋友都是暂时的,只有利益才是永恒的。只要我愿意,说不定大家明天就能成为好朋友了。”

不愧是许安,从小到大都是这么的老奸巨猾!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