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七十三章 你总是心太软

第一百七十三章 你总是心太软

手机阅读

“好的,我明白了,”这是好心的提醒么?明明是赤果果的威胁,“我会尽量的加速度,还请您稍等一下。”贺茜站得笔直,不卑不亢的说道,她虽然是陈雅欣的助理,但不是她的仆人,职责范围内的事情她会一丝不苟的完成,但是之外的事情,她有拒绝的权利。

她有一身的傲骨,绝对不会为了五斗米而折腰的。但是,她也不会轻易的放弃,纵然她们之间发生了这样那样不愉快的事情,可是她还是希翼她们之间不要这么的苦大仇深,就算是做陌路人也好。

“嗯,去吧。”陈雅欣靠在椅背上假寐,明显不想再做任何的交流。贺茜若有似无的叹了一口气,这才转身离去。就在她离开之后,陈雅欣的眼睛猛然睁开,眸子深处闪烁着不明的亮光。

他们欠了她的,她会一点一点的讨回来的,负了她的人,谁都别想好过。本以为可以放下,她肆意的纵情欢乐,不断的尝试和别的男人交往,可是心里的恨意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没有消退,反而越发的牢固。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她站在窗边,总有一种想要跳下去的冲动。

她恨,无比的恨,恨不得将他们撕得粉碎。可是她又舍不得,她是多么的爱他们啊,怎么舍得让他们生活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呢。贺茜,叶晴,这两个贱女人,她是一个都不会放过的。

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看着屏幕上闪烁的号码,陈雅欣的嘴角咧开一抹讥讽的笑容。这个一事无成的贱女人现在还有脸给她打电话?呵,脸皮还真不是一般的厚,不过,看在她尚有用处的份上,而她现在正缺人手,所以现在还不适合和她撕破脸。

按下通话键,陈雅欣懒懒的说道:“哟,怎么记得给我打电话了?”

五分钟后,电话挂断了,陈雅欣惬意的翘着二郎腿,一只手搭在沙发上,一只手托着下巴,似乎在思考着事情的可行性。呵,还真是给她出了一道难题啊。她看着那么像是一个冤大头么,真是笑话。

贺茜马不停蹄的喷到市北买了咖啡,来不及休息,又马不停蹄的奔了回来,等她气喘吁吁的赶回来的时候,陈雅欣的忍耐已经到了崩溃的边缘。

“陈小姐,您的咖啡。”贺茜的额头上尽是薄汗,剧烈的运动让她急促的喘息,本就酸疼的双腿更加的疲软。如果不是陈雅欣在这里,她一定会瘫坐在地上的。

陈雅欣的脸色很难看,她冷淡的看了一眼疲惫不堪的贺茜,接过咖啡之后径直的摔到地上,火大的咆哮道:“我刚才已经提醒过你了,别让我等太久。怎么的,你是把我的话当做耳边风了是不是。我的时间很宝贵,你自己看看,你浪费了我多少时间了。”

“我和抱歉让您等了这么久,可是您指定的店在市北,我要从市南跑到市北,而且帝都的交通实在太堵,我已经尽我所能的加快速度了。”

“别给我说那么多有的没的,我只知道你浪费了我的时间,去给我站在角落里面面壁思过去。”

贺茜咬牙,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沉默的站在角落。

这期间,陈雅欣没有再找过她的麻烦,似乎忘记了她的存在。午饭的时间到了,陈雅欣在办公室里美美的享受午餐,并让保镖去吃饭,却没有叫她。

贺茜知道陈雅欣是故意的,她是在公报私仇,竭尽所能的再给自己难堪。过去欢快玩耍的场面还历历在目,今日他们就变成了最熟悉的陌生人,不,是仇人。

只不过半天的时间,已经让她彻底的明白,她们之间不会有和平共处的机会了。

权当减肥吧,刚好她想减肥,工作减肥两不误,真的是两全其美。

又一个下午过去了,陈雅欣看也没看贺茜,扭着屁股离开了企业。等她走后,贺茜脸色苍白的坐在地上,额头上冷汗直流。

突然,一阵紧促的脚步声传来,不会是她又回来了吧。不想让陈雅欣看到自己的狼狈,贺茜挣扎着站了起来,她靠在办公桌上,好像在打扫卫生一样。

一双铁臂突然缠上她纤细的腰身,贺茜身体一僵,随后闻到那熟悉的味道,这才放心的将身体的重量压在他的身上。突然间,她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分不清是委屈还是伤心。

“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许安没有忽视她苍白的脸色,她看上去像大病初愈一样,“为什么不接电话呢?”看到她平安无事的站在他的面前,他一直悬着的心这才归了位。

贺茜淡淡的笑了,“我把手机调成振动了,所以没有听见。”

“茜茜,”许安将她拉转身,乌黑的眸子定定的看着她,发现以往灵动的眸子此刻竟然盛满了悲伤。“能告诉我发生什么事情了么?”

“没有啊,”贺茜苍白的笑,“我能发生什么事情呢。”

“可是你的脸色很难看。”

“那是因为你昨天把我折腾的太狠了。”贺茜娇嗔的看了一眼许安,“下次再这么折腾我,我就让你抱着我上班了。”

这绝对是最没有杀伤力的威胁了,许安宠溺的刮了刮她娟秀的鼻子,“求之不得。”

“贫嘴!”他愿意,她可不愿意,“脸皮真厚!”

许安不以为意的笑了笑,“饿了吧,咱们去吃火锅吧。”既然她不愿意说,那他也就不强迫她说了。但是他知道事情肯定不是贺茜说的那样,一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否则一向乐观的她,怎么可能会有这么悲凉的表情。

贺茜看似大大咧咧,但是心思却很细腻,而且心很善良。这样的她,太过容易受伤。善良的人总是容易被欺负,看来,他需要使用点特殊手段了。

“好啊。”她的肚子早就空空如也了,已经唱了一天的空城计了。“我待会儿一定要大吃特吃,才不辜负我对火锅的挚爱。”

她知道许安已经产生了疑惑,但是关于陈雅欣的事情,她不想让他知道太多,一是不想让他难过,二是不想再节外生枝。

虽然许安嘴上不说,面上也不表露,但是她知道他的心里一定不好受,毕竟曾经相爱过,那么深深的爱过,怎么可能会雁过无痕呢。

路上她给叶晴打了一个电话,等他们到的时候,叶晴已经坐在那里了。

“贺姐姐,你这是怎么了,脸色白的像个鬼一样。”她狐疑的看了一眼许安,毫不客气的指责,“姐夫,你也太凶猛了一些啊,就贺姐姐这小身板,经不起你高强度的索取啊。”

这死丫头,真是口无遮拦,贺茜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以免让叶晴看到她爆红的脸。让她看到了,她一定会肆无忌惮的取笑她的。

“我下次会注意的。”许安老实的接受批评。“听说你贺姐姐给你先容了一个男朋友,把他叫过来一起吃饭呗。”

“他现在就在来的路上呢。”说起陆韶扬,叶晴的脸上立即荡漾起幸福的笑容,“贺姐姐,你的眼光真的很不错啊,我感觉大家两个是天生一对。”

贺茜捂嘴偷笑,“你呀,还真是不害臊!”

“这有什么好害羞的,感情的事情嘛,不就是你情我愿么。两个人在一起,快乐就好。反正我现在是挺快乐的。”忘记过去的最快方法果然就是快速的开始下一段恋情,当然也不能太过随便,宁缺毋滥。

遇到合适的就在一起,不合适的就继续等,不盲目,不焦躁。这世界人口那么多,总会有那么一个对的人是适合自己的。

“嗯,叶晴说的很对,看来现在过得真的很幸福啊。”

“姐夫正解,我现在可是每天都泡在爱河里面啊,就来呼吸的空气都觉得是甜的呢。”

真是越说越离谱了,贺茜笑的眉眼弯弯,果然和爱的人在一起,心情会不由自主的变好。那些乱七八糟的坏心情,会自然而然的消散。

“幸福就好。”

叶晴看了看一直但笑不语的贺茜,忽然问道:“贺姐姐,我听我哥说陈雅欣去你们企业上班了。她有没有为难你啊?”

贺茜的身体一僵,许安敏锐的感觉到了。

“今天陈雅欣是不是找你麻烦了?”许安的脸色很难看,“她是不是欺负你了。”

“没有,怎么会呢,她怎么可能会欺负我呢。”贺茜笑了笑,“你们呀,别说那么多,真的没有那回事儿。”

许安和叶晴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不相信。

“贺姐姐,你知道么,我很担心你。”

“担心我?”贺茜一脸的疑惑,“为什么担心我,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绝对不会让人欺负的。”

叶晴摇了摇头,“贺姐姐,你的心肠太好了,对于那些心肠歹毒的人来说,你的善良是最致命的伤。也许,你认为她总有一天会幡然醒悟,但是我想对你说,那真的可能是你的一厢情愿。”

贺茜的脸白了,她想否认,可是想到陈雅欣今天的所作所为,否定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了。

“而且贺姐姐,我和姐夫是你至亲的人,你可以在别人的面前逞强吗,但在大家面前千万不要这样,不管是任何事情,好的事情,坏的事情,你都要告诉大家,否则大家也会很伤心的。我知道你不告诉大家一定有你的理由,或许是因为不想让大家担心,但是贺姐姐,你越是不说,大家就越担心。”

越是在乎,就越是会考虑太多有的没的,就会变得越来越小心翼翼。这样的小心翼翼,反而会伤害到至亲的人。

“茜茜,你不想说,我不逼你,我会等到你愿意告诉我的时候。”看来一会儿得打电话给陆韶扬了,他等不了那么久,想到贺茜会被陈雅欣欺负,他就觉得如鲠在喉。

贺茜感激的看了一眼许安和叶晴,她的眼眶微红,雾气氤氲了双眼,但她倔强的不让眼泪掉落。

“我知道了,你们放心吧,我会好好的保护自己的。”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