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七十一章 胖瘦相对论

第一百七十一章 胖瘦相对论

手机阅读

“为什么要减肥?”许安的脸黑了,“你都已经够瘦了,为什么还要进行无意义的减肥。”对于女人时不时就要来一场轰轰烈烈的减肥行动,且全员参与的狂热让他很不能理解。胖的人减肥,他理解,明明已经很瘦了,却还是要减肥,他就相当的不能理解了。

贺茜没想看出许安的心情有变,仍旧兴奋的比划着,“亲爱的,你知道么,这世界上最动听的三个字不是我爱你,而是你瘦了。哎,你不知道啊,对售货小姐说有没有特大号的衣服时,真的是一件很丢脸的事情;但是这里的衣服都太肥了却可以理直气壮地说出口。”想想都觉得无比的爽快。

这是什么见鬼的理论,许安一脸懵逼。“可是,你一直都很瘦啊。”对于她的奇葩观点,他实在不能苟同,他倒宁愿她胖一点,只要身体健康,胖瘦无所谓,他喜欢的是她的人,又不是她的身材。

而且,瘦骨嶙峋的样子真的很难看啊,全身皮包骨头,就像是一个会行走的骨架,真的不好看,他实在是欣赏不动啊。他可不想在晚上的时候抱着一个木头杆子睡觉,硌人呐。

胖乎乎的多可爱,肉嘟嘟的超级棒,他宁愿她胖得精致,也不愿她瘦的雷同啊。

“谁说的,自从上次住院之后,你们就一直让我多吃东西,每天都让我吃的倍儿饱,结果呢,我的身材就往横向发展了,你看看我的肚子,都有游泳圈了,这简直太可怕了。之前我本来准备瘦成一道闪电,亮瞎你们的眼,不想竟然胖成了坚果墙,挡住了你们的视线。”

许安挑眉,“哪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啊,你呀,就是心思太重了。其实你不胖,真的一点都不胖。而且,我觉得你胖一点更好看,不是糊弄你的,我是真的这么想的。”最好胖成小肉球,那样才可爱呢。

“那可不行,你不知道啊,如果我真的胖太多,冬天到了,我就不能穿绿色羽绒服,因为穿上就跟西瓜似的,也不能穿红色的,因为穿上就跟西红柿似的。更不能穿黄色的,因为穿上就跟柚子似的。也不能穿白色的,因为穿上就跟卷心菜似的。黑色的也不行,穿出来就像是狗熊一样。米色也别提了,穿上跟那土豆似的。”唉,这穿衣搭配也是一门大知识啊,一个穿不好,自己很可能就会变成一个笑话。

许安一脸黑线,有些好笑的问道:“那你要穿什么?不,是能穿什么?难不成要学那个喜欢时尚的皇帝,光着屁股就出来逛街了?”裸奔什么的,想都不要想,他是绝对不会同意的。

她的美,只能他来欣赏,其他人,就算是想,都不可以!

“我也不知道啊。”贺茜的小脸皱成一团,“我就算是穿肉色的,也像是个肉粽子吧。俗话说的好,一白遮三丑,一胖毁所有。你没发现吗,我原来好多合身的衣服,现在穿起来都有点紧。”

她也不想承认自己胖了,可是在扎心的事实面前,她真的是无话可说!

“贺茜,你相信我,不是你胖了,而是你过去太瘦了。别去刻意的减肥,自然的就是最美的。”她的想法他实在不能苟同,自然美就是真的美,现在挺好的,干啥还要大费周章的虐待自己。

“你不嫌我胖?”

“事实上,我希翼你能更胖一点。”

“你是认真的?”

“绝对认真,比真金都真。”保证不掺加一点谎言。

贺茜歪着头想了想,“那我就不减肥了,反正美也是给你看的,既然你不让我减,我也就不去费那事了。”她很好说话的。

“这才对。”许安满意的点点头,不停的给她夹菜,“多吃点,长胖点!”

看着碗里高高堆起的菜,贺茜的嘴角直抽抽,“你这是在喂猪吧。”这么多,她哪里吃的完啊。

“如果你是猪,也是这天底下最美的猪了。”

贺茜羞涩的低下头,默默的扒饭。虽然他们现在朝夕相处,可是每次听到他温暖的情话,她的心总是会疯狂的跳动,脸上也像火烧一样,整个人都感觉不好了。

兴奋的都想要晕倒了。她已经过了毛毛躁躁的年纪,可是在他的面前,她仍旧是一个渴望被爱的小女人,纵然被他温柔以待,却还是贪心的想要得到更多更多。

她真的爱惨了他,这辈子甘愿为他画地为牢,就算被禁锢一生,也绝不悔恨!

夜凉如水,繁星闪烁。贺茜靠在许安宽厚的肩膀上,看着浩瀚无垠的星空,一阵凉风吹过,伴随着叶子落地的声音,给漆黑的夜添加了一抹凄凉的味道。

“亲爱的,我给叶晴先容了一个男朋友。”

许安失笑,“怎么想起来当红娘了?”

“还不是最近相亲节目看多了嘛。”贺茜撇嘴,“正好叶晴单着,所以啊,我这心就有点蠢蠢欲动了。本来只是抱着试一下的想法,谁知道那两个人就那么轻易的看对眼了,搞得我一点成就感都没有。”

“他们能够在一起,说明你的眼光毒辣啊,要是没有你在中间牵线搭桥,他们也不会走到一起啊。你应该高兴才对。”一出手就成功了,这样的好事,还真的是少之又少。

红娘哪有那么好当,嘴皮子功夫不练的炉火纯青了,这事儿啊,根本就办不成。

“亲爱的,是不是不论我有什么事情,你都会无条件的支撑我啊。”

许安想也没想直接回道:“这是必须的,所以贺茜,无论你想做什么,大胆去做,你的身后有我!”就算是天塌下来,他也会为她顶着的。

“你不要对我这么好,不然万一你哪一天要离开我了,我一定会哭死的。”她真的太幸福了,幸福到有点战战兢兢了,生怕哪一天,幸福自指尖中溜走了。

没有幸福过,也就不在乎了。可是因为经历过,感知过,等到再失去,那绝对是最致命的打击。

“不许胡思乱想,”许安紧紧的拥着贺茜,“听到我的心跳了么,它为你而欢腾!”她是他最纯洁的天使,是他这辈子唯一的救赎。除非他死,否则他绝对不会离开她的。

贺茜动情的吻上让她贪恋不已的薄唇,所有的感情都倾泄在吻上,天雷勾动地火,顺其自然的被翻红浪。

爱是彼此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契合,缺一不可。贺茜趴在许安的身上,揽住他的颈,小嘴调皮的在他的颈边不断的吹着热气,还借机偷窥他的五官表情。

不断呼出的热气制造一种酥酥麻麻的感觉,许安只觉得心里面有无数的小虫在爬,他一个使劲儿,本来高高在上的贺茜被翻个身,只是一眨眼的时间,本来在她身下的男人则居高临下凝视着她灿若星辰的眸子。

他热切的眼神使她不由自主的吞咽了几口唾沫,还有那么一丢丢紧张和期待。

占有她,猛烈的占有她吧,内心深处有个声音在狂叫,欲.望在拼命的呐喊。

似乎听到了她的呼唤,许安低头吻上等待多时的红嫩唇瓣,一改过去的温柔细腻,变得狂放又猛烈。贺茜毫不做作的两手圈住他的颈,迫不及待的主动加深这个吻。

虽然正值初冬,天气转凉,但是对于热情似火的两人来说,冰冷是绝对不存在的。盖在身上的被子让他们燥热难耐,就好像是在酷暑盛夏穿上那厚重保暖的军大衣。

热,好热,贺茜一脚踢开碍手碍脚的被子,用来降低快要让她燃烧起来的热度。

许安则借着皎洁的月光,恣意的欣赏着她细腻的肌肤,喉头动了动,他刻意的忽视紧绷的身体传来的痛感,想要多欣赏一会儿她的美。

她动情的模样太诱人,晕红的小脸蛋太娇美,许安好似听到了理智崩塌的声音。他忍不住低下头,吻上甜美的红唇,放肆的汲取着她的甜美。

他对她着了迷,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将她带到身旁。

有情人的夜总是短暂,闹钟唱着欢快的音乐,贺茜仍旧睡的很香。

她昨晚一定是累坏了,许安失笑,明明都快三十而立了,可他在她的面前仍像是一个毛手毛脚的小伙子,犹如初次偷尝禁果一般,狂热又激动。

这样孟浪的后果,就是一不小心容易用力过度。

“茜茜,醒醒,闹铃响了。”

“让我睡,拜托,让我睡!”她真的好困啊,最后三个字几乎是吞咽在她喉咙里的。

“可是你再不起来,上班就要迟到了。”昨天晚上是他失控了,但是明明运动的人是他,但是疲惫不堪的人却是她。

迟到就要扣薪水,本来沉浸在美梦里的贺茜突然惊醒,她猛地坐了起来,急匆匆的准备去洗漱,但是酸软无力的腿让她一阵的呲牙咧嘴。

“慢点,别急,一会儿我送你,绝对不会迟到的。”几次想要她辞掉工作,可是看她每天开开心心的,这自私的要求怎么也无法开口。

贺茜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昨晚许安不知道是怎么回事,特别的英勇,折腾她到天快亮了,才放她去休息。弄的她是一次比一次虚软无力,他却是一次比一次勇猛。

男人与女人之间的体格差异是不是也太大了些。

中间,他大发善心的让她休息了半个小时,几乎在结束的瞬间,她就迫不及待的进入了梦乡。第一次睡的那么香甜,那么深沉,沉到没有梦境侵袭,睡的酣畅淋漓。

只是时间太短,她还没有睡饱,就又一次沉浸在他制造的一波又一波的愉悦之中。

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在房事这一项上,男人是绝对不能激的,否则倒霉的就是自己了。对于通过血的教训得来的经验,贺茜决定记在她的小本本上,一定要谨记,保证下次类似的错误绝不再犯。

“我走不了了,你抱我去洗漱吧。”腿像废了一样,走一步都像是要了她的老命。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