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有味道的老腊肉

第一百六十八章 有味道的老腊肉

手机阅读

贺茜一脸的黑线,“你这丫头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可是很正直的人,绝对不会被美色所迷惑的。”

显然,她的说辞并没有得到对方的认可,叶晴极其敷衍的声音自话筒中传出,“好好好,姐,你长得美,所以你说的都是对的,我绝对没有意见。”漂亮的人,就连说的话都是漂亮的。

她算是听出来了,这死丫头是在拐着弯的呲呱她呢,真的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现在能耐了,连她的玩笑也敢开了,看来找个时间,她需要和她好好的谈谈心了,给她树立正确的三观。

“少贫嘴了,晴晴,我想给你先容一个男朋友,高高帅帅还有点坏坏的,你喜欢这样的调调的不?”

陆韶扬看似并不在意,实际上却竖着耳朵,摒心静气的等着叶晴的回答。要是说高高帅帅的,女孩子肯定喜欢,但要加上一个坏坏的,那可就不一定了。当然,要是有品位有性格的女孩,一定好这口。

“喜欢啊,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啊。长相不要求太帅,只要能对得起观众,不影响市容就好;个子嘛,不用太高,但也不能太矮,毕竟我也有一七零了,比我矮太多,会让我没有安全感。但也不能高太多了,那样会显得我是个矮子。别说什么最萌身高差,我不好这口。”

看来这女人年龄不大,但是目标却很明确啊,做事有理有据,丝毫不见浮躁啊。声音也挺好听的,是他喜欢的类型。讲真,他可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声音控,脸不要求有多好看,但是声音一定得好听。

“嗯,他这些条件都达标。还有一点啊,就是他今年二十八了,你介不介意啊?”

“二十八了?”话筒里面忽然传来高亢的惊呼声,“我说老姐,你是怎么想的,竟然给我先容一个这么老的男人,大家之间隔了好几条的鸿沟啊喂,根本没办法交流的好吗?”

what?她口中的老男人是指他么,陆韶扬气的脸都变了形。嘿,这可是他生平第一次听见有个人说他老,真是的是可忍孰不可忍,不找回场子,实在难以消除这一口恶气。

“好,那我知道了,我先挂了,稍后咱们再联系啊。”贺茜忍笑挂断了电话,不用看就知道陆韶扬的脸色一定很精彩,绝对不会好看到哪里去。

叶晴说话也太直白了,还这么大的声音,不用开免提,就让人听的清清楚楚。

“哈哈,”贺茜拍了拍陆韶扬的肩膀,好言安慰,“老男人啊,人家喜欢的是小鲜肉,不是老腊肉,所以啊,有缘无分,你就当我刚才什么都没说啊。”

“犹言在耳,不可能雁过无痕,她现在在哪,我要招他去。还有,把她的电话给我,我要和他好好的沟通沟通啊。”这还是他第一次,想找一个女人好好的谈谈心。

贺茜警惕的看着陆韶扬,“你要干什么?”

“你那是什么眼神,我还能吃了她不成。”陆韶扬没好气的撇撇嘴,“我突然发现这个女孩还是很有意思的,准备和她好好的聊一聊,让她明白小鲜肉虽然好,但老腊肉更有味道!”

老男人?竟然说他是老男人!妈的,他现在真的是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真的?”她好像隐隐约约的听到了磨牙的声音啊,那应该不是她的错觉吧。

“千真万确,我拿我的人格担保!”

贺茜这才把叶晴的电话给了他,还很不厚道的出卖了她现在的所在地,然后,陆韶扬就迫不及待的杀了过去,真的是一分钟都不愿意耽误。

正在学校公园里面看书的叶晴,突然被一个高大的身影所笼罩,她疑惑的抬起头,看着面前高高大大还十分帅气的男人,一脸的不解。

“先生,你挡着我的阳光了,麻烦让一下。”

然而,矩形黑影对她的控诉置之罔闻,依旧不动如山。

叶晴怒了,伸出手就是一拳,准确无误的打在了陆韶扬的小腹上,始料未及的陆先生硬生生的挨了这一拳,闷哼一声,但是四十三号的大脚依旧未曾挪动半步。

这人是不是有毛病啊,她又不认识他,他是在这里发什么疯。找茬么,那就来呀,大不了互相伤害呗。她要是怂了,叶字就倒过来写。

“你暴力女啊,一言不合就动手!”陆韶扬疼的眼睛都挤到一块去了。

“要你管。我已经温婉的提醒过你了,可是你动也不动,我以为你耳朵聋了,所以就身体力行的准确无误的向你传达我的意思。”简单粗暴,却更加的迅速有效。

嘿,她还有理了。陆韶扬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蛮不讲理的女人,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你就是叶晴?”

“嗯,你哪位?”

陆韶扬没有回答她的问题,打量的目光在她的身上来回的扫视。

这男人怎么可以这么没有礼貌,是从哪个角落里面蹦出来的神经病啊。

叶晴嗤了一声,站起来就准备离开,却被陆韶扬拦了下来。

“你去哪里?”

“我说这位先生,您是哪位啊,我认识你么,你一直拦着我是几个意思啊。”她的忍耐可是有限度的,而她现在已经频临爆发的边缘了。“我的脾气不太好,识相的话,就立即、马上、现在消失在我的面前,否则后果自负!”

她已经温馨提示了,要是他再不识抬举,就别怪她不客气了。

这女人长得挺漂亮的,无奈脾气也很暴躁啊。

“美女,世界如此美妙,你却如此暴躁,这样不好不好。你最近是不是内分泌失调了啊?”

“管你屁事。”

真是猫捉耗子多管闲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喂,你真是把好心当成了驴肝肺,别怪我没提醒你啊。对了,你腿上沾上不干净的东西了,你赶紧处理一下。”

有毛病啊,叶晴并不打算搭理他,抬脚就准备离开。

陆韶扬拉着她的胳膊,又说了一遍,表情很认真,并不像是在开玩笑。“我说的是真的,你最好还是看一看,否则一会儿一定会悔恨的。”

见他这么认真,叶晴半信半疑的回头,赫然发现她的屁股处有很可疑的红色,她的脸顿时就红了,像天边绚丽的火烧云。哎呀我的天啊,被一个陌生的男人看到这么尴尬的一幕,她真的有点无地自容了喂。

以往都会有感觉的,为什么这次大姨妈造访,她真的是一点感觉都没有。尴尬了,彻底的尴尬了。

叶晴的脸色有点难看,她今天好死不死的只穿了一件毛衣,连个外套都没有。郁闷,真的无比的郁闷,她好悔恨为什么没有穿一件外套出来。

陆韶扬很自觉的脱下身上的外套,递给了叶晴,“给!”

叶晴犹豫着要不要接,陆韶扬却直接塞到了她的手里,“给你你就拿着,这么扭捏干什么,赶紧回去换换吧。”

说完,也不等叶晴回话,径直转身离开。

“喂,你是谁啊,我怎么把衣服还给你啊?”

陆韶扬没有转身,“我是谁并不重要,晚上我会给你打电话的。”说完,扬长而去。

叶晴看了看手中的衣服,脸上露出了一抹连她自己都未察觉的温柔笑容。

晚上,叶晴果然接到了陆韶扬的电话,“出来,我在老地方等你!”

“好。”拿起早已洗的干干净净外加香喷喷的衣服,叶晴马不停蹄的赶到了目的地。

黑幕降临,空中繁星点点,一闪一闪的,给夜幕覆盖上一层柔软的光芒。叶晴气喘吁吁的说道:“抱歉,我来的有点晚,让你久等了。”

“没事,我也是刚到。”陆韶扬笑的很自然,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能陪我聊会天么?”

她很想说不,因为她实在没有和陌生男人聊天的兴趣,但是想起来上午他无私的帮助,拒绝之语已经到了嘴边,却实在无法吐出。

“好。”她不是那种忘恩负义的人,就当是陪朋友聊天了呗。

然而,陆晴坐下之后,陆韶扬却迟迟没有开口。叶晴本就是个急性子,她忍不了这死一般的沉默,率先开了口,“这位先生,我其实很想问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说。”就等着她先开口呢。

“你是不是认识我啊?”

陆韶扬很老实的回道:“今天之前,并不。”

果然是陌生人,可他无缘无故的跑到她的面前是几个意思,还给她打电话。等等,她并没有告诉他她的电话,那她是从哪里知道她的电话号码的。

他出现的时机真的很敏感,就在贺姐姐和她通完电话后不久。

叶晴猛地抬起头,目光放肆的上下打量着坐在身边的男人,他高高大大的,长得帅气英俊,整个人散发着温文尔雅的光芒,并没有坏坏的感觉。而且他看着年纪并不大,大概也就是个二十三四岁。

和贺姐姐口中的男人对比了这下,这并不是她的相亲对象。那他到底是谁呢,叶晴更加的迷惑了。

“你是谁?”对于未知的东西,她很喜欢一探究竟。

“猜一猜?”说出来就没有意思了。

叶晴无语望天,这男人多大了,还这么的幼稚。

“不猜,你赶紧说!”

真是没情趣,陆韶扬只觉得头上有一群黑压压的乌鸦飞过。

“说出来就没意思了,猜出来才有意思。”

她刚才一定是有想法的,看她闪烁的眼神和紧蹙的眉头就知道了,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她并没有将心中的疑惑说出来。

“你好无聊!”这男人的人生一定很单调,不然不会这么的孩子气。

“我相信聪明如你,心里面一定有答案了,说出来呗,反正猜错了也没有任何的惩罚。”

好吧,看来他今天晚上是一定要她玩这个无聊的猜谜游戏了,反正也没事,就陪他玩一把,权当是打发时间咯。

叶晴略微沉吟了一下,“我猜,你应该就是那位老腊肉吧。”

反正不知道真假,如果对了,那最好,不对的话,就当是开了一个无伤大雅的玩笑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