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辈子也无法消除的痛

第一百六十七章 一辈子也无法消除的痛

手机阅读

第二天,陈雅欣醒来的时候,只觉得头疼欲裂。伸展了一下酸疼不已的美腿,昨夜疯狂的种种场景清晰无误的在脑海中浮现。本是陌生人的他们,像是有情人一般,拼命的纠缠,可劲的缠绵,好像对方是自己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拼命的榨取彼此所有的精力,一战方休!

男人早已经离开,陈雅欣也不以为意,本来就是一晌清欢,何必那么当真。她裸着身体就下了床,并不吝啬展示她的好身材,本打算洗个澡就离去的她,在床头柜上发现了一沓人民币。

素手随便拨了拨,估摸有十万左右,呵,还真是够大方的。陈雅欣冷淡的笑了笑,显得并不惊讶。这男人还是够小心眼的,她不过是羞辱了他一顿,还是不留痕迹的,他就小气吧啦的拿钱来打她的脸。

哈,这就是她想要的结果,当然,她绝对不会告诉他,她是故意那么做的。

男人嘛,不一定非得追着他跑,老是巴着他,他还真当自己是天王老子了。偶尔也得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古语说的好,妻不如妾,妾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嘛。

以退为进也是一种上上之策,这不,立即就见成效了,钱也赚了,也享受了,真的是两全其美。

至于爱情?她现在最不需要的就是爱情。爱情算个屁,除了会伤她的心,什么也给不了她。倒不如就这样,流连花丛,情不动,心也就不会痛了。

反正对所谓的爱情已经失望透顶,倒不如就这样破罐子破摔了呗。也没什么不好,还乐得逍遥。

随手将钱扔到了桌子上,陈雅欣扭着屁股去洗澡了。今天晚上还要去会一会这位爷了,说不定还会有意外的惊喜了。虽然他的着装打扮俗气了点,但她勉强还能接受。

她最喜欢和爽快大方的人打交道,懂的规矩就好办事了,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

车彦翎在拍戏,暂时无事可做的贺茜坐在角落里面,安静的发呆。昨晚偶遇陈雅欣是她始料未及的,她怎么也没办法相信,曾经率真可爱的好友会变成那么面目可憎的女人。

为什么她会这么的恨自己呢,贺茜一直都想不明白。工作的事情,又不是她能做主的;就连许安,她也是在知道他们分手之后,才在一起的啊。

每次遇到陈雅欣,她总有一种秀才遇到兵有理都说不清的无力感。不管她怎样说明,陈雅欣就是认定她抢走了许安,这让她很无奈,除了无奈还有无力。

“大白天的还发呆,你是不是太闲了啊,要不要我再给你加点任务啊。”

贺茜捂着头,看着突然袭击者,不悦的嚷道:“我说老板,要不是现在艳阳高照,我都要以为你是鬼了,走路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吓死我了。”

“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这么一惊一乍的,说,你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车彦翎一脸的坏笑,特别的刺眼外加特别的欠扁。

“我这么正直可爱的人能做什么亏心事,倒是老板你,一肚子的坏水。”

这小女人越来越无法无天了,对他还是那么不假辞色,不过他很喜欢这样的相处方式。至少他不用小心翼翼,不用带着面具,能够活的自我些。

他喜欢她,这一点从未改变,只不过她的心里没有他的位置。

“贺茜,看我给你带什么来了。”

看到突然出现的陆韶扬,车彦翎的脸黑的都能滴出来墨水了。这男人最近是什么情况,平时百八十年都不出现在他面前一次,现在天天来这里报道,但又不给他说话,明显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偏偏那女人对陆韶扬的出现超级开心,根本无视他极度不爽的心情,照样和陆韶扬有说有笑,气得他恨不得打断陆韶扬的腿,让他再也没办法出现在这里,充当高瓦数的电灯泡。

“哇,是我最喜欢吃的小笼包啊,韶扬,谢谢你啊。”贺茜迫不及待的拿出一个包子就开吃,还不忘给车彦翎和陆韶扬一人一个。

“我不要。”陆韶扬买的东西,他才不要吃呢。

车彦翎傲娇的将头转向一边,贺茜也不生气,嬉笑:“这可是你说的啊,老板,我真的好佩服你啊,在这么美味的包子面前,你竟然能够无动于衷,佩服佩服啊。”

“哼,对于这样刻意的逢迎拍马,我拒不接受。”他可不是糊涂虫,真话假话他还是分得清的。

陆韶扬学车彦翎那样冷哼一声,逗得贺茜捂嘴偷笑,车彦翎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举起拳头,恨不得砸扁那张欠揍的脸。

“韶扬,我有个事情想给你说,”贺茜吃着包子,口齿不清。“这可是我考虑很久,才打算给你说的哟。生平第一次这么操心,要是成了,你可要好好的感谢感谢我。”

贺茜的卖关子,成功的勾起了陆韶扬的兴趣,他双手环胸,嬉皮笑脸的等着好事从天而降。“什么事啊,你就别打哑语了,直接说出来,让我乐呵乐呵。”

“我准备给你先容一个女朋友,不过她现在还小,我准备让你们先认识认识,合适了在往下说,不合适,就当从来都没有认识过。”

“给我先容女朋友?”陆韶扬不可思议的怪叫,“小茜茜,你觉得我是缺少女朋友的人么?”

贺茜十分鄙视的朝着陆韶扬比了一个中指,头上却挨了轻飘飘的一巴掌,虽然不痛不痒,却成功的让贺茜怒目圆瞪。

“为啥打我!”

车彦翎老神在在的回道:“女孩子家家的,不要那么粗鲁!”

我xxxx的,他见她什么时候温柔过了,这个时候让她别粗鲁,晚了八百年了都。

“粗鲁才是真性情,哪像某个渣男,女朋友多的像是鱼塘里的小鱼一样,对爱情极其的不负责任!”最讨厌这样不负责任的男人了,要不是他是她的好兄弟,她早就一拳头捶上去了。

这听着怎么这么怪异啊,陆韶扬眉头微挑,不太确定的说道:“这话听着怎么这么不对劲啊,你这是在说我?”

“对,你没有听错,说的就是你,不用再怀疑!”

“我?渣男?”陆韶扬指着自己的鼻子,“你确定?”

有没有搞错啊,他绝对是深情的好男人一枚才对啊,渣男这么神圣的称呼绝对不会属于他的。

“切,”见过不要脸的,没有见过这么不要脸的。“给你一个鄙视的眼神,你自行体会!”

陆韶扬一头黑线,看到情敌吃瘪,心情就是倍儿爽啊。车彦翎笑的那叫一个开心,乌黑的眸子硬是挤成了星星眼,看的陆韶扬是气不打一处来。

“那我就问你,你现在是单身狗还是有家室的人?有女朋友皮的话,那我刚才说的话你就当没听见。”宁拆一座庙,不毁一桩婚,她才不要做破坏人家姻缘的恶人呢。

“像我这么热爱自由的男人还用说么,当然是单身狗啊。”火包友只是火包友,怎么可能是女朋友吗,他的择偶要求可是相当高的啊。

他可不是什么萝卜白菜都往嘴巴里吃的男人。

“对了,你今年多大了?”

“我能不回答么?”男人的年龄也是一个小秘密哟。

“显然,不能!”

她只是大女人主义,为了男子汉的尊严,他一定要抗争。

“周岁二十八,虚岁二十九,再虚一岁就三十了。”

在贺茜面前说不,他才不找抽呢。万一回去,在那冰块脸面前吹吹枕头风,他接下来的日子可能就不太好过了。

谁让那冰块脸小肚鸡肠,还极其的护短,毫无底线,毫无道德,根本没有一点点人性可言!

“你是几月的?”

“三月的啊。”

贺茜转头看向一脸冷淡的车彦翎,疑惑的问道:“你不是他的表哥么,可是你们的生日怎么这么接近啊,你比他大几岁啊。”

车彦翎看着一脸不自然的陆韶扬,笑的那叫一个得意。

“我呀,比他大一天吧。”

“屁!”陆韶扬忍不住反驳,这绝对是他心里永远的痛。“你别听他胡说,他只比我大五分钟而已!”只有五分钟啊,他就要尊称他一句表哥,真尼玛的憋屈啊。

“别说五分钟了,大一秒,你都得问我叫哥。乖啊。”

乖你妹啊乖,这些年都不知道过的有多么的憋屈,明明是同一天出生的,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看他多么的老实,再看车彦翎,一肚子的坏水,最会伪装了。

小时候,明明他做了许多的坏事,就凭着一张人畜无害的脸,装可怜卖萌,那些毫无原则的大人就很轻易的原谅他了,只要他滴两滴眼泪,还会得到他们温柔的安慰。

他真是不能原谅大人的偏心,同样都是做错了事情,他就要被痛揍一顿,只因为他一身傲骨,不愿意用美色侍权贵。当然,这权贵就是他不分青红皂白的老爸老妈。

对于车彦翎的行为,他十分的不屑。当然,车彦翎也没少陷害他,让他没少挨揍。但是吧,车彦翎这个人真的极其的狡猾,每次打他一棒子之后,再给他几颗枣吃吃。

比如说他每次出去旅游,都会给他带礼物,每次都不落下;长大之后,还带他一起出去玩,两个人通宵玩游戏,好坏参半,让他对他真的是又爱又恨!

就这样糊里糊涂的长大了,两个人之间并没有经常联系。除非是有什么事情,不想让别人知道,才会想起对方的存在。

“一边去,就因为这五分钟,让我憋屈了好多年。”说出来都是泪啊。

天底下,怎么会有像他这么惨的人啊。

贺茜捂嘴偷笑,这两人的相处怎么就这么别扭呢,不过好有爱啊。她还真有点羡慕呢。

“韶扬,你等等啊,我先打个电话问问啊。”

她只能做个牵线搭桥的人,至于接下来该怎么操作,那不在她管控的范围之内。

电话接通的瞬间,传来叶晴甜甜的呼唤,“我亲爱的姐姐,您老终于想起来我这个妹妹的存在咯。哎,有这么一个有异性没人性的姐姐哎,真的让我好忧伤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