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另类的惩罚

第一百六十六章 另类的惩罚

手机阅读

叶晴实在是忍无可忍了,这女人怎么这么讨厌,嘴巴一张就能这么的颠倒黑白。她贺姐姐会是那么不要脸的人么,卧槽,自己不要脸还要说别人不要脸,这女人的心里是不是有病啊。

“陈雅欣,你是不是有被害妄想症啊,不说别的,单看长相,你就是那种尖酸刻薄的人,贺姐姐这么老实的人能从你的手里抢男人,你他妈的是在逗我!”

贺茜拉了拉叶晴的胳膊,一脸的严肃,“叶晴,在公众场合不要讲脏话!”她很感动叶晴的维护,可是不能因为一些不相干的人,坏了自己的名誉。大庭广众之下爆粗口,真的不太好!

“我知道啦,下不为例嘛。”叶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她刚才是怒急攻心,不自觉的就吐出来了脏话,不过她不悔恨!最讨厌的就是这种永远都自以为是的人。

明明是自己犯了错,还要把错误全部推在别人的头上,被人一针见血的指出来,还死鸭子嘴硬。

“不要把你的所作所为强行安在别人的头上,人在做天在看,陈雅欣,活的像个人吧。再见,最好再也别见了。”至少印象不会太糟糕,虽然现在也没好到哪里去。

许安懒得再和陈雅欣多说废话,拉着贺茜就走了,吝啬的连个眼神都懒得再施舍。人的一生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不重要的人,不在乎的事情,真的没有必要翻来覆去的说,没意思也没意义。

正主走了,好戏落幕,吃瓜群众收起心思,安心的吃自己的饭。被人津津乐道的另外一位女主,孤零零的站在那里,低垂着头,看不清楚她的表情。

一直充当隐形人的叶铭澜,看着行如木头的陈雅欣冷笑了一声,他踱步至她的身侧,冷淡的说道:“你的爱还真是低价!”刚才还对他表白,转眼又对许安苦苦恳求,呵,她把他们当傻子耍。

还好他选择了分手,否则他不知道要戴多少顶绿油油的帽子呢。

陈雅欣的身体动了动,她抬起头瞄了一眼叶铭澜,看见他满眼的嫌弃,嘴巴动了动,最终还是垂下了头,争当一个哑巴。她说的每一句话都是真的,可是他们都不信。

谁规定不能同时喜欢两个人啊,她不是爱情骗子,她对他们两个都爱的深沉。

叶铭澜冷淡的笑了笑,“别再让我看见你,真脏!”身脏,心更脏!

结完账,叶铭澜头也不回的走了,陈雅欣看着离她渐行渐远的高大身影,再也忍受不住心中的悲凉,她急急忙忙的冲出大门,心急火燎的往叶铭澜消失的地方奔去,然而留给她的只有疾驰而去的汽车尾气!

“啊啊啊!”陈雅欣崩溃的大叫,她蹲在地上捂着脸嚎啕大哭。

为什么都要这么残忍的对待她,为什么要对她这么冷漠绝情!为什么爱她的时候,都把她捧在手里,分手了就将她视为空气。为什么要这么残忍,为什么!

“雅欣,你怎么了?”姗姗来迟的朋友见到如此失态的好友,惊的一愣一愣的。

“走开,别理我!”一掌挥掉好友伸出来的手,陈雅欣歇斯底里的吼。“你走,我不想看见你!”

他不过就是迟到了半个小时而已,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竟然能让一个自信自信的美女,变成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子,这太夸张了。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他强行的拉起陈雅欣,“不管你可以,只要你安全到家,我就不管你!”

照这个情形,她肯定没心情吃饭了。好不容易有机会和她共用晚餐,结果就这么泡汤了。天知道,他喜欢她很久了,可是他却不是她的菜。

“我不回去,不回去。”陈雅欣拳打脚踢,扰的他防不胜防,二话不说,扛起她就往停车场走去。将她塞进车里,不管她的疯狂叫嚣,直接离开。

到了陈家,陈雅欣依旧歇斯底里的怒吼,他看了她两眼,转身离开。他喜欢的是那个知性优雅的她,可不是现在这样一个疯狂的疯子。

男人离开了,陈雅欣趴在床上痛哭,直到哭的眼睛疼痛难耐,这才爬了起来。

现在窗边,看着城市璀璨的灯火,她的心里却没有一点点的暖意。本来她过的无比幸福,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模样。她为了爱情不顾一切,众叛亲离,可是得到了什么,她什么也没有得到。

不,她得到的是他们的厌恶和鄙夷。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的世界没有了阳光,只剩下满满的黑暗。

独揽月下萤火,照亮了一纸寂寞。她站在故事的最角落,享受的是梧桐叶般的寂寞,凄惨的飘零。

不,她的人生不应该是这样的,她未来的生活,应该是丰富多彩且又富裕豪侈的。

她不要成为怨妇,她要成为贵妇人,每天做的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好好的打扮自己。而不是嫁给一个普通的男人,每天还要为柴米油盐发愁。

想起要过寒酸的生活,就让她的心无比的恐慌。她急急忙忙的拿起化妆包,熟练的在脸上涂涂画画,不过半个小时的时间,一个精致的美人再次出现在镜子里面。

她不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她要为她的美好未来而奋斗。

拿起包,陈雅欣又急匆匆的出了门。来到喧闹的夜店,她独自坐在吧台上喝着闷酒。

“Tiffany,心情不好?”

陈雅欣是店里的常客,每每来这里,她总是要来喝一杯他调的酒,一来二往,两个人倒是也熟悉了。

“没事。”淡淡的回应,落魄的喝酒,任谁都不会相信,真的没事。

好吧,既然她不想说,那他就不问。来这里的人,谁没有秘密,他只要管好自己的眼睛和嘴巴就好。

陈雅欣端着酒杯颤颤悠悠的走到角落里面坐下,看着舞池里面疯狂扭动的男女,嘴角露出一抹讥讽的笑容。

“美女,一个人?”

“你是谁?”花衬衫,大金链子,雪茄烟,这打扮,不是她欣赏的风格。

男人吐出一口烟,“我是谁重要么,重要的是我想干什么。”

“那你想来干什么?”干什么都和她没关系。

“来这个地方还能干什么,当然是泡妞了。”这还用问?

陈雅欣冷淡的回应,“哦。”钓金龟也是要看人的,不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入的了她的眼的。

哦是几个意思。陈雅欣的冷淡,惹火了男人。

“美女这是看不起我,不想和我说话。”

陈雅欣有些烦躁的点点头,她坐在这里就是想图个清净,结果他一直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没有一点眼色,让她更加的烦躁。

“先生,我今天心情不太好,实在没什么心情和您聊天,可否劳驾您去和其他的美女谈天谈地谈风月。”她恕不奉陪!

金链子男看了她一眼,气冲冲的离开。讨人厌的聒噪虫离开了,陈雅欣叫了一打啤酒,一杯接一杯,最后直接对着瓶子吹。

直到在厕所里面吐了个稀里哗啦,这才停止了不要命似的喝酒。婉拒了酒保要为她叫车的好意,陈雅欣歪歪扭扭的走出了夜店,微凉的空气让她晕沉的脑袋有了一点点的清醒。

醉酒的她走的并不顺遂,她边走边唱,像是一个天真可爱的孩子。神智越来越不清醒的她,在转角处,突然被两个男子塞进了一辆车里,接着,她的世界就陷入了一片黑暗之中。

等她再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身处在一个陌生的地方,看摆设应该是在一家酒店。

“醒了?”陌生的男声让她吓了一跳,然而喝醉的她眼神朦胧,根本就看不清楚男人的样子。

“你是谁?”

“我是谁?”男人邪魅的笑,“你很快就知道了!”

他对睡得死沉的像猪一样的女人没有兴趣,既然她醒了,那他就可以好好的爽了。

将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女人压在身下,男人略显粗鲁的撕开陈雅欣身上的衣服,大手毫不怜香惜玉的在精致的皮肤上摸索,留下一道道的红色的印记。

“疼!”这男人真的太粗鲁了,他到底动不动怜香惜玉啊。“你放开我!”

男人却不为所动,大手覆上波涛汹涌的起伏,狠狠的揉搓,疼的陈雅欣眼泪都流出来了。

“你放开我,混蛋,放开我!”

真是一个尤物啊,身材这么有料,今天他一定得好好的享用他的美食。天知道,敢那么不耐烦对他说话的女人,她可是头一个。

从来没受过这种窝囊气的他怎么可能忍得下去,得好好的教训教训她,让她明白,傲也是得分对象的。

大手更加用力的在美丽的过分的冰肌玉肤上制造一波波的快.感,在快乐中带点痛感,形成一种很奇妙的感觉。而且,他越是粗鲁,那种愉快的感觉就越发的强烈。

不多时,陈雅欣就适应了这种别致的愉悦感,开始哼哼唧唧,那种若有似无的低吟浅唱,听在男人的耳中如同天籁。

真是够骚的啊,看来也是欢场中的一把好手啊。

男人换着花样折磨陈雅欣,让她只能无助的承受一次又一次凶猛的感觉,她放纵的尖叫,直到嗓子都喊的沙哑了,这才像用尽了全身力气,无力的瘫在了床上,腿都抬不起来。

“舒不舒服?”男人并没打算就这么轻易的放过她,为了确保他能够好好的收拾收拾她,在她来之前,他可是吃了秘密武器啊,所以,这会儿他正精神着呢。

陈雅欣无力的点点头,她好困,想睡觉。

“不准睡。”男人又开始不老实了,然而,她的眼皮真的是重的睁不开了。

“让我睡!”陈雅欣无力的恳求,“让我睡觉,我好困。”

想睡?门都没有!“看来只有让你彻底的燃烧,你才能如梦初醒!”

三分钟过后,女人恳求的声音再次响起,“放过我,放过我!”她真的受不了了!

“放过你?”男人挥汗如雨,“夜还长着呢,你就好好的享受,这另类的惩罚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