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六十五章 因为记得所以遗忘

第一百六十五章 因为记得所以遗忘

手机阅读

叶铭澜看着有说有笑的三人,心里真的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那可是他的亲妹妹啊,从小疼到大的妹妹啊,不帮他一同抗敌就算了,还胳膊肘子往外拐,和敌人相处甚欢。这白眼狼,今天晚上回去,他一定得好好的给她上一堂思想教育课,让她明白人生的道理!

“吃饱了么?”想必没有吃饱,受了一肚子气,胃都给撑爆了,哪里还有吃饭的地方。“还有妹妹,吃饱了么?没有的话,一会儿我带你们去吃饭吧。不知道二位美女可否赏脸光临呐。”

叶晴忍不住捂嘴偷笑,看着贺茜骤红的小脸,调戏道:“啧啧啧,帅哥就是帅哥啊,一颦一笑都能引得美人为之折腰啊。姐夫啊,你瞅瞅我贺姐姐的脸,红的都快燃烧了吧。可怜我这个单身狗啊,硬生生的吃了一碗狗粮。”不过这狗粮她吃的不亦乐乎啊,甜的不要不要的,让她开心极了!

“你这丫头,”贺茜的脸更红了,越发的扭捏起来,“在胡说八道,我就把你的小嘴缝起来!”

叶晴闻言夸张的喊,“哎呀,我好怕怕呀。姐夫啊,我不过说了一句实话,姐姐就要教训我,你可得为我做主啊!”背靠大树好乘凉,有姐夫的庇佑,她就不信贺姐姐有机会收拾她!

这丫头,贺茜忍不住莞尔一笑,亲密的挽着她的胳膊,没好气的说道:“就你鬼点子多,还会搬救兵。得,我惹不起你,甘拜下风好不好?”不是亲妹胜似亲妹,这种缘分,真的太奇妙了。

“好啦,大家去吃饭吧。”讲真,他确实有点饿了,一会儿没听到贺茜的叽叽喳喳,他都开始想念了。

贺茜拉了拉许安的手,小声说明,“叶晴的哥哥在,基于礼貌,还是让叶晴去报备一下,以免让家人担心。”虽然那个人他们并不想看见,但是有叶晴在这里,她不想让他太难看。

坦然是因为已经放下,许安从没有对过去纠缠不放,或许他还应该谢谢叶铭澜,没有他的刁难和鄙夷,或许还不能让他内心里面的好战分子彻底的觉醒。每当他坚持不下去的时候,他的冷嘲热讽就在他的耳边不断的回荡,鞭笞着他不断的向前进,直到现在。

人这一生中,避免不了的会遇见几个人渣。但是狗咬了你一口,你总不能反咬回去吧。

“没问题!”许安拉着贺茜的手,自然坦荡的走了过去。不做亏心事,半夜敲门心不惊,该心绪不宁的人不是他,所以他没必要扭扭捏捏!

他们是来耀武扬威的么,叶铭澜看着两人相牵的手,感觉特别的刺眼。那感觉,就好比他是一个loser!

“叶先生,好久不见。”过去过不去的,在时间的流逝下,已经悄悄的过去了。

叶铭澜嘴角咧起一抹弧度,只是那笑意并没有到达眼底,“的确好久不见,但我相信,大家应该都认为,相见不如不见!”怀念是绝对不可能的,就连现在的心平气和,都是咬牙切齿下的产物。

“叶先生,一如既往的幽默。我准备带令妹去用晚餐,你放心,我会把她安全的送回家中。”

这养不熟的白眼狼,和他讨厌的人有说有笑,他就忍了,结果还要和许安一起去吃饭,这就他忍无可忍了。

叶铭澜张口就想拒绝,然而叶晴早有预知的抢先开了口,“好呀好呀,反正我刚才也没有吃饱,而且我和贺姐姐还有好多话没有说呢,哥,你就放心的回去吧,反正到时候姐夫会送我回家的。”

姐夫姐夫,叫的还很亲热,这死丫头是不是故意气他的啊,明知道他喜欢贺茜,还不断的帮许安证明身份,这不是存心让他难堪么。

叶铭澜的脸色很臭,就和那茅房里面的石头一样,叶晴头皮发麻的看着已然频临爆发边缘的老哥,那就一个心虚,但是为了表明她的决心,她一定要顶住这巨大的压力。

“好。”声音自牙缝中挤出,他坚决不能让许安产生他怕了他的误会。

“谢谢老哥,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叶晴高兴的一蹦三尺高,挽着贺茜的胳膊笑的神采飞扬。

贺茜无奈的摇了摇头,心里面也是乐开了花,她们好长时间没有见面了,还没说上话,这糟心的事情就一件接着一件的来,实在是太烦躁了。

总算有私人空间了,陪伴在她左右的都是她喜欢的人,心情上的乌烟瘴气顿时一扫而光。

许安淡淡的点了点头,揽着贺茜的肩就准备离开饭店,至于陈雅欣,他忽视的彻底。

就在两人快要擦肩而过的时候,陈雅欣终于忍不住开了口,“许安,好久没见。”

许安排了顿,未做停留,抬脚接着走。

“难道你就这么不想见到我么,你就这么狠心的一句话都不愿意给我说么。”

最扎心的不是他视她为死敌,而是冷漠的将她无视到底。毕竟曾经那么相爱过,她在他的生命中那么鲜活的存在过,他怎么可以把她当成大街上的甲乙丙丁。

分开的时间如此短暂,他竟然对她如此的绝情,相比于叶铭澜的狠厉,他的淡漠更让人心伤。

“我想大家之间并不需要寒暄,因为对于陌生人来说,寒暄是对彼此生命的严重浪费。我谨遵了我的承诺,正直如你,希翼你也能遵从你的誓言。”

已经无爱,何必纠缠。

陈雅欣的身体一颤,本能的反驳:“我说过什么誓言?”

“你说过,不让我纠缠你,我做到了。我说过再见就是陌路,好聚好散,所以,也希翼你能做到。”许安搂紧了贺茜的肩,以此来克制心里面无限涌起的不耐烦。

“你一直都记得我的话?”那他的心里面应该还是有她的。对于这样的认知,陈雅欣高兴不已。

许安忍不住白了她一眼,这女人也太自恋了一点,过去他们之间闹得还不够难堪么,她哪里来的自信,认为他的心里还会有她的存在。

“因为记得,所以遗忘。”

叶晴狐疑的目光在两人之间不断的徘徊,这是什么情况,看样子他们之间的关系并不简单啊,有猫腻啊。

她晃了晃贺茜的手,贺茜回给她一个稍安勿躁的眼神,叶晴呶呶嘴,对于陈雅欣的厌恶那是更上一层楼啊。

这女人一看就不是个正经的女人,和她哥有一腿就算了,和她亲爱的姐夫也纠缠不清,这就有点过分了。

真当自己是花花蝴蝶啊,在男人中间盘旋,一次来显示自己的魅力么。

陈雅欣的脸白了,呆呆的站在那里,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许安冷漠的脸,喃喃自语:“我知道我错了,许安,我真的知道我错了。我好悔恨,悔恨当初的草率和任性,悔恨当初伤害了你。可是许安,我真的爱你,你能不能忘掉那些不愉快,对我温柔一点,不要这么的冷漠。”

卧槽,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叶晴实在忍受不了心里面波涛汹涌的洪荒之力,猛翻白眼,嘴角掀起一抹讥讽的弧度,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天底下啊,药多得很呢,可就是没有悔恨药。这个时候知道错了,你早干啥去了。拜托,睁开你的眼看看,姐夫现在跟我姐在一起,过的很幸福。你就趁早死了这份心吧。再说了,就你这德行,你也配不上姐夫。”

“你知道什么,她!”陈雅欣指着贺茜,“是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从我的手里抢走许安的,亏我之前还把她当成好闺蜜,可她竟然勾搭我的男朋友,太不要脸了。”

吃瓜群众一阵唏嘘,贺茜气的脸发白,她念在过去的情谊上,对她的挑衅和污蔑再三忍让,可是换不来她的真心,等来的却是一次又一次的变本加厉。

她这次算是彻底的明白了,对于没有心的人,就算付出再多的心意,也是白费。

贺茜还没发话,叶晴首先就不刻意了。

“我说这位老阿姨,说谎话之前能不能先打一个草稿,群众的眼睛可是雪亮的,是黑白的,是能分辨的出事实的真实性的。各位吃瓜小伙伴,我先不说别的,你瞅瞅她的打扮,再看看我姐的打扮,就知道情场花蝴蝶和居家好女人的差别了。”

拜托,就她穿的那浪荡的样子,风骚的不得了,一看就不是过日子的女人好吧。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

许安嫌弃的看了一眼穿的十分暴露的陈雅欣,“妹妹说的不错,姐夫一会儿请你吃大餐。”

“哇塞,姐夫你真的太好了,就知道姐姐的眼光不会差的。”末了。瞥了一眼脸色青白的陈雅欣,和一直散发着寒气的自家老哥,意有所指的说道:“你们俩啊,才是良才女貌天生一对,某些居心叵测的人,趁早死心啊,别做那让自己难堪的事情。”

叶铭澜的脸色更难堪了,这死丫头是越发的嚣张了,竟然敢讽刺他,翅膀长硬了,皮又痒了!

他是故意的,陈雅欣忍不住退了几步,脸色苍白的像个死人。

“陈小姐,”许安向前一步,“这是我最后一次友好的通知你,过去你做的那些破事,我不想再提。今天这是最后一次,如果哪一天,我再听到你这么肆意的侮辱污蔑我的未婚妻,我就不会是这么好的态度了。”

“我没有侮辱她,也没有冤枉她,我说的都是事实!就是那个贱女人抢走了你的心!”

“是你提的分手,大家是在分手后才在一起的。在我最受伤最落魄的时候,是她陪着我一起度过来的,没有贺茜就没有今天的我。你肆意的踩踏我的真心,辜负我的信任,视你为陌路就是我最大的仁慈。”

“大家在一起的时候,她就在勾引你,别以为我不知道!”

许安看着歇斯底里的陈雅欣,心里十分的悲凉,是什么让过去那么单纯天真的姑娘,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你是不是有病啊!”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