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睁开你的狗眼

第一百六十四章 睁开你的狗眼

手机阅读

叶晴火大的冲着叶铭澜咆哮,对他的遇人不淑感到十分的愤怒。她不想和没有礼貌的人多费口舌,因为说了也白说,只好把火气全部发泄在自家老哥的身上,反正他可半点都不冤。要不是他有眼无珠,也不会和这种女人有牵扯,今日也就不会发生这么糟心的事情了。

火大,真的无比的火大。她最讨厌的就是动不动问候对方家长的人了。偏巧这女人,就好这口。

叶铭澜冷若冰霜,乌黑的眸子冷冰冰的盯着陈雅欣,一字一顿的说道:“现在,从我的眼前消失。”趁他还有一点理智,趁他还没有对她彻底的厌恶。

“我不走,凭什么是我走,我说错什么了?”陈雅欣看着脸色惨白的叶晴,笑的什么的得意,“这女人看着年龄也不大,恐怕也就是二十出头的样子,你是大学生吧,怎么着,现在的大学生都这么开放么,不在学校里面好好读书,和男人在这里卿卿我我的,还不让人说了。”

周围传来窃窃私语的声音,这让陈雅欣越加的得意。她看着脸色越来越黑的叶铭澜,又看看脸色惨白惨白的叶晴,心里那叫一个暗爽。

“陈雅欣,你在胡说八道些什么呢。”叶铭澜实在忍不下去了,对于陈雅欣的厌恶又上了一层楼。“这样随便侮辱别人好玩是么,不知道的事情就闭上你的嘴。”

叶晴说的没错,过去确实是他眼瞎,他做的最错误的事情,就是招惹了这么一个缠人的苍蝇,真他么的是甩也甩不掉。他们之间都分手这么长时间了,她有什么资格在这里指指点点。

“哟,恼羞成怒了,”他越是护着那个贱女人,她就越生气,“过去你可没这么怜香惜玉啊,我这才说了几句,你就心疼了,啧啧啧,还真的是家花不如野花香啊。”

叶晴实在忍无可忍,她猛地站了起来,怒火滔天的走到陈雅欣的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速度之快,让众人都没有反应过来。

直到脸上传来火辣辣的痛,陈雅欣这才反应过来,在众目睽睽之下,她竟然被一个黄毛丫头给打了!

“你竟然敢打我?”

叶晴冷冷的看着她,“对,我就是打你了。陈雅欣是吧,我最讨厌颠倒是非满嘴喷粪的人,偏偏你两样都占了,不打你我手痒!”

陈雅欣闻言,抬起手来就准备回击,却再次被叶晴抢了先。啪的一声,俏脸上再次传来哗啦啦的热度,那不算清亮的声音在刻意的沉默中显得格外的响亮。

“这一巴掌是为了告诉你,不要随意的就给别人定罪,也别把别人看的和你一样肮脏卑贱。”

“你他妈的是不是有病啊!”

叶晴反手又是一巴掌,“这最后一巴掌是为了警告你,再随意的侮辱我的父母,我绝对不会再客气了。”老虎不发威,真当她是病猫了。

不计较是懒得计较,可不是怕了她。她脾气向来不好,事不过三,是她的底线。

陈雅欣不说话,捂着脸无语凝噎,一副受了委屈的小媳妇模样。

“这吵架归吵架,怎么能打人呢,实在是太过分了。”

“是呀是呀,纵然她有不对的地方,但也不能这么一而再再而三的往人家脸上招呼吧。”

“谁说不是呢,而且还是在公众场合,人家的脸还要不要了。”

“这小三也太嚣张了点。”

围观的吃瓜群众是你一眼我一语,本来还是请窃窃私语,结果越说越兴奋,声音越来越大,听的叶晴眉头紧蹙。

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我呸,明明都是一群睁眼瞎!

“闭嘴,”叶晴暴吼,“我说你们这些吃瓜群众,有好戏看,你们就搬个板凳老老实实的坐在这里看戏就好,事情的来龙去脉都没有搞清楚,就敢大言不惭的发表高见,学白上了?老师没告诉你们,多用事实说话,少用主观臆测么!”

本来喧闹的餐厅瞬间安静下来了,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皆从对方的眼里看出来一丝丝的兴趣和羞愧。

“话可不能这么说,你打了我,这是事实吧,你如何狡辩?”打人不打脸,这死女人还专门往脸上打,实在可恨。

不过,若是能够将她从叶铭澜的身边赶走,也不算白受罪。反正她得不到的,谁也别想得到。

“我打你,那是因为你活该,谁让你胡说八道的。”

这个时候还在狡辩,陈雅欣冷笑,“我哪里胡说八道了,是你自己心里有鬼吧。也是呵,毕竟是见不得人的事情,只要不傻,当然不会承认了。”

人群里传来哄笑的声音,惹得叶晴猛翻白眼。这一批的群众眼光实在太差,智商也有够检测,还是典型的墙头草,没有一点主心骨,差评!

“我心里有什么鬼了,”叶晴双手环胸,“今儿个你给我说清楚了,不说清楚,咱们没完!”

“好话不说第二遍,”她凭什么听那个贱女人的命令,“我不想说,你能拿我怎么样!”

“哥!你看看她,这么的污蔑我,气死我了!”

干嘛又把炮头对向他啊,他也很无辜的好吧。

“陈雅欣,你还有完没完了,我和你已经分手了,分手了!我现在和哪个女人在一起,那是我的自由,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要让我更加的厌恶你!”

分手,分手!为什么他能够轻轻松松的就说出这么绝情的两个字,明明是他先来招惹她的,现在却对她这么的冷淡。既然如此,那个时候为什么要救她呢,不是因为他的心里还有她么?

“好,我算是明白了,你这是只闻新人笑,不闻旧人哭!”

“陈雅欣,”叶铭澜冷漠的看着她,语气更是冷的冰死人。“向她道歉!否则,你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凭什么?”声音自牙缝中挤出。

叶铭澜懒的说明那么多,“道歉!”

陈雅欣高傲的仰着头,摆出一副高姿态,拒绝道歉。

“哥,大家走吧,看到这脑袋被黑色思想腐蚀的女人就觉得眼睛疼,和她说话就是对我的侮辱!”

“别以为我没听出来你是在骂我。叫的还挺亲热的哟,”陈雅欣嘴角一撇,“你这品味还真是独特啊!”

贺茜实在听不下去了,这女人怎么满脑子黄色思想,都不允许人家是正常的兄妹关系么,一听到哥这个字,思想都不知道偏到哪里去了。

“雅欣,你别再说了。”

“贺茜,原来你也在这儿啊,怎么了,许安一个人满足不了你,所以你就红杏出墙了。呵,我就知道,你的清纯是装的。”

卧槽,这女人是疯狗么,看见谁咬谁,有病啊!

“我说你是不是刚从精神病院里偷溜出来了啊,你管天管地管的着别人拉屎放屁么。我和他,”叶晴指了指叶铭澜,“可是同父同母的亲兄妹,你污蔑我是那种不知检点的女人,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脑袋里面都是些不健康的思想,以爬上男人的床为生活的唯一目标啊。”

叶晴喝了一口水,清了清嗓子,继续指责,“还有,贺姐姐是过来陪我的。然后我又把我哥叫出来的,怎样。朋友之间吃个饭有什么不对么,陈小姐!”

这女人是他的妹妹,陈雅欣瞠目结舌,但想起她刚才被这个黄毛丫头旷了三巴掌,她就气不打一出来。

“谁让你之前不说明的,你早说你是他妹妹不就好了。”她绝对是故意的,故意引导她想歪的。

叶晴被气笑了,“真是奇了怪了,我为什么要向你说明,你是谁啊,你和我哥有什么关系,既不是女朋友,又不是老婆,我有那个必要向一个陌生人说明?真是笑话!”

“好了,你就少说两句吧。”贺茜拉了拉叶晴的手,示意她适可而止。

毕竟是在外面,多少也得给她留点面子。

“贺姐姐,她这么污蔑你,你还替她着想!”

“得饶人处且饶人吧。”

她只是不想闹大了,看笑了旁观的人,苦了自己的心。

“贺茜,你别假惺惺了,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小心思吧。装什么清高,你也是那种朝三暮四脚踏两条船的贱女人!”凭什么, 她要一而再再而三的抢走她爱的男人,她哪点比她好了,除了比她会装!

叶晴不乐意了,要不是被贺茜拉着,上去就准备再给她几巴掌。

这女人的嘴巴真臭,而且心理还极其的变态,天底下怎么会有这么恶心吧啦的女人的。

她今天算是开了眼界了!

“我的未婚妻是怎样的人,不需要你来评价!”

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清朗的男声,那熟悉的嗓音让陈雅欣的身体不由得一颤。

贺茜拉着叶晴走了过去,温柔的说道:“公事谈完啦。”

许安伸手摸摸贺茜的头,满眼的宠溺,“忙完了,受委屈了么?”

贺茜摇摇头,这一点尖酸刻薄的话,听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看到站在一旁呆呆的盯着许安猛瞧的叶晴,她拍了拍脑袋,失笑道:“安,这就是我给你提过的叶晴。只不过…”贺茜轻咳两声,“她是叶铭澜的妹妹。不过呢,她和他哥哥性格很不一样,颇有些侠女的风范!”

“侠女,你好!”

“你好啊,姐夫,老听我姐提起你,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啊。姐夫,你长的可真帅啊,都可以去当明星了!”这话可一点都不夸张。

许安眉毛动了动,脸上荡漾着温润的笑容,看着娇俏可爱的叶晴,许安似乎明白了,贺茜为什么能和她玩到一块儿去了。

“妹妹的嘴巴真甜,我这次来的有些仓促,不知道你也在这里,没给你准备礼物。”

“嗨,不用不用,我都这么大了,不是小孩子,不用那么客气!”

贺姐姐真的是好眼光啊,不仅人长的帅气,还这么的温柔,善解人意,真是好男人啊。而且,刚才他好霸气,实力护妻啊。

哇,这么好的男人哪里有,有的话,给她来一打吧。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