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888亚洲城
ca888亚洲城 > 娇妻太磨人 >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养不熟的白眼狼

第一百六十三章 养不熟的白眼狼

手机阅读

叶晴说的一本正经,听在叶铭澜的耳朵里面就变了味道了,他冷冷的瞥了一眼自家妹妹,俊脸更是黑的都能拧出来墨水来了。虽然还未到冬天,但身处住低气压中心的叶晴觉得自己好像身处住冰天雪地之中,冷的她牙齿打颤,身体微抖,鬓角都快结白霜了。

南北极什么的,美则美矣,却不是她能承受的了的,所以呀,她还是赶紧回赤道吧。四季如春,才是她心驰向往的地方。暖阳和煦,鸟语花香,流水潺潺,即使想一想,都觉得是是人间天堂。

“你干嘛这样看着我,哥,虽然我是你的妹妹,但是老师可是从小都教育大家,做人要诚实啊,所以我不能昧着良心说谎话啊。再说了,贺姐姐对我这么好,我总不能眼睁睁的看她往火坑里跳啊。你们两个不适合,就算在一起了,也过不了多长时间就会分手了,贺姐姐绝对受不了你非一般的浪荡!”

典型的花花公子,视爱情为游戏,视女人为玩物,活该追不到贺姐姐,她可半点都不同情他。

“叶晴,你给我闭嘴。喝你的茶,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听听她说的这是什么鬼话,在她的嘴里他就这么差劲?妈的,过去真的是白心疼她了,这个养不熟的白眼狼啊。

“贺姐姐你瞧,”叶晴一脸委屈的看着旁观看戏的贺茜,“我只不过是实话实说,他就凶我了。呜呜,我怎么这么倒霉,摊上这么一个人面兽心的哥!”

天啊撸,叶晴要不要这么搞笑,她忍笑人的很辛苦啊。不过看她受伤的小眼神,她实在没办法视而不见。贺茜佯装淡定的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笑的温柔极了,“过来,坐姐姐旁边,和那尊大佛画一个楚河汉界,严禁他越界,你觉得好不好?”

“好。”话音未落人,人已经迅速的转换阵地了,那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叶铭澜是又好气又好笑。

这两人什么时候勾搭在一起了,狼狈为奸,沆瀣一气。

本来还想让叶晴那死丫头给他做神助攻,可是现在看来,这死丫头对他存在一个悬崖的偏见,别说神助攻了,一直都在拖他的后腿。

“贺姐姐,我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太小了,没想到你竟然认识我哥,更神奇的是我哥居然还喜欢你。哎呦,”叶晴摇头晃脑,一脸坏笑,“还是贺姐姐你利害,竟然能让万年的花花公子从良啊,不去祸害别的女人了,只在你的面前摇尾乞怜,利害利害啊。”

贺茜一头黑线,被一头狼给盯上了,这确定是一件荣耀的事情吗?

“你再胡乱说,就该我撕烂你的小嘴了。”

“贺姐姐才不会呢,我认识的贺姐姐顶温柔的了,估计连一个小小的蚂蚁都舍不得踩死吧。”

她才没有那么弱鸡呢。温柔?温柔这个词从来都用不到她的身上。

“叶晴啊,我建议你去做一个视力检查,眼神也太差劲了,这么与事实严重不符的事情,真不知道你是怎么看出来的。我估计一米开外,你就已经雌雄难辨了。”

“咳咳。”一个茶没咽下去,差一点点夺了她的小命,叶晴没好气的说道;“姐,你能不能在下次说这么搞笑的话之前,提前给我打声招呼啊,不然我的生命安全都受到威胁了。”

贺茜笑笑不说话。她怕如果她再蹦出来什么乱七八糟的句子,以这活宝一惊一乍的性格,小命真的会交代在这里了。

看着两个人有说有笑,叶铭澜插不进去话,这两个女人都不是省油的灯,嘴巴一个比一个利害,所以他还是少说话吧。其实,看着她们两个那么开心,他的心情也很不错。

“哥,你怎么不说话了,哑巴了。还是沉迷在贺姐姐的美貌里面,无法自拔了?”

贺茜夹了一块鱼放在了叶晴的盘子里面,呵斥,“吃饭都堵不住你的嘴!”

叶晴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真不知道我这心里面对我老哥是有多大的怨气,一会儿不吐槽他,我这心里啊,都憋得慌。”

这是什么怪毛病,叶铭澜只觉得头上有一阵乌鸦飞过。

“你们先吃着,我去一下卫生间。”人有三急,内急为先。

叶晴边吃边挥手,还含糊不清的嘟囔着,“慢点啊,别掉下去了。掉下去了,记得呼救啊。”

贺茜无语,匆匆而去。

叶铭澜几乎没有怎么动筷子,气都被气饱了,看着吃的不亦乐乎的叶晴,更是气不打一处来。

“我说叶晴,你这脑瓜子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呢。你不是很喜欢贺茜么,正巧你老哥我也很喜欢,都说肥水不流外人田,你怎么就喜欢独一无二呢,胳膊肘子净往外拐了。”

叶晴不说话,依旧埋头跟盘子里的美食奋斗。

“贺茜嫁给我,不就是你嫂子么,这样你们两个不就能天天在一起了吗。你不帮我就算了,可你瞧瞧你刚才干了什么蠢事,在背后肆无忌惮的抹黑我,你是嫌你贺姐姐还不够讨厌我么?”

“贺姐姐为什么讨厌你?”爱一个人可能会没有任何理由,但讨厌一个人绝对有理由。

之前他们两个的对话听的她云里雾里的,但她知道,以贺茜的性格,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这么讨厌一个人,况且说她哥长得又帅又斯文,是正常情况下,很招女人喜欢的。

“你还小,跟你说了你也不懂。”叶铭澜有些烦躁,“我现在就问你,愿不愿意帮我!”

叶晴还没来得及回答,一道陌生的女声突然在耳边响起。

“哟,这不是叶大设计师嘛,几天的功夫,你就又换对象了。”

叶晴回头,看着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人,眼睛里的鄙夷简直不能再明显了。她一脸不悦的看着自家老哥,超级不爽的问道:“我女人是谁啊,这么没礼貌!”

竟然敢说她没礼貌,不过是一个黄毛丫头而已,小小年纪不学好,仗着年轻貌美就出来勾搭男人,呸,真是骚啊。

没等叶铭澜回答,她又一副恍然大悟的样子,了然的说道:“哦,我知道了,”她目光闪烁的看着怒气横生的嚣张女人,“不过是一个被甩的女人罢了,还有脸来这里叫嚣。”

最讨厌这种女人了,拿了钱还跑来卖乖卖惨卖阴阳怪气,真是作妖!

“你说什么!”气不过的她手扬了起来,对着叶晴的俏脸就挥了下去。

然而在距离目标一指的距离的时候,就被一只大手阻拦了下来。叶铭澜的脸色很难看,十分不悦的吼道:“陈雅欣,你发什么神经!”

来人正是陈雅欣,她约了朋友来吃饭,结果一进门就看到了和女人有说有笑的叶铭澜。她饱受痛苦煎熬的时候,他却在和别的女人调情,谈笑风生,理智瞬间被嫉妒斩杀殆尽。

他们之间的姿态是那么亲密,气的她恨不得撕烂那个贱女人的脸!

刚从厕所里出来的贺茜听到这熟悉的名字,前进的脚步顿了顿,想了想,又往后退了几步,顺便又拿出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你这么护着她?”不是说好要放下的吗,可为什么她的心里还是这么难受呢。“你对我这么绝情,对她却这么关心,凭什么?”

“不凭什么,他对谁好关你什么事情啊,你是哪位啊,凭什么对他的生活指手画脚啊。”真是搞笑了,最讨厌这种自以为是的女人了,“抱歉,大家在用餐,请你离开!”

陈雅欣看着冷眼旁观的叶铭澜,不甘心的低吼,“叶铭澜,你的眼光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差劲了,这女人有什么好的,你居然喜欢这种货色!”

我去年买了个表的!叶晴彻底的被激怒了,她猛地站起身来,火大的吼道:“我说这么老阿姨,我就算哪里都不好,但是比你年轻啊。你出门的时候没有照镜子么,都一把年纪了,还出来浪,光天化日之下勾搭男人,真叫我瞧你不起!”

老阿姨?这死女人竟然叫她老阿姨,陈雅欣气的俏脸都走形了,她指着叶晴的鼻子,狠狠的说道:“你刚才说什么,再给我说一遍。”

“我说老阿姨,你不只眼睛不顶用,就连耳朵也不好使。这个样子了,你还出来干什么,回家好好呆着吧。”

陈雅欣不敢置信的看着毫无反应的叶铭澜,他的冷淡寡情让她痛彻心扉。说好不再为他再浪费一滴眼泪,为什么她的眼睛这么痒呢。

“你就这么任凭她欺辱我?”怎么说他们过去也有一段情,他怎么可以这么绝情。

叶铭澜两手一摊,表示爱莫能助。事实上,他对于陈雅欣一次又一次的纠缠感到十分的厌烦,所以,这次借叶晴之手彻底的将她驱赶,这也算是一种幸事。

上次送她去医院,是他最后的仁慈,他已经仁至义尽了。

“嘿,老阿姨,你说这话我可就不爱听了,什么叫做欺辱?我这明明是实话实说好么。”叶晴苦口婆心的说道:“我知道忠言逆耳,但是你不能污蔑我的诚意啊。”

“那我还得谢谢你了?”陈雅欣冷笑,“谢谢你这么尖酸刻薄的诚意。”

“老阿姨,你不能这么颠倒是非啊。看你这一身装扮,至少也有三十多岁了吧,大家之间可是有好几条鸿沟呢。我叫你一声老阿姨,你可半点都不亏。”

左一句老阿姨,右一句老阿姨,陈雅欣的肺都快被气炸了,她气的浑身抖,恨不得撕烂她的那张利嘴。

“年纪轻轻的不学好,和男人出来鬼混,你爸妈都没教过你,女人要洁身自好么?”

这女人怎么这么没品,她们之间怎么吵架都无所谓,但绝对不能牵扯父母,这是基本的道德底线好么。

“你眼光怎么这么差,什么破烂货色都能看在眼里,像这种没家教,没礼貌,没素质,三没大龄剩女,看着都觉得无比的恶心!”

本书来自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